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帝…國萬歲。」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應付似的也跟著喊了一句。

等士官離開后,我將手中的紙張仔細端詳一番。

恭喜安吉麗娜同學成為帝國陸軍的一員,請於三天後準時到參謀本部,陸軍新兵營報到。否則,帝國將會以逃兵處理,請慎重看待。

之後是一些官方的宣傳性語句,換句話說,就是惡性的洗腦文章。

大概意思就是成為帝國軍人,如何如何偉大,保衛國家如何如何神聖,云云。

通知書的最下面,分別印有帝國皇帝印章和陸家參謀本部印章。

看來現在已經不存在去不去的事情了,但從通知書的字面意思上來看。你不去就等於自己給自己判了死刑。

逃兵?

帝國沒有這個詞。

目送士官離去,忽然感覺到渾身好癢。

重生之財氣沖天 仔細嗅嗅,渾身充斥著一股難聞的味道,我感覺自己應該先去洗個澡。

浴室里,我第一次認真的審視自己。

及腰的長發,迷人的異色瞳孔,A四的*,唯一不足的可能就是沒有女人最看重的傲人雙峰了吧。

我甚至懷疑自己的性別。

「平的!」

用某種不可描述的,羞恥的姿勢,觀察的了一番下自己的**,確定以及肯定自己是女的后。費了老大勁,我才爬進那個看起來比我還高那麼那麼一丟丟的浴桶里。

蹲坐在浴桶里,望著浴桶的邊緣,不時慶幸著水溫剛剛好,不然我感覺如果自己有可能被燙死裡面。

某天帝國的新聞頭版會用最大號的字體寫著——某女生溺斃於浴桶,渾身被嚴重燙傷!!!

「啊–呸!」

我這是在想什麼啊?輕拍自己的雙頰,將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趕出大腦。

「嘩!」芙蓉出水。

輕輕躍起,然後一個360度自由轉體,穩穩的落地。

「我要活著,好好的活著,一定!」

面對鏡子里的另一個自己,發誓道。

轉身離開浴室的那一刻,鏡子的另一個我,邪性的笑了一下。

出來后,發現婭妮正在仔細端詳著我的那張通知書,聽到腳步聲,抬頭望去。

驚呆中的婭妮,連手中的通知書掉落,都沒有察覺到。

「老…老姐!雖然這裡是宿舍,麻煩你能不能有點羞恥心啊!」婭妮捂著雙眼說道。

「有什麼啊!你又不是沒看到過。」

一臉的無所謂,雖然手中換衣服的速度並沒有慢下來。

「那不一樣啦!麻煩你先穿上衣服好不好!」

穿好內衣后,我突然惡作劇般的閃身到婭妮的身後,輕揉著她的**。

軟軟的,蠻舒服的感覺。

億萬豪門:狂少獨寵小嬌妻 「原來是這個感覺!」

突然被襲*的婭妮,尖叫著閃到一邊。

「唔! 戀上個性千金 我家丫頭長大了!居然知道害羞了。」

「那有!」意識到自己的話,好像哪裡不對,立刻轉移了話題,「倒是老姐你,越來越不正經了!」

「有么?」我指著婭妮的胸口,一本正經的說著,「天天抱著你睡覺,摸一下有什麼關係嗎?」

「啪!」

婭妮打掉了有伸向她的咸豬手,撿起地上的通知書,「你準備怎麼辦?」

「當然是去報名了,怎麼說我也算是亞美斯特的人,我可不想被當成叛國者處理掉。」

「可是…可是軍隊很亂的,而且會很危險…」

婭妮說話的語氣,越來越失落,慢慢的也低下自己的頭。

「放心啦!你老姐我可是很強的!」

從後面抱住婭妮,將自己胸口緊貼婭妮的後背,深埋在她的秀髮里,柔聲的說道。

「哦!對了!漢尼斯院長找你!」婭妮終於想起了自己回來的目的。

「你咋不早說!」

給了婭妮一個痒痒撓,轉身找衣服換上。

「啊!」婭妮雙手躲閃著我的毒手,「我給忘了,這還不是怨你!」

「怪我咯!!!」

對著鏡子轉了個身,前後看了一番,確認沒有瑕疵。轉身,衝出宿舍。

……

一路狂奔,完全沒有一絲淑女的形象。不過,本身我在學院就沒有什麼好印象,倒也不在乎這點。

「安…娜!那個…」

走廊里,賽斯欲言又止的出現在我面前。

不過,我現在可沒時間去關心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那個,抱歉,我有急事,等會兒我們再聊好嗎?」

喘著氣說完,也不管賽斯是否同意,閃身繼續朝主樓跑去。

留下一臉不解的賽斯在原地發獃的看著我遠去的背影,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我急急火火的樣子。

「您找我?」

「出去!」漢尼斯頭也不抬的說道。

「哦!」

轉身一臉懵逼的又走出了,院長的辦公室。

我這是在幹嘛?不是!不是婭妮說這老頭找我的么?

「難道你不會先敲門么?」辦公室了超出漢尼斯的聲音。

「砰砰!」輕輕敲了兩下門。

「請進!」

開門,進來,轉身將門關好,轉身站直,「您找我?」

漢尼斯摘掉眼鏡,抬頭看向自己的這個學生。

自從這個女孩出現在學院后,自己救沒有一天是輕鬆度過的。生怕這顆*會突然暴走,生怕哪天這個女孩會突然掛掉,無論哪種結果都是他無法承受的。

但是現在,他居然有一種複雜的情感摻雜在裡面。

就在帝國發出通知的時候,聯盟也下達了指令,對我–放行。接到指令的那一刻,漢尼斯居然有種不舍。

「聽說你最近又在翹課?」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這老頭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

「我有和葛格蘭教官請假的!」

「那就好!以後不管要緊的事,都要記得先請假。」

「哦,我記下了!」

「對了!這是學院的批條,記得別給學院丟臉。」漢尼斯一臉慈祥的看向我。

「是!」

雙手恭恭敬敬的接過院長大人,遞過來的批件。

「去吧!」

「是!」

轉身,離開院長辦公室,在走出辦公室的時候,輕輕的將門帶上。 如果可以長生,你願意么?

如果可以長生,但是條件是犧牲,一萬人、一百萬人、一個國家甚至是一塊大陸上所有的人呢?

你還會答應嗎?

時間回溯到五天前,也就是我揍完維拉爾的第二天。

帝國…皇宮…皇帝內寢

「我無比睿智尊敬的王上!作為您最忠實的子民,我有重要事情向您稟報!」

作為國師的薩曼托無比虛誠的單膝跪地,雙手托著帝國皇帝瓦力提安的伸出的右手,輕輕的吻過。

「啊!我最忠實的薩卿,說出你要彙報的事情。」

過於蒼老的皇帝陛下,即使是說話,感覺都很費力的樣子。

「帝國所屬的兩人探員,不久前在赫瑪爾頓無故失蹤。為了皇子的安全,我祈求陛下恩准臣下著手調查這件事情。」(所謂的帝國探員,就是之前被雷蒙德幹掉的兩人,其實就是薩曼托的私人爪牙。)

「咳咳咳!!!」

瓦力提安猛烈的咳嗽著,喘息著,想要平復劇烈的乾咳帶來的胸口不適。

一旁的侍女官,急忙上前,輕輕捶打著皇帝陛下的後背,同時撫摸著他的胸口。

「哈…哈…」喘息中,「這件事交由你負責處理吧!」

「是!感謝陛下的信任和恩寵!」薩曼托再次跪下表示自己的忠誠。

「哈…哈…,關於那件事,進行的這麼樣了?」

「已經進入日程,雖然有些瑕疵,不過都只是時間的問題!」薩曼托心有靈犀的解釋道。

瓦力提安伸手示意侍女退下,諾有所思的說道,「我感覺自己時日不多,希望你可以儘快完成!」

瓦力提安活動了一下眼珠,飄向國師跪立的位置。

「是!」

被皇帝瞟了一眼,薩曼托居然不由的心緊了一下。

「奧克塔薇!」

皇帝抬起右手,輕微的擺動了一下。

身後的侍女官快步上前,推著載有皇帝的輪椅,轉回寢宮去了。

看到皇帝離去,薩曼托緩緩站起來,輕輕拍打了幾下雙膝,虛誠的臉上也逐漸變的陰冷起來。

「哼!」

輕哼一聲,薩曼托一甩袍袖,轉身離開皇宮。

……

帝國…參謀本部…

「諸位!我已得到皇帝陛下的明示。即日起進入軍備警戒狀態,隨時準備對北方公國開戰。同時……」

「可是,開戰的理由是什麼呢? 讀檔2013 無故開戰,一旦聯盟制裁,所承受的後果,可不是在座的各位能承擔的起的。」

一位肩章顯示為將軍的中年人,打斷了薩曼托的話,質疑道。

「華萊士准將!你這混蛋,是在質疑國師大人的話,還是在質疑皇帝陛下的決策?」

作為鷹派同時也是參謀部成員的克萊格公爵,猛的站起來,幾乎是用咆哮的語氣說道。

「不!我只是從帝國的利益出發,考慮問題。」

帝國雖然是帝制,但是早前戰爭的時期,軍人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讓一部分貴族感覺不爽。

畢竟有威脅到自己的地位,這也是軍部與貴族一直處於對立的狀態根本原因。

薩曼托少見的沒有因為某人打斷自己說話而生氣,威嚴的掃了一眼在坐的各位。

「理由嗎?很快就會有的。」薩曼托停頓了一下,「但我要強調的一點是–發布警戒命令的同時,開始全國大規模招收新的兵員,皇帝陛下和各位都不想做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事情吧!」

「一切皆為帝國!」

「嘩!」

所有人齊齊的站起,「是!一切皆為帝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