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還望前輩告知。」楊迪來了精神,看這老傢伙的樣子,似乎對帶來的籌碼,相當有信心。

「目光在老朽手上,有著一瓶畢方鳥血,一瓶離火青牛之血,二者都是奇珍異獸寶血,這應該滿足你的胃口吧。」南山居士賣了個關子,先提及另外兩份寶血的來頭。

「嗯,確實是達到了我所需的寶血標準。」楊迪不假思索的點頭,暗暗竊喜。

那兩者,都是上古強大異獸,都在老祖宗提供的花名冊中,而且還相當不錯,尤其是畢方鳥,那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飛禽異獸,小小的個頭,卻有著恐怖的破壞力。

至於離火青牛,在異獸圖錄上,稍遜於畢方鳥,但勝在以體魄出眾,對於他而言,甚至還要比畢方鳥的寶血更有價值。

這位南山居士應該還不知道他收集這些寶血意圖,否則的話,離火青牛的寶血,估計會抬價。

當然,今日前來交易的強者,也沒有誰知道他的意圖,畢竟煉藥師收集這些東西,似乎非常的合理。

「前兩者的價值,哪怕是在寶血中,也相當出色了,但與第三種想必,還差了一截。」南山居士有些得意道:「我這第三種,來自於上古大凶獸狴犴!」

「狴犴?」楊迪深吸了口氣,差點激動的跳起來,哪怕是身在暗中的柳一凡老人,也是相當驚訝。

狴犴的名頭有多大,去鄉下農村看一看那些門紙就知道了,許多民間傳說,都將狴犴視為神明。

而在修真古史中,狴犴是一種兇猛可怕的上古異獸,有些甚至被視為一個修真門派的守護神祭祀。

狴犴與朱厭屬於一個層面的存在,幾乎是神獸之下,最強的一列獸類了。

最為關鍵是狴犴也是以體魄而出眾,雖然在這方面,略遜於朱厭、應龍等,但也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在一炁爐老祖宗重點提及的寶血中,就有狴犴寶血,這是楊迪重中之重收集的寶貝,想不到第一天,就有了斬獲。

不過,楊迪也是很精明,他笑道:「狴犴寶血,確實不能以一般奇珍異獸的寶血對待,但以此換取兩枚化虛丹,還是太高了一些。」

「那年輕人你覺得呢?」南山居士無語,而今外頭都在傳,這年輕人要價非常狠,現在開來,果然是如此,拿出這等籌碼,對方竟然都還嫌不夠。

可偏偏,那些丹藥,又是被這年輕人壟斷了,更糟糕的是他現在迫切需要,拿到手,得趕緊去閉關,趕在爭道大會開始前,踏入那一步。

原本想著在今天的交易會上碰碰運氣,可惜毫無斬獲,否則,那麼珍貴的三瓶寶血,尤其是狴犴血,他也捨不得拿出來,都是被逼的。

楊迪一點都沒意識到自己很像奸商,他一本正經道:「前輩既然與南山三老是同門,多少還是要給點面子的,這樣吧,那三瓶寶血,外加南山的獨門心法《山海訣》,我便給前輩兩枚化虛丹。」

「這……」南山居士吃驚,原以為這年輕人要寶葯或者其它更離譜的代價,卻想不到,對方竟然索要南山門的一篇獨門心法。

看樣子,暗中應該是有高人在指點。

南山居士隱約間,也猜到是誰了。

「山海訣為南山門的絕世妙法,這東西,恐怕無法相贈啊。」南山居士很為難的說道。

「前輩多慮了,在下不要秘本,只需要一枚道法玉簡就可以了。」楊迪輕鬆笑道。

背後確實有人在教他,老道言稱,南山的那般妙法心訣,頗為有名,若是能夠得到,無論是對他的煉丹術,還是修鍊流雲劍訣,都有很大的幫助。

顯然,那是一部輔助類型的心訣妙法。

這東西,要秘本的話,對方肯定不會給,但要一個道法玉簡的話,還是有希望得到的。

道法玉簡是一種特殊的載體,可以將道法、道術的印記,銘刻在其中,修士只要以元神力感應,就能將印記銘刻到自己的心神中。

但那種東西,只可以用一次。

雖然這並不能保證往後他一定無法將其外傳,但除非他將印記推演至化境,否則別人也難以從他那裡學到精髓,而且就算是臻至了化境的地步,沒有秘本,重新銘刻道法印記,也相當困難,多數時候都會有所缺失。

相較於秘本,這種傳承保密性極高。

一聽他只要道法玉簡,南山居士果然是露出了思索之色,片刻后,才無奈的點點頭,笑道:「好吧,還望年輕人不要將此法外傳。」

「嗯。」楊迪同意。

交易結束后,這位老人家匆匆離去,而外面的天色,也已經開始黑沉下來了。

這第一日的交易盛會,極為熱鬧,但最大高chao,還沒有到來,後天的拍賣盛會才是關鍵。

「楊道友,今晚切記不要外出,每次的交易盛會,一到晚上,殺人奪寶的事兒,時有發生。」姜福掌柜好意提醒。

眼下在這客棧中,起碼有秘陣包裹,而且幾名恐怖人物聯袂在此坐鎮,防禦效果也更為實在。

「好。」楊迪自然也不會亂來,經過今天的一系列動作,恐怕整個黑龍城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了。

現在他身上全是寶貝,如果出去走在大街上,簡直是一隻大肥羊,縱有強大護道者,也不排除有人冒險下毒手。

就算如此,接下來的幾晚,也要認真提防,姜福已經召集了不少姜家在這裡的高手前來,對於入駐的客人,也是仔細留意。

轟!

後半夜,柳一凡老人突然躍上客棧屋頂,凌空轟出狂暴一拳,將一道偷偷靠近的人影,直接轟殺,漫天揮灑血霧。

果然還是有居心叵測之徒前來生事了,那人並不弱,但老道等人估計,可能還只是試探,讓楊迪他們幾個呆在屋裡別動。

遠處的漆黑中,有上百道人影潛伏,一個個皆是氣息不弱,看到那一幕,都是又驚又懼。

「果然是狂血魔人柳一凡那老不死,如此說來,那間客棧里,有著三名至強者坐鎮。」

一道聲音,有些駭然道,這個結果令人震撼,哪怕是他們集結了不少幫手,都感到陣陣心涼。

「這下子,唯有等城中那幾位大人物出手了,單憑我等,難以有什麼作為。」旁邊有人認真道。

「那小子果真如外界所言,已成氣候,身邊的護道者,強大的讓人咂舌!」

「先靜觀其變吧……」

這些強大的人影,商議一番后,又退入了黑暗中,並未輕舉妄動。

沒過多久,那間客棧上空,又有著戰鬥的波動爆發,但很快便歸於了平靜。

有不止一位名宿出手,想要引開青鍾道人、柳一凡、薑黃飛這三位至強者,而後圖謀行動,可惜並未得逞。

非但如此,在對方的強勢攻伐中,還有名宿負創離去,險些墜劫。

青鍾道人他們,也不曾追擊,始終在客棧周圍活動,形成了一個三角防護圈。

但類似的襲擊行動,這一夜,接連不斷,似乎有著好幾批人,都想對那個年輕人出手,像是在考驗柳一凡等幾位至強者的耐性。

噗!

黎明時分,又一波侵襲中,一位強大的存在,未能及時抽身退走,落入了老道等人準備的圈套中。

紫風老人在暗中埋伏,關鍵時候,截住了此人的去路。

此人一身貂皮大衣,身材高大魁梧,一對虎目光芒凌厲,雖然看起來很很年輕,但明顯是個老傢伙。

但眼下,面對三名至強者和一位強絕名宿,駭然到了極點。

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名宿的層面,只是尚未戰出那種赫赫名頭而已。

可面對這陣容,根本沒有一絲勝算。 「我乃毒牙部落七長老,爾等休要咄咄逼人!」老傢伙心驚肉跳,一咬牙,報出了自己的來頭,希望對方有所忌憚,放自己離開。

客棧內,楊迪和姜婷婷都是心驚,那尊城中的龐大勢力,果然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如此騷擾,明顯還有著後續的計劃,接下來,恐怕真的有些不太平了。

「膽敢來此偷襲,管你是誰,殺無赦!」柳一凡大手探出,根本沒理會,哪怕這裡是黑龍城,也要強勢鎮殺此人。

噗!

那位毒牙部落的七長老極力抵擋,但差距顯然很大,僅僅一擊,再度吐血倒飛,驚恐到了極點。

「大兄救我!」

他驚聲大叫,看向城中一個方向求救,那裡是毒牙部落的地盤。

「柳一凡你不要過分,這裡畢竟是黑龍城,還輪不到你們撒野!」那個方向,隨後果然是有著一道老邁冷厲的喝聲傳來,夾雜著恐怖的波動。

絕對也是一尊至強者,這片黑龍城的大人物之一。

「那又如何?」柳一凡老人絲毫不為所動,繼續朝那個七長老冷漠出手。

「爾敢!」

終於,遠方那片龐大的建築群中,一隻大手抓了出來,要營救七長老。

咻!

踏空立在一旁的青鍾道人,冷冷還擊,揮手斬出一道長虹,迎擊而去。

「厄!」建築群中,有著一道悶喝聲傳出,而後長空中揮灑一片血雨,那隻大手,受創縮了回去。

砰!

而這邊,柳一凡老人狀若瘋魔,狂暴一拳砸出,將那個七長老,當場格殺,沒有半點容情。

此人雖然已經有了名宿層面的修為,但戰力與當世的各路名宿,顯然還有不小的差距。

在同樣的修為境界上,各人之間的戰力,也是差別很大的,名宿顯然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柳一凡老匹夫,你竟敢在此鎮殺我毒牙部落的人,想要開戰不成?」那片建築群中,受傷那尊老怪物,驚怒交加,沒想到自己會在青鍾道人手下受創,更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毫無顧忌的殺他們的重要人物。

「哼!老鬼頭,若非眼下我二人無法脫身,恐怕就是我們去那片古殿宇內找你等算賬了,再敢來生事兒,老夫便與老道直接殺過去,將你們那個狗屁部落殺個片甲不留!」

柳一凡老人霸氣怒喝,縱然相隔很遠,依舊揮出了恐怖的一拳。

那一拳之下,彷彿一尊巨獸復甦,風捲殘雲,龐大的拳影像是一顆流星,狠狠的砸在了遠方的那片古殿宇上。

大片的符文在古殿宇周圍亮起,大陣復甦,擋住了那一拳,但整片殿宇,依舊是劇烈的震顫了一下,灰塵飛揚。

「你!」古殿宇間,一群老怪物大怒,但也是驚駭到了極點,對方有著兩名至強者,縱然姜家的元老不出手,也確實有底氣衝殺過來。

此情無望,唯有子央 這是在示威,同時也在警告暗中圖謀不軌的那些傢伙,不要挑戰他們的耐心。

很顯然,這種舉動頗為有效,連暗中的那幾大黑龍城勢力,都是驚駭了。

就算一名至強者過去,都足以對他們的地盤,形成可怕的衝擊。

原本他們還想通過這種方式,逼迫對方服軟,讓那個年輕的煉藥大師,乖乖去找他們談判,可沒想到,這幾名護道者態度卻相當強硬,對於襲擊者,一旦逮到機會便是就地格殺,眼下更是反過來震懾他們。

這一夜,整個黑龍城都是暗流涌動,不止這邊的客棧,城中很多地方,甚至是城外的森林間,都不時有大戰波動爆發。

直到天亮以後,矛盾衝突才漸漸收斂,新的一天,交易盛會還將繼續。

其實眼下的這片黑龍城中,藏龍卧虎,外界大量湧入的修士中,不乏恐怖人物。

也許,連禁忌存在都出現了也說不定,但多數強人,很低調,只是單純為了尋找寶物或者出售寶物而來,不願攙和這些爭端。

經過第一日收集后,要主動來交易的人,也是來得差不多了。

今天中午,楊迪飯後帶著姑娘們來到了大街上,穿梭在熱鬧的人潮中,就像是在逛市集。

因為眼下身份敏感,楊迪戴了一頂斗笠出來,遮擋著面貌。

這種行頭,在街道上很普遍,許多人都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以便交易后從容離開。

「已經成熟的青靈果,稀有寶果,中意的過來看一看!」

「銘紋飛劍,上等攻伐靈寶,需要的價錢好商量!」

「收購十枚水靈石,有存貨的過來面談……」

此時的街道,就像是市井集市,各路修士,都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在交易,吆喝聲此起彼伏。

楊迪他們當然也不是出來閑逛,除了此行的主要計劃,像靈石、靈礦這些東西,他們也會出手收購一些。

這種機會很難得,放在外界,如果沒有路子的話,想要買一塊靈石都困難。

但在這裡,那些東西,卻有人在成批的出售,多數都是從海外弄來的存貨。

轉悠了幾圈后,楊迪帶著丫頭她們幾個,來到了一個賣靈石的店鋪內,能在這種地方的交易盛會上開店,肯定是有著一些背景,一般的散修,只能擺攤。

這店裡不僅有物主,還有夥計幫忙招呼客人,恍惚間,彷彿讓人回到了修真盛行的時代。

「老闆,有火靈石嗎?」楊迪在店裡掃了幾眼,看向一位華服男子問。

「有,要哪種品級、哪種款式的?」老闆偏過頭,笑呵呵的招呼。

靈石這玩意兒,在修士身邊,用處非常廣泛,但靈石也有著品級之分,另外種類款式也是品種繁多,琳琅滿目。

一到十二級,價格差別非常大。

當然,這個時代,高級別的靈石,已經很少見了,像如今楊迪鋪在家裡煉丹房中的赤紅晶石,就屬於火晶石中四級火晶,是很好的點火媒介。

「先來一些火晶石,四級以上的最好。」楊迪不假思索的笑道,而今家裡的那一批,能量已經開始衰減了,顯然在遠古的時候,就已經被使用了很長時間。

靈石這種東西,雖然消耗的不快,可一旦能量衰減之後,就要及時的跟換,否則會影響效果。

店老闆一聽竟然要四級以上的火晶石,頓時眼睛發亮,這是大生意啊,連忙笑著又問:「客官,需要多少來著?」

「客官?」寧韻竹聽后無語,撇撇嘴低估:「感覺我們就像是穿越了。」

「咯咯!」黎軒雅幾人笑個不停。

店老闆則是面不改色,目光始終留在楊迪身上,將這幾個姑娘,當成某人的胭脂紅粉了。

「先給我說說價格吧。」楊迪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