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什麼喊?叫什麼叫!這裡只有你們風雷一脈的人嗎?」

「就是,都特么閉嘴!」

「……」

譚雲看向眾人,抱拳道:「諸位師兄師姐莫吵,待我將所有魂泉告訴大家后,再正式與大家開始換物。」

眾人聞言,聲音逐漸平靜后,譚雲接下來的每一句話,都深深震撼著眾人的心靈!

「諸位師兄師姐,我這裡除了風魂泉后,還有下品古魂泉324顆、中品143顆、上品55顆、極品16顆。」

「下品光明魂泉177顆、中品89顆、上品48顆、極品10顆。」

「下品時間魂泉213顆、中品114顆、上品71顆、極品15顆。」

譚雲話音方落,已聚集了上千人的人群中,炸開了鍋!

「我勒個去,真的假的?你哪來的這麼多?」

「是啊!看你灰頭土臉的模樣,應該是開採靈礦的雜役弟子吧?你到底哪裡採集來的這麼多魂泉?」

「……」

耳畔縈繞著眾弟子的驚呼、不可思議聲,譚雲也未承認自己是開採靈礦的雜役弟子,而是說道:「我一個雜役弟子怎麼會有這麼多魂泉,其實這些魂泉,是一位師兄讓我幫忙過來,以物換物、出售的。」

「只是我那師兄交代,不讓我說出他的姓名。」

眾人聽后,這才明悟。就是嘛,一個雜役弟子,能有這麼多魂泉,那不見鬼了?

譚雲說道:「我還得將魂泉處理后,回去向師兄復命,時間緊迫,還請有火種的師兄師姐,優先排隊換取魂泉。」

很快人群中走出,六女五男,排成隊伍。

隊伍前方的是一名丹脈女弟子,她翻手間,伴隨著一股森寒氣息,右手上燃起了一簇一尺高的冰藍色火焰。

她直面譚雲,道:「這是下品靈階火種:藍冰寒焰,市場價在五百多萬下品靈石。」

「師弟你的風魂泉,一顆下品是三十萬下品靈石,一顆中品是六十萬,一顆上品是九十萬,一顆極品風魂泉是一百三十萬。」

「我用藍冰寒焰,換你四顆極品風魂泉。」

火種的品階,與法寶品階雷同。靈階之上依次是:寶階、亞尊階、尊階、亞聖階、聖階……

譚雲看著藍冰寒焰,按捺著心中激動,旋即,指間乾坤戒一閃,四顆極品風魂泉,出現在女弟子身前。

眾所周知,下品魂泉,只能看到朦朧的表層色澤。

八尺之門 中品魂泉,能清晰看到魂泉內,是顆顆固態顆粒。

上品魂泉,能清晰發現魂泉內,是液態的魂力。

極品魂泉,其內有一縷游弋的泉魂。

丹脈女弟子,一眼看出身前的四顆風魂泉,的確是極品。

她招手間,極品風魂泉騰空而起,攝入了乾坤戒內。

「師弟,這藍冰寒焰溫度極低,你當心些。」說著她將藍冰寒焰火種,遞向譚雲。

「謝謝提醒。」譚雲在她詫異的目光中,伸手面不改色的接過藍冰寒焰,有模有樣的像是鑒定一番后,這才收入乾坤戒。

「莫非師弟懂得鑒定火種?」那女弟子好奇,而熱情。當然熱情另有所圖。

「略懂一二。」譚雲微微一笑時,那女弟子笑盈盈道:「師弟,我看你寫著,若用靈石購買魂泉,需兩倍市場價,你看這樣如何,我給你三倍,能否再賣我幾顆?」

不待譚雲開口,她身後的弟子們,多數人面紅耳赤:「喂!搞什麼?你眼睛跳字看的?」

「沒看到先用火種換取,然後是其他魂泉,最後才是靈石購買嗎?」

「就是,真是的!趕緊閃開!」

「……」

那女弟子,回首瞪了眾人一眼,再次以商量的目光看向譚雲。

「師姐不好意思,人無信而不立,我不能答應你。」譚雲婉言拒絕道:「若你未有其他火種的話,請讓一讓,讓後面的師兄師姐們換取。」

「嗯,好吧,等我購買火種后,再來找你。」那女弟子說著,原地消失,不知到何店鋪,購買火種去了。

「師弟,我這裡有上品靈階冰屬性火種:幽靈玄焰,它的市場價是……」

「師弟,這是中品靈階火屬性火種:烈火靈炎,它市場價是……我要換取古魂泉……」

「師弟,你瞧瞧,這可是貨真價實的極品靈階火屬性火種:紫靈火炎,它市場價是……」

「……」

隨後一刻內,十一名弟子,相繼將火種交給譚雲,在譚雲那裡換取所需魂泉。

其中不乏有人,是拿用不到的火種,和譚雲換取魂泉后,贈與道侶,亦討好他人。

譚雲共計得到了六種冰屬性、五種火屬性的火種。儘管只是靈階,但足以讓自己的鴻蒙冰焰、鴻蒙火焰吞噬後進階了。

在隨後的半個時辰內,譚雲又從其他弟子手中,換取了六顆極品、三顆上品、六十顆下品獸魂泉,以及七顆極品、五顆中品、八十顆下品死亡魂泉,準備日後送給穆夢囈。

還有八顆極品、兩顆上品、二十顆中品、七十一顆下品空間魂泉,待今後給鍾吾詩瑤。

最後,譚雲將剩下的九百多顆魂泉,以市場價的兩倍金額,被圍觀的弟子們哄搶一空。

共計收入四百六十多萬中品靈石。

譚雲上次在外門戰榜台上,出售上千件靈器,獲得了一百四十八萬餘塊上品靈石。

再加上,殺死外門執法長老、九長老、十長老后,得到的靈石,如今譚雲身上財富共有:

十九塊極品靈石、三百七十八萬上品靈石、四百七十萬中品靈石。

隨後,譚雲靈識沁入乾坤戒內,找到了李自安、聖魂一脈五名蒙面弟子的乾坤戒。

在裡面又找到了三十六塊極品靈石、十八萬上品靈石,以及九十一萬中品靈石。

懷揣著巨額靈石,譚雲收起錦旆,足踏飛劍,消失在眾人視線。

譚雲剛御劍飛行數百丈,便感受到數十股靈識鎖定住了自己! 「殺人奪寶嗎?」

譚雲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繼續在坊城樓閣群上空御劍飛行,片刻后飛落在一座,充斥著古老氣息的九層大殿外。

大殿外壁上,嵌著一塊刻有「荒符聖殿」四字的古色牌匾。

此乃正是由內門符脈高層,開設的店鋪。以出售各種攻擊性、防禦性、攻防兩用,以及各種逃命符、潛水符等等各種符。

無論是那種符,皆分為兩類。

其一,普通符,即為無屬性符。

其二,屬性符,有金、木、水、火、土、風、雷、古、獸、時間、空間、光明、死亡十三大屬性。

符、丹、陣、器的威力等級,分為兵階、靈階、寶階、亞尊階、尊階……

每個等級又分下、中、上、極四品。

煉符一途,分為符徒(煉製兵階靈符)、煉符師(煉製靈階靈符)、大符師(煉製寶階靈符)……

同時煉符之人的每個等級,又分低階、中階、高階、聖階。

巨星緋聞 比如,低階符徒,只能煉製下品兵階靈符;低階煉符師,最多只能煉製下品靈階靈符;中階大符師可煉製中品寶階靈符……

譚雲略整衣袍,便邁進了荒符聖殿一樓大堂。

這時,一名小家碧玉的符脈女弟子,見髒兮兮的譚雲進來后,又看了一眼,譚雲身穿的雜役服飾,眼神中略過一抹鄙夷,便恢復正常,掛著職業性的笑容迎了上來,「這位師弟,要購買何符?」

譚雲目光捕捉到了女子鄙夷的眼神,心中稍有不悅,道:「攻擊性的極品寶階靈符,價格多少?」

「極品寶階靈符?」那女弟子臉色登時冷了下來,「這位師弟,你是在說笑的吧!」

她清楚,攻擊性的極品寶階靈符,足以滅殺煉魂境九重的修士。價格之昂貴,對於任何內門弟子而言,無疑是天價!

「沒有說笑。」譚雲淡淡道:「怎麼,難道顧客買不起,還不能問一下價格嗎?」

「當然可以。」那女弟子冷聲道:「攻擊性的極品寶階靈符,有很多種,最便宜的,價格是三千萬中品靈石。告訴你,你也買不起,你這不是耽誤我時間嗎?」

譚雲置若罔聞,喃喃自語道:「這麼貴,居然三千萬中品靈石!」

原本譚雲還打算買一張,留著防身的。不過一聽價格,當即決定不買了!

自己的靈石,主要是購買飛劍的!

「三千萬中品靈石,猛一聽的確貴,不過,寶階靈符可是出自大符師之手,乃我符脈長老煉製,且煉製一張需耗時長則八年,少則五載,如此算下來,也算貴?」

那女弟子憤憤不平的盯著譚雲,眼神中充滿了鄙視,「不懂,別在這裡亂嚼舌根!」

譚雲懶得搭理女弟子,自顧說道:「我要購買十張煉製中品寶階靈符的符紙。」

那女弟子秀美一蹙,便猜到定是某位師兄,讓這個雜役弟子跑腿來夠買符紙的。

因為十張中品寶階靈符符紙,別說雜役弟子,即便內門弟子通常也買不起!

她輕車熟路的在大堂內側貨架上,取下十張通體黝黑的符紙后,折返回來遞給譚雲,「一張八百萬下品靈石,十張八千萬。」

譚雲二話不說,付了八十萬中品靈石,收起符紙后離去。

他深知,一般大符師,煉製十張攻擊性的中品寶階靈符,至少也要二十年之久。

而以自己煉符的造詣,最多三年便可煉製出來!

煉製出來后,每一張的威力,皆媲美煉魂境六重修士的全力一擊!

譚雲剛邁出荒符聖殿,眉頭微微一挑,暗道:「還真是陰魂不散!」

他靈敏的感知到,方才數十道靈識,依舊死死地鎖定著自己。

從靈識判斷,共有三十六人。一名胎魂境大圓滿,其餘皆是胎魂境九重。

譚雲不露聲色、裝作不知,穿過三條青石堆砌的街道,來到了一座高達一百丈的樓閣前:萬寶靈閣。

此閣由內門器脈高層建立,所出售的法寶,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譚雲剛邁入萬寶靈閣一樓大堂,忽地,一道刺耳的辱罵聲傳來,「此地,是你這個雜役弟子該來的地方嗎?趕緊給我滾出去!」

譚雲劍眉一蹙,一股怒火自內心蒸騰而起,循聲望去,只見一名身材瘦小、身穿器服的八字鬍弟子,一臉嫌棄的朝自己走來。

此人名叫馬馳,胎魂境八重,是萬寶靈閣內的夥計。

「你的狗眼看什麼看?」馬馳來到譚雲身前,左手捂著鼻子,右手探出一根手指,指著譚雲,「你看看你,髒的和屎一樣,一進來就把地給弄髒了!趕緊給我出去、出去!」

譚雲面色一寒,一字一頓道:「給我認錯!」

馬馳先是一愣,彷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一個身份卑賤的雜役弟子,居然讓自己給他認錯!

而這時,大堂內正在琳琅滿目的貨架上,挑選法寶的上百名九大脈的弟子,饒有興緻的看著譚雲。心想這個雜役弟子,今日恐怕是要慘了!

馬馳捧腹大笑,「呵呵呵呵,煞筆年年有,今個兒特別多!」

馬馳獰笑著,右手伸出食指,惡狠狠的朝譚雲額頭上按去,「你一個雜役弟子,膽敢在老子面前撒野,你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

此刻,馬馳三分囂張,七分怒氣!

在他乃至於所有內門弟子心中,雜役弟子就是卑賤之人!如今一個卑賤之人,竟聲稱讓自己道歉,他怎麼不怒?

尤其是這個螻蟻,還當著上百人的面,讓自己道歉,這已是對自己最大的侮辱!

「雜役弟子怎麼了?你算什麼東西!」譚雲神色冷漠,右手閃電般探出,死死地攥住了馬馳伸過來手指!

「咔嚓!」

譚雲右手一翻,硬生生將馬馳的手指掰斷!

「啊……」馬馳慘叫聲令人毛骨悚然,他怎麼都未想到,面前的雜役弟子,會對自己出手!

「我要撕了你!」馬馳雙目赤紅,揮出左拳,空間嗡嗡直顫,朝譚雲胸膛轟出!

他堅信,自己一拳絕對可以重創,面前這個該死的螻蟻! 此刻,不僅馬馳以為,譚雲是因為突然出手,才廢掉自己一指,在其他看熱鬧的弟子眼中,亦是如此。

眾人相信,譚雲絕對無法承受,馬馳的強悍一拳!

然而,令眾人大跌眼鏡的是,但見譚雲右手化爪,輕而易舉的將轟來的拳頭,抓在了手中。

「怎麼會這樣!你只是個七重境的雜役弟子,你的力量怎麼可能比我還強大!」馬馳惶恐尖叫,無論如何用力,自己都無法收回左拳。

「嗖!」

馬馳猛然抬腳,陰險的朝譚雲下身踢去,「你這個卑賤的雜役,斷子絕……」

「孫」字還未出口,馬馳便發出慘絕人寰哀嚎聲,「啊……啊!」

「咔嚓!」

卻是譚雲右腳瞬間抬起,血液噴濺中,將馬馳踢來的左腳踢爆后,順勢又將其下身踹碎!

「咔嚓!」

譚雲右手五指發力,將馬馳的左拳捏炸后,一腳將其踢飛數十丈,重重地砸落在大堂中。

此刻,大堂內的上百名弟子,看著地上翻滾哀嚎的馬馳,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流露著不敢置信之色!

這泥巴沾滿臉頰的雜役弟子是誰?

是不是吃錯藥了?居然敢傷萬寶靈閣的夥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