「嗚,嗚嗚~」

然後光頭強校長一看,果然像林清雅說的那樣,這還了得啊?

赤果果的欺凌同學有沒有?

特別是這麼多人看著,當下就對著月檸嚴肅道:「這位女同學,欺負同學是不好的,我想你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

「啊哈?什麼解釋?」月檸假裝不懂。

「嗯,同學你還是說說吧!」校長不滿了起來,半帶恐嚇性質道:「學校欺凌同學是不行的,我們一定要追查到底。」

「你老實的承認就行。」

「不然的話,情節嚴重,我們可是會給你處分的。」

可是不管校長怎麼說,月檸依舊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什麼校園欺凌是不行的啊!

真有用的話,她身體前任,那些寫給校領導的信件都給狗吃了嗎?

當然了,解釋那是一定要給出一個的,她雙手一攤指著那張桌子道:「報告校長,我可以保證,這張桌子就是我的啦!」

「你看嘛!這上面還有我做的標記。」

她將那張桌子呈現給了校長看,那上面果然寫有『月檸』兩個大字。

校長憂傷的表示,他特么的,好像也無話可說。

你看那桌子都寫上人家的名字,不是她月檸的還能是誰的?

但事情總要給出答案的啊!

嘆了口氣,月檸忽然凝重道:「校長您是不知道,你看清雅她是坐第一排的吧?」

「我來的比較晚,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但是,但是……」月檸表現出恐懼的模樣,校長直接揮手道:「但是什麼?有事情你儘管說出來,誰要是敢動你一下。」

「明天就讓你們的班主任,自己看著辦吧!」

Mmp,事情好像玩大發了呢!那些同學是害怕了,剛趕到的班主任更是往外冒著冷汗。

不過這正是月檸想看到的景象,她繼續膽戰心驚道:「其實我們班級,是真的有欺凌現象存在的。」

「聽說,有人把清雅的桌子,給扔到了樓下。」

「具體是誰,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不過看清雅同學,都把我最後一排的桌子,給搬到前面來了。」

「她一定是不敢告訴老師,但又因為沒桌子怕被老師罵。」

「所以才會那個樣子做的。」

「我們之間只是小矛盾了啦!您應該幫助清雅同學,她肯定知道欺凌她的到底是哪一個。」

「好可憐哦……」

月檸說的可憐兮兮,殊不知校長已經聽的眼中冒火了,特地是跑到窗戶邊上看了一下。

下面花草叢裡,果然有一張已經爛掉的桌子。

一看就是被扔下去的,現在馮管是不是欺凌了,那種性質已經是很惡劣的了。

他一直告訴自己要冷靜,但終究還是暴怒道:「誰,到底是誰扔的桌子?處分,全部都給我記大過處分。」

「記錄檔案,畢業都不要撤銷的那種。」

一瞬間,那些欺負月檸的小團伙,全部都變了臉色,誰也不想在檔案上留下污點。

見誰也沒站出來承認,校長就更加的生氣了。

然後是壓抑住努力,努力擠出一個微笑,來到林清雅面前說道:「嗯,同學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的。」

「現在告訴我,都有誰欺負你了。」

「還有那張桌子,到底是誰扔的,放心吧!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的。」

殊不知他越是這樣,林清雅就越覺得害怕,鬼才會告訴校長事情的真相啊!

因為帶頭的那個人,就是林清雅她自己啊!

而且她不敢也不能說,不然就全部都會被記處分的。

女生在這個時候,一個通用技能就見效了,林清雅嗚咽道:「我,我不知道……她,是月檸她翻了我的桌子,嗚,嗚嗚。」

「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欺負我。」

「嗚,嗚,嗚嗚。」

被反咬一口的月檸,也是攤手表示無辜,而且也別想往我身上抹黑。

不弄死你們我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了,月檸無奈道:「剛不是說了,我來的比較晚,不知道班級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校長您應該問一下其他人的。」

然後是在詢問過幾人之後,竟然也全部表示不知道,一看就知道其中有貓膩。

如果只是一個兩個的話,那還沒有什麼,但是當問過大多數人以後,礙於林清雅在班級經營的關係。

愣是用同樣的借口,都表示自己不知道。

校長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恰在這個時候,班主任李子明走過來訕笑道:「啊,嗯!校長要不您就先回去吧!」

「班級里的事情,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等會還有開學儀式呢!」

小聲提示了一下,校長大人今天的行程,後者果然點了點頭。

深深的看了眼李子明,還有整個三班班級里的人,語重心長道:「那也行吧!不過在開學儀式開始之前,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調查不清楚的話。」

「李子明老師你的班主任也就不用做了。」

一語雙關的事情啊!你是沒看見,李子明的臉色已經變了,一個搞不好他在學校的前途也就完蛋了。

待到校長走後,月檸還在那裡搬弄著桌子。

想要搬到自己最後一排的位置上,李子明已經看的滿頭黑線,直接在講台桌上拍了一下怒道。

「好啊!你們,全都有出息了是吧?」

「還有,那誰……月檸是吧?你也不要搬桌子了,那麼現在誰能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了嗎?」

李子明對月檸的印象不太好,即使現在他變漂亮了,也不能改變觀念。

現在他要解決事情,特別是月檸搬桌子的身影,特別的煩躁說道:「月檸快放下那張桌子,別以為我不知道,那是林清雅的。」

「啊?老師您知道的呀?」

「我當然知道……」李子明話沒說完,月檸攤手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您也應該知道,被扔掉的桌子就是我的。」

「那麼請主持公道吧!」

李子明更加的鬱悶了,月檸被欺凌的事情,他一直是知道的,甚至不怎麼喜歡這個成績吊車尾的人。

重點是扔桌子這種事情,是真的要被記處分的。

正在為難的時候,林清雅終於嗚咽著說道:「報,報告老師,其實是我們和月檸起了點爭執,然後她一賭氣,就把桌子給扔到窗戶外面了。」

「不,不信的話,您可以問一下同學們。」

這種話,可能,大概也只有白痴會相信了,也可能是班主任,比較信任林清雅這個坐在第一排,學習優秀的學生吧!

班級里也有同學點頭示意。

李子明終於對著月檸說道:「月檸,真的是……」

「如果您覺得是。」終於將桌子搬回自己的位置了,後排的角落裡,月檸低聲道:「那便是了!」

她懶得跟這些人辯駁:「您可以就這樣,報告給校長。」

「畢竟總是要有人接受處分的嘛!記大過的那種哦……」

然後是一份類似和稀泥的報告,交到了校長辦公室那裡,但就如同月檸說的那樣。

我的神捕小師弟 總要有人背鍋被處分的。

一個班級里,也不能太多的人被處分。

而且班主任已經排除了,成績優異的林清雅。 綜合大樓里,班主任李子明乘著電梯來到校長辦公室。

那份報告寫的很精妙,校長看的都不禁眉飛色舞起來,班級里的大家都沒有錯,錯的是月檸啊!

深深的看了眼李子明,校長問道:「按照你說的,只是同學矛盾而已。」

「然後月檸一氣之下,把桌子扛起來扔樓下了?」

「哈,哈哈……」李子明尬笑了一下,繼續和稀泥道:「同學們都是這樣說的,那麼我想應該就是這個樣子沒錯的了。」

「都是小矛盾,校長您看要不就……」

「不行,必須記大過處分。」校長強勢拒絕了班主任李子明的想法。

揮了揮手,有些心煩的讓李子明走掉,對於這個一直沒什麼作為的班主任。

校長李光強有些失望,更是在今天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降維一般的打擊。

「呵呵,一氣之下,扔掉了桌子。」

「當真是我任教三十餘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繆談啊!」

暫且不論月檸,是不是真的罪魁禍首,重點是李子明的不作為,班級欺凌現象是真實存在的。

這才是讓李光強最為惱火,和生氣的事情。

鬱悶中,他叫來了保衛科的人員。

而在三班的教室里,同學們出奇的安靜,許多人都在偷偷的觀察月檸。

兩個多月的時間,她變化實在是太大了,還有欺凌她的可能性嗎?

兩三年的時間裡,欺凌已經刻在了他們的骨子裡,有個女生在林清雅的示意下,滿是可憐兮兮的走過來說道。

「哎,月檸你在幹嘛呢?」

「啊?我,我當然是在看書了。」月檸也是滿臉的鬱悶回應道。

那辣雞系統破事賊多,上學后要求她每天最少三個小時的閱讀量,這不剛拿起語文書,看著裡面的詩經月檸已經昏昏欲睡了。

瞟了眼那個女生,繼續看自己的書。

女生叫林悅榕,忽然可憐兮兮的哀求道:「吶,月檸你等會要不要去小賣部啊?」

「唔?我不去小賣部。」

「可是,可是我的肚子很餓,你能不能幫我去買個麵包?」

「就當做,是幫一個小忙了啦!」林悅榕的要求過分了啊!

「你不會自己去買嗎?」月檸表示蛋……***有點疼,林悅榕繼續哀求道:「就幫我一次嘛!幫我買個麵包好不好?」

「你為什麼不能自己去?」

「可是我要看書啊!」林悅榕露出無辜的表情嗎,月檸已經徹底無語:「那我也在看書啊!你肚子餓了,關我毛線的事情?」

「我是你媽,還是怎麼的?」

她都感覺有點好笑了起來,這些人就是這個樣子,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今天幫人買了麵包,明天就該幫別人買火腿,零食等,然後順理成章變成班級的跑腿。

你是沒看見,林悅榕臉色已經變黑,氣急道:「你,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啊?」

「不就是幫忙買個東西嗎?」

「同學之間不幫忙就算了,怎麼還罵人了呢?」

可能就是升米恩斗米仇,林悅榕回到位置上,還在說著月檸的壞話。

其實前任月檸幾乎也就是個跑腿的了,幫了他們那麼多次,怎麼就沒見他們少欺負一點人家呢?

早自習時間還沒有結束,外面已經響起了集合聲。

開學儀式開始了,班級里的人都三三兩兩的去操場,唯獨忽略掉了月檸的存在。

反正也無所謂了,她扔下手中的書後,揉著太陽穴道:「不看了,不看了,我根本就不適合看書。」

「要不,系統你換個別的課程吧!」

教室里的人走空了,而系統還久久的未曾回應,那不如就趴著睡個回籠覺吧!

然而沒幾分鐘,月檸的腦子裡,忽然蹦躂出了,一大堆書的名稱出來。

「紅樓夢,魯迅文集,李清照精選,納蘭性德詞。」

「紅與黑,傲慢與偏見,呼嘯山莊,巴黎聖母院,霧都孤兒,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一千零一夜……」

喂,喂喂喂,前面的各種名著也就算了,後邊出現的童話又是怎麼一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