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快出來,快出來啊。」

劉梓珊激動的跑去敲劉允浩的門,劉允浩以為出了什麼事,急匆匆的開門,「發生了什麼事?」

看到妹妹臉色都變了,他以為是大會上出什麼意外了吧?

接著就聽到劉梓珊激動的說道:「是政楠哥,政楠哥他沒死,他還活著,他回來了。」

劉允浩停下走路的動作,回頭,皺眉,看著劉梓珊,「你說什麼?」

劉梓珊咽了口唾沫,很肯定的說道:「政楠哥就是Q先生,他回來了。」

劉允浩不信,覺得一定是妹妹說了胡話,便大步的往客廳走去……

說出來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在看到喬政楠的那一刻,他竟然激動到哭了。

聊齋之因果 一年了,本來以為永遠失去的摯友,現在突然出現,對他來說,就是失而復得。

劉允浩笑著笑著就哭了,然後又突然笑了起來,人生就這樣,充滿了意外,原來這一切不是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一個全新的開始!

……

喬夢璃之所以能這麼順利的混進演播廳,甚至把U盤插在電腦上打開,全靠阿冥的幫忙。

她去演播的時候,裡邊有兩個人在,當她正苦惱該怎麼把他們引開的時候,阿冥出現了。

喬夢璃不認識他,開始的時候還是很堤防著他,但是阿冥卻說:「夫人,是老大叫我來保護你的。」

那一瞬,她竟然不帶任何的懷疑,直接就相信了阿冥的話。

因為她知道,他口中的老大,就是默宇晨。

不過說好保護她的呢?

怎麼把人引開了,就不回來了?

難道是被抓到了?

還是先跑了?

想著,喬夢璃也趕緊離開,回到辦公室坐在樓層的洗手間,趁著蹲點的時候,她給默宇晨打了個電話。

「喂,是我。」電話一接通,喬夢璃就迫不及待出聲,

電話那頭的默宇晨輕輕的「嗯」了一聲,「你在哪裡?」

「我的廁所蹲著。」

「難怪聞到一股味,這味道還真不是一般的重啊。」

喬夢璃嘴角一抽,不過卻被默宇晨的話給逗笑了,「默宇晨,我發現你變了,變得話多了,還喜歡開玩笑了。」

「是嗎?」默宇晨也是淺淺一笑,低沉的嗓音,柔和的聲線,像是風拂過羽毛,輕輕地,很溫柔。

「我可不是對誰都這樣的,你是個列外!」

本來還可以安心開車,假裝什麼都沒聽到的阿冥,感覺自己就快忍不了了,老大這是在對夫人說情話嗎?

甜得就像是染了蜜糖似的,也肉麻得讓他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老大這是在對夫人說情話嗎?

甜得就像是染了蜜糖似的,也肉麻得讓他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了會兒,默宇晨以為是掛電話了,剛要出聲詢問,喬夢璃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默宇晨。」

那輕輕的一聲,感覺整個空氣都安靜了。

「嗯,怎麼了?」

「謝謝你!」

默宇晨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不要跟我說謝謝,謝謝兩字讓我覺得太生疏了。」

他要的從來就不是她的謝謝,而是她的坦誠相待!

「我現在回公司了,今天就給你放個假,你這邊要是沒事了的話就早點回去,到家了跟我說聲。」

雖然有喬政楠在,但是默宇晨還是不放心,就怕一些有心人拿她來做文章,所以,走的時候,他故意讓人把風聲透露給喬政楠,說剛才看到喬夢璃去演播廳了。

他只希望,她的小女人,在這裡能平安無事!

喬夢璃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直接去了選舉大廳。

大廳里的人,都已經散去,裡邊空蕩蕩的。

她站在門口,往裡邊掃了一眼,空蕩的空間,有低低的抽泣聲,斷斷續續的傳過來。

她疑惑的往右邊的牆角邊望去,只見那裡有個人蜷縮在牆角……

是小趙。

喬夢璃緩緩的走過去,最後在小趙面前停下,居高臨下的睨著她,眼底是藏不住的諷刺。

小趙身上的衣服幾乎全被扯爛,頭髮也是亂糟糟的,她一直把頭埋在腿間,雙手抱膝,整個人都瑟瑟發抖。

估計,在她看不到的臉上,還有傷呢。

是自己變得冷漠了嗎?

為什麼看到小趙這樣狼狽的模樣,她反而覺得活該呢?

「小趙。」喬夢璃冷漠的喊了她一聲,不帶任何感情。

「啊,不要過來,不要打我,求你們了……」聽到有人靠近的聲音,小趙下意識往牆角又縮了一下。

喬夢璃搖搖頭,看來是被嚇得不輕啊!

她微微彎腰,緩緩吐出一句,「小趙,是我,小璃啊。」

「小小璃……」小趙緩緩抬頭,看到是喬夢璃的時候,微微一怔,她警惕的看了眼四周,發現沒有其他人的時候,緊繃的神經,才微微鬆了不少。

她激動的抓住喬夢璃的手,昂頭望著她,雙眸泛紅,帶著哭腔求道:「小璃,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我不想這樣出去。」

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扯碎了,臉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要是這樣出去,她就真的在也沒法見人了。

「小璃,求你了,幫幫我……」

「幫你?」喬夢璃涼涼的聲音倏然響起,打斷了她的話。

她抬手將手臂上小趙的手,慢慢拿下,然後朝她微微一笑,卻笑不達眼底。

小趙的心咯噔一下,這樣的喬夢璃她從沒見過,突然有種說不上來的畏懼。

喬夢璃彎下腰,倨傲的看著她,說:「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幫你?」

「小璃,你……你怎麼了?」

小趙眼裡掖著淚,柔柔弱弱的樣子,讓人見了心生憐惜,可惜啊,這招對喬夢璃一點用都沒有。 「對啊,我怎麼了,」喬夢璃的站起來,目光隨意看向別處,講話時不緊不慢,但字裡行間卻是冷到骨子裡,「我想你是忘記了,那就讓我好好的幫你想起。」

手指輕輕地從木質桌面上劃過,漫不經心,「之前是誰,無緣無故到處摸黑我呢?又是誰,在吳青青說我壞話來著?」

說著,冷漠的目光睨了小趙一眼。

小趙不禁打個激靈,但還是極力辯解道:「小璃,那都是誤會,並非我的本意,是吳小姐……是她說你勾引她男朋朋友的,並不是我要去抹黑你的。」

「誤會?」喬夢璃的聲音不禁提高,她走上前,低頭凝視著她,厲聲道:「那又是誰,勾結江銘,在我的酒里下了葯?」

「不是這樣的……」

「剛才又是誰,在我被記者圍起來的時候,罵我是賤人,是騙子,是到處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小趙被喬夢璃看得背脊發涼,毛骨悚然!

她以為自己能裝的神不知鬼不覺,卻沒想到,其實喬夢璃早就知道了一切,只是知道了還假裝不知道,那才是真的可怕。

「哈哈哈,」小趙突然放聲大笑起來,也不打算繼續裝下去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跟你打馬虎眼了,對,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因為我非常看不慣你。」

從她踏進安全廳大門的那一刻起,小趙就特別的討厭她,沒有任何原因,討厭就是討厭!

「喬夢璃,你既然都知道了,為何不早早揭穿我,還要裝作一副聖母的樣子,到處裝好人?」

喬夢璃睨著她,似笑非笑,諷刺道:「我要是不裝,今天怎麼看你的笑話啊。」

「小趙啊小趙,別以為你跟陳處長的那些破事藏得很好,說我婊里婊氣的時候,怎麼不想想你自己,陳處長已經結婚了,你還當小三破壞別人的家庭,你說說,咱倆誰更賤呢?」

小趙怒氣騰騰的瞪著她,剛好心裡有氣沒處發,指著喬夢璃就大罵道:「喬夢璃,你這個千夫所指的賤女人,憑什麼說我賤,我跟老陳那是真心相愛,而你呢,只不過是用肉體跟那些男人做的交易罷了。」

大廳里很空蕩,聲音的迴響特別大,與喬夢璃對峙的時候,儘管小趙的聲音特大,但在氣場上,卻遠遠不及喬夢璃有氣魄。

喬夢璃上前一步,十分鄙夷的看著她,那雙眸子冷似千年寒冰,但在面上卻淡淡無極,毫無波瀾。

「我千夫所指?呵,真是搞笑,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陳驕陽是我學長,我跟他也只是個過去式,而江銘,我跟他只是合作關係,並沒什麼交情,至於劉允浩……」

頓了頓,便繼續說道:「我和劉允浩在初中的時候就認識了,也算半個青梅竹馬,你覺得我跟他的關係的如何?」

小趙驚訝的看著她,隨即搖頭,喃喃自語:「不可能,就憑你,怎麼可能會跟劉少一個學校的,這絕對不可能。」

真是可笑,這人是有多虛榮,才會這麼去在意別人的身份背景?

交友不看錢財,就看值不值得。 喬夢璃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諷刺,這就是人心啊!

小趙偏過頭,睨著她,微紅的眼底隱忍著憤怒,她笑道:「可那又怎麼樣,走到今天,你的名聲也早就臭了。」

「是嗎?」喬夢璃一臉不屑,「在我看來,你現在的情況會更慘些,今天的這齣戲,只是我送給你這段時間來對我的照顧,千萬不要客氣!」

「什、什麼?」小趙臉色大變,驚訝的看著喬夢璃,不可置信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今天這齣戲,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喜歡不?」喬夢璃一字一句,如同刀尖,一刀一刀的割在小趙的心口上。

小趙晃了下神,向後踉蹌了兩步,憤怒之餘還有驚恐,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真的在害怕,渾身都顫抖得厲害,說話的時候,嘴唇也一直在抖動著。

「原來是你……喬夢璃你真卑鄙。」

「彼此彼此,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而已!」真當她是軟柿子,任他們揉捏嗎?

「啊!」小趙突然像發了瘋一樣,沖向喬夢璃,想要去扯她頭髮,卻被喬夢璃輕巧的躲過,然後推倒在地。

「喬夢璃,我跟你沒完。」

喬夢璃涼涼的低睨著她,高貴又優雅,御姐范十足,「我這人向來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今天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如果你再不給我安分點,我不介意更狠些。」

說完,喬夢璃便轉身要離開,剛走兩步,小趙的聲音就在身後響起,「喬夢璃,你勾引默總,吳小姐是不會放過你的。」

聞言,喬夢璃笑了。

她回頭,深深的看了小趙一眼,說:「我記得好像跟你說過,我已經結婚了,但是好像還沒跟你說,我老公就是默宇晨吧。」

「什、什麼……」

小趙驚訝到無法言語,看著喬夢璃離開的背影,無力的癱軟在地上。

她的老公,竟然就是大名鼎鼎,萬人敬仰的默總……

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背地裡搞得那些小動作不會被發現,結果到頭來,當事人一直在悄悄的觀望,等著看自己的笑話。

小趙坐在地上,哭得很傷心,從未想過自己這麼蠢,因為一時的虛榮心和嫉妒心,葬送了自己的未來。

原來,很多事情我們只看到了表面,而其中的原委,往往都會是我們經常去忽略的真相。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過都是別人道聽途說得來,而真正的真相,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

我們知道的,往往都是那個最表面的「真相」,而隱藏在「真相」低下的真相,才是我們最需要知道的真相!

喬夢璃從大廳出來,想直接去找喬政楠,有些事情,她真的迫不及待想知道,可是現在他們所在的會議室,她根本就進不去。

在門外等了將近半個小時,門終於開了。

她動了動有些發麻的雙腳,剛想要過去,就見一行人從裡邊走出來。

喬政楠也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喬夢璃激動的向他招手,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看到他在眾人的簇擁下,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了。

喬夢璃愣在原地,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哥哥看她的眼神,完全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一般,只是輕輕一瞥,沒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喬夢璃依舊愣在原地,獃獃的望著那個方向。

雖然知道哥哥這麼做肯定有自己的苦衷,但是喬夢璃這心裡還是有點小失落。

她跟哥哥的感情…….怎麼說呢,沒有別人家兄妹的小打小鬧,反而他們之間的總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中學那會兒,每次在學校相遇,她都唯唯諾諾的喊他一句學長,而哥哥都是冷冷瞥了她一眼之後,便走開了。

因為學校沒人知道她是喬家的女兒,他也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可儘管如此,喬夢璃還是覺得哥哥其實並不討厭自己,他總是在默默的關心著,只是不善於表達罷了。

剛才在大廳,看到哥哥出現的時候,她真的一直在剋制自己的情緒,忍住想要衝上去抱他的衝動。

那種失而復得的心情,沒人能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