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果然是他們,這麼多年了過去了,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罷了!該來的始終還是會來。」方剛似乎是想起什麼傷心的事,嘆息一聲。

「當年你真就這麼狠心?如果真是他們說的那樣的話,我恐怕也幫不了你!」羅續也是盯著面前的方剛說。

「連你都以為我是這樣的人?唉我方剛雖然說不上是什麼大號好人,但也不是你說的那種不忠不義之人。」方剛臉漲得通紅。此時他心中有很多無法說出口的事情。正好這次他們都來了,一切都要結束了。

「方伯伯別激動,一切還有解決的辦法。畢竟我也不相信你會是這樣的人。」羅續看著方剛擺了擺頭又說:「雪兒姐姐她是我們的人,你不必擔心,再說她早就已經知道了!」

「不是,我是擔心那個老畜生方財會不會暗下殺手,畢竟府內還有我的兒女,萬一……」方剛似乎想到了什麼,眉頭一鄒繼續說:「不行,我得回去一躺,如果他還沒有逃走的話,我直接幹掉他以絕後患。」?

「你說的有道理,事不宜遲我們分頭行動,你先回去盯著方財,我和雪兒姐姐準備一下,隨後便是前去幫你。」羅續臉色陰沉,如果方剛說完沒錯的話,那方玉和方雨的處境很是危險。

就在幾人在商量接下來事情時,錢府內的書房中正坐著一位面戴青面獠牙面具,身穿黑衣的中年人。

「大人,小的了是完全按照您老的吩咐去做的。一切可還滿意?」此時地上跪著一人,他緩緩抬頭問。

「不錯,做的很好。不僅加快了這齣戲的提前來臨,也幫助你的女兒成功退婚。不愧是錢長發啊!你可真是老奸巨猾!不過很符合我喜歡。行了你起來吧!」面具人笑著說,誰也看不見他面具下到底是一副怎樣的表情。

「多謝大人誇獎,不知大人是否要突破印王之境界,小的都已經準備好了!」錢長發起身問。

「哦……這個嘛不急不急,看完戲在說!」面具人伸手端起木桌前的茶杯,緩緩地小抿一口。

「遵命,要是沒有小的什麼事的話。小的就先下去了!」錢長發一臉諂媚地說,在這神秘面具人面前,他就如同一條狗。

「等等……這麼著急離開幹嘛。」面具人對著旁邊的黑衣手下比劃一下。

「錢長發,你也知道大人修鍊需要大量的資源,所以你看著辦吧!」黑衣人釋放周身靈力,頓時一陣威壓撲面而來。

元印師八重!竟然如此強大,看來我這下一年的收入也要打水漂了,真是夠了,真是貪心啊!罷了罷了就當是破錢免災吧,錢長發眼睛一縮便是笑臉相迎。

「好說,大人的是就是小人的事,這樣吧,我把下半年的全部收入孝敬給大人可好?」錢長發肉疼不已。

「這樣啊,看來你還是對我不夠忠心啊!你說這狗要是不忠心的話會是什麼下場?」面具人平靜地說。

「啊……怎麼會,要不這樣我將一年的收入全部奉上,這樣可以吧?」錢長發脊背一陣發涼,冷汗不由地劃過臉頰,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還行吧,要立記住你的身份,不然後果很嚴重!」

面具人說完便是起身離去。只留下一臉懵逼的錢長發。

該死,要不是你實力強橫的話,就你這賤人,早晚我會把你踩在腳下,讓你知道什麼是風水輪流轉,什麼教後悔,錢長發心中暗下狠心,很不得將面具人碎屍萬段。

一處瀰漫花香的山谷中,鳥鳴聲陣陣響起。

「讓我一起去吧!」方茜懇求。

「算了,他畢竟是……你就別去了茜兒妹妹!」陳玉嘆息一聲說。

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心中仇恨已經慢慢放下,不想在去報仇。

「我和你們一起去,如果他真做錯事的話,我不會原諒他的!」方茜堅持著。

「鄭冰,算了就一起去吧,這麼多年了我每天都在因為這件事糾結不已,就讓這一切都結束吧!」陳玉緩緩地說。

「這……好吧,方財已經行動了!接下來就該我們找他算賬了,這次他插翅難逃!」鄭星師父鄭冰眼神充滿殺意。

隨後她們三人人紛紛運轉自身靈力轉身離去,眨眼間便是消失在山谷中,目的直奔方府。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天源城,方府內的一處小院中。

「土封路,金主殺,天地有靈,聚靈於陣眼……困殺靈陣,起!」突然方財眼神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隨後,一道颶風拔地而起,巨大的呼嘯聲響徹雲霄,其周圍是一圈橙黃色的光圈和奇異的褐色符文緩緩籠罩著一切,遠遠望去就如同一顆橢圓形的光球。不可質疑現在這個大陣的威力,就是印王級別的強者都要暫辟鋒芒,不要說修為僅僅還是元印師九重巔峰的方剛。只要方剛踏入這陣法中,他必將身死道消。

此時在陣法的中心的方財口中輕喊:「萬物歸一,隨風而去,困殺靈陣,隱!」

片刻間,靈陣就是消失不見,一切又是恢復到原來平靜,靜的可怕,靜的讓人脊背一陣發涼。

「方財,這是?」一旁的鄭星面帶疑惑。

「回少主,這是主人的安排,為的就是讓方剛死無葬身之地!」方財很是兇狠盯著前方。

「你竟然還是一名靈陣師,竟然我一點都不知道!」

「哈哈,少主不會怪我吧,不是我有意瞞著你的!」

「我知道,是我師父讓你……我不怪你!」

「如此這樣的話,老奴就先謝過少主了。待會你將方剛引到這裡來,剩下的一切就交給老奴了!」

「好,有他女兒做誘餌就不信他出來。」

……

天源城街道旁,一位中年男子在不停地狂奔,這男子正是方家家主方剛。

千萬不要出事啊,方財你個狗奴才,你最好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不然老夫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方剛暗下決心,熟不知他女兒已經被方財當做引他上勾的誘餌,而且這個誘餌讓他無法拒絕。

「方財你個狗奴才,給老子滾出來!」方剛一到家門就是怒吼一聲,硬是將府內的眾人嚇了一跳。

「呵呵,火氣還很大,一會你就能嘗到這困殺靈陣的滋味了……」方財一想到這裡心中就很是痛快不已。

「你是誰?」門口方剛看著陌生的少年面容問,此時他無論如何也是想不到這就是鄭星。

「呵呵,方家主火氣真是大,這剛到家門就要發火,恐怕對你的名聲不好吧!」鄭星嘴裡露出一抹詭異笑容。

「你到底是誰,如果就以你地印師五重的修為對付我的話,我勸你趕緊滾蛋!老夫沒時間陪你這黃毛小子玩!」方剛一時心急,直接爆出粗口。

「呵呵,你不就想知道方財的下落嗎?我知道他在那。」鄭星一臉玩味看著怒氣衝天的方剛。

「哼,告訴我的話,我就放過你,並且不計較你今天對我不敬,怎麼樣!」方剛很想知道方財這叛徒的下落。

「哈哈哈……好我告訴你,你可一定要放過我,方家主果然夠大氣!」鄭星大笑一聲便是轉身離去,留下猶豫不覺

的方剛

「如果不敢來的話,你女兒怕是也要被他……哈哈」鄭星這句話如同驚天霹靂,讓方剛心頭一驚,立刻追了上去。

來的好,今天就是你父女倆的祭日……不是你們方家的滅門之日,鄭星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腳下的腳步也不由地加快幾分。

拍賣場,一處閨房內。

「雪兒姐姐,我們該走了!我感覺不好的事要發生了!」突然羅續眉頭緊鄒。

「好,等我馬上將你要的東西準備好,我們就去,對了,我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通知一下這裡大長老秦超,相信有他的話,事情會好辦的多。」白雪兒說話的同時不停地將羅續需要的藥材裝進儲物戒指中。

「羅小子,感覺給我幾株恢復精神力的藥材,這次你惹的麻煩可不小,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就在羅續接過白雪遞來的儲物戒指后金志天的聲音又在羅續耳邊響起。

「師父,你可算出來了,弟子兩天不見師父就如隔三秋啊!」

羅續此時心中很是驚喜,畢竟師父願意幫助自己,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咳咳,師父只是覺得這次你的修為太弱,萬一出事就麻煩了!還有雖然我這次可以恢復一些精神力,但我是不會輕易出手的,你小子別想太多!」金志天鄭重地說。

「羅續,你在磨蹭什麼,趕緊出發了!」

白雪兒的聲音突然響起。

「啊……我來了。馬上就來!」羅續嘆息一聲回應著。

「咦,你找的幫手呢?」

一路上沉重的氣氛被羅續打破。

「呃,你是不是傻,當然在暗中幫忙啊,畢竟這是我們的底牌。」白雪兒此時看羅續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呃,你別這樣瞅著我,我只是隨便問問!」羅續苦笑一聲。其實羅續根本沒有把大長老當做最終的底牌,在他心裡金志天才是他最大的底牌。

……

天源城,方府內的一處小院中。

「方財,你個狗奴才,趕緊將我女兒方出來。」此時方剛看到坐在院中心的方財心中就感到怒氣直衝腦門。

「方家主……不方剛你終於來了,你的女兒就在身後的房間內。不信你看!」方財緩緩睜開眼睛,直身而起。

吱吱——方財身後的房門被一黑衣男子打開,眼前的一幕氣的方剛沒差點兩眼一黑昏過去,但理智告訴他,不要衝動一定要冷靜。

只見此時的方玉嬌軀被麻繩緊綁,因為綁的過緊導致她香肩處、手腕處……滲出殷紅的血絲,眼眶通紅。,顯然她受到很大折磨。當她看到面前的方剛時,眼角的淚水劃過臉頰,打落在她胸前的衣服上。她不斷地搖頭,似乎不想方剛過來救她,畢竟他知道自己是個誘餌,卑鄙的方財已經布下陷阱等待她的父親。

「還在等什麼,你的女兒就在我手上,真是一個小美人,可惜你生錯了人家,就是你的父親害死了你!」方財哈哈大笑,指著方剛。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方剛雙手緊握,不斷地發出咯吱的聲響,這一刻他終究還是衝動了,不過這也怨不得他,畢竟他不僅是一個父親,更是一個男人。

「火靈印,加持己身,血焰拳!」方剛如同一發炮彈直衝方財而去。面對方剛元印師九重巔峰的全力一擊,方財這個元印師八重的修為卻沒有露出任何的恐懼,而是輕喊一聲:土封路,金主殺,天地有靈,聚靈於陣眼……困殺靈陣,起!」

「不好,方財你個卑鄙小人,竟然用這種殺陣坑老夫!」方剛沖入陣法就一拳打在橙光色的光壁上。

砰——一聲巨響響起,此時方剛感覺自己拳頭上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然後便是一口鮮血噴出。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哈哈,方剛沒想到你這老東西還有今天吧!這麼多年了,我等的就是這一天,你會親眼看著你們方家在這個世界上煙消失雲散!」方財看到方剛被困在靈陣時,心中很是痛快。

噗嗤——方剛老臉一紅,又是一口殷紅的鮮血噴出,臉色愈來愈發的蒼白,他不經想,難道方家真的要在自己手中毀滅嗎?都怪我當初瞎了眼真是養虎為患!

「你們到底和我有何恩怨,為何要害我們父女倆?」方剛眼睛一轉,此時他心中祈禱羅續能快點趕過來。在他心中總有一種感覺——羅續一定能救他父女逃離生死困境。

「方剛,你可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你可還記得我!」突然鄭星現在陣法外,眼神中殺意涌動。

「不認識,我們從沒有見過面,談何認識?」方剛繼續拖延時間。

「哈哈,你真是貴人多忘事,還記得十六年前那個夜晚嗎,那天你親手殺掉你的結拜兄弟,甚至連他的妻兒都不肯放過,最後要不是我師父趕到恐怕我今天就沒有機會站到你的面前!」鄭星冷哼一聲。

「十六年前我……你說的沒錯,看來你就是玉妹的孩子吧,這麼多年了這件事總要有個了斷,不如就在今天吧……咳咳……」方剛咳出一口血,嘆息一聲。

「少在那給我裝可憐,如果不是今天有這困殺靈陣的話,你怎會落在我的手中,我決定了,我不會讓你就這樣死的,我會一點一點折磨著你和你的家人,讓你也感覺一下我當時的心情。好不好!」鄭星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笑容。

「你……」方剛氣火攻心,臉色愈來愈發的難看。

「方財,接下來怎麼做不用我說了吧!」鄭星走到方玉面前在其耳邊輕說:「你馬上就能看到你爹是如何痛苦地死去!」

方玉眼角淚水不停的滑落,現在她心中很是矛盾,因為她現在沒有任何的辦法去解決眼前的所發生的一切,但她心中卻是想到到一個人——羅續,她也不知道她自己為何會在這種生死危機時會想起他,但隨後她又否定自己,畢竟她還不知道羅續已經回到天源城,即便是羅續他及時趕到但他的修為還不如方玉,來也是送死。從這裡說方玉倒是不希望羅續出現在這裡。

「困殺靈陣,金靈印,以我為眼,聚靈於心,殺!」方財輕聲說,隨後他身邊出現一枚黃色的靈印虛影,緩緩融入前方橙黃色的光幕中,一時間靈陣金光大放,其周圍天地靈氣極速會聚在靈陣上空。

陣中,方剛全力開起自身的防禦,畢竟沒有誰不怕死,現在方剛也不知嗯他自己能拖多久,畢竟靈陣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源源不斷藉助外界能量,這是人力所無法相比的,同時這也是靈陣最為致命缺點——準備時間過長,在一般情況下幾乎沒有時間可以布置的出來。

突然方剛周圍狂風大作,一陣陣風就如同一把把金色的鐮刀在他身上劃過,發出嗤嗤的身響,每一次讓他痛苦萬分,但就是在這種常人難以忍受的情況下,他硬是咬緊牙關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為的就是不讓陣外女兒擔心自己。

「喲,骨頭還挺硬,看現在你還能堅持多久,哼!」方財嗤笑一聲,不斷地加強攻擊強度。

半個時辰后,方剛遍體鱗傷,鮮血順著傷口緩緩地流淌著,他知道在這樣下去自己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但是羅續還沒有出現,背後還不知道有沒有隱藏在暗中人,似乎情況對他們這邊很是不利。 涅槃千金 他更沒有想到自己將來是要被人在自家府中暗害,他更知道就算將府內所有人叫過來也是送死,畢竟他根本沒有認識靈陣印師。

看著眼前自己父親陷入陣中不斷被人折磨,方玉心中絞痛萬分,她甚至有些痛恨眼前自己,為什麼修為如此的差,如果不是自己修為弱的話,方剛也就沒有必要為了自己落入敵人的圈套。

「哈哈,方剛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不是你們方家的祭日,哈哈哈!」方財仰天大笑,心中很是痛快,彷彿這十幾年在方家受到委屈一下子就消失不見。

就在方財和鄭星在折磨方剛父女倆時,方府內,羅續一行人終於趕到。

「那是?」羅續心中很是震撼。

「是靈陣,看那威力應該是師級巔峰的靈陣,足以坑殺初入印王級別的的強者,到底會是誰竟然能布下如此強大的靈陣!」一旁的白雪兒小嘴微張,白皙的玉手指著方財布下靈陣。

「切,垃圾而已,這種級別靈陣師父我全盛時期可以一根手指就可破除!」

金志天聲音響起。

「呃,師父你的身影,是不是以後就不會煙消雲散了!」羅續看著識海中的金志天聲影不在淡薄如煙時心情很是激動。

「哪有這麼好,只是暫時的安全,如果在出手幾次話,就還會回到原來的樣子。」

金志天解釋。

「哦,是不是只要有恢復精神力的藥材或著丹藥的話,你就一直可以出手了!」羅續問。

「你小子想的挺美,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可能一直能在你身邊幫你的,你的強者之路只能你自己開闢,師父可不能成為你成為強者的最大障礙!」金志天看著羅續很是嚴肅,此時他真的如同一位盡心盡責的嚴師。

「對了師父,那你快說說如何破這靈陣呢?」羅續心中很是著急,他怕方玉和方剛就困在那陣中



「別急,破陣嘛,說簡單就簡單,說難就難。要知道陣法核心就是陣眼,萬物有始有終,只要找到核心,一切就好解決了!」金志在識海中拍了拍羅續肩頭繼續說:「陣眼,一般都在陣中,被施陣人的重重隱藏和保護。如果想破陣的話就要破陣人走進陣中,找到陣眼破壞它即可完成破陣!」

「好,我入陣!」羅續輕聲說。

「什麼,你是靈陣印師嗎?你可千萬別送死啊!」白雪兒趕忙阻止,她心中疑惑羅續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羅小子,你可得小心點。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金志天也是被羅續決定嚇了一跳。

「相信我,我一定行!」羅續只是簡單而有堅定地說,似乎任何人都不可能動搖他的決心。

在想好如何做后,羅續走進方財他們一行人所在的小院中,此時他看到方府內幾乎就沒有人出沒。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呦,天羅你小子真是命大啊,竟然沒有死!」鄭星看著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羅續,眼神微眯。

「哼,你不就想殺我嗎?我現在站在你面前時,你還在猶豫什麼,來吧!」羅續笑著說,似乎根本沒有將鄭星放在眼裡,但實際上卻是頭皮一陣發麻。

「哼,殺你……不不就你這螻蟻一般的修為,還不值得我動手!」 總裁離婚吧:前妻很難追 鄭星嗤笑。

「別忘了就是這樣的一隻螻蟻卻成功逃脫你的追殺,我要是你的話就直接一頭撞死在這牆上!」羅續繼續嘲諷著鄭星,心中卻是想著如何才能進入這靈陣找到其陣眼這件事。

「你你……該死,要不是顧忌你身後的人的話,你就是有一千條狗命也不夠死。」鄭星臉漲的通紅,很想衝上去狠狠地蹂躪羅續,但最後卻是讓方財給攔了下來。

「你想救他們父女倆?倒也有個辦法。」方財起身問,一股強大威壓撲面而來,讓羅續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什麼辦法?」羅續從新直視著方財。

「在我陣中堅持半個時辰?相信以你的手段一定可以做到吧!」方財很是陰險地笑,臉上老肉皮都鄒在一起,似乎只要羅續一進入他的困殺大陣中就要死無葬身之地,就算是他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活著出來。

「你可真是只老狐狸,也罷今天就讓我嘗嘗你這大陣的滋味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