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赫麗不走呀!」華子良雖然是智慧龍,可他沒其他智慧龍族那種泰山崩於前而不動聲色的閱歷和心態。安格爾的回答有些讓華子良始料未及,他剛才做出來的那種若無其事,立刻有些動搖。

「怎麼啦?赫麗留在這裡有什麼問題嗎?」安格爾感覺到華子良的失態,問了一句。

華子良趕緊說:「沒問題沒問題,能有什麼問題呢?我就是有點兒沒想到,還以為她還會跟你們一起出發呢。」他說著話,狠狠的盯了一眼在旁邊掩嘴偷笑的龍輕寒,示意她不要說話。

「赫麗跟我去的話,比比兔商隊人多眼雜,其實還沒多少機會接觸平民的思想,反倒是留在這裡可以被你影響一下。這樣應該可以吧。」安格爾不放心,繼續解釋zi這樣決定的理由。

「我也覺得沒問題呀。嗯,那個,如果我要暫時離開影視城去辦點事,帶著赫麗可以吧。」華子良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問。

「那當然,赫麗的事情就拜託你了。我妹妹還算懂事,應該不會太麻煩的。」安格爾說完,便向華子良告辭,和福列娜一起向傳送陣走去。有傳送陣可用方便了很多,交待了事情之後,要動身的話,說走就可以走。

離開影視城走了一段路,安格爾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此時他和福列娜不再走傳送陣,離開當地貴族的視線進入叢林步行。紮營休息的時候,安格爾心神不定的問:「福列娜,你覺得赫麗留在影視城有沒有什麼問題?」

「怎麼會?不是有華子良大哥看著嗎?」福列娜對丈夫的擔心有些莫名其妙。

「你看,赫麗只是平民,她跟著參與的那個魔法影視,其他人都是大貴族,如果被人知道了她的身份,恐怕會很麻煩吧。」

「放心吧。華子良是龍階長老,要保證赫麗一個人還是毫無困難的。」

「可我擔心的就是華子良呀。他給我談到赫麗的時候,聽說赫麗要留在影視城,神情明顯有些不對。哎呀!之前我怎麼沒想到呢,赫麗這丫頭一門心思的想嫁個貴族,我還想讓華子良影響一下赫麗對貴族的看法。她可別被人哄了做啦!」

安格爾這也是關心則亂。先不說貴族找平民的事情總要避開zi的妻子,就赫麗拿著安格爾的魔杖,能施放出三階技能的表現,在外人看來那也是不折不扣的女貴族,誰敢打這個主意呀! 當然,華子良是知道赫麗的真實身份的。但華子良可不會無聊的找。不說安格爾託付他照顧赫麗的責任,就華子良以往的表現來看,他也沒可能這樣做呀!

別人不知道,福列娜還不知道嗎?當年在索夫那鎮搜集那部兔王的影視素材時,龍玉蠍和福列娜,可都是表示過要選華子良做情人的意思的。

當然,福列娜是年少無知,又被德納第提供的錯誤信息給誤導了,她的表示不能算數。但龍玉蠍的態度可不象開玩笑(龍玉蠍肯定沒開玩笑,她的態度認真得很)。以龍玉蠍的相貌和實力,在這個問題上華子良都不肯假以顏色。赫麗雖然也挺可愛,與龍靈仙、龍玉蠍的差距還是很大的,華子良怎麼會動搖呢?就算龍靈仙懷孕了不太方便,讓華子良有所動搖,影視城不還有個虎視眈眈的龍玉蠍嗎?輪也輪不到赫麗吧。

聽妻子這樣分析了一番,安格爾總算放下心來。不過,他又注意到了一個問題:「福列娜,你說你曾經表示過要找華子良做情人?」

「對呀。那時候,我還沒注意到你呢。德納第那個傢伙為了減輕zi的罪責,又故意把一些事情說一半留一半,讓我以為大貴族就應該找情人。華子良大哥還算順眼,正好龍玉蠍又先提起此事,我就跟著她說嘍。」福列娜倒是什麼都沒瞞著丈夫。

「那,華子良怎麼說?龍靈仙知道嗎?」安格爾的聲音里,帶上了濃濃的醋意。

「靈仙姐姐也在場呀。她可沒什麼表示,只讓華子良大哥zi決定。華子良大哥好像很生氣的樣子,說龍玉蠍胡鬧。」

「那,他怎麼說你呢?」

「說我?嗯,說我是跟著瞎湊renao。後來我知道德納第給我講的事情其實不全,感覺zi還真是瞎湊renao,在靈仙姐姐面前可不好意思了。不過,我覺得龍玉蠍真的很認真,不象是故意胡鬧。靈仙姐姐居然沒生氣,而且還當她是好朋友,真讓人想不通。」

安格爾這才真正的鬆了一口氣,似乎感覺zi有種最珍貴的東西失而復得了。

福列娜看了丈夫一眼,突然開口說:「你在想什麼呀!當時華子良大哥有句話說得很有道理:如果丈夫本來就是zi選擇的中意的人,怎麼還需要找情人呢?咱們可不是政治婚姻,接受你的挑戰時,又沒誰能逼迫我,你還擔心什麼呢?」

安格爾展顏笑道:「是我不對。雖然我可以用太在乎你的理由,可剛才我確實有些誤會你了。」

「沒什麼啦,我確實說過那樣的話,雖然當時我也不太明白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安格爾,你應該也不會在意我說過要找華子良做情人的話吧,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福列娜並沒趁機向丈夫提出締結不平等條約的要求,而是很公正的對zi的失誤做出了表態。

諾拉女性,特別是女貴族,沒有那種自認為弱者的心態,才不會把別人的失誤無限放大,把zi的過失盡量縮小呢。有擔當,這才是強者該具備的心態,而不是實力強就叫強者。

福列娜沒有藉機胡攪蠻纏,倒也不出安格爾的意料。當然,這還是讓他很舒心。不過,被妻子這麼一打岔,安格爾就沒再糾結於赫麗的事情繼續深挖根底。

實際上,現在已經是他和福列娜練習秘技的時間,沒再憂心忡忡的安格爾已經很自然的把手伸了過去。這一開了頭,沒有什麼真正要緊的事分心,安格爾可停不下來。

不過有件事還真被安格爾說著了,赫麗的確正處在一場危機之中。只是這場危機以華子良智慧龍的真實身份也有些無能為力,因為危機的根源,恰恰就是赫麗zi的感情問題。還好,這場糾葛與華子良沒有直接聯繫。要不然,華子良肯定又要開始一場逃亡了。

安格爾疏忽了一件事,在影視城還有一個男貴族也知道赫麗是平民,而且他還是單身。赫麗的感情糾葛,也正是和這個男貴族有些關係。龍凱利,龍大製片,就是安格爾怎麼也沒想到的這個危險人物。

確切的說,赫麗只是有些一廂情願的被龍凱利吸引了,進而有些昏頭昏腦的墜入了情網。即使是赫麗zi,恐怕也沒認識到她已經把一顆芳心暗暗的寄托在了龍凱利身上。

在家裡的時候,赫麗雖然表明了要嫁貴族的態度,可那並不表示她隨便什麼貴族都能看得上呀!其實她的潛台詞,應該是像哥哥安格爾這樣有上進心、積極進取、待人和藹的貴族。如果是皮吉那種靠了家族餘蔭才勉強突破四階的不成器的貴族,赫麗還看不上呢。

到了影視城,特別是參與了魔法影視的拍攝以後,赫麗的眼界開闊了不少。畢竟身邊七八階的貴族一把一把的,而且爵位都不低,連聖階的公爵都有好幾個。就算沒機會跟這些原本在赫麗心目中想都不敢想的大人物配戲,但每天看著華子良把他們指揮得團團轉,小姑娘心裡對貴族的神秘和仰望感也逐漸弱化了。

華子良在指揮拍攝的時候,對赫麗還是很優待的,沒沖她發過火,基本是一個和顏悅色、諄諄教誨的好老師的形象。赫麗的戲份一直不算多,一個小配角,也攤不到幾次機會被導演訓。

可惜華子良第一天給小姑娘的印象太壞,而且每天訓其他演職人員的表現,也無助於改善這個印象。即使華子良沒訓過她,赫麗對華子良的感覺還是威嚴多過親近。只要華子良的臉一綳,都不用直接訓她,就算訓的是其他人,赫麗也嚇得膽戰心驚了。

華子良本來還想著完成安格爾託付給他的任務,好好的影響一下赫麗呢。但小姑娘見到他,比老鼠見了貓還緊張。有其他演職人員在旁邊分散火力,赫麗還能站得住,如果華子良是單獨找她談談話,赫麗絕對能嚇癱了。

這讓華子良很無奈:平民的事情也不好當著其他人講呀!就算不提平民,要講講貴族的壞話,那也應該避開影視城的貴族釘子吧。

華子良知道赫麗對zi的恐懼從何而來,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化解。本質上,華子良並不是現在表現出來的這種凶神惡煞一樣的性格,只是他每天的表演,也是按照別人的劇本來進行的呀!這幕後的真正黑手,其實是這段時間看起來在影視城毫無存在感的龍輕寒和龍玉蠍啊!

這次拍攝魔法影視,其實從頭開始就是龍輕寒和龍玉蠍聯手做的一個大局,要把影視城她們瞄了好久的目標一起捉弄一下。

拍攝這部魔法影視的主意,表面上看是華子良zi提出來的,包括選題也是他的想法。

但實際上,為了讓華子良「zi」想起來用拍攝魔法影視的方法轉移影視城貴族釘子們的注意力,並且想到一個合適的拍攝主題,龍輕寒和龍玉蠍沒少在他面前「無意」中談起一些問題,並在「恍然大悟」以後,積極的對華子良的主意提出補充和改進意見。

這個局運行起來以後,龍輕寒和龍玉蠍就隱藏在華子良的陰影中不會主動站出來發表意見。但華子良每天應該有什麼樣的表現,找機會揪住誰暴訓一番,甚至該說什麼話,兩人都會提前給華子良設計好。

實際上,隨著華子良在局中越陷越深,連他zi也感覺到:離開龍輕寒和龍玉蠍的設計,他真不知道如何才能把魔法影視的拍攝進行下去了。所以,就算華子良想要改變zi在赫麗心目中的形象,只要魔法影視還在拍攝,他就沒有什麼好辦法。因為龍輕寒和龍玉蠍已經幫他把台詞和角色設計好了,想要擺脫這個角色,首先要把這個局破掉才行。

可華子良一直認為拍攝這部魔法影視完全是他zi的主意,龍輕寒和龍玉蠍給他想的那些辦法,只是幫忙把魔法影視順利拍攝下來。兩人是在幫華子良的忙呀!即使幫忙的手段有些不甚高明,鬧出了許多麻煩,但華子良也不好意思撂挑子。yiqie,只能等這部魔法影視拍攝完再說。

有了華子良做對比,龍凱利就顯得親切多了。做為製片,龍凱利發揮著把華子良導演比較暴躁粗略的意見轉換為演員們能夠理解和接受的和風細雨的角色,在演職人員中的人緣本來就更好(除了桑切斯)。

而且,龍凱利對待赫麗的態度,還更加和藹可親一些。當然,龍凱利並沒抱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意這樣做。要真是這樣,華子良第一個就不會坐視不理。

龍凱利優待赫麗有幾個方面的原因。首先,赫麗是安格爾的妹妹。無論如何,安格爾和龍凱利也是一同出生入死過的冒險夥伴。有了這層關係,龍凱利看待赫麗,先就有了幾分親近感。 更重要的是,龍凱利知道赫麗是平民,借住安格爾的魔杖,才表現出貴族的實力。做為魔法影視的製片,龍凱利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證明zi的價值,但莫里斯他們限制平民參加拍攝的禁令,讓龍凱利感覺有力使不上。

在龍凱利看來,影視城的那些平民已經對拍攝過程相當熟悉,用他們比用這些貴族還順手。莫里斯他們禁止平民參加拍攝,恐怕是出於一種古怪的貴族的傲慢,認為平民什麼都比不上貴族。

龍凱利希望通過赫麗證明平民同樣可以勝任拍攝魔法影視的要求,進而在以後的拍攝過程中,減少這種不合理的限制。

龍凱利一直覺得zi未必不如華子良,就算實力沒法跟華子良比,但在拍攝魔法影視方面,實力高低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如果有了機會,龍凱利自信也能拍攝出更加youxiu的魔法影視來。當然,前提是別被太多的限制捆住他的手腳。

所以,龍凱利對zi選擇的平民典型,自然表現出了更多的關心和優待。

論起外表,龍凱利其實更有做少女殺手的資格。英俊中帶著點兒狂野,還有幾分來自邊境領地的不羈,何況他又在赫麗面前表現出了溫柔體貼的一面,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很快就毫無抵抗力的淪陷了。

如果僅僅是這樣,赫麗的感情危機或許還沒那麼嚴重。自家事自家知,赫麗明白zi只是平民,龍凱利可是准聖階兩個人的差距太大,基本沒什麼可能。她雖然芳心暗許,卻也不會做出什麼太明顯的表示。

龍凱利也沒有占赫麗便宜的想法。他的眼界可高著呢,赫麗可入不了他的法眼。而且礙著安格爾的情面,龍凱利也不會打哄著赫麗做的念頭。如果龍凱利提出來,赫麗恐怕還真沒法拒絕。

這事如果只在他們兩人之間發展下去,將來的結果只能是一段不會萌發的感情:赫麗把zi的心思藏在心裡,龍凱利則假裝糊塗什麼也不知道,最終成為雙方各自一段美好的回憶。

可這裡不光是龍凱利和赫麗兩個人呀!而且,還有一個特別關注龍凱利的桑切斯在邊上呢。

赫麗畢竟太嫩,心裡有了想法,雖然她zi以為掩藏得很好,沒有在人前表露出來。其實,影視城的那些老傢伙們,哪一個不是人精呀,赫麗才有些朦朦朧朧的心動時,他們就看出來了,恐怕比赫麗zi知道的還早呢。

看出赫麗對龍凱利有點兒意思之後,一直防備著龍凱利的桑切斯,可就動了心思。於是,桑切斯也很親切的向赫麗表示了關心,並非常貼心的暗示赫麗:龍凱利似乎對她有意思。

桑切斯他們只知道赫麗能施放超過三階的技能,可不知道她藉助了魔杖的力量。所以,他們以為赫麗是不折不扣的女貴族,而且是未婚女貴族。

既然如此,桑切斯私下找赫麗談話,便不可能安著別的什麼心思了,因為他不能碰未婚女貴族呀!那麼桑切斯難道只是單純的向赫麗表示關心,順便表現一下長者對小輩個人問題的關切嗎?

當然沒這麼簡單。桑切斯才沒有老到這種程度,一天到晚的就琢磨著撮合身邊的年輕人。他肯抽出寶貴的時間來八卦龍凱利的感情問題,關鍵還是為了他zi。

別忘了,桑切斯的妻子歐也妮似乎對龍凱利比較欣賞。為了不讓這種欣賞轉變為具體的行動,桑切斯必須做些事情。

拍攝魔法影視的時候好好表現,只是桑切斯所做努力的一部分。給龍凱利找點兒事情做,而且還是和另外一個未婚女貴族產生些糾葛,顯然是更加有效的手段。

桑切斯用這招,其實根本瞞不過包括歐也妮的明白人。但是,赫麗可看不穿,或者說,她甘願相信桑切斯所說的yiqie。其實,赫麗也明白zi是平民,甚至龍凱利了解這個事實的事情赫麗也清楚。

這樣的狀況下,龍凱利和她之間要產生感情的火花,可能性比赫麗提升為貴族渺茫多了。畢竟藉助安格爾的魔杖,還有福列娜教她的修鍊方法,以及逐漸跟上的物資支持,赫麗要突破四階,也僅僅需要時間的積累而已。

實際上,就連那些大家族的修鍊條件也沒赫麗這麼好。用樹精果實里結出的魔力晶核煉製的魔法道具,整個三族社會,也只有安格爾和福列娜這兩件而已。

雖然可能性小得可以忽略不計,但赫麗還偏偏就相信桑切斯給她說的確實大有gen。

桑切斯當然不會直杠杠的告訴赫麗:龍凱利喜歡你,只要稍加暗示,他就會向你發起挑戰。這樣說效果肯定不好。赫麗又不是傻瓜,完全會用理性來分辨桑切斯的話是否合理。

老於世故的桑切斯只是用一些傾向性的意見,外加一些暗示,讓赫麗zi去關注那些龍凱利在與她接觸時不同一般的表現,最後讓赫麗zi經過分析以後,得出一個他希望赫麗得出的結論。

分析問題這種事情,過程越複雜,步驟越多,就越容易得到一個看起來不可思議的結論。何況,做分析的赫麗根本沒可能用一種很客觀的態度去觀察求證。

這麼說吧,再強大的證據也強大不過一句「我願意」,而且,邊上還有一個敲偏鼓打歪鑼的參謀呢。赫麗願意相信龍凱利能夠拋棄世俗的枷鎖,真的對她動了心,那所有的證據,似乎都可以指向這個結論。

龍凱利今天對她笑了,嗯,毫無疑問,他喜歡她。龍凱利在拍攝魔法影視的時候關心的問她累不累,這麼明顯的事情還需要解釋嗎?龍凱利給她開小灶,傳授魔法影視的表演經驗,祖靈在上,這麼坦率的告白,稍微不那麼矜持的女貴族,恐怕都不會無動於衷吧…

所有的事情讓桑切斯一參謀,都指向一個結論:龍凱利對他zi信心不足,擔心遭到拒絕,所以才沒有直接發起向赫麗的挑戰。只要赫麗稍微暗示一下,給他一點兒鼓勵,龍凱利肯定會勇敢的跨出這一步的。

還好赫麗雖然在感情問題上昏了頭,但在其他方面並沒有完全失去理智。她一直沒敢把zi最擔心的一個事情,也就是她和龍凱利之間最大的障礙說出來讓桑切斯參謀:她其實是平民,至少現在還是。

因為始終在心裡綳著這根弦,赫麗一直也沒象桑切斯建議的那樣,向龍凱利稍稍給出什麼暗示。不過,在平時的表現中,赫麗仍然不可避免的漏出了一些馬腳。

當然,所謂漏馬腳,那完全是針對華子良來說的。莫里斯和飛燕羽他們那伙貴族,其實早就明白赫麗在想什麼。

桑切斯用的手段,眾人心裡也跟明鏡似的,而且歐也妮對桑切斯這麼費心的設計龍凱利還挺感動。畢竟,桑切斯那麼費心為的還是她。而這個設計也只會讓龍凱利尷尬一下,並不會傷害到誰。他們都以為赫麗是貴族,這事對赫麗最多只是一個玩笑,揭穿了赫麗倒也不會承受不住。

但華子良知道這件事情以後,馬上明白出麻煩了:赫麗是平民,不太可能和貴族走到一起。再說龍凱利的眼界那麼高,就算赫麗是貴族,恐怕他也不會動心。更重要的是,安格爾託付給他的事情,這下恐怕要砸鍋。

發覺不妙的華子良在第一時間就去找zi的兩個高參,kankan她們有什麼主意。這段時間,龍輕寒和龍玉蠍在背後策劃,讓華子良耍得影視城的一幫貴族釘子團團轉,華子良對她們的能力還是很信任的。

何況,這次本來就和女孩子的心思有關,不找龍輕寒和龍玉蠍出主意,華子良可沒什麼辦法可想。

龍輕寒和龍玉蠍對華子良的驚慌很不理解。赫麗的心思,桑切斯的手段,兩人都看在眼裡。比起華子良,她們對這yiqie可稱得上是明察秋毫,兩人還想著怎麼把這個局調整一下,連著龍凱利一起捉弄呢。至於赫麗,屬於連帶殺傷,兩人都沒想著專門捉弄赫麗。

龍輕寒和龍玉蠍設的這個局可不小,不僅把影視城的貴族釘子一網打盡,讓華子良把這些人一個二個訓得跟三孫子一樣。而且,她們還有別的打算呢。

一般的貴族釘子,讓華子良訓上幾頓也就夠了,龍輕寒和龍玉蠍可不會專門為那些小角色再設什麼局。但是對於那六大公爵,確切的說,是那三位男公爵,兩人可沒想這麼輕鬆的放過。

沒把主要目標放在三位女公爵身上可不是什麼性別歧視。龍輕寒和龍玉蠍從來不會高估zi,沒把對手了解得差不多之前,兩人根本不會設下針對性的局。

莫里斯和桑切斯在影視城已經待了相當的時間,甚至被龍輕寒小小的擺過一道。這兩個人的性格脾性,還有他們關心的事情,龍輕寒和龍玉蠍已經掌握的**不離十,針對他們設局,那是十拿九穩。 還有那個迪亞戈公爵。他暴露出來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他和莫里斯等要謀划的事情差不多,這事好把握。而且這人能一直隱藏在影視城不動聲色,直到有了機會才一舉為蠻人帝國爭得一份在影視城的影響力,顯然也是性格沉穩、老謀深算的角色。

龍輕寒和龍玉蠍就喜歡捉弄這類人。一則真正捉弄到有成就感。二來呢,這類人遇事總要多考慮考慮,就算被他看出什麼破綻,也不至於立刻把局拆穿,陷在局裡的其他人照樣還可以繼續捉弄。

飛燕羽她們三個女公爵就不一樣了。歐也妮和阿赫拉都是要拍攝魔法影視以後才來影視城的。龍輕寒和龍玉蠍沒多少時間去了解兩人,自然不好設計她們。

飛燕羽雖然已經被龍輕寒和龍玉蠍了解了不少,但關係好的女貴族私下裡幾乎無話不談。專門去設計飛燕羽,很容易在她們交流時說破。

所以,龍輕寒和龍玉蠍出於謹慎的放過了飛燕羽。fanzheng設計三大男公爵的時候,自然會把三大女公爵牽連進去,她們也躲不掉。其實,三大男公爵在魔法影視里的角色,就是龍輕寒和龍玉蠍專門針對他們布的局。

龍凱利的chuxian,以及他隨後的表現,讓龍輕寒和龍玉蠍眼前一亮:似乎可以再給桑切斯加點兒料呀!沒有什麼新內容,她們對捉弄這幫貴族釘子也正感到有些失去了樂趣呢。比如,可以試試撮合龍凱利和歐也妮的情人關係?

上層貴族圈子裡那些事兒,又不是什麼秘密,影視城的這些貴族都清楚。歐也妮真要找龍凱利做情人,似乎不是什麼問題。

但是對桑切斯來說,這就不能用大貴族圈子裡能夠接受的一種傳統來若無其事的接受下來了。他和歐也妮又不是政治婚姻,這麼長時間都過來了,歐也妮突然找個情人,桑切斯肯定得窩火憋氣外帶鬱悶的想吐血。

這段時間龍凱利能順利的調節好拍攝魔法影視的各個環節,主要還是龍輕寒和龍玉蠍給他的表現機會,好讓龍凱利身上的光環顯得更耀眼一些。

桑切斯用赫麗給龍凱利製造麻煩的手段,龍輕寒和龍玉蠍自然一清二楚。只是這樣的手段到底能發揮什麼作用那可不一定,龍島二人組還沒出手呢。等她們稍稍加點兒料,絕對要讓桑切斯偷雞不成蝕把米,讓歐也妮覺得桑切斯鼠肚雞腸不是良配,把她往找情人的道路上狠推一把。

千算萬算,她們卻忽視了赫麗這個意外因素。如果按照兩人設好的局繼續推進,結果固然是可以把桑切斯等狠狠的捉弄一番,赫麗這個小丫頭就不可避免的要受到連帶傷害了。

本來這事也不算龍輕寒和龍玉蠍的疏忽。fanzheng在她們看來,天下人無不可捉弄一番,何況這又不會要了赫麗的命,甚至連身體上的傷害都不會有。

當然心理傷害是無法避免的,不過事後小姑娘痛苦一陣子應該就meishi了。人生在世,不受點兒磨難怎麼能成長起來呢?這種沒有什麼後遺症的磨難機會,可不是隨便就能有的。所以,龍輕寒和龍玉蠍對zi的所做所為可能把赫麗卷進來,可不會有半點兒愧疚,自然也不會多考慮。

但華子良的態度,讓龍輕寒感覺zi之前有些欠考慮了。她想了想,問:「子良,你的意思,是不希望赫麗和龍凱利有什麼糾葛嗎?」

「當然不希望。安格爾把他妹妹託付給我,是想讓我影響她贊同平民的。龍凱利可是大貴族,他倆絕對沒可能。但現在這個樣子發展下去,我怕赫麗將來受不了。」

「這有什麼關係?我們幫赫麗把實力提升到四階以上不就行了?fanzheng赫麗最在意這個事情。而且成為貴族以後,赫麗也有女貴族的特權,不會受到安格爾的牽連的。」龍玉蠍滿不在乎的說。

她和龍輕寒還真考慮過如何彌補赫麗所受的傷害的問題,這個方案也是兩人隨口提到過的。

赫麗的天份確實大不如安格爾,即使藉助魔杖能施放出三階魔法,可是直到現在,離開魔杖的幫助,她甚至不能把實力穩定在三階。要知道,安格爾沒有按照福列娜傳授的方法修鍊,也沒那麼好的生活條件,就已經把實力提升到三階了。

資質差沒關係,龍族有一些辦法可以促使三族個人實力快速提升,這還是以前為了解除龍族的生育限制,龍族專門為三族準備的。

很可惜,這個法子也依賴於三族平時的物資積累,嚴格來說只是一種更高明的修鍊方法。如果沒有平時的積累,這個方法就有些類似歪門邪道啦,短期內的確可以讓一個人連升幾個位階,甚至連相應的實力也可以具備。但從長期來看,使用者的潛力被消耗一空,再無實力增長的可能。

赫麗只是要成為貴族,又沒福列娜那種衝擊龍階的雄心壯志,甚至連聖階都不敢想。這個法子給赫麗用,倒也不算害了她。同在人階之內,說不定赫麗能在短短几年裡,一口氣衝上七階。當然再想往上沖,那是門都沒有。

龍玉蠍以為zi替赫麗考慮得夠充分了,但華子良可不這樣認為。他一臉不滿的說:「這是什麼話!難道僅僅是個人實力問題嗎?現在我們討論的是一個女孩子的感情問題!玉蠍,我知道你愛玩鬧,愛捉弄人。不過在這個事情上,我希望你能態度端正一些。別以為我看不出來,這次拍攝魔法影視,你幫我出的那些主意,其實是在捉弄莫里斯他們吧。」

龍玉蠍轉過頭,沒讓華子良看見,悄悄沖龍輕寒吐了吐舌頭,腹誹不已:「這個沒良心的小賊!眼睛倒挺毒!可你怎麼就沒看出來,捉弄莫里斯他們的事情,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主意,邊上這位也有份。」

她正想著呢,華子良又對龍輕寒說:「靈仙,我知道你就是跟著玉蠍湊renao,幫朋友一個忙。捉弄其他人也就算了,fanzheng我看他們也不順眼。但是赫麗的問題,你們必須想個辦法解決好。」

龍玉蠍shizai忍不住了,偷偷對龍輕寒用了個傳音魔法說:「輕寒,這也太不公平啦!怎麼在子良看來,好人都是你,壞人都是我來當呀!」

龍輕寒還沒有說話,華子良已經開口道:「玉蠍,你在那裡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還用了傳音魔法。別忘了我可是能看到魔力變化的。」

龍輕寒得意的一笑,沖著龍玉蠍用口型說:「自求多福吧你。」隨即立刻開口說:「子良,赫麗的事情我也覺得有些麻煩。要不然,你讓安格爾把赫麗帶走,把她和龍凱利分開,或許有些用。」

把人分開,好像是影視作品里棒打鴛鴦的常規做法吧。但是按照故事的發展來看,這一招好像是沒什麼用。

華子良考慮了一下,也確實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只能先用這個在影視作品里屢屢失敗的辦法來嘗試一下了。他當然明白影視作品的情節誇張的成分居多,這招能被人在不同作品里重複使用,估計還是有些效力的,不能拿影視作品里男女主角的故事來套一般qingkuang。

看了看龍玉蠍,華子良還是有點兒不放心,最後又叮囑了一下:「玉蠍,在赫麗離開影視城之前,你可不要再用什麼新招數捉弄人了。安安穩穩的把這幾天耗過去,等赫麗走了,莫里斯他們隨你怎麼折騰。」

龍玉蠍點點頭,口服心不服的算是認下了華子良對她的囑咐。本來嘛,這個局又不是她龍玉蠍一個人布的,幹嗎把責任都讓她背呀!

只是形勢比人強,龍玉蠍不揭穿龍輕寒的話,這事就說不清楚。但龍島二人組合作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們才不會互相拆台。龍輕寒另外布了一個局捉弄華子良,龍玉蠍當然不會因為華子良對zi的一點點誤會就破壞龍輕寒的計劃。

當然,暗地裡龍玉蠍肯定要給龍輕寒鼓鼓勁,讓她有了機會狠狠捉弄華子良,為zi現在所受的委屈出口氣。

剛點過頭,龍玉蠍突然想起zi還希望赫麗能帶她去見見羊鳴教的人呢。羊鳴教和青羊之間的合作,有點兒沾了魔族的邊呀,所以龍玉蠍才那麼感興趣。

如果赫麗跟安格爾離開,這事只能等安格爾他們下次回來再進行。龍玉蠍想了想,覺得耽誤這麼一段時間也不會有什麼大事,便沒有專門提起。

經過那次商議,華子良是真心希望赫麗能跟著安格爾離開。偏偏安格爾離開時非要把赫麗留下,而且理由比華子良還要有說服力。這下子,華子良沒辦法了,只能再找龍輕寒和龍玉蠍商量。

「安格爾不肯把赫麗帶走?」龍輕寒有些意外:「子良,你沒給他說赫麗現在的qingkuang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