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汝二人哪裡知道好?此女奴容貌可人,賣了去無非弄出許多風流軼事來,有何好處?」

「也是!」

那三修遠去。

第三撥乃是一老嫗,其顫微微過來,觀視得此間母子半晌,忽然道:

「便是此女子罷。」

「是!」

其身後一修行過來,取了夫人身上之標價,道:

「儒學院罪修一,其價十粒聖魔丹。」

「嗯,那孩兒不是奴修么?」

「乃是那女子之孩兒,買了去,自然便是老前輩之門下也。」

「好,便是此母子。」

待彼等做好了手續,俊兒與其母親便隨了那老嫗前去。繞過了不周城九層天,那老嫗之居室才漸漸望見。

「前邊那一片大院落便是老太婆之家。只是缺乏人手收拾。爾等二人去了卻好生收拾得仔細,整頓好了庭院,老太婆吾自有獎賞。」

「是,老婆婆。」

那俊兒應答道。

「嗯,娃兒乖!」

俊兒母子入去此大院落中為奴,空落落之院落中幾無修眾相與,日里只是清掃庭院,收拾花圃。夥計並不甚重。然就俊兒之母親,何時受過這般苦楚。故其大部活計反而是俊兒做成。先是年許時光,那庭院中已然清凈。花圃整頓齊整。那老嫗亦是不住口兒誇獎。其後數年便漸漸有了大量時間修行。然俊兒此修仍然三尺高矮,幾無成長。

那老嫗觀之可憐,便日里常常把與俊兒一些丹藥相助,然其母親終是耐不得寂寞。與此間一修。乃是親衛之修相好。又復與另一修勾搭,結果那親衛居然將另一修斬殺。老嫗大怒,將俊兒連同其母賣與不周城洗衣坊為奴。此一番買賣罷。俊兒便隨了其母去了洗衣坊。此地為不周城官家轄制,日里有上千套兵卒之衣物漿洗,其工甚為艱難。便是俊兒連同其母終日操勞,那衣物亦是無有可以盡數漿洗一遍。

待到第二年左近,情況才稍稍好轉。俊兒與其母親終是可以將那衣物將洗乾淨也。后不久,俊兒終是復有餘暇消磨也。

洗衣坊之側旁乃是大校場,過大校場便是不周城之魔材法料之大庫,綿延有數百里遠近,四圍皆有**陣為守護,不虞盜賊也。大庫法陣強悍,亦為此地之驕傲。自古幾無有幾多魔修可以破解其**陣也。那俊兒自有餘暇一來,便大多溜去此地悟道。或者便觀視那大校場中魔家大能操演。蓋其三尺小兒,故幾無有人來過問。

由是其終日餘暇,便留居此大庫之四圍,那防護大陣忽然便夠其俊兒之興趣。似乎天生有大智於法陣,那不足居然嘗試破解此法陣。

「啊也,此陣似乎小周天防護大陣呢!」

那郭俊小兒查視得大陣半載,一日其忽然張口叫出此大陣之名號。便是這般語罷,其忽然疑惑皺眉。

「某怎的知曉此大陣之名號?難道天生便知曉么?世上真有天生之神人么?」

而後期雖疑惑不解,然心思卻然遭此大陣勾連,深深陷入其中。大陣有恢弘四十九大陣連環而成,每陣有繽紛萬千之各色基陣千萬組成,相互勾連纏繞,成就一座宏大規模之小周天防護大陣。

「天啊,怪不得此地幾無兵卒守候。無主神之能哪裡能解得大陣於!然其亦是太小視人也!只當此世上無人么?」

那不足雖沉下心神破陣。雖法陣大家,這般有無窮機變之大陣,破解亦是無可奈何也!況乎日日深究,勿得有餘暇他事耶!

不知是心有靈犀,還是怎麼得了機緣,那俊兒似乎與法陣天然熟識,日里破解,漸漸深入,至後來為破解大陣,其居然將自家造了陣核,緩緩入去其中。大約三十年之時光,大陣不拒郭俊來去,於是其夜來入庫,得了海量之魔材法料等之物什。

后,那俊兒於那千里廣大之大校場中尋得一處偏僻之地,以大庫中所得,煉製法盤、陣旗為用,仔細布陣。其乃是一座聚靈大陣,有無窮基陣以連環之手法布成,所習學者布陣手法便是其剛剛破解之小周天防護大陣,耗時幾近十年,那聚靈大陣乃成。

此一日,俊兒身在大陣中,念動咒語,發動大陣,那海量之天地大破滅元能便如江流入海,澎湃而來,以醍醐灌頂之手法,急速入了俊兒之軀體中,其體忽然便如同陰陽兩儀一般急速旋轉,而後漸漸模糊不見。待八十一天之後,那大陣漸漸停息,其所造法盤、陣旗之類終是毀飛,而其時那機體上陰陽兩儀緩緩停息,化而為俊兒之神態,只是其身長已然八尺也。

半年後俊兒回返,其母親著實高興,其淚眼模糊道:

「這般數十年俊兒不在,為娘以為汝已然失蹤,去了遠方,不要娘呢。」

那不足觀視其母親之形容,一臉滄桑。雖容貌無改,然其心依然墜矣!

「母親,孩兒不曾遠去,只是受困某地,不得而出罷了。」

「嗯,受困某地?受困何地?其地可有危險么?」

那夫人著急道。

「呵呵呵,娘親,孩兒不是已然乃在此么!」

「對對對!只是吾家孩兒受苦也。」

「母親,孩兒不在,不知母親過得可好?」

「只是無有男伴主理家務,吾一人萬事操心,心神疲憊爾。」

「呵呵呵,母親,日後孩兒自會照顧汝一生一世,汝不必心焦。」

「好孩兒!嗚嗚嗚……」

那夫人忽然嗚嗚噎噎哭個不住。

「母親,可是受辱他人耶?」

「彼等辱罵,倒亦罷了。只是思量孩兒不知所蹤,心中難忍。」

「母親,從今兒始,孩兒不會再離開汝也。」

於是那郭俊便日里陪了其母親漿洗衣物,夜來卻坐地修行不輟。

便是其身長八尺,模樣俊美之名迅疾傳開,方圓千里之地,不周城中低階小修等,其名忽然大亮。

此一天中數家門派中都有女修偷偷來視,便是郭俊亦是深感煩惱。

「娘親,這般多女修來此地騷擾,某家可怎生修行耶?」

「呵呵呵,吾兒俊美甚,豈有無女修關顧之說?這般女修眾多,孩兒可挑選一修為道侶,往後自家修行自然有道侶出面攔阻偷窺者也!」

「娘親當真好見識。」

后十餘年,郭俊賣下自家身份,攜其母遠走。仍然遂了母親之心愿,往去儒學院。

不過百十年月,那儒學院仍舊勢力勃焉,一眾大儒賢明赫赫,威名遠播。當那夫人與郭俊同來時,正是那首席大教習出關之時候。其聞得自家妻兒復行至此地,大怒!

「此公然挑戰某家也!」

其氣勢洶洶往郭俊與其娘親之居處行去。

「那賤人!吾二人早恩斷義絕,怎得又來尋吾晦氣?」

「哼,郭偉,汝大儒也。何人道是吾母子來尋汝耶?吾乃是送了孩兒求學此間呢。」

「然汝之現身,便是欲難堪於吾呢!」

「哼,吾與汝早恩斷義絕,汝自是不必理睬吾母子二人。今吾入住此地,乃是掏了銀錢者也。」

「哼!」

那郭偉冷冷一聲,回身而去。(未完待續。。) ps:國慶愉快

由是不足便與其母親留住此間,候其儒學院取士,好考入此間勤修也。然不過數日後,便有一夥儒學院外院弟子過來。

「兀那婆娘,可有野漢子在床上?若無有,吾等兄弟來伺候汝快活如何?」

「啊也,吾先時亦為汝家師母,奈何這般凌辱?」

「哦,吾聞汝先時便與汝之師侄勾搭成奸,早壞了名節也。此時卻然裝出烈女模樣,好生笑煞人也!」

「住口!男女之事,兩情相悅,爾等懂得何?」

「目下何不與吾等一干兄弟兩情相悅?來來來,卻與吾玩一會子!」

一修一邊言道,一邊上來便動手欲扯開郭俊之母衣衫。

「住手!惡賊,吾家母親已然容忍多時,爾等欺人亦是過了!怎得這般太甚!」

「啊喲,此是與誰家野漢子所生耶?野種爾,安敢咋呼?」

「士可殺不可辱!」

「哈哈哈……吾等便辱了!」

那數修嚷嚷鬧鬧徑直行過來,其一修已然抱住了那夫人,將嘴兒緊緊貼了其面頰,那夫人掙扎不過,唯有淚流不懈。

「娘!孩兒護不得周全,豈可為人子!啊!」

那郭俊大喝一聲,赤手空拳衝殺而來,當頭那儒修笑道:

「諸位瞧仔細了,乃是此賊子主動攻擊,傷了其修卻然不幹吾事!」

那修一邊笑談,一邊迎了郭俊衝過去。其修觀視郭俊只是赤手一拳擊來。亦不言語,只是將那雙拳揮動,迎了郭俊一雙拳頭,對轟!

轟!

兩修各自疾退,那不足蹬蹬蹬退得十數丈,收不住身子,摔倒地上,惹了一身塵土。四圍一眾儒生魔修觀之大笑。那迎擊之修卻然只是退了三步,忽然便停住。其只是睜了眼瞧視,張了口語之不得一般。定定兒直視。

「哈哈哈……咦?大師兄?」

數修笑的正歡。然瞧得大師兄不言不語,似乎不對味兒,有修便住了聲,行過來。輕輕拍一把大師兄。

「啊也!啊……」

那儒修忽然驚得跳起。狀如瘋魔大聲呼喊。

「啊也!啊也!啊也!……大師兄……」

直是輕輕一拍。那大師兄忽然便如煙霧一般先是其雙臂,而後便是其體骨緩緩兒化霧隨了風兒飄散遠去也!

「啊!殺人了!大師兄遭擊殺也!為大師兄報仇啊!」

「誰來送死!」

那郭俊大喝一聲道。

「啊也!」

有數修已然驚懼太過悄然溜去也。

「汝抱了某家娘親作甚?要死么?」

「啊也。」

那漢子一把鬆開了那夫人,急急回身便走。眾觀得如此情景。發一聲吶喊,俱各匆匆遠遁。

「孩兒,汝之一拳揮得容易,只怕收回難啊!」

其娘親驚懼過後,忽然膽怯垂淚道。

「母親,孩兒怎肯眼觀得歹人侮辱母親而無動於衷?不過一命相抵罷了,有何可懼?」

「啊也,兒啊,汝自家快快逃去,此地有母親在便可也!」

那夫人忽然驚醒,急急惶惶催促郭俊。然四下里那儒學院之大能已然行過來圍攏了郭俊。

「郭俊,汝豈敢屠殺吾家儒學院中儒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