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水蓮姑娘滿臉不悅地仰頭望著屋頂。

盛凌雲對著盛旺宏悄聲道:「宰相大人,她喜歡好看的衣服,您拿出幾件還看的衣服送給她就行了。」

盛旺宏眼睛一亮,急忙對著盛管家招手,盛管家快步到了盛旺宏身邊,盛旺宏對著盛管家悄聲嘀咕幾句,盛管家急忙出來大廳。

片刻之後,盛管家回來了,拿來十幾件漂亮的衣服,這些衣服都是盛府小姐穿的,十分豪華漂亮,其中還有一件旗袍呢。

水蓮姑娘看到了那些漂亮的衣服,眼睛放光,她一直呆在風牙山上,哪裡看過這麼漂亮的衣服,「哇,好漂亮的衣服啊!」水蓮姑娘一把抓住衣服在身上比較著。

盛旺宏看到水蓮姑娘果然對漂亮衣服感興趣,馬上笑呵呵道:「水蓮姑娘,這些衣服,你喜歡嗎?」

水蓮姑娘拿著衣服愛不釋手,看都不看盛旺宏,低著頭道:「哦,這些太好看了,我都喜歡!」

「嘿嘿。既然水蓮姑娘喜歡這些衣服,就都送給你了!」盛旺宏望著水蓮姑娘笑道。

水蓮姑娘抬起頭,望著盛旺宏,「老頭,你真的把這些衣服送給我了?」水蓮姑娘瞪大眼睛望著盛旺宏,她似乎有點不相信呢。

沒得過盛旺宏說話,盛凌雲搶著道:「當然送給你了!盛府裡衣服多得很,這點衣服算什麼!只要水蓮姑娘抓住大壞蛋江帆,宰相大人送你一百件漂亮衣服!」

水蓮姑娘樂了,對著盛旺宏道:「如果我抓住了大壞蛋江帆,你真的送我一百件漂亮衣服嗎?」

盛旺宏暗自好笑,「呵呵,水蓮姑娘,只要你抓住了江帆,我送你三百件比這還漂亮的衣服!」盛旺宏笑呵呵道。

「哦,老頭,你說話可要算數哦!如果你敢騙我,我可把你府邸拆掉哦!」水蓮姑娘笑盈盈地望著盛旺宏。

水蓮姑娘雖然是笑臉,但是她的眼中露出一絲厲色,「嘿嘿,水蓮姑娘,三百件漂亮衣服算不了什麼,你儘管放心吧!只要你抓住了江帆,這些都不是問題。」盛旺宏笑道。

「好,我馬上就去蘭亞城抓大壞蛋江帆去!」水蓮姑娘放下衣服就要走,她還真是急性子呢。

盛凌雲急忙攔住了水蓮姑娘,「水蓮妹妹,你別急啊,哪能這樣就走啊,我們還要帶軍隊去呢!」盛凌雲笑道。

「哦,還要帶軍隊去啊,那你們趕緊把軍隊帶來吧,我要儘快抓住大壞蛋江帆!」水蓮急忙道,她擔心時間拖久來了,歐陽至善師傅回來了,發現自己偷著下山就麻煩了。

盛凌雲點了點頭,「水蓮妹妹,你先到屋裡去換衣服吧,我們這就是準備軍隊。」盛凌雲對著水蓮姑娘微笑道。

水蓮姑娘點頭道:「好吧,你們快去準備軍隊,我去換衣服。」

盛凌雲對著盛婉君使了一個眼色,「婉君妹妹,你就陪著水蓮妹妹去換衣服吧,我和宰相大人去準備軍隊。」盛凌雲對著盛婉君道。

盛婉君點頭道:「好的。」隨即對著水蓮姑娘微笑道:「水蓮妹妹,我帶著你去試穿衣服,你這麼漂亮,穿這些衣服一定很好看的!」

盛婉君帶著水蓮姑娘去試穿衣服去了,大廳之中就剩下了盛旺宏、盛凌雲、盛管家三人,「宰相大人,大元城還剩下多少軍隊?」盛凌雲望著盛旺宏道。

盛旺宏皺起眉頭,「呃,一共有一百多萬軍隊,你看需要帶多少軍隊去蘭亞城?」盛旺宏望著盛凌雲道。

盛凌雲皺起眉頭,「江帆可是帶了五十千萬青龍軍,他們青龍軍的戰鬥力您是知道的,現在蘭亞城也就是三十多萬軍隊,我看最少要帶七十萬軍隊去對付江帆的青龍軍才行。」

盛旺宏臉上抽了一下,「呃,要帶這麼多軍隊去啊,那我們大元城就只剩下三十多萬軍隊了,如果蘭亞城一戰失敗了,那我們就完蛋了!」盛旺宏抹了一下額頭汗水。

「宰相大人,現在這種情形,我們只能孤注一擲了!就看這次蘭亞城一戰了,如果失敗,那我們就完了。因此,我們必須保證蘭亞城一戰勝利!」盛凌雲望著盛旺宏道。

盛旺宏臉色十分難看,但是盛凌雲說的是實情,無奈點頭道:「好吧,你就帶七十萬軍隊去蘭亞城,我把所有的精銳都派到蘭亞城去!這次蘭亞城一戰就有你和我的兒子盛志亮副負責。」

盛凌雲露出喜悅之色,這可是統領七十萬軍,加上蘭亞城三十萬,就是百萬大軍,那可是很威風的事情。

盛凌雲點頭道:「好的,宰相大人,請給我手諭,我這就去總兵校場點兵。」

盛旺宏拿出了手諭,遞給了盛凌雲,「盛凌雲,這次成敗就看你的了!你可要用好水蓮姑娘,她可是成敗的關鍵!」盛旺宏一臉嚴肅地望著盛凌雲。

盛凌雲急忙點頭道:「宰相大人,我明白了,水蓮姑娘是關鍵人物,如果她打敗了江帆,那我們就勝利了。如果她被江帆抓住了,那歐陽至善肯定要出馬的,由他對付江帆,江帆必敗無疑!」

盛旺宏望著盛凌雲露出陰險笑容,「嗯,不錯!你快去校場點兵吧!」盛旺宏對著盛凌雲擺手道。

一個小時后,盛凌雲、盛婉君、水蓮姑娘、盛志亮等人率領了七十萬大軍朝著蘭亞城出發,他們剛剛出大元城,江帆就得到了這個消息。

「哦,盛凌雲請來了一名小姑娘?這小姑娘是什麼人呢?」江帆皺眉道。

隨即他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志玲在什麼地方?」

「主人,主母在情報站呢!」納甲土屍急忙道。

江帆點了點頭,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我們去情報站!」

片刻之後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情報站,李志玲正忙著呢,她看到了江帆,「帆,你收到剛才給你的情報了吧?」李志玲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嗯,剛剛收到了,我就是看了情報才來找你的。」

「呵呵,如果我沒猜錯你是為了那個水蓮姑娘來的吧?」李志玲望著江帆微笑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是的,我想知道水蓮姑娘的身份,這次盛旺宏為何排一名小姑娘去蘭亞城。」他暗自佩服李志玲十分聰明,猜到了自己的意圖。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你來得正好,這是大元城情報處剛剛送來的有關水蓮姑娘的情報,你看看吧!這個小姑娘可不簡單呢,看來趙輝、李清、閆帥他們這次遇到厲害對手了!」李志玲把情報遞給江帆。

江帆接過情報,他看到了有關水蓮姑娘的治療,驚訝道:「呃,這水蓮竟然是符皇境界後期的高手呢!這怎麼可能?這麼小年齡就達到了符皇境界!」

「水蓮到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水蓮姑娘的師傅歐陽至善,他可是一位隱士高人,據說是符神呢!」李志玲望著江帆皺眉道。

江帆微笑搖頭道:「歐陽至善是符神,這消息恐怕不真實吧,一位符神為何一直隱居在風牙山呢?我估計歐陽至善最多也就是接近符神人境界,或者有什麼符神的神力加持印之類的寶物。」

「但願情報有誤吧,如果歐陽至善真的是符神,那我們就真的遇到強勁的對手了!你可要多加小心哦!」李志玲提醒道。

江帆滿不在乎地笑了,「呵呵,就算歐陽至善是符神我也不害怕!我現在只是擔心趙輝、李清他們打不過水蓮姑娘呢!」

「看來你要親自去攻打蘭亞城嘍?」李志玲望著江帆道。

江帆手摸著下巴,「看來我必須親自去攻打蘭亞城了,不過我想晚點去,想看看趙輝、李清、閆帥他們是否對付那個水蓮姑娘。」江帆微笑道。

畢竟趙輝、李清、閆帥三人是奉命去攻打蘭亞城的,戰鬥還沒開始,自己就去,何況還不知道那個水蓮姑娘真實的本領。

李志玲明白江帆的意思,微笑點頭道:「就讓趙輝、李清他們吃點苦頭也行,這對他們軍旅生涯是有幫助的。不過我馬上派人給他們送情報去,讓他們提防水蓮姑娘。」

江帆點頭道:「嗯,這次蘭亞城一戰十分重要,如果我們攻下了蘭亞城,那大元城就暴露在我們眼前了,盛旺宏肯定坐立不安的。」

「咯咯,如果攻下了蘭亞城,盛旺宏豈止坐立不安,恐怕睡覺都睡不著了!」李志玲咯咯笑道。

第二天早上,趙輝、李清、閆帥三人率領無雙萬青龍軍到達蘭亞城附近五十里紮營,趙輝望著遠處的蘭亞城,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拿下蘭亞城,那我們就揮軍直奔大元城了!我們要活捉盛旺宏了!」趙輝一隻手叉腰,另外一隻手指著蘭亞城。

趙輝話音剛落,背後傳來聲音:「稟告,辰州城傳來情報!」

趙輝轉過身,對著那青龍軍招手道:「把情報拿過來!」

那青龍軍把情報遞給趙輝,趙輝看到情報內容立刻皺起了眉頭,一旁的李清和閆帥驚訝道:「趙輝,總部來了什麼情報?」

「我們遇到麻煩了!」趙輝把情報遞給了李清。

李清接過情報,閆帥也望過去,兩人看到情報內容,「呃,盛旺宏派來七十萬大軍,盛凌雲、盛婉君也跟著來了!」閆帥驚呼道。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盛旺宏請來了一位叫水蓮的人,她可是符皇境界後期的,我們三人加起來也不是她的對手!」李清皺眉道。

「嗯,符皇境界後期的,我們三人加起來也打不贏她,但是我們可以和她近戰,讓她沒有機會施展符咒。」趙輝露出一絲微笑。

「話雖如此,可是盛凌雲和盛婉君也來了,她們肯定會提醒那個水蓮的,我們恐怕沒有機會和她近戰呢!」李清搖頭道。

「呃,那我們怎麼辦?三個男人打不過一名女人,我們這臉面丟大了!我們必須要打敗那個水蓮!」閆帥握著拳頭道。

「看來我們要合計一下對付那水蓮的辦法了!」趙輝皺眉道,他已經意識到這次對手的強大了。

李清點頭道:「嗯,我們必須謀划對付水蓮的辦法,她雖然強大,我們可以避開她,我們只要打敗了她們的軍隊,我們就算贏了!」

李清知道打仗並不是完全的將領之間的決勝,更重要的是軍隊的決勝,如果打敗了盛旺宏一百萬軍隊,蘭亞城就不攻自破了。

「李清,你主意最多,你說說我們如何避開水蓮,如何打敗她們一百萬軍隊呢?」趙輝拉著李清胳膊道。

「呵呵,我們可以誘敵深入,然後再伏擊她們!」里清拿著樹枝,在地面上畫著。

趙輝、李清、閆帥三人研究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想出了一套方案,隨後他們做出部署安排。他們的計劃是趙輝帶著五萬青龍軍前去蘭亞城下誘敵,把盛凌雲、水蓮姑娘等人誘到埋伏圈。

一切都安排好后,趙輝帶著五萬青龍軍去蘭亞城挑戰,其他人帶著青龍軍埋伏在樹林兩側,等候趙輝誘使盛旺宏的軍隊前來。

趙輝到了蘭亞城下,對著城頭喊道:「城頭上的人聽好了,我青龍大軍已經兵臨城下,你們趕緊出來投降吧!」

趙輝喊了幾聲之後,只見蘭亞城城門打開了,盛凌雲、盛婉君、盛志亮、水蓮姑娘等人帶著十萬軍隊出城迎敵。

趙輝望著對面的隊伍,他認識盛凌雲和盛婉君,不認識水蓮姑娘和盛志亮,當他看到水蓮姑娘,立刻猜到她就是水蓮姑娘。

趙輝不禁暗自吃驚,「呃,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修鍊的天才,遇到老大之後,就感覺自愧不如了,沒想到這女孩比老大更厲害,這麼小年齡就符皇境界後期了,她是怎麼修鍊出來的?」

盛凌雲看到對面青龍軍中只有趙輝一個人,冷冷地道:「江帆呢?怎麼沒有看到江帆?」

趙輝冷哼一聲:「哼,對付你們還用我老大出馬,我就可以對付你們了!」

盛凌雲冷哼一聲:「大言不慚!就憑你也想對付我,你回去叫江帆來,我的對手是江帆,不是你!」

一旁的水蓮姑娘也大聲喊道:「去把大色狼江帆喊來,我要見他!」

「呃,那水蓮怎麼說老大是色狼呢?」趙輝詫異道,隨即他對著水蓮姑娘笑道:「對面的是水蓮姑娘吧,你為何說我老大是色狼呢?難道他非禮你了?」

「哼,江帆敢非禮我,我打斷他的手!你馬上給我滾回去喊江帆來!」水蓮姑娘一揮手,遇到符光一閃,咔吧一聲,地面上裂開一條十多米的縫隙直奔趙輝。

趙輝露出驚訝之色,因為他看到了水蓮姑娘真的是符皇境界後期,抬手之間就釋放出地裂符咒,他急忙回答旗子,讓青龍軍迅速閃開地裂。

地裂就像風一樣,瞬間從趙輝眼前而過,地面上裂開一條五米多寬的裂縫,青龍軍及時閃開了,沒有任何損傷。

水蓮姑娘露出詫異之色,沒想到趙輝和青龍軍避開了自己的地裂符技,「哼,你們會躲是吧,那讓你嘗嘗地火風的厲害!」水蓮姑娘冷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只見水蓮姑娘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就要釋放地火風符技。趙輝自知不是水蓮的對手,他來的目的不是和水蓮打鬥,而是誘敵的。

沒得水蓮姑娘釋放符咒,趙輝一連發出三支符飛刀,「水蓮,讓你嘗嘗我的符飛刀!」趙輝對著水蓮喊道。

嗖! 而你終將離去 三支符飛刀直奔水蓮,那符飛刀速度很快,目的只阻止她釋放符咒的。水蓮姑娘馬上停下釋放地火風符咒,她立刻改變手印和咒語,身體四周出現了淡黃色的符盾。

趙輝暗自吃驚,水蓮姑娘的符盾與眾不同,竟然是淡黃色,這怎麼可能?一般符皇的符盾應該是紫色的,符神的符盾是金色的,可是水蓮的符盾是淡黃色的,這真是前所未聞。

三支符飛刀射中淡黃色的符盾上,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那三支符飛刀碰到淡黃色的符盾就被融化,就像冰遇到火一樣蒸發了。

「呃,這是怎麼防禦術?」趙輝吃驚道。

就連水蓮姑娘身邊的盛凌雲和盛婉君都暗自吃驚,她們也看不懂水蓮姑娘的淡黃色符盾是屬於什麼防禦的符技,「哦,水蓮的符盾為何是淡黃色的呢?這不合常理啊?」盛凌雲暗自吃驚道。

趙輝又射出三支符飛刀,這次他使出了連珠三支符飛刀技能,隨後他對著青龍軍做了一個撤退的手勢,五萬青龍軍立即撤退。

「水蓮姑娘,你要小心了,這三支符飛刀可厲害了!」趙輝笑道,他故意使壞,三支飛刀兩隻直奔水蓮姑娘的身前兩個小饅頭,另外一支符飛刀直奔下面。

趙輝這招夠下流的,目的就是讓水蓮姑娘惱羞成怒地追趕自己,這樣才能誘使她帶著軍地進入青龍軍的包圍圈裡。

水蓮姑娘果然臉羞紅,「混蛋,這個色狼,我要殺了你!」水蓮姑娘周身泛起淡黃色的符盾,那三支符飛刀碰到了淡黃色符盾就融化了。

「哈哈,水蓮姑娘你真是太厲害了,我不和你玩了,我走嘍!明天再見!」趙輝轉身就逃。

「混蛋,你別想逃!」水蓮姑娘腳下就像疾風似的,朝著趙輝追趕過去。

盛志亮看到青龍軍潰敗了,臉上露出喜悅之色,急忙揮手道:「青龍軍敗了,給我追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