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戀花妹子變的越來越可愛了。」江宇大笑道。

的確,戀花這次出現,整個人彷彿變了一般,雖然容貌仍舊是往常那般,但整個身體,彷彿都散發出一股仙氣,渾身上下,看起來隱隱有種仙氣包裹的感覺,皮膚如同剛出生的嬰兒,嫩的幾乎吹彈可破,充滿光澤。

看到大家都驚疑的看著自己,戀花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嬉笑著看著自己身體,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同啊。

這時,天空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恭喜九位達到天級營級別,歡迎來到天級營,一個時辰后,將會接引你們。」渾厚的聲音,彷彿報幕員一般,鄭重的宣布出羅刀幾兄弟的情況。

羅刀看向兄弟們,一股股強者的氣息,撲面而來。

「七丹境,全部達到了!!」羅刀心情激動的看著大家說道,沒想到這一次收穫真的不小啊,吸掉一整條中階『元脈』,再加上最後那一池子的金龍血液,最終讓大家從四丹境巔峰,直接飛躍到七丹境初期,幾乎全部都是剛剛好跨過七丹境門檻。

剛才大家都在擔心戀花的情況,一時間沒人去關注自己的修為,到底增長到怎樣一個級別。

聽見天空中的聲音后,大家才開始查看自己和兄弟們的修為,這才發現,竟然除了羅刀之外,集體達到七丹境初期,全部跨過了七丹境的門檻。

「天吶,八名七丹境的強者啊!!這次真的開眼了!!!」

「就連天級營,七丹境也是很強大的高手了!!」

「天吶,這都是一群什麼樣的變態傢伙啊!!!」

「一群變態!!」

遠處站在外圍觀望的地級營眾天才,紛紛發出驚嘆聲,這一場變故,太過震撼了,整個地級營地,可說是開天闢地從未有過的,地級營地,一旦突破到五丹境初期,便會自動被送去天級營地。

當然也不是沒有人想過,去『獵殺場』內躲藏起來修鍊,待到自己修為,真正的達到一種變態級別,再出來突入突破,去到天級營后,能夠充分的自保。

但又有幾個人,能夠如羅刀他們這般,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修為突破如此迅速,幾乎所有如此打算的少年,在進入『獵殺場』后,不是被莫名擊殺,便是實在熬不下去,躲在『獵殺場』修鍊的日子,並不是想象中容易的啊。

稍有不慎,莫名死在其中都沒人知道,所以大部分躲進『獵殺場』增長修為的少年,最多也是達到五丹境巔峰,便實在熬不下去,出來被『日月結』自動識別,彈送去了天級營。

今日所有人總算大開眼界,有史以來第一次,同時八名天才少年,同時突破至七丹境,將要同時去到天級營,這不但是轟動地級營的一件大事,也將會是轟動天級營的一件大事啊,相信在整個『神兵營』內,都算的上一件轟動天下的大事了。

才過去半年多的時間,竟然全部突破七丹境這群人是在『獵殺場』內,怎麼修鍊的啊,怎麼自己就沒有這麼快的修鍊,對於這幾兄弟,所有人都充滿無數疑惑。

「老大你才四丹境!!能去天級營嗎??」江宇突然發現羅刀的修為,竟然才四丹境巔峰,根本就沒有達到踏入天級營的門檻。

眾人不由愣然看著他。

「剛才不是說了嗎??是恭喜我們九位,而不是八位。」羅刀笑著說道,他並不擔心自己。

隨即大家想了起來,在『獵殺場』的時候,他曾經擊殺了一名七丹境初期的血衣族高手,早已不知超過天級營門檻多少倍,絕對有進入天級營地的實力。

羅刀的眼神,掃過戀花的時候,略微帶著一絲憂慮,但並沒有說什麼,隨即大笑著和眾人玩笑到一起,這次出來,所有人都達到了七丹境,光憑這件事,就足以慶賀,再加上挺過了天劫,更加值得慶賀,所以羅刀提議去喝酒,沒有任何人有意義,高高興興的朝著地級營內的酒樓走去。 第二天,夏知若醒的時候才七點二十,她揉了揉朦朧的睡眼,腦子還是迷迷糊糊的。昨天晚上打遊戲打到最後直接睡著了,慢慢起身,她不是在客廳嘛,怎麼睡在床上?

趿上拖鞋,打開房門,夏知若聽到廚房裡叮叮噹噹廚具碰撞的聲音。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田螺姑娘,」夏知若笑語吟盈,側身靠在廚房門口,「好香!」

「蛋炒飯,要不先嘗嘗?」

「好啊,」夏知若毫不客氣地接過,一邊吃一邊含糊不清地說,「我記得家裡沒雞蛋了啊……」

「我剛出去買的,超市打折,很便宜,就多買了些放冰箱。嫌麻煩的話可以蒸雞蛋羹。」

夏知若一臉為難,「可是雞蛋羹也很麻煩啊……」

季庭深突然低頭靠近她,鼻尖都快貼在一起了,「那我做給你吃不嫌麻煩吧?」

「勉勉強強吧,」夏知若傲嬌地一扭頭,朝鍋里看了一眼,「記得多放些蔥花。」

「好,」季庭深推著她出去,「你的廚房被我承包了。」

夏知若沖他背影喊到,「要收租金的啊!」

「要錢沒有,要人一個。」

「哼……」

吃過飯,季庭深載著夏知若去上班,公司里的人對此都見怪不怪了。

夏知若回到自己辦公室便專註於工作。

其實事情挑明了也好,至少不用再猜啞迷。而最後事態會發展成什麼樣,隨緣吧……

她還想這周末去看看外婆。

一天的時間,都沒能和總裁辦的那位見上一面,夏知若給他發消息他也沒回。

下班時間到了,她第三次拿起手機,對方還是沒回她的消息。

夏知若蹙了眉頭,這人可是一天都沒聯繫他了,什麼會也不可能開一天吧?

正在疑惑間,突然有人敲門,然後,晨晨的小腦袋就探了進來。

「知若!」

「誒,你怎麼在這兒?」夏知若有些驚喜。

晨晨走過來挽住她的手臂,「好久沒見你了,想你嘛!我今天要加班,正好趁著下班時間出來溜溜,憋死我了!」

她的頭髮已經齊肩,較之前的蘑菇頭淑女了不少,性子倒還和之前一樣活潑。

「就你加班嗎?」

「整個頂樓,對了,季總好像都走了,沒跟你說?」

夏知若搖搖頭,「沒有,」心裡一陣鬱悶,怎麼連自己消息都不回了?

「你著急回去嗎?」晨晨突然問道。

「不著急啊,怎麼了?」

「我樓上有好多吃的,正想分給你一些,要不你陪我上去取?」

夏知若幾乎沒有多想,直接就答應了,「正好回秘書室看看。」

「走!」

兩人一同乘電梯到了頂樓,「小瑾還在會議室,我們去看看?」

「嗯?」

夏知若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進了會議室,眼前的場景突然讓她愣住了。

「Surprise!」

雪花自她頭頂落下,頭髮全都粘上了。

設計部的大部分人都在,賈蔓、葉琳……還有懷川!小瑾手裡拿著氣球,而季庭深正在對面含笑望著她。

「這是……?」美女窩小說

季庭深徑直走了過來,同她咬耳朵,「慶功宴。」

「嗯?」

季庭深卻沒給她多做解釋,直接拉著她走到會議室中央,「說兩句?」

夏知若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這不應該是我一個人慶功宴,而是在場每一個人的。謝謝各位的配合和支持,希望以後一起努力,把更好的作品呈現出來。」

「好!」晨晨帶頭鼓掌。

夏知若朝眾人鞠了一躬,然後退到季庭深旁邊去了。

說是慶功宴,其實還不如說是茶話會。夏知若看著現場的布置和桌上擺著的小零食……

「準備了多久?」她悄悄問道。

季庭深低頭在她耳側,「兩個小時。」

「這就是你不回我消息的理由?」

「……我錯了。」

鑒於某人態度誠懇,夏知若也就大度地不和他計較了。

「誒誒誒兩位,這裡的零食已經夠多了,不需要額外的狗糧了。」懷川毫不客氣地說到,早知道他也把女朋友帶來了。

季庭深挑挑眉,直接把夏知若往自己懷裡帶,「有意見?」

懷川別開眼去,你的地盤你做主,我還是繼續隱形吧。

夏知若側頭看著男人,心下感動,她如何不知這慶功宴,包括昨天晚上的遊戲都是為了讓她開心,分散注意力……

「別這麼看著我,你這樣的眼神怕是會讓我把持不住。」

夏知若給了他一拳,「不理你了。」

轉身去找懷川,「來葉城都不跟我說一聲,太不夠意思了吧!」

「姑奶奶,我也是剛到,本來想聯繫你的,結果一下飛機,直接被你家那位叫到這裡來了。」懷川一臉無奈。

「噢……」夏知若同他開了幾句玩笑,然後找晨晨和小瑾去了。

慶功宴結束后,季庭深送夏知若回家,臨走之前,夏知若突然神秘兮兮地對他說,「我剛剛看到你的文件夾里有一個粉紅色的信封……」

說完她就下車了,留下季庭深在原地一臉懵。

打開放在後座上的文件夾,一個粉紅色的信封便掉了出來,正面兩個娟秀的字——情書,打開,裡面是一張粉紅色的紙,依舊只有兩個字——謝謝。

季庭深愣了兩秒,然後突然低聲笑了起來,止都止不住,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給她發過去。

夏知若看到照片后……裝死。



姚琴隔天上午就被送回了雙燕鎮,夏然在第一時間便收到了消息。

「少爺,要不要我再把他們抓回來?」

「沒那個必要。」夏然把玩著一把精緻的小刀,「夏松岳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這兩天他一直待在別墅里,連公司都沒去。」

「一直待在別墅里?」夏然輕笑一聲,「現在倒是不著急了?你先出去吧。」

下屬退出去后,夏然撥通了夏柏全的電話。

「爸。」

夏柏全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略微有些沙啞,「事情我都聽說了。」

「對不起,是我沒把事情辦好。」夏然頓了頓,「我會想辦法補救的。」

「嗯,」手機里沉默了幾秒,「如果實在沒有好的法子,就直接把人解決掉吧,手腳做乾淨些就行,千萬別被抓到把柄。」

要是被老家主知道,他的家主之位可就泡湯了。

「我知道。」

夏然掛斷電話后,望著手裡的小刀出神,直接解決掉么…… 在整個地級營內,有十幾家酒樓,十大家族每個家族擁有一座,其它幾個比較強大的家族,也分別擁有一個,這些都是他們自己經營,提供給自己族內子弟消費的場所,當然也接待外來人員,在這相對封閉的『日月結』內,酒樓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行當。

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大家當然選擇了來照顧宇文家族的生意,只剩下一個時辰的時間,在這裡也沒有其它事可做,而且去到天級營,相信還會有跟多的戰鬥等待他們,現在海吃一頓,是最好的選擇。

宇文家族的酒樓,生意相當興隆,一切都來自與羅刀等人的幫助,讓宇文家族在地級營的勢力,如今達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幾乎沒有任何家族的子弟,膽敢在宇文家族的地盤上鬧事,所有來到宇文家族酒樓吃飯喝酒的少年,都感到非常安全,更願意前來消費。

來到了自己的地盤,宇文沁心當然安排了最高等級的招待,這是酒樓的頂部,是一個開闊的露天頂樓,享受著自然的陽光,吹著微風,頂樓上,還種植了不少植物,開滿鮮花,香氣四溢,彷彿仙境一般。

戀花的變化的確很大,雖然大家嘴上不說,但心裡都在紛紛疑惑,整個人變得彷彿仙境下凡的仙子一般,渾身散發出一股股濃濃的特殊氣息,聞之讓人精神一震。

雖然大家都向羅刀投來了疑惑的眼神,但羅刀仍舊開心的和大家說笑,並沒有打算解釋的意思。

宇文家族的廚師,技術很是一流,吃的眾兄弟讚不絕口,沒有一個人提到天級營的事,一個時辰之後,大家都會去的地方,雖然很陌生,但沒有一個人問,也沒有一個人說,因為在場所有人,都沒有去過那裡,誰也無法準確說出天級營情況,問也是白問,說也是白說。

天級營,是一個很神秘的地方,在整個『神兵營』內,是最頂尖的一個營地,營地內,強者無數,規矩甚多,和地級營,人級營,都有很大的區別,在天級營內,勢力非常多,並不止十大家族獨霸營地,還有其他遠古家族的參與,讓本就無法寧靜的營地,變得更加混亂。

自己得罪了幾大家族,相信這些人,早已在天級營內等待自己一幫人了,雖然不知道他們會使出什麼花招,但戰鬥難免,一切暴風雨,都無法逃避。

『神兵營』外,『金龍城』內,高大的金色城堡,上皇的行宮內,一為滿面紅光的老人,坐在高高的城堡上,遙望遠處『神兵營』的位置。

「一年的時間,真的都達到了七丹境修為!!!!」上皇充滿震驚的問道。

「是的上皇,剛才的天劫,正是羅刀八位兄弟的天劫。」龐將軍畢恭畢敬的站在他身旁答道。

「這次果然押了啊,呵呵呵呵呵。」上皇略微入神的笑道,思慮彷彿進入到另外一個空間,雙眼遙望遠方,充滿期待。

「上皇的決斷,從沒錯過,相信要不了多久,上皇就會看到他們叱吒大陸。」龐將軍略帶興奮的說道。

「很好,很好,本皇期待著。」上皇笑著說道。

地級營內,羅刀眾兄弟,仍舊推杯換盞,不停叫囂狂吃狂喝,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動靜,一直都在上皇的觀察中。

此時,天空中,突然風雲變幻,九股巨大的光柱,從空中射下,直接照射在羅刀等人的身上,就如同當初從人級營來到地級營一般,還是那種光柱,只是不一樣的場景,這次不是一根光柱,而是同時九根,一個都沒少,一個也沒落下。

「宇文斌,以後地級營的宇文家族勢力,就靠你們了,好好保護好大家。」宇文沁心站在光柱之中,對著一旁守候的宇文斌交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