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親親老婆。」穆老意味深長的看了穆英英一眼,旋即笑道,「好好,小夥子你可要加油,老頭子我就等著喝你們小兩口的喜酒了。」

「爺爺,你胡說什麼呢!」穆英英撒嬌似的沖著穆老說道。

「哈哈哈。」穆老大笑,老懷大慰。

「你好好休息一下,等下我過來替你取針。」華新拍了拍手站了起來,而這個時候,一陣剎車聲不由傳了過來,並且停在了天下第一食坊的門口!

(本章完) 「咯吱!」

隨著剎車聲響起,一輛掛著工商管理的車便停在了天下第一食坊的門口。

隨著車門打開,幾個人便從車上走了下來,向著天下第一食坊而來。

「這裡誰是負責人!」

當先兩人走了進來,環視了一圈天下第一食坊道。

「我是!」

回到收銀台前的葉婷皺了皺眉頭便迎了上去。

「我們是工商管理局的,我是市場監督管理科科長張大年。」張大年看著葉婷,並且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證件。

「哦!」葉婷一眼就看出這些人一定是金貴榮指使過來,給自己添堵,施加壓力的。如果真按照這檢查情況,這生意還做不做。

「那你們什麼事?」葉婷顯得有些不耐煩。

「我們要對你們的經營許可證進行核查和登記,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張大年公事公辦的道。

「哦,好,我給你拿去!」葉婷憤恨的往回走了過去。

張大年領著市場監督管理科的成員緊隨葉婷之後進了天下第一食坊。

「牆上掛著的是複印件,你可以先看看,我去給你拿原件!」葉婷沖著張大年指了指,同時沖著華新招招手道,「華老弟你過來!」

「婷姐!」華新冷漠的撇了一眼那些身穿著制服的工商管理局人員。

「又是金貴榮來找茬,真是煩都煩死人了,衛生監督所的人這才剛走沒多久呢。」葉婷不由抱怨的道,旋即拿著工商局頒發的經營許可證等證件走了過去,並且交給了張大年。

「嗯。」

張大年順手接了過來,就開始檢查登記著。

「我們登記完畢之後,會回去進行核查。」

張大年說道,把經營許可證遞給了葉婷,同時撇了華新一眼,壓低了聲音道:「金總讓我給你帶句話,讓你多考慮一下!」

「哼!」葉婷氣急敗壞的接過了經營許可證等證件,旋即看向華新,抱怨道,「看,又來了。」

「嘿嘿。」華新冷笑,想要奪我鬼醫邪華的東西,你倒是可以來試試看,「你直接告訴金貴榮,我在天下第一食坊等著他,他不是要我的食材的獨家收購權么?」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張大年撇了華新一眼,旋即扭頭就走了。

「哼!」

「這個該死的金貴榮!葉婷很是不爽的道。

「嘖嘖,我的好婷姐,我要是打發了金貴榮,你要怎麼獎勵我呢?」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葉婷。

「無恥,你找你的親親老婆去!」葉婷瞪了華新一眼,嬌嗔道。

「哈哈,你不就是我的親親老婆么?」 致命狂妃 華新說著,就想要探出自己的咸豬手。

「啪。」

「無恥,你唐哥還在呢。」葉婷不由瞪了華新一眼。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嘿嘿。」

「唐哥不是已經成全我們了么,他不會介意的。」華新一臉邪笑。

「無恥!」葉婷白了華新一眼,不過華新也沒再做作弄葉婷。一邊,穆英英和小鄧兩人守在唐裝老者穆老身邊,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來了很快又走了的市場監督管理科的那些人。

……

「咕嚕,咕嚕!」

不久之後,隨著一陣腳步聲傳來的同時,還有玉球撞擊的聲音傳了過來。這時,離開的金貴榮便走了過來。

他大腹便便,滿臉的笑容。

「哈哈哈。」

他肆意大笑著,彷彿即將得逞了一般。

「老闆娘,你這麼快就考慮好了,倒是挺不錯的,還算懂事。」金貴榮右手拖著兩個玉秋,咕嚕咕嚕轉動著,不時發出一陣撞擊的沉悶聲響。

跟著身邊的西裝男子拿過一張椅子,放在了金貴榮的身後。

「又來了。」

「看來這金貴榮是得不到手,誓不罷休啊。」

「嘖嘖,誰讓她們的生意好的不得了,都把我們的生意都給搶光了!」

天下第一食坊附近的館子見到金貴榮又過來了,不由幸災樂禍的看著熱鬧,嘀咕著。

「就她們這樣的小館子,還想像五星級,超五星級大酒店那樣賣那麼高的價格么,雖然那食材特別不一樣,但就她們這樣的小館子,能承受的起么,不知道多少眼紅的人給盯著呢。」

「嘿嘿,是啊,我們就坐等天下第一食坊關門大吉吧。」

「不關門還能扎得,人家可是蓉城的美食大亨,不僅做連鎖餐飲業,還有五星級酒店,這樣的大佬身價過億,那一個不是背景通天的大人物,看看,短短時間衛生監督所,工商局的市場監督管理所的人全部都來了,嘖嘖,這人脈關係,分分鐘弄死她們。」

「是啊,就人家這背景,這手段,這資本,不低頭不行啊,你再不低頭,指不定人家背後怎麼弄你呢!」

周邊的店鋪的老闆和一些人紛紛看著熱鬧,嘀咕著。

「哼!」

「姓金的,你想都別想!」葉婷被聯繫檢查了兩次,也是有些火氣的。

「哦?」金貴榮臉色旋即就是一冷,沉聲道,「別特么給臉不要臉,今天這食材的獨家收購權我是要定了,不,這食材的栽植技術,我金貴榮要定了!」

醫妃天下:王爺,請自重 「啪啪!」

金貴榮一拍手,身邊的西裝男子,旋即打了一個電話出去:「你們過來!」

「哼!」

金貴榮冷哼道。

「是么?」

「這食材是我得,你如何要定了?」華新雙手抱胸,笑眯眯的凝視著金貴榮。

「哦,是你得。」金貴榮不由看向華新,見華新只是一個小年輕,就不由笑了起來,「既然你是正主,來了正好。」

「你這食材哪裡來的,是你自己種植的,還是哪裡採購過來的,告訴我,我要這食材的獨家,尤其是栽植技術!」金貴榮囂張霸道的示意著華新。

「我自己種的?有本事,你過來拿呀?」華新笑眯眯的凝視著金貴榮。

啪嗒,啪嗒!

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啪嗒啪嗒的傳了過來。

一群身上明顯帶著社會混子氣息的年輕人,手持著棍棒就不由沖了進來,站到了金貴榮等人的身後,一個個棍棒敲擊著地面,發出咚咚的聲響,看上去很是嚇人。

「是我過去拿呢,還是你自己拿過來呢?」金貴榮笑呵呵的凝視著華新。

(本章完) 「嘿嘿。」

「就怕我拿給你,你未必承受的了。」華新眸子裡面邪氣縱橫。

「是么,只是我過去拿,你也未必承受的了!」金貴榮轉動著手裡的玉球,笑裡藏刀的道。

「那就沒轍了!」華新聳肩,悠閑的翹著二郎腿,看著金貴榮。

「敬酒不吃吃罰酒!」金貴榮臉色一黑,冷聲道,「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是。」西裝男子沉聲道,「給我砸了。」

「嘿嘿。」

「又有活幹了。」

「鐺鐺鐺!」

……

一群社會分子,手中的棍棒敲擊著地面,發出咚咚咚的聲響,很是嚇人。

「給我砸了。」

旋即,一群社會分子便涌了上來,朝著天下第一食坊的桌椅砸了過去。

砰砰砰。

啪嗒。

椅子桌子被推到,砸爛,整個天下第一食坊頓時變得亂七八糟的。

「你們太無法無天了。」

「我要報警告你們!」

葉婷見自己好不容易籌備好的天下第一食坊再次被人給砸了個稀巴爛,氣得她凶口劇烈起伏,顫抖的指著金貴榮等人。

「你報啊。」

「我看你報得了警么?」

金貴榮笑眯眯的凝視著葉婷。

而那群社會分子一點也不客氣,砸了天下第一食坊裡面的座椅,又砸了收銀台,還砸了裝著酒水的冰箱。

「砸。」

「使勁給我砸!」

華新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切,抓住葉婷想要報警的手道:「婷姐,讓他們砸,他們砸的越多越好!你報警幹什麼,哪裡不是還坐著一個穆大警官么?」

「氣死人了,氣死人了。」

葉婷見到這一幕,就氣得想要發瘋。

「穆大警官,你可是大警察,你得管管啊。」葉婷不由看向穆英英的道。

戀清 「哼。」穆英英本就是正義感很強的人,見不過金貴榮持強躪弱,但是因為對方針對的是華新的緣故,她看見華新就生氣,哪還想搭理這事。

「讓開!」

「還不滾!」

這時,一名混子砰的一聲就砸在了穆英英、唐裝老者以及青壯青年小鄧前面的一張桌子,乒乒嘭嘭的亂砸亂推,旋即手持著棍棒指著穆英英三人。

「啊……」

葉婷被面前一頓亂砸的舉動,還有對方凶神惡煞的樣子給嚇的連連尖叫著。

「小英,今天這事你怎麼不管了?」穆老深知自己這個小孫女的火爆脾氣,笑眯眯的問道。

「哼!」穆英英輕哼了聲,不情不願的站了起來,「你們幹什麼,我是警察,還不住手!」

「警察?」

那名持棍的混子之前就看到了穆英英身上的制服。

但卻根本沒把穆英英當一回事,老闆叫動手就動手,老闆人脈關係硬著呢。

「警察怎麼了,警察就很了不起么?」那名混子還不由用棍子點指著穆英英。

「槽!」

「老虎不發威,你當老娘是病貓啊。」

這個時候,被華新調戲佔盡了便宜的穆英英徹底爆炸了,火爆脾氣頓時就涌了上來。一把抓住混子手中的棍棒,就欺身而上,那名混子見此就想去抽手中的棍棒,卻被穆英英一個膝撞狠狠的頂在了對方的胯下,彷彿要把華新給弄成不男不女似的。

「嘶!」

「好疼!」

一邊,華新見到這一幕,故作驚嚇的夾緊了自己的雙腿。

「啊……」

「這個臭娘們,點子扎手,兄弟們給我報仇啊。」

「嘩啦啦。」

在天下第一食坊裡面亂砸的社會混子見此一幕,紛紛圍攏了過來。

雖然老闆人脈廣關係硬,口上說說還沒事,老闆沒開口,當著這麼多人還真不敢打。

但一個個卻把穆英英圍了起來,囂張的指著穆英英。

「臭娘們,很叼是吧。」

「勞資們弄死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