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之前你是老子,現在怎麼變成我是你姑奶奶了?」沈凌兒滿是笑意的聲音從馬車內傳出。明明是笑,卻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的暖意,反而猶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陣陣的寒意沁入骨髓。

「這,這是小的全部家當,權當是送給姑奶奶的見面禮,還請收下。」強盜頭子一邊說,一邊從身上的儲物袋裡面,掏出一堆金銀珠寶擺了一地,還一邊的卑微磕頭。他很清楚,現在這情勢,為了活命,就是讓他裝孫子他都願意。

「這見面禮還不錯,天堂,去收起來吧。」沈凌兒冷聲說道。

沈凌兒透過門帘的縫隙,看到那卑微匍匐在地的身軀,而在他的四周,倒下的可都是與他過命的兄弟,沈凌兒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

天堂沒有絲毫防備的,走到敲到頭子的面前。還故意空出自己的致命弱,一邊慢慢的一個個的把地上的東西,裝進自己的儲物戒指,一邊等著對方的偷襲。但是,很可惜,從頭至尾,強盜頭子都不曾動過分毫。

當天堂回到馬車旁邊。一個簡簡單單的『殺』字從沈凌兒的口中吐出。直接決定了這個人的生死。直到最後,強盜頭子都沒能明白,是他自己放棄了,一條擺在他面前的生路,是他自己選擇了死路。

「走吧,耽擱了一時間,希望在下個城鎮關城門之前能夠趕到。」沈凌兒說完,把眼睛一閉,繼續養神。

這一路行來像這樣的小角色,已經不知道遇見了多少了波了。基本都是阿俊出手。剛才也不過是因為那些人,出口侮辱自己,天堂才出手的。

至於那個強盜頭子,他永遠都不會知道,如果剛才他出手偷襲天堂的話。也許她會廢掉他的靈力,放其一條生路。但是他沒有,他為了自己的活路,背棄了自己的兄弟。這種人也是沈凌兒最厭惡的,也註定了那人的結局。

經過這段插曲,一行人便繼續趕路。天藍跳到阿俊身邊坐下。

「丫頭啊,剛才那個人不是都求饒了,你為何還要殺了他?」天藍有些不解的問道。

------題外話------

謝謝:楓殤暮雪投了3張月票 「小姐本來沒有打算殺他,我前去收他身前的錢財時候,你應該看出來了,我故意收的很慢,還故意空出自己的致命弱等他偷襲,只要他能為了那些死去的兄弟偷襲我。不管成功與否,小姐都會放他一條生路。可是,他沒有。」天堂解釋道。

「原來如此,哎,我都沒想到那麼多,這種人的確該死。」聽了天堂的解釋,天藍明白的說道。眾人這才知道,原來那個強盜頭子真的是死有餘辜。

為了儘快趕到下個城鎮休息,馬車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如此,你越想什麼吧,就越是不來什麼。本來經過剛才那伙強盜之後,路上還算平靜,這還沒等感嘆一聲呢。遠遠的就聽見前方有打鬥的聲音了。

天堂和蛋蛋同時皺起眉頭,閃身出了馬車。坐在阿俊身邊,阿俊更是覺得無奈。不就是好好走個路,怎麼就這麼難呢?

而天藍他們幾個更是,直接把馬車帘子掀開。看著外面的情況。

只見一伙人正圍著一個大約十三、四歲的少年。他們實力大多是高級靈王,而且每個人身邊還帶這一隻5級左右的靈獸,而中間一位男子,實力顯然比他們高上一,實力為靈帝,靈獸是一頭一級聖獸,是一隻有著金黃色的毛髮的豹子。

一看這就是一大群人,群毆人家一個少年。阿俊看著那群人身上的衣服,應該是韓家的服飾。看樣子是想在這密林深處,私下解決掉某個人。

天堂等人不想插手他們的私鬥,當下決定不做停留,直接從他們旁邊走過。可是顯然,他們的馬車實在是有很顯眼。

何況還想大搖大擺的,從人家眼前經過,是人都看得見。那群打鬥的人看見過來的馬車。不由分說,把他們的車攔了起來,正好把他們的馬車和另外一個略顯狼狽的少年圈在中間。

阿俊無語,你說我們就一路過的,沒招誰惹誰,好好的走自己的路,只是每次都運氣不怎麼好,麻煩總是找上門。

阿俊一副搞不清楚樣子的表情,望向把自己等人包圍的一群人道:「各位,有什麼事情嗎?沒事我們還要趕路呢。」

一人凶神惡煞的看著他們道:「本來沒什麼事,只是你們看見不該看的了,所以,今天你們只好留下了。」

「什麼叫不該看的?你們大白天的在這路中間打架,還不讓人看嗎?不想我們看見的話,你們完全可以在自己院子裡面打啊。」嵐風眨了眨眼,看著對方,反問道。說完就趕著馬車準備走。

只見其中的一人,晃了晃手上的劍說道:「想走?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身形欺了上前來。直接攔在嵐風的馬車前面。

天藍見這些人的態度,看來自己等人不想趟這趟渾水是不行了,很明顯這渾水就潑到他們身上來了。不解決掉看來是走不了呢。回頭看看三大會長,一個個也都一副看戲的樣子。

「我說小藍藍啊,看來今天不管是不行了。不如就給你那小徒弟練練手吧。」嵐風看著阿俊說道。

阿俊無語,給他練手?這些人的實力也太不上手了吧。正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這事跟他們沒關係,放他們走,你們要殺的是我。」在他們馬車邊的少年冷冷的說道。

聽著這冰冷的語調,天藍幾人不約而同的望向地上站著的少年,雖然此時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刺的到處都是口子,而且身體多處傷痕都在流血,可是眼神卻冰冷駭人,眼神中沒有一絲畏懼,而是異常的堅定。瞪著眼前刺殺自己的眾人。

「畜生,既然家主讓我們來殺你,那自然是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的。」人群中一人說道。

「就是,如果你現在死了,大家也會以為你是碰到了魔獸,也就沒人會懷疑到家主了……」中間的那位靈帝也開口說道。

果然,大家族都是黑暗的,自己當初來到雨辰大陸的時候。那麼小,還不是被親人給害死了。沈凌兒聽著外面的對話,雖然沒有睜開眼睛,卻在心裡想著。

而那些人說完,便向著天藍他們攻來,也不看看他們的實力。讓天藍等人實在是無語。阿俊嘆了口氣,身影一閃,只見藍色的光芒一閃,等到阿俊再次回到馬車的時候,遍地只剩下屍體,連那些獸獸都沒放過。

而少年震撼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誰?怎麼會有如此強悍的實力。而這時身體的疼痛拉回他的意識,忍不住痛呼一聲,昏倒在地上。

眾人才看見少年的胸口處有黑血流出,很明顯是中毒了。阿俊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那意思很明顯在問:「主子,救還是不救?」

天藍接受到阿俊的眼神,卻如同沒看見般的望向天空。倒不是他鐵石心腸不救人。主要是他深深知道沈凌兒那丫頭,可是非常討厭麻煩的。現在自己跟在那丫頭身邊,要是為了救個人,惹的丫頭不高興,不讓他跟著,那可是很不划算的。

而嵐風幾人似乎也是因為知道這個原因,所以誰都沒有動一步。沈凌兒聽見外面一時之間安靜了。也知道他們是怕隨便救人惹自己不高興。

不過大家也算是了解她,她還真的沒有救人的打算,誰讓她本來就不是什麼善良的人,更不是什麼救世主呢。

可是也不能就這麼耽擱在這裡吧,沈凌兒無奈慢慢的睜開眼睛,走下馬車,走到那少年的身旁。低下頭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少年。拿出一粒療傷丹藥給他服下。

不多時少年緩緩的睜開眼睛,對上的則是沈凌兒絕美的容貌。驚艷的看著沈凌兒。

沈凌兒看著呆住的少年,不得不說,這個少年有一雙很漂亮的,冰藍色的眼睛,此刻那冰冷孤傲的眼睛里,閃著一絲驚艷和錯愕,但很快的又恢復平靜。

沈凌兒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果然夠冷,連死都那麼平靜。死前的叫囂那是弱者的表現,是不肯承認失敗的現實。

「你,要我救你嗎?」沈凌兒紅唇輕啟,淡淡的說道。

「恩」沉沉的聲音從少年的口中發出。他知道自己中毒了,也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迅速的流失。如果眼前這個仙女一般的人不救自己,那麼他今天就會死在這裡。

沈凌兒滿意的看了眼少年,和他身邊奄奄一息的靈獸,是一隻老虎,拿出一粒丹藥遞給少年。另一粒則讓天堂給那隻靈獸服下。

少年看著手裡的丹藥,知道它的珍貴之處。也不懷疑是不是毒藥。畢竟對方要殺自己輕而易舉,直接吞了下去。

不過片刻的時間

少年身上的傷口奇迹般的複合了,連同內傷也好了。再看看自己的靈獸,居然傷口也全都好了。全身毛髮鮮亮,哪裡還看得出,是剛剛受傷的快要死的樣子。

「今天在這裡,你從來都沒有遇到過他們對嗎?」沈凌兒看了一眼滿地的屍體,對著少年問道。

少年知道眼前的女子,問的是什麼意思。不由得感激沈凌兒縝密的心思。自己現在沒受傷自然沒遇到刺殺。沒遇到刺殺自然不知道是誰殺了他們,也就沒人來質疑他了,就算回去之後,家主發現人失蹤了。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也不會懷疑到自己身上,畢竟他一個中級靈王,對上那麼多高級靈王還有靈帝,不可能完好無損的。對著沈凌兒明白的了頭。

沈凌兒對眼前的少年很滿意,看來這少年是個聰明人。如果有人知道他今天遇到過那些人,那麼他會有麻煩的,畢竟同屬一族。

不過有一就有二,如果實力不強,一樣會被殺掉,既然自己今天救了他,沒理由讓他再隨便死掉。想到這裡,沈凌兒拿出一瓶丹藥遞給少年。

「拿著吧,這個送給你。可以快速的提高你自身修為。不過,這丹藥及其霸道,必須擁有靈王巔峰的實力,才可以服用它。不然,將會爆體而亡。」沈凌兒輕聲說道。

少年看著沈凌兒想了想,才伸手接過丹藥。然後,從懷裡拿出一塊通透的黑色玉佩遞給了沈凌兒

「以後,只要這塊玉佩出現在我面前,我葉清塵願意做任何事情。」平靜的話語中透著堅定,說的卻是一生的誓言。

沈凌兒再次看了少年一眼,接過玉佩放進戒指裡面。根本就沒把少年的話放在心上,卻並沒想到,之後這塊玉佩不止給她帶來了不小的麻煩,還幫了她一個大忙。

「丹藥治好了你的傷,卻治不好你的衣服哦。」沈凌兒丟下一句話之後,轉身上了馬車。幾人又繼續趕路了。顯然,經過這麼一耽擱,他們今晚想進城是不可能的了,只好找個地方露營了。看著沈凌兒等人的馬車漸漸走遠,少年才低頭看向自己破爛不堪的衣服,耳根一紅,迅速的找了個無人的地方換好衣服。又恢復了一臉的冷漠,可是卻永遠的記住了今天,記住了沈凌兒,並且一生都無法忘記。 「小姐,看來我們今晚只能住在山裡了。」阿俊一邊趕車一邊說道。

「嗯,前面隨便找個地方休息吧。」沈凌兒淡淡的說道。

兩輛馬車很快的行駛到前面一處山腳下,只是到了近處,阿俊和嵐風才發現,這山腳下滿滿的到處都是人。

二人在邊上找了一個空地停下馬車,天藍等人才從車上下來。沈凌兒隨著蛋蛋和天堂也一同下了車。而他們一行人出色的外表,瞬間成為了其他人注目的焦。

搭好帳篷之後,沈凌兒拿出戒指裡面以前存放的靈獸肉,和各種調料。便開始烤了起來。她很好奇為何這裡有這麼多的人在此呢。

「凌兒,你覺不覺的這裡的人多的有奇怪?」天藍一邊幫著沈凌兒烤肉,一邊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問道。

「是的,這裡是什麼地方?難道有什麼事情發生嗎?」沈凌兒不解的問道。

「這座山叫做蒼雲山。據我了解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也不知道今天,為何會多出這麼多人。」天藍也十分不明白的說道。

「嘿嘿,這還不好辦,小師傅我去給你們打聽打聽去。」嵐風說完,便向著人群中走去。

許久

「師傅啊,我問明白了。原來是前幾天晚上,大家看見這山裡面發出七彩光芒的異象,都覺得是有什麼天才地寶或者奇獸降世。所以現在陸續有人趕到這蒼雲山。」嵐風回來之後,立刻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說出來。

「原來如此,天叔叔,那我們也去看看吧。」沈凌兒想了下說道。反正現在回南溪國她也沒什麼事情。既然遇見了這種好事,自然是不能放過的。

「好。這雨辰大陸可是難得有什麼天才地寶出現,我們今天趕上了,自然不能放過。」天藍笑著說道。

「沒錯,老夫都幾百年沒聽說有什麼寶物降世了。」嵐天也跟著說道。

很快沈凌兒的烤肉就差不多烤好了。有她自己特製的調料,香味很快就傳出了很遠。引起不少人的視線看向他們這裡。可是,懼怕他們人多,實力又看不透,很多人也只是一直看著,並沒有上前打擾。

一頓飯沈凌兒等人吃的非常開心,特別是三大總會的會長,簡直就是吃貨,沈凌兒第一次知道這三個老頭這麼能吃的。

「丫頭啊,這是我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烤肉,唔唔,太好吃了。」嵐天摸著自己有撐的肚子說道。他是真沒想到沈凌兒烤的肉竟然會這麼好吃。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嵐曄也跟著讚美道,真是太美味了。

「好吃是吧,記得付錢。我都給你們記著呢。」沈凌兒看著幾個吃的滿足的老頭說道。

「哎,我們不是把令牌都給你了嗎?還要錢啊?」嵐天迷茫的問道。

「令牌只夠讓你們跟著我,至於其它的自然要付錢了。」沈凌兒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聞言,嵐天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冷汗狂飆。這丫頭怎麼這麼黑呢?這是此時三人心裡唯一的想法。

天藍在心裡都笑翻了,看著這三個雨辰大陸上的老怪物吃癟,心情實在是很好。

吃完了飯,沈凌兒幾人圍著火堆坐在那裡聊天。不多時便看見其他人開始安排留守的人,其餘人都拿著武器進了山。

聽說他們已經在這裡待了幾天了,可是自從第一次看見七彩光芒的異象之後,這幾天夜裡他們都沒有再發現。所以只能白天守在山腳下睡覺。晚上進山搜索。

沈凌兒大概看了下,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家族,門派的人。因為她對外人的記憶力不是很好的原因,所以她真不知道都是那些人在此。不過天藍在一邊大概的說了一下。基本上大陸上的有名的家族,都有派人來。到不是因為天藍都認識,而是他們的服飾比較好辨認。

想來應該是除了參加比武大會之外,知道這裡有寶物的事情之後,每個家族又陸續派出人來尋寶。

直到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各自只留下幾人在看守著帳篷。

「我們也進去看看吧。」沈凌兒才起身說道。

「好。」天藍等人應道。

直接收起他們的帳篷,隨著沈凌兒一起進山了。因為大部分都是向著他們之前發現光芒的地方走去,所以,沈凌兒等人選擇了相反的方向,人相對的比較少。順著山路一直走了一個多時辰,前面幾乎是沒有人了。到處都是漆黑一片。

又走了大概不到百米的時候,前方弱弱的透出一紅光,雖然很弱,但是他們幾人的實力都比較高,因此看的非常清楚。

「過去看看。」沈凌兒說道。

天堂在前面,沈凌兒在中間,蛋蛋在沈凌兒身後。旁邊的是天藍和阿俊,然後邊上才是嵐風幾人。很快幾人來到紅光所在的位置,發現前面竟然有個山洞。紅色的光芒從山洞裡面發出,光芒很微弱,所以並沒有太多人馬注意到這邊。

而山洞口地上到處都是無數的屍體,每個屍體的表情都特別的痛苦,彷彿死之前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根據屍體腐爛的程度,沈凌兒發現這些屍體不是這兩天的,應該是死了有幾天的時間了。想來應該是有人也發現紅光,找到這裡才變成這樣的結果。

「凌兒,要小心。這裡好像很不尋常。」天堂皺著眉頭說道。

「嗯,我沒事,你們照顧好自己。」沈凌兒看著天藍幾人說道。有蛋蛋和天堂在身邊,她不擔心有什麼事情。暗自在心裡告訴蛋蛋,保護天藍。這些人裡面,也只有天藍是她比較在意的。

越過屍體,慢慢靠近山洞口,發現這個山洞非常的大。大概可以容10多人同時進入,而紅光似乎是從最裡面發出的。

沈凌兒打出一簇火苗丟到前方,充當照明。隨著火苗照亮山洞之後,沈凌兒幾人抬腳走了進去。

走了沒多久便聽見,前面傳來痛苦的嘶喊聲。幾人對視一眼,並沒有太著急上前。而是依舊小心的慢慢前進。片刻時間來到了裡面。

發現前面有三個人抱著頭,痛苦的蹲在地上嘶喊著。沈凌兒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南溪國的太子沈斐然、東傲國的太子、丁沂南還有北越國的太子江啟文。

「小姐,是心魔幻陣。」天堂揮手在自己這邊打上一道屏障,免得身邊的眾人受到影響。

「哦?心魔幻陣?那他們有危險嗎?」沈凌兒看著地上的三人問道。

「心魔幻陣是幻陣中最厲害的一種,只要入陣人內心深處的心魔,就會出現,並且瘋狂的滋長,如果意志不夠堅定,無法擺脫心魔,就無法走出這幻陣。結果就會跟外面的屍體一樣。」天堂如實的說道。

沈凌兒聞言皺著眉頭沒有說話,她知道天堂可以破解這幻陣。看著地上痛苦不堪的沈斐然,這個她名義上的叔叔,卻也是曾經想害她父親之人,救嗎?沈凌兒心裡一時之間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天叔叔,前面有幻陣,你們還是出去等著吧。免得陷入幻陣無法脫身。」沈凌兒對著天藍等人說道。

「好,凌兒,那你可要小心啊。」天藍關心的說道。

「放心,我會的。」沈凌兒說道

嵐風幾人雖然有不情願,但是也沒說什麼,隨著天藍等人往回走去。

因為蛋蛋告訴她,裡面有一隻神獸,可以收了。她可不想弄的那麼高調。所以才讓天藍等人到外面去等著。

看著地上三人越來越痛苦的表情。和越來越虛弱的身體。沈凌兒嘆了口氣。

「天堂,救他們出來。然後送到外面去吧。」沈凌兒無奈的說道。

纏情霸愛 「好的,小姐。」天堂說完,走到前面,打出幾道靈力。瞬間紅光一閃。沈斐然三人慢慢平靜下來,卻仍舊昏迷不醒。天堂隨手丟出一個小陣法,把三人籠罩其中送出山洞。

沈凌兒傳音給天藍,讓他照顧下三個太子。

然後隨著蛋蛋和天堂繼續往前走,沒走幾步,從山洞裡面走出一頭神獸,居然是一頭黑色的蟒蛇。沈凌兒搜索記憶得知,這條黑蟒被人稱之為夢魔,善於操控閃電,和製造心魔幻陣,在人最脆弱的時候,操控他人按自己的意願行事。

「人類,看在你們是第一個不怕我幻陣的人,我今天不跟你們計較,放你們離開。」夢,魔看著沈凌兒三人提議道。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三人讓它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所以它現在不想計較,只希望這幾個人馬上離開。

「離開?為什麼?我們才剛進來。怎麼說也是你的客人。你怎麼可以讓我們離開呢?」沈凌兒看著黑蟒好笑的說道,她自然看出來黑蟒那小心思了。又怎麼可能如它的願呢。

天堂則是同情的看著眼前的黑蟒,而黑蟒不解天堂看著自己的目光。不明白他為什麼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既然你想死,我就如你所願。」黑蟒故意生氣的吼道。 既然幻境對這些人已經不起作用,黑蟒直接釋放出神獸的強大威壓,向沈凌兒他們襲去。

而沈凌兒三人則淡定的站在那裡,笑看著黑蟒不停的施加威壓,事實上,沈凌兒根本就沒動,只是天堂微微的用了手段,黑蟒的威壓對於他們就失效了。

黑蟒不解的看著沈凌兒三人,竟然在自己強大的威壓之下,一反應都沒有,更該死的是,反而是它在對方的氣勢下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它現在覺得自己身上,好像有一座山壓了下來,連忙運轉著全身的靈力抵抗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