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你確定你要現在出去?這裡有許多你們人類稱之為寶貝的東西,你不想要?」小畢方懶懶散散的問道,聲音中有些好奇。

「寶貝?沒興趣。」風璃月興趣怏怏的別過頭去,死命的戳著小畢方,吼道,「快帶我出去!」

「別戳了,痛哎,又不是不帶你出去,急什麼?」小畢方淚汪汪的抖了抖蓬鬆的羽毛,怒氣沖沖的哼了一聲,悶聲說道,「左邊。」

風璃月一愣,看著眼前的岔路,毫不猶豫的走向了左邊,這時,小畢方忍不住問,「你不怕我騙你?」

「騙我你有什麼好處?」風璃月似笑非笑的說道。

的確,現在小畢方完全就是一隻無害的小鳥,欺騙風璃月對她來說,半分好處都沒有。

「……算了,走吧走吧。」小畢方沉默了一會,最終妥協,催促著她趕緊離開。

「別著急啊,難不成你還怕我不給你魚吃啊?」風璃月一語道破,笑眯眯的彈了彈小畢方的頭,只聽得「哎喲」一聲痛呼。

小畢方頓時無語,好吧,雖然它也有個人元素在其中,不過也很少啊!就相當於水母體內的水分而已……(吃貨別不承認,地球人都知道,水母體內水的含量高達百分十九十多,還少?)

————

試卷幾乎逼瘋我了,接下來的時間……誒,進入複習斷更時間了,我們悲催的七月四號考試,七月五號絕對有一更,么么噠~(淚奔……) 風璃月在暗夜堡壘中兜了老大一圈子,總算是出來了,能夠呼吸到外界的新鮮空氣,真是恍如隔世啊!

「呼,我可不去那什麼破學院了,這麼不負責任,哼,換地方!」風璃月輕哼了一聲,足尖輕蹬,快速向前飛奔而去。

「那小璃,咱們就去維也納學院吧。」蘇婭雅這句話雖然是弱弱的出口的,卻帶來了不小的震撼。

尤其是風璃月,直接目瞪口呆了,「什麼?」

「怎麼了……」蘇婭雅無辜的問道,貌似她沒有說錯什麼吧……

「我們現在不是在維也納學院嗎?」風璃月霧裡朦朧的,傻傻的問道,蘇婭雅愣了,「我們現在是在維多納學院啊……」

what?風璃月真的有一種想拍死自己的感覺,「我說怎麼找不到那四個老頭!」

「哪四個老頭?」蘇婭雅疑惑的問到,風璃月沒有聽清,「啊」了一聲,蘇婭雅嘴角無奈的抽了抽,總算作罷,但心中的疑慮卻沒有打消。

「話說……維也納學院在哪兒啊?」風璃月在空中兜了幾圈,暈頭轉向的停了下來,問道。

龍瀾殤默默扶額,看著周圍的人一副好醉的樣子,飛身出了空間。

「我帶你去。」龍瀾殤說完便轉過頭去,只留下冷峻的側臉,每一個稜角都那麼俊逸。

「嘖嘖,真酷。」風璃月不禁讚歎了幾聲,她可以看得出來,雖然龍瀾殤實力不怎麼樣,但是潛力卻是不弱的。

展開耀眼的光翼,風璃月愜意的躺在空氣中,看著在陸地上的龍瀾殤迷迷糊糊的辨認著路,額上不僅三道黑線劃過,泄氣地說,「算了,我還是先把你拎出這片森林吧!」

風璃月一個俯身,鑽到了地面上,像提小雞一樣拎起龍瀾殤就走,想著遙遠的北面迅速飛去。

「慢著,我好像看到了!」風璃月眯起雙眸,忽然迸出亮光,乾脆利落的把龍瀾殤扔進空間里,飛快的向前飛去。

龍瀾殤:「……」還給不給人留點尊嚴了!

不過,雖然風璃月扔的力度不小,但是龍瀾殤還是穩穩噹噹的落地了,颯颯的風吹動了他的袍,他的發,冷傲中不乏不羈之感,蘇婭雅有些痴痴的看著他,彷彿迷失了自己。

就連莫宇凡都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龍瀾殤簡直美到了極致,作為一個男人,太不正常了!

————

來到維也納學院前時,風璃月默默地在心裡原諒了自己,維也納學院和維多納學院除非差個字,連建築、朝向方位完全一樣?認錯了能怪她嗎?(那請問你以前來過是嗎?你要是來過認錯了還真不怪你……)

「站住,請出示通行證。」風璃月還沒接近維也納學院十米遠,守衛就盡責的攔住了她,風璃月聳了聳肩,「我沒有通行證。」

「那就不能放行。」守衛低下頭,不卑不亢的說道,那架勢,分明是想請她離開。

「那,入學通知書行嗎?」風璃月從袖中抽出入學通知書,而且是莫卿的親筆,頓時閃到一邊,不再說話。

這裡的守衛真的……好冷啊……

風璃月嘴角狠狠一抽,暗暗吐了吐舌,大步流星的飛奔而去。

若說分院已經很華麗了,拿著總院更加的壯觀!

方圓幾千里的地區,幾乎完全被這學院給承包了好嗎!

風璃月咽了咽口水,有點受驚的摸了摸額頭,開始尋找院長室,首先要把她和空間里那幾個人的入學手續給辦好,才能算安定下來。

「咚咚。」風璃月抬手敲了敲門,黒木發出沉重的聲音,聶影的聲音透過笨重的木門,卻仍然如此清晰。

「請進。」

「聶影老師!」風璃月蓮步輕移,不緊不慢的走著,輕巧的坐在了椅子上,聶影聞聲抬頭,看到的就是風璃月那張笑的無辜的臉。

「丫頭!你怎麼現在才來?」聶影連忙摘下眼鏡,樂呵呵的站起來迎接,風璃月也起身,笑了笑,米色的裸肩長裙,披著一個小小的披肩,正好遮住了微泄的春光,白色的高跟長靴嗒嗒作響,優雅的樣子一覽無遺。

她也是才發現,這個世界的服飾和現在基本上沒什麼差別,只是大多數人都喜歡復古的服飾罷了,但是,作為二十一世紀的人,她果斷選擇了現代風……

但是,她的髮髻還是挽起的,鬆鬆散散的梳了個包包頭,在這夏季既清爽又甜美。

「咳咳,是因為有些事情耽擱了,所以才來這麼晚……」風璃月才不會告訴他自己找錯了學校呢!

太丟臉了,毀她的一世英名啊!

「對了,我還帶了我的幾個朋友,你給辦個入學手續吧!」看著風璃月期待的小眼神,聶影嘴角猛地一抽,「好……先把你朋友帶來看看再說。」

「好滴好滴!」風璃月笑眯眯的說道,就把空間里為人類的都給放了出來,龍瀾殤,蘇婭雅,還有莫宇凡,被帝墨軒強大的氣場給鎮住了,慢慢向聶影那裡靠去,而帝墨軒自己則摟住了風璃月的纖纖小蠻腰。

「放開!沒正經。」風璃月瞪了他一眼,拍開了他的「蹄子」,佯怒道,帝墨軒摸了摸鼻子,怪他咯?他都好長時間沒碰風璃月了……

當然,空間里的時間流速和外邊完全不一樣!

「嗯……這個就不需要了吧?」聶影指了指帝墨軒,有些森森然道。

風璃月歪著頭,看了看帝墨軒,又看了看聶影,道:「為什麼?難道你也覺得他太BT了?不收他?」

聶影一聽這話,小心臟那叫一個顫,他哪兒敢啊!不然帝墨軒分分鐘撕了他!

「不是不是,是他的實力太強悍了,對於新生不公平。」聶影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連忙說道。

「不行,怎麼找也要給他找點事干,不然也太便宜他了!」風璃月看著帝墨軒向她眨了眨眼,頓時不滿了,輕哼了一聲,怎麼可能這樣便宜他?

「那不然就……就……」聶影觀察著帝墨軒的臉色,忽然見他眯起了狹長的鳳眸,有些猶猶豫豫的提議道。

「就什麼?」風璃月歪著頭,看著聶影半天「就」不出個所以然來,不禁無奈扶額。 「就讓他讓你使喚吧!」聶影興緻勃勃的提議道,風璃月不解,「啊?」

「就是服侍你啊!」見帝墨軒偷來讚許的目光,聶影放下了心,笑眯眯的說道,風璃月狐疑的盯著聶影的表情,果然,連臉上的皺紋都在發抖!

「怎麼個服侍法?」風璃月饒有興趣的問道,一雙翦水秋瞳微微掃過帝墨軒,看他耍什麼花招!

「嗯……陪吃、陪聊、陪打?」聶影弱弱的建議到,偷偷看了看帝墨軒,見他笑的那叫一個滿面春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兄弟,咱只能幫你幫到這了!

風璃月「……」這些個人都什麼思想啊!

還帶三陪服務?風璃月莫名有種想吐血的衝動……

「其實,我一點也不介意的。」話音還未落,帝墨軒就被風璃月的眼神給上下掃射了不下萬遍,一副「你敢再說一遍我就把你千刀萬颳了」的樣子。

帝墨軒勾起薄唇,邪肆的笑意順著嘴角蔓延至眸底,融了那層冰霜,面對她,他始終柔情四溢。

「小璃月,如果你願意,我還可以暖床的……」帝墨軒一臉無害,看的風璃月一陣眼角抽搐,這廝,裝小白兔的道行不淺啊!

「不用了!」風璃月瞪了他一眼,頭也不回的踏出了大門。

然而,帝墨軒卻握住了她的手。

「幹什麼?」風璃月眉頭微皺,想要掙開,但奇怪的是,帝墨軒的大掌鐵一般牢牢地圈住了她的手,任憑她怎樣掙扎都無濟於事。

「說好的不離不棄呢?」帝墨軒媚眼如絲,邪氣的挑眉,露出的卻是更多不羈,可惜,風璃月此刻哪裡還管得上他有多誘人,但是他說的話,就夠吸引她的注意力了!

「哇哦~」蘇婭雅和莫宇凡極其默契的嘆道,曖昧的目光在他們之間

流轉不停。

「你們打算入學嗎?」風璃月額上青筋突暴,狠狠的深呼吸了一口,丟下硬邦邦的一句話,便揚長而去。

帝墨軒抿唇一笑,「你們快點,我要去追我家小璃月了!」

「哇哦~」帝墨軒的身影還未離開視線,又是一陣整齊的嘆聲,聶影嘴角微微抽搐,現在的孩子,一個個的都那麼早熟,想他像這群孩子這麼大的時候,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碰過呢!

「行了,別瞅了,再瞅也瞅不到好戲!」聶影沒好氣的說道,聞言,龍瀾殤默默地站到了桌子前,臉色冷冰冰的,似乎從來沒有表情出現過。

嗯……不錯不錯,這孩子真淡定,可造之材啊!聶影在心裡點了點頭,滿意的思道,再看那邊那兩個熱火朝天討論八卦的孩子,這差距,明晃晃的啊……

「小璃月何故如此生氣?」帝墨軒輕躍幾步,就跟上了風璃月的步伐,異常自然地摟住了她的腰肢,笑問道。

「哼。」風璃月斜睨了他一眼,盡說風涼話!這廝是不鬧出什麼讓人誤會的事來不安分!

「要不……為夫今晚奉獻一下,為娘子暖床?」帝墨軒弱弱的提議道,衝風璃月眨了眨眼,好像自己做出了多大的貢獻似的。

「……滾!」風璃月怒,這廝臉皮是有多厚啊?恐怕導彈都打不穿吧!簡直可以拿來當防彈衣用了!

「原來小璃月喜歡這個姿勢,沒問題,為夫奉陪到底!」帝墨軒摩挲著下巴,彷彿經歷了很強的思想鬥爭,才淚汪汪的答應了。

風璃月:「……」

這廝歪曲事實的能力還能再強一點嗎?姿勢你妹!

「呼……」風璃月壓抑著心裡的怒火,默不作聲,她應該早意識到,和妖孽講話遲早會把自己給氣死!

風璃月故意加快腳步,想甩掉帝墨軒,抓狂的是,無論她走多快,帝墨軒總是能跟上!

「誒,快看那裡,那兩人是情侶嗎?」

「不知道啊,看著好般配啊!」

「你們看,那位公子好生俊朗啊!還有那姑娘,好美啊,天仙一般,恐怕婉幽仙子都不及她容貌的半分吧!」

學院剛剛下課,霎時,整個學院都喧鬧了起來,風璃月和帝墨軒並肩而過,總會留下不少的議論。

男生的視線都會在風璃月的身上駐足許久,而女生則總是對著帝墨軒犯起了花痴。

「希望千萬不是情侶啊,那樣我興許還有機會!」一個女生捧著一顆玻璃芳心,對著帝墨軒完美的側顏痴痴地幻想著,此言一出,立馬遭到了其他人的白眼。

「嘁,就你這樣,還奢望人家能看你一眼,就算是勾引,好歹你也要和那姑娘的容貌不分上下吧?」不知是誰說的,頓時,人群都沉默了,的確,風璃月和帝墨軒都驚為天人,要想在真箇大陸再找到第二個這麼美的,幾乎完全不可能!

既然如此,又怎麼能有資格去心存幻想呢?

「哼,容貌不及她又如何,我相信那位公子絕對不是粗鄙之人,他看中的,是一個人的氣質與修養。」說這話的就是實力榜上排名第一的雲家大小姐——雲婉幽。

「就是就是!」此話一出,立刻便有人附和道,雲婉幽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明星效應,不過,一見那些男生都目不轉睛的盯著風璃月,她就萬分來氣!

在風璃月來之前,她是學院里的最美的女神,素來被人稱之為「婉幽仙子」,現在風璃月一來,就搶走了她的諸多追求者,這讓心高氣傲的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哼,不論你是什麼人,敢和我搶,就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雲婉幽輕聲呢喃,聲音輕的像風吹過,沒有人聽見她說了什麼,而她那完美的笑容,也很好的掩去了眼底那抹陰鷙。

————

哈哈哈,情敵出現啦,有沒有好激動呢?來看風璃月怎樣一步一步揭穿那所謂「婉幽仙子」的假面具吧!

And,下周末就考試了,下次更新可能就要在周末的下午了,千萬不要誤會,我是不會棄文的!看到收藏猛掉,訂閱一次比一次少,點擊也不怎麼增長,心都碎了,我那顆脆弱的玻璃心,你們要珍藏好啊……嚶嚶…… 「你,名字。」婉幽仙子撫了撫髮髻,扭動著水蛇腰,施施然走向風璃月,那一副柔弱無骨的樣子,可不讓人萬般垂憐?

風璃月不理她,繼續向前走,右手掌暗暗蓄力,打算把帝墨軒那討厭的蹄子給拍開,可是帝墨軒總是像通曉她內心所想般,每次都被他堪堪避過,幾個回合下來,風璃月幾乎抓狂,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小白鼠一樣!

「喂,說你呢!」雲婉幽心中惱怒,看向風璃月的目光中更是不滿。

「你是在和我說話嗎?」風璃月好像恍然大悟般轉過了身,但還是歪著腦袋不解的問道。

「嘶——」這抽泣聲中,不僅男生,就連女生都被她驚艷到了!

雲婉幽氣的面色發青,但是顧忌到身邊都是人,還是收住了滿腔怒氣,揚起一個自認為完美的笑容,友好的對風璃月笑著說道:「你叫什麼?」

在外人眼中,這分明就是在交朋友嘛!

但是,風璃月可是當局者,這回,她倒是非常清楚,這個婉幽仙子對她敵意不淺!

風璃月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初來乍到的,好像也沒惹這個什麼仙子吧,而且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對自己有這麼深的敵意?

風璃月這個情商白痴,絲毫不知道罪魁禍首就是自己身邊站的那禍國殃民的妖孽!

風璃月仗著有資本,其他女生也只能認了,可也不乏有些心高氣傲的,風璃月沒被群毆都算好的了!

「我……我叫風璃月。」風璃月遲疑了一下,還是把真名報了出來,若是再用月璃那個身份,恐怕會惹出什麼事端,反倒是風璃月這個廢物的身份,反倒會被人忽視,可是,風璃月怕是忘了前段時間她在三大家族賽上的完美逆襲!

「風璃月!」人群中頓時一陣驚叫,風璃月幾乎下意識地認為下一句就是「那個廢物」,可是,事實卻出乎她的想象。

「竟然是風璃月!天才般的存在!」風璃月額頭上頓時掛滿了黑線,局面不應該是這樣的喂!

不是應該被人往死里鄙視嗎?(你是不是受虐狂啊……)

「聽說她在三大家族賽上一舉奪魁啊!太厲害了!要知道她姐姐可是五星斗靈啊!難道她的實力比五星斗靈還要高?」

的確,以風璃月的年齡,完全不可能達到五星斗靈,可惜,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有一個奇迹,叫做風璃月……

「那倒不一定,我可是聽說她是莫卿長老和擎笙長老的徒弟,走了後門也說不定!」有一些婉幽仙子派的女生酸溜溜的說,但是,風璃月派的據理力爭,誰也不讓誰。

局面頓時就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大有戰爭一觸即發的趨勢……

面對此情景,風璃月嘴角狠狠一抽,竟然也沒有注意到帝墨軒蠢蠢欲動的「狼爪」。

「喂,你幹什麼!」當她發覺時,自己已經整個人都在他懷裡了,下意識的就驚叫出聲,頓時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