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嗷!」終於有一頭白骨大虎反應了過來,怒張大口,展露森森獠牙,對著燕雲龍猛烈噬咬了過來。

然而,未等這白骨大虎躍起,就已被飛旋而過的破魂戟割裂了頭顱,砰的摔在地上,成了一堆碎裂枯骨。

「襲殺。」

燕雲龍雙手一揮,兩柄短戟飛馳而出,化作烏光飛旋,其速如電,對著黃罡就是攻殺而去。

只要殺了黃罡,這些骷髏人、怨靈妖獸也就潰不成軍。

短戟無聲飛旋,轉瞬間,就到了黃罡跟前,激蕩起的勁風,吹得他頭髮都飛揚了起來。

黃罡卻依然端坐未動,好像有恃無恐。

「就這點手段,也想來襲殺我真武隊的人?」

一道冷哼聲響起,骨象妖獸背上,躍出了一道修長男子,此人身高臂長,手持銀鐵大弓。奔躍之中,他已是取出兩枚鐵箭搭在弓上,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唰!」他本命靈輪已是展現,猶如一張環繞成圓的銀弓,精緻符文浮現,靈氣也是隨之釋放。

修長男子手掌一放,兩枚鐵箭猶如流星般飛馳而出,如臂指使,射在了燕雲龍祭出的短戟上,兩者一撞,火光四濺,齊齊倒飛而出。

萬象黨真武隊雖未像矩子會的人般,針對葉銘五人,做過布置,但其團體本身,就有擅長遠程攻擊之人,與燕雲龍棋逢對手。

這名修長青年,名叫李穿揚,人稱「百步穿楊神射手」。

「恩?」見到李穿揚出現,燕雲龍雙眸中也是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十枚破魂戟齊齊祭出,在身旁環繞飛旋,蓄勢待發。

「射殺狼,奪魂箭!」

李穿揚倏地躍至空中,身體一展,銀鐵大弓上,已是搭起鐵箭。氣流成螺旋狀飛轉,崩!懾人心魄的振弦聲中,鐵箭飛旋如電,對著燕雲龍無情射殺了過來。

「破!」燕雲龍又是飛出兩枚短戟,交替飛旋,迎著鐵箭疾飛而出。

箭戟相交,火光四濺。

頃刻間,兩人已是數十次交鋒。這兩人,都是身手敏捷、靈活,在骷髏人、怨靈妖獸群中穿行奔躍,施展攻防,展開了一場追逐、反追逐的激烈搏殺。

「殺!」

眼看燕雲龍與李穿揚兩人激戰不休,關勇大喝一聲,本命靈輪也是展現,身上浮現出巨虎虛影,對著骨象妖獸猛烈衝殺了過去。

「嗚嗷嗷!」四面骷髏人、怨靈妖獸頓時向關勇殺來。

砰!關勇雙拳轟出,將撲殺而來的兩頭血骨獵豹轟成粉末,冷喝道:「就這些烏合之眾,也敢阻我?」硬是在骷髏人、怨靈妖獸群的圍攻中殺出一條血路,直奔骨象妖獸而去。

「烏合之眾?口氣倒不小,那我就讓你死在這些烏合之眾中。」

就在關勇又轟碎一名骷髏人,距骨象妖獸越發接近之時,黃罡冷笑一聲,飛躍而起,「轟!」本命靈輪展現,彌散著死亡的氣息,飛旋的氣流中,仿若深藏著無數怨靈,令人不寒而慄。

黃罡出現在關勇上空,靈氣釋放,雙眸中,殺意閃現。

隨著黃罡躍起,四周骷髏人、怨靈妖獸如同兵士追隨統帥般,猶如潮水般,在黃罡驅使下,向關勇發起了瘋狂攻勢。

黃罡本身的修為,只是靈輪境五重而已,卻是憑藉著骷髏人、怨靈妖獸的潮水攻勢,與關勇相持激戰,成功牽制住了關勇。

「銘志黨的首領,留給我,另外兩人,就交給你們了。」

佇立在骨象妖獸之上,吳禪目光籠罩全場局勢,對那銀槍男子與另一名真武隊成員說道。

銀槍男子望了一眼葉銘,笑著說道:「王對王嗎?不過,首領你親自出手,也太看得起葉銘那傢伙了。」

吳禪微笑道:「廢話少說,快做事吧。」

「好!首領放心,保證完成任務,司馬欽、許茂,就交給我們吧!」說話間,銀槍男子與另一名真武隊已是唰的躍起,俱是本命靈輪展現,駕馭流光,猛烈奔騰了過來。

見到銀槍男子兩人奔騰而來,葉銘目光微閃,說道:「司馬欽、許茂,看來,有人看上了你們,殺過來了,準備迎敵吧。」

司馬欽說道:「吳禪這人不簡單,在紫煌天府,眾多靈輪境七重的修者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據說曾得到上古大能的傳承,領袖,需多加小心。」

「好。」葉銘說道。

「許茂,該我們上了。」

說完,司馬欽長發飛揚,衣袍唰的無風飄舞,本命靈輪展現,一個個紫色雷球飛舞飄搖,戰意奔涌了出來。

而許茂早已是祭起了灰鐵斷矛,厚重本命靈輪綻放光芒,迎著銀槍男子兩人飛奔而去。

司馬欽、許茂兩人合戰銀槍男子與另一名真武隊成員,激戰不已。

葉銘傲然佇立,目光投向了骨象妖獸上的吳禪。

葉銘知道,如今的形勢,與戰靈殿里的搏戰,大為不同。雖然刀黨霸戰隊與矩子會等人聯手,佔據了人數優勢,但在司馬欽謀策下,整場搏戰的主動權,自始至終,都被掌控在葉銘五人手裡。

但現在,掌控主動權的一方,顯然就是萬象黨真武隊。

此刻整體的局勢,燕雲龍與李穿揚兩人,旗鼓相當,未知鹿死誰手。而關勇,雖具備一重修為優勢,但獨自一人面對黃罡,及骷髏人、怨靈妖獸大軍的圍攻,與司馬欽、許茂與那銀槍男子及另一名真武隊成員的交戰一樣,勢必也將會是場持久戰。

要打破這局勢,奪取主動權,就只有落在葉銘一人身上。

只要葉銘能在與吳禪的戰鬥中取得優勢,乃至將其擊敗、滅殺,不僅奪取到主動權,甚至,也將直接決定,這場搏戰的勝敗。

葉銘與吳禪目光對視,激射無形火光,仿若將這天地,都快燃燒了起來。

「王對王?」望著葉銘,吳禪嘴角揚起一抹笑容,饒有興趣的說道:「這倒是個有趣的說法,不過,你能配得起這個說法嗎?」

「希望你,別敗得太快,別讓我太過失望。」 「唰」本命靈輪展現,炎漿火焰燃燒,葉銘已是奔騰了出去,直奔吳禪而去。「嗚嗷嗷!」怒咆聲響起,沿途之中,四面骷髏人、怨靈妖獸頓時齊齊對著葉銘截殺了過來,狂暴殺氣,猶如實質,怒浪般席捲。

見此一幕,葉銘絲毫未停,口中冷喝道:「給我滅。」修羅血翼猛地伸展,鮮血澆鑄的火海奔涌,將無數骷髏人、怨靈妖獸無情吞滅。

葉銘所向披靡,殺出一條血路。

頃刻間,已是出現在了吳禪數十丈外,戰意如火燃燒。

「嗷嗷嗷!」骨象妖獸雙眸中,碧火彌散兇殘、暴戾氣焰,口中發出了怒聲長吼,天地震顫,都仿若駭然不已。其碩大骨骼組成的長鼻一甩,狹裹著無數音爆聲,就是對著葉銘猛烈橫掃了過來。

面對這暴烈橫掃之勢,葉銘目光冷靜,雙臂覆蓋起黃金火鎧,手掌如同鋼鐵澆鑄,探殺而出,將骨象妖獸橫掃而來的長鼻牢牢抓在了掌中。

與骨象妖獸龐大如山的身軀相比,葉銘整個人,渺小到簡直可以讓人忽略。然而,他的雙手,就像是具備萬鈞之力,令得骨象妖獸被死死壓制,無法動彈挪移。

眼見無法掙脫,骨象妖獸放聲怒吼,施展出怒吼攻勢,音浪宛若驚濤掀起,猶如狂暴洪流,對著葉銘洶湧奔騰了過來!

「就憑這等吼聲,也敢猖狂?」

葉銘目光一冷,猛地也是一聲怒嘯,蒼莽雄渾,震撼九天,天龍梵音施展而出,天地齊齊為之震顫。

隱約間,青龍磅礴身姿展現,仰首咆哮,景象震撼人心。

骨象妖獸的怒吼聲,頓時被淹沒無影。

一陣陣碎裂聲響起,天龍梵音攻勢之中,骨象妖獸身上浮現出一條條裂痕,飛速蔓延。

「轟隆隆!」它整個龐然身軀竟是在葉銘一吼之下,轟然散架,化作了一大堆骨骸廢墟,散落在地。

骨象妖獸就此被滅殺。

「恩?」吳禪飄飛而起,懸浮在空中,雙眸中,略微閃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殺。」

葉銘雙手一揚,骨象妖獸散架,飄飛而出的兩根粗大象牙,被他隔空攝起,猛烈一個掄轉,怒嘯聲中,猶如兩柄巨大彎刀,就是對著吳禪劈殺而去。

彎刀凌厲的象牙,殺氣騰騰,瞬間殺到了吳禪跟前。

吳禪神情不變,雙臂一展,衣袍無風飄舞,靈氣釋放,其身後,本命靈輪也是隨之展現。一圈圈光芒綻放,無數字元在其中浮現、飛旋,體現出一股厚重、巍然的氣息,貌似梵文。

嗡!虛空中忽然憑空蕩漾起一圈圈波紋。

殺向吳禪的巨大象牙被凝固在了空中。

葉銘與吳禪兩人遙相對峙,形成了僵持態勢。

「砰!」兩根巨大象牙猛然一晃,旋即爆裂成了粉末,漫天飄揚。

葉銘身體微晃。

「看起來,還有些實力,讓我對這一戰,倒有了些期待。」

冷漠話語中,吳禪已是出現在葉銘跟前,雙手拈訣,背負的鍍金鐵杵騰飛而出,耀眼金光閃現,猶如一輪熾日升騰,景象壯觀、懾人。

「橫掃山河。」

隨著吳禪伸手一指,鍍金鐵杵飛繞、狹裹著無數符文,橫掃而出,一大片光影隨之展現,猶如洪流大河,淹沒天地,對著葉銘橫掃而來,欲將葉銘整個人就此無情吞滅,碾壓成碎末。

洶湧金光頓時將葉銘籠罩。

葉銘雙眸微縮,六條金剛鐵臂俱是展現,狹裹火焰,六大燃火鐵拳猛烈掄轉,凝聚成了火焰漩渦,氣勢猛烈,迎著鍍金鐵杵狠狠轟擊了出去!

一大片光影爆裂,交雜著殘火飛濺。

一記猛烈對撞,金剛鐵臂碎裂,鍍金鐵杵也是被轟得倒飛了出去。

葉銘與吳禪的第一記交鋒,就是拼得異常慘烈。

吳禪伸掌一探,雙手握住倒飛而回的鍍金鐵杵,大步跨出,直奔葉銘而來。

無數符文如同蛟龍般,環繞翻騰,吳禪祭起鍍金鐵杵,對著葉銘狠狠砸了過來。

鍍金鐵杵將天地氣流都攪得翻江倒海,支離破碎,聲勢駭然。

錚!臂上神龍圖騰綻放光澤,葉銘也是祭起神龍之矛,迎著吳禪殺了過去。

兩人又一次猛烈對撞,激蕩起的氣浪席捲數十里遠,景象駭然。

令得附近的骷髏人、怨靈妖獸都是被殃及池魚,當場吞滅,碾碎成齏粉。

頃刻間,吳禪與葉銘兩人就已數十次交鋒,如火如荼,四周數十里地面,都已是四處龜裂,草木不存,那些來不及躲避的骷髏人、怨靈妖獸,全都被清掃一空。

「哈哈哈!痛快!」

又一次猛烈交鋒,兩人各自倒躍分開,吳禪將鍍金鐵杵在地面一頓,大笑道。

絕症女友逃犯情人:血愛 他鍍金鐵杵隨意一頓之下,就是激蕩四周氣流飛旋,竟是在沼澤地中,狹卷出了一個龐大漩渦,轟鳴旋轉,久久未散。

如此景象,令人望之心驚。

葉銘雙眸中浮現著凝重神色。

在這場競搏戰中,他已先後面對了陳列、林天嘯,及周古喬,加上現在的吳禪,已是第四個靈輪境七重的修者。

這四個人,雖然修為相同,但吳禪在戰鬥中,展現的氣勢,對勝利的決心,都遠遠超過了前者。

如此一來,也是讓葉銘在這場戰鬥,承受了更大壓力,變得更為艱難。

如果沒有戰靈殿里的經歷,感悟「戰」的意境,進而對修羅道有了更深的領悟,只怕現在的葉銘,已是處於了劣勢之中,無法與吳禪就這般數十次交鋒,旗鼓相當。

但是,吳禪顯然還未施展出他的殺手鐧。

「嘿嘿,不過,如果你的實力僅限於此,那我就只能遺憾得說,這場搏殺,該到結束的時候了。」吳禪忽然咧嘴一笑,整個人靈氣大漲,長發飛揚,一股洶湧的氣勢,也是隨之向葉銘籠罩了過來。

吳禪已是準備祭出殺手鐧,結束這場戰鬥了。

鍍金鐵杵光芒綻放,猶如一條金龍般,環繞飛騰了起來,如龍游九天,光芒大盛,映染天地。

一個個符文浮現、飄舞,仿若天女散花。

「金光普照,天地齊殤。」

低沉喝聲中,吳禪雙手拈成玄奧印訣,鍍金鐵杵幻化出了萬千光影,將整片天地都化作了金光大海,漫天籠罩,無數杵影浮現,交繞飄舞梵字元文,鋪天蓋地,就是對著葉銘籠罩、攻殺了過來。

金光奔涌,就像是蘊藏著無數漩渦的大海,欲將葉銘淹沒,絞殺成碎末,渣滓無存。

眼見金光大海奔涌、籠罩而來,葉銘目光冷靜,雙眸中,浮現起深邃光芒,本命靈輪中,暗黑紋路宛若天痕展現,一股無盡深奧、博大的氣息彌散了出來。

黑暗大道,冥王之手。

猶如黑夜降臨,冥王之手五指一張,無盡黑暗籠罩、吞沒天地,迎著金光大海,就是狠狠抓了出去。

兩者無聲交鋒!

隨著葉銘境界的提高,對黑暗大道的領悟,也已是更加深刻,冥王之手也隨之變得更強大,將這方圓數十里的地方,都是化作了深邃黑夜,仿若地獄。

黑暗籠罩之下,骷髏人、怨靈妖獸被無情吞噬,灰飛煙滅,蕩然無存。

金光也被無盡黑暗吞滅。

吞滅無數金光,冥王之手與鍍金鐵杵狠狠對撞在了一起。

「轟!」一股股黑霧成環形彌散,猶如怒浪,令得在場諸人,自靈魂深處都是升起一股如墜深獄的無力感。鍍金鐵杵光澤也是一陣暗淡,劇晃中,倒飛了出去。

鍍金鐵杵在空中轉了一大圈,直飛出了數十丈遠,砰!直直插在了地面,攪得泥濘翻滾,猶如波浪般,向四面奔涌。

「什麼!」

吳禪目光中流露出震驚神色,不敢相信自己引以為傲的殺手鐧,竟這樣被破了。反震之下,整個人也是蹬蹬蹬連退了數步,卻是正好退到了鍍金鐵杵豎立之地。

一抹蒼白之色,在吳禪臉上浮現了出來。

然而,葉銘也並不輕鬆,這記冥王之手,催發到極致,幾乎耗盡了他體內的靈氣。體內氣血翻湧,將一股涌到喉間的鮮血強行吞咽,葉銘雙眸中閃現一抹決然神色,雙手一揮,高亢錚鳴聲響起,十二正經元劍齊齊祭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