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東方不敗一側身說道:「螳臂當車!」

「一起上!」向問天見狀大吼一聲,舉劍攻向東方不敗,話說間,令狐沖施展開來獨孤九劍,任盈盈也揮起皮鞭,岳靈珊也不落後,幾人一同攻向東方不敗。

「嚯~~」東方不敗紅袍一展,祭壇上繡花針飛了出來,如同發射的導彈一樣,直接精準的射向幾人。

「啪啪啪啪!!!」繡花針同這些兵器對到一起,一下子在空中糾纏在一起,瞬間停滯了。現在是較量內力的時刻了。

但是,這幾人的內力加在一起也無法和東方不敗抗衡。上空的氣團一點點逼向了幾人。

東方不敗冷冷笑道:「不自量力!」

漸漸的,令狐沖一行人吃不消了,只要是東方不敗再加半分力,這團氣就會沖向他們,而且他們必會被震得經脈俱斷!

羅泰就在東方不敗身後五米地方,這時只要他揮出殺豬刀或者小李飛刀,定能一舉取了她的性命。

他該怎麼做?真的從背後殺了東方不敗,還是看著東方不敗殺了令狐沖一行人?

「羅泰!」這時任我行艱難的站起身,對著羅泰喊道:「你忘了藍鳳凰了嗎?你忘記她怎麼被東方逆賊手下的扶桑武士殺了嗎?」

自從羅泰經歷電影世界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的考驗,這不僅僅是一種武功的較量,更是道德和人性的考驗!

還有,一種情感的考驗…..

羅泰慢慢的站起身,手一動拿出了殺豬刀!

東方不敗自然是感覺到了身後的羅泰,她現在完全有實力騰出一隻手對付羅泰,但是她沒有,她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如果我東方不敗今日一定要死,也希望死在你的刀下!」

羅泰心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他眼睛一閉,縱身撲了上去….. 東方不敗感覺到了身後羅泰的異動,她沒有動手,只是有些失望的閉上眼睛。但是羅泰縱身飛出之後並沒有從身後殺死東方不敗,而是衝到了對峙的氣團之下。眾人一驚,這時羅泰收起菜刀,伸出雙手,催動內力,對著雙方的氣團,大吼一聲:「吸星大法!」

「噗!!!」

他的身體當然無法承受如此的內力,氣團的確被吸入了他的體內,雙方也好像解了套一樣,身形紛紛後退了三步。

而羅泰則是被這股巨大的內力,直接充爆了身體,瞬時血霧瀰漫,並且他也直接飛了出去,狠狠撞擊到了山壁之上。

「轟隆!!!」山壁坍塌,將羅泰直接掩埋了。

「羅泰!!!」東方不敗急了,她顧不得眾人,發功揮手將數塊巨石卷飛,她要尋找到羅泰。

這當間,任我行不管羅泰,對著眾人喊道:「機會來了!」

的確,東方不敗心神此刻有些混亂,這正是攻擊的好時候。

「盪劍式~」「破劍式~」「撩劍式~」

「三劍合一~」

令狐沖將獨孤九劍發揮的淋漓盡致,無形的劍氣將東方不敗罩住,東方不敗心急之下露出破綻。

「噗!」一道劍氣刺破了她的左胸。

「啊~」她一下子被甩出三丈,血從胸口湧出。

任我行終於抓住了機會,「吸星大法!」

「呼~」東方不敗的血像水柱一般被任我行吸了出去。幾人見狀再次兇猛的攻向東方不敗。

「呀!!!」東方不敗憤怒了,她點穴止住自己的血后。雙臂一展,催動自己全部功力。「我要和你們同歸於盡!」

東方不敗怒吼著,煞那間黑木崖山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東方不敗發揮最大功力之後。好像在這裡弄出了八級龍捲風一樣,任何人都抵擋不了。

「轟隆隆!」崖頂的山體開始晃動,整個祭壇分崩離析。

所有人開始東搖西晃,終於….「轟隆!」山頂塌了。眾人紛紛跌落萬丈懸崖。

令狐沖、任我行、向問天。紛紛使出輕功。他們最先把住山壁上的岩石。接著令狐沖甩出布繩,捲住了任盈盈和岳靈珊。

而東方不敗由於傷勢過重,只能任由自己跌下去。當然。沒有一個人會去救她!

就在這時,巨石中發出「嗖」的一聲,一個健碩的身影飛了出來。

羅泰!

他不管其他人,而是縱身飛下懸崖,直撲東方不敗。

「嚯!」羅泰催動內力。直直的往下沉。終於他看到了那一抹紅袍!

「呀~」羅泰一把抓住了紅袍的一角,接著另一隻揮出殺豬刀對著山壁一插。「嘭!!」菜刀生生插入山壁。

「嗞!!!」菜刀往下挫了兩寸之後終於剎住車。羅泰一隻手使勁的抓住紅袍。東方不敗也飄逸在紅袍中。

「我問你,你到底是男是女,那一晚是不是你和我一起?」羅泰急急的問道,他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越來越滑,東方不敗的身體在慢慢的下垂。

東方不敗臉色蒼白。顯然是傷勢過重。但是看到羅泰無事,而且還飛出了救她,她露出了一絲絲微笑。

「我…我說了…我不告訴…告訴你….我要讓你….讓你記著我…記著一輩子…」東方不敗斷斷續續的說道。

「我先救你上去,你振作點。」羅泰說著話,咬牙想將她拉到自己懷裡。

烽候 「呵~有你這句話,我很開心。可我知道…知道你找我只是為了寶典….你不喜歡我….啊….羅泰…保重..」東方不敗說著話,忽然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翻轉身體,脫下了紅袍,然後還不等羅泰明白,就刷的墜入萬丈懸崖。

「東方!!」羅泰手一動,將紅袍卷在手掌,然後拔下菜刀,身體借著山壁的突兀,一路滑下去。

懸崖底下是汪洋的大海。羅泰到達之後,除了看到波濤洶湧,再也尋不到東方不敗的身影。

這時他的手錶強烈的震動起來,羅泰站在海邊,抬手查看:恭喜。你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本世界唯一的任務。系統對你的獎勵如下:1、功德值2000點。2、包治百病的注射藥水一瓶(該藥水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現實電影世界皆可使用。註:只可使用一次。)3、沙鷹子彈五千發,存放於手錶中。4、現實可以使用的美金1000萬,依舊以銀行卡形式贈與。

距離離開該電影世界還有五分鐘。

對於獎勵的內容,羅泰自然是欣喜,尤其是這個治病的藥水,有了它是不是可以救唐佳怡了?但是,讓羅泰遺憾的是,他在這個世界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非常想找到東方不敗。

羅泰看著一片汪洋,頭都大了,他縱身施展輕功踏浪疾奔了三分鐘,依舊無法找到東方不敗。

羅泰搖搖頭,這可能就是所謂的緣分吧。他站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惆悵的將手掌中的紅袍展開,海風拂過,紅袍飄展,在碧藍的海水上格外醒目。

這葵花寶典究竟是什麼樣子?羅泰帶著疑問查看紅袍上面的字跡。

豈料,紅袍之上並沒有記錄著葵花寶典。而是寫著一首詩。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為什麼?為什麼?羅泰不解的搖著頭。系統是不會出錯的,因為任務要求,要取得東方不敗貼身紅袍中的葵花寶典,如果這裡沒有寶典,為什麼系統還提示自己完成了任務?

想了一分鐘,羅泰終於明白了。這件事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原本這紅袍中確實記錄著葵花寶典,只是東方不敗在見到自己之後,不知何時,也可能是那晚雲雨之後,她將葵花寶典抹去,寫下了這首詩,這首詩是自己告訴她的,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她對自己的思念。

也許東方不敗說的都是真的….

在最後,東方不敗對羅泰的喜愛,超過了曾經認為比她性命還重要的寶典。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尤其是男女之情。

忽然,羅泰吐了口氣,接著慢慢的鬆開手掌,一陣海風拂過,將那紅袍捲起,飄向了碧藍的大海之中….

「我寧可相信你是女人,真正的女人,我的女人!」羅泰看著飄走的紅袍,喃喃的說道。

這時,時間到了,羅泰的身體刷的一聲消失在了海邊,回到了現實之中。

羅泰出現在了自己的別墅中,此刻洛杉磯已經是深夜,羅泰思忖著:東方不敗….或許我們還能夠見面。

因為羅泰想起來還有一部電影,也就是這部電影的續集,叫做。如果自己有機會能夠抽中這部電影,那麼一定要找東方好好的聊上一番。

他洗好澡換完衣服之後,立刻出門,直接奔向了醫院。

唐佳怡的手術已經做了一整天了,不知道是不是成功了。當羅泰到達醫院的時候,他看到了在手術室門口的唐天昊和夏美。兩人面容憔悴,不是很好。

「怎麼樣了?還沒有做完?」羅泰見到二老之後問道。

「哦,上帝,你總算來了,佳怡進手術室的時候,一直在呼喊你的名字。」夏美說道。

「呃,我今天有點事。」

「已經二十個小時了,還在做,我們祈禱吧,通常這個手術只需要十六個小時。」唐天昊焦慮的說道。

羅泰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說道:「別擔心,佳怡不會有事的。」雖然他的話這麼說,但是他的心比兩人還沒有底。他想起了自己的詛咒,佳怡的關係現在和自己算是親密了….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喬治醫生和兩個護士一臉愁容的從裡面走出來。

「怎麼樣?」三人走上前急急的問道。

「哦,我的上帝。」喬治醫生疲憊的說道:「開始…開始很順利…心臟也完全換好,傷口縫合…..可是….」

「可是什麼?」羅泰急問。而唐天昊和夏美的身體已經開始發抖了,夏美更是直接流下眼淚。

「可是,她的心臟在跳動,跳到十分鐘之後驟然停止,我們….我們盡了全部力量…也沒能挽救….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二….非常抱歉,我們沒能挽救她…」喬治痛苦的說道。

「哦,不~~~」夏美崩潰了,哭喊著癱倒在地,而唐天昊也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這個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呼!」羅泰一把推開喬治和兩個護士,直接衝進了手術室…. 羅泰衝進手術室之後看到,幾個護士正在收拾器械,中央的手術台上人已經用白布蓋住。

「你是誰?」一個護士看著羅泰問道。

「都出去。」羅泰冷冷的說了一句。

「什麼?」幾個人停下手不解的問道。

「都出去!!!!!」

羅泰忽然怒吼一聲,這一聲像雄獅咆哮,震響了半個醫院。「嘩啦啦啦!!」護士低著頭往外跑,看到如此一個兇猛的不速之客,她們生怕自己的腳步慢了。

幾人走後,羅泰反手鎖住了手術室的大門。然後一步步的走上了手術台。他顫抖著手掀開了白布。白布下是唐佳怡蒼白的臉,此刻她已經停止了呼吸。

羅泰輕輕的伸出手撫摸著唐佳怡的臉龐,慢慢的開口道:「是我害了你,如果你不是認識我,做我一天的女友,也許就不會成為那百分之二。我一開始還不信,可是一次次的經歷讓我真的信了。知道嗎?我害怕忘了你,所以,壓制著自己的情感….而且,我必須永遠的壓制下去,我害怕你從我的腦海中徹底消失了。答應我,如果你能活過來,不要再愛我,不要。」

說的這裡,羅泰流下眼淚,他慢慢的從手錶中取出那瓶注射式救命藥水。然後拿起針管,抽出藥水。他輕輕的解開唐佳怡的病號服,對著胸口扎了進去。

他推動注射器,將藥水盡數注射。注射完畢之後,羅泰幫助唐佳怡系好衣服。一步步退下手術台。

「咳~~~」藥水注射三秒鐘之後,手術台上的唐佳怡發出一聲輕咳。連著她的心臟起搏儀,重新發生了跳動,並且越來越強烈。

羅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輕拭去眼角的淚,然後轉身打開手術室。手術室門口已經圍了一堆人,包括五名保安。

羅泰面無表情的說道:「喬治醫生,你們的儀器有問題。她沒有死,只是暫時休克了,現在沒事了。」

一眾人石化了….

羅泰不理會眾人獃滯目光,只是一個人側身從人群中走了出去。

「嘩啦啦。」數人走進手術室。

「佳怡!」這是母親的哭喊聲。

羅泰的身影漸行漸遠,唐佳怡的死而復生讓人們這個時候沒有注意他。他走出醫院之後,抬頭看看靜謐的夜空,然後長長吐了一口氣。

接著,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羅泰回到家中,感到十分的疲倦。世界的種種經歷他還沒有完全消化。加上這段日子緊張的神經。讓他很快睡了過去。

手錶沒有顯示進入下部電影的時間,也許需要十多天的時間吧。這一覺,羅泰睡的很香。一下子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三天上午他才醒過來。他感覺自己很久沒有人如此的沉睡過了。

醒來之後。羅泰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起身走到窗戶前,拉開窗帘。窗外並沒有陽光,而是淅淅瀝瀝的小雨,透過紗窗,他嗅到了雨中清新空氣,這清新中還捎帶著一股寒意。這是秋雨。

不過,對於羅泰來說,時間永遠的凝固了,因為他永遠不會老去!他欣賞了一會兒雨景,來到床前拿起手機,他睡覺前將手機調成了靜音。這時他才看到無數個未接來電。

羅泰搖搖頭,查看了來電顯。其實電話只有兩個,一個是唐佳怡的,一個是傑西的。唐佳怡的電話起碼打了五十個,而傑西的也有四十多個。

正在思忖間,唐佳怡的電話再次打了過來。

羅泰按下了拒接。然後將電話扔到床上,走進了洗漱間。過了一分鐘不到,電話再次響起,羅泰沒有理會,繼續梳理自己。

當他從洗漱間出來的時候,電話第三次響起,羅泰嘆口氣走到床前拿起電話,思考片刻接通了電話。

「嗚….」電話那端傳來唐佳怡的哭泣聲。

「呃…佳怡…怎麼了?」羅泰支吾的問道。

「你不要我了,嗚….」

「我….」羅泰語塞了,有些事情他沒法對唐佳怡說。

「你別說了…我知道…你不要我了….可是,我有一件很重要,也很奇怪的事情想告訴你…」唐佳怡抽泣著說道。

「你…你的病…」

「我的病全好了,做了全面檢查,一點事情都沒有,在醫院觀察了一天,今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你呀…還說呢,整個醫院都在找你,喬治大夫,我的父母…哎呀總之亂成一鍋粥了。」唐佳怡說道。

「哦,我不會再去醫院了,我….」

「我知道,所以,我想下午和你在那間咖啡屋見面,就我一個人,我有事情對你說。」唐佳怡說道。

羅泰眉頭微蹙的沉思了片刻,然後說道:「好吧,下午兩點。」

「不見不散。」唐佳怡說完掛斷了電話。

羅泰拿著電話無奈的搖搖頭,至於電話中傑西那些未見來電,他理都不理。

下午兩點,小雨依舊不停。羅泰身穿一件黑色的風衣來到了好萊塢區那間咖啡屋。唐佳怡已經在哪裡等候。

一見面,還沒有說話,唐佳怡就跑上去緊緊的抱住了羅泰。羅泰想輕輕的推開她,豈料這個丫頭將他抱的很緊很緊,她的肩頭抖動,分明是在哭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