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天真!他們以為他們像以前那樣裝出一副聲勢浩大的樣子就把我們嚇住了嗎?兄弟們!就問你們怕不怕!」

「不怕!」

吼聲震天,沒錯他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燕雲帝國這樣了,就是這樣的威勢才讓很多的大佬們在前期的時候十分的注意,不過現在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聲勢了,所以一個個的反倒是不怕,而且還更加的興奮了。

誰能想象得到,幾千萬的大軍會因為即將要開罵而興奮了。

「不過兄弟!我怎麼感覺不對啊?」

可是有士兵還是覺得今天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平時的燕雲帝國大軍雖然也是這樣過來,但今天這氣勢明顯有點不一樣了。

「有什麼不對勁啊!不就是比平時更加帶勁一點,比平時多帶了武器嘛!」其中一個士兵不以為然。

「等等!大哥!你剛才說什麼?你說他們帶兵器了?」

「是啊!帶兵器了!草!我去!他們要動手了!兄弟們趕快回去拿武器啊!他們今天是一定要動手了!」

發現不對勁的人不止這幾個人,幾乎站在前面,叫的最歡的幾個人都發現了不對勁,可當他們想要回頭去拿武器準備戰鬥的時候,他們卻發現了一個令他們十分心

涼的事情,那就是以後的人實在太多了,一個個的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燕雲帝國是怎麼回事,還真的以為他們就像往常一樣來對噴的,以致於發現不對勁的人想要去拿兵器的時候,一個個的都被堵在了前面。

「瑪德!快讓開啊!混蛋!我不想死啊!」

一個眼看燕雲帝國士兵已經距離他們不到幾百米遠的士兵眼淚都掉下來了,他們好戰不代表他們喜歡死啊!

「快退!有敵襲!準備戰鬥!」

不過也有高手注意到了燕雲帝國的士兵,很快便大喊了一句,聲音很快的傳入了這些士兵的耳中,直到這聲之後一個個的才反應過來。

「殺!」

可惜已經晚了,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距離他們不遠的燕雲帝國突然開始加速,以武者的速度,幾百米的距離根本就不算是太遠,所以這些人還沒有拿到他們的武器,戰鬥已經開始了。 「不好!」

劇烈的喊殺聲和濃濃的血腥味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營地,已經閉關的軍中大佬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了不好,一個個的趕緊沖了出來,可是他還沒有等他們衝出來,他們就感覺到了天地之間突然出現了一股力量將他們給禁錮住了。

「燕雲帝國果然早有準備!他們居然出動了三公! 分手妻約 正好!陛下讓我們不動,那是因為擔心其他幾國找我們的麻煩,但是現在你們找來那就太好了!」

不過大多數的公爵卻沒有因為被禁錮之後就感到害怕,文人三公他們雖然有著如此逆天的能力,但是他們除了這樣的能

力卻沒有絲毫的戰鬥能力,他們有改變戰場環境改變戰場局勢的能力,但是他們自己卻沒有真正掌握主動的能力,所以他們根本不擔心自己被禁錮住了,而且……

「太師!」

「解!」

三個聲音同時從三個營地當中響了起來,正是三個帝國當中的三公之一的太師,這次為了對付燕雲帝國,各國那都是精銳盡出,這能改變戰場的三公自然也在其中。

「怎麼回事?我們怎麼還不能動?」

原本以為三個太師出手,這樣的禁錮就能被解封了,可惜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還是不能動,這下子他們就有些不淡定了。

「太師!這是怎麼回事?」

三個營地當中幾乎同時響起了這樣的聲音,三個太師也是一頭懵,他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文人修鍊十分的難,到了三公這種級別出手就更加的難了,很多的三公甚至一輩子都沒有出手幾次,這就造成了文人體系十分的混亂,因為文人修鍊實在太稀奇古怪了,

很多文人都只知道修鍊到了三公的這種實力的文人,有時間禁錮的能力,然後就沒有其他了,文修也是禁武之地被成為最神秘的力量沒有之一,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這文修是怎麼傳出來的,這確實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現在他們被禁錮起來不能動,不要說這些大老粗了,就連他們自己對自己的修鍊那也是一知半解,所以現在他們也很無力啊!

「怎麼辦?」

「莫急!莫急!我並沒有把你們怎麼樣?只是讓你們安靜的呆一會而已,放心我們的人也進不來的,進來也是跟你們一樣不能動,所以你們是沒有危險的。」

就在這個時候三個營地同時出現了一個老人的身影,老人看上去和藹可親,給人一種十分信任的感覺,反正不

管別人信不信,他們居然信了這個人說的話,真的不擔心有人會突然攻擊他們了。

「我叫范仲淹!是一個老師!放心!你們只要將眼前的書背完之後,這個結界自然就解開了!看書吧!」

說著憑空出現了好幾本書,而且這些書還都是他們沒有看見過的!

「我先離開了!」

范仲淹

等級:九星,文人三公,擅長教書

來歷:無淪在朝主政、出帥戍邊,均系國之安危、時之重望於一身。他對某些軍事制度和戰略措施的改善,使西線邊防穩固了相當長時期;他領導的慶曆革新運動,雖只推行一年,卻開北宋改革風氣之先,成為王安石「熙寧變法」的前奏;即使在擔任地方官時,他也

殫精竭慮,鞠躬盡瘁。范仲淹不僅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和軍事家,還是一位卓越的文學家和教育家。作為宋學開山、士林領袖,他開風氣之先,文章論議,必本儒宗仁義;並以其人格魅力言傳身教,一生孜孜於傳道授業,悉心培養和薦拔人才;乃至晚年「田園未立」,

居無定所,臨終《遺表》一言不及私事。

「是!」

隨著范仲淹的離開,其中一個太師居然乖乖的將其中一本書拿起來看了,其他的幾個人似乎也有所意動,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剛才!剛才!那個人對我們做什麼了嗎?我們為什麼要聽他的啊?」

聽到這話,拿起書的那個人也是一臉懵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書,這個時候一陣后怕!

要是他叫我去死,我會不會去死啊!不僅這個人有這樣的想法,幾乎在同時,所有的人哦度升起了這樣一個可怕的想法,想想都嚇人。

「這書還看嗎?」

可是即便是后怕這些人還是不知道該幹什麼,他們被困在這裡,要是真的如同那個人說的那樣,那他們估計是走不出去了,沒有他們主持的大軍,現在就比一群烏合之眾強不了多少,現在他們似乎沒得選擇了。

「還能幹嘛!試試吧!希望那個人不會騙我們!」

雖然心中還是有些后怕,但不知道怎麼的,想到那個人的面容,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信任之感。

眾人無奈的拿起了書,書上的文字並不算太多,這樣的文字或許對於武修來說還是有些麻煩,但是他們畢竟都是三公級別的高手,記憶力自然是好的很,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將這本書給背完了,就在他們背完的同時,他們被禁錮的活動範圍立刻就解封了。

「這!這就是文修真正的力量嗎?還是說這是新的文修?」

首先出來的太師一臉愣愣的,活了那麼久,他還不知道文修居然還可以這樣玩?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試試這文修的力量。」

范仲淹的出手讓這些人十分的害怕,但同時也給了他們一條新的修鍊思路。

「好了!不要走神了!先去看看吧!等一會在說。」

很快一個公爵也走了出來,不過他的眼神卻不太友好,因為他已經感覺不到燕雲帝國的士兵的氣息了,很明顯燕雲帝國撤兵了。

「草!」

果然!當他們趕到戰場上的時候,只是留下了還在互相幫助的聯盟士兵,而大多數的人則是在收斂屍體,燕雲帝國的大軍已經退了,可是看現在的情況三國聯盟的也死了不少的人,至少也有二十萬吧!

死的人不算很多,可是總是讓幾人心中悶悶的感覺,一種無力的感覺在所有的心中瀰漫開來。 「還不錯的收穫!」

看著不遠處的大營,秦飛和桑明理同時露出了笑容,他們的設計已經開始動起來了,而且一切都在按照他們所想的方向在走。

「那麼要是他們不來進攻我們,我們就繼續吧!」兩人會心一笑。

……

「砰!你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現在好了!你們舒服了是不是?」

三國聯盟大營,誰都沒有想到發怒的居然是元老祖,而不是坐在一邊的貴王,但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反倒是貴王一幅優哉游哉的樣子,似乎一點都沒有在意這次的事情。

「元老祖!你發脾氣有什麼用?我不是早就提醒過你們,要你們儘快行動嗎?現在我也只能呵呵了。」

貴王說不盡的嘲諷,很早的時候鬼王就極度不滿了他們這樣消極怠工,可是不管貴王怎麼鬧,這些人根本就不會理貴王,這讓貴王當時也是憋了滿肚子的氣,現在看

見這些人不好受他反而好受了,借著這樣的機會說不得還要羞辱一番這些人。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我覺得我們說話你最好不要插嘴,雖然你身邊有公爵保護,可是我們想要教訓一個小子,應該沒有人能攔的住我們。」

烈老祖的眼神越發的變的凌厲了,本來大家心裡都憋著火了,這元老祖發發火大家也就忍了,畢竟是聯盟當中的一員,

可是你一個叛徒,一條喪家之犬憑什麼在這裡說話了?

「哼!」

貴王冷哼一聲,心中充滿了不滿,但是也沒有再說話,就像這些人的那樣,他還是要小心一些,現在的他可不比在燕雲帝國的時候有更多的利用價值,這些不敢殺他,可是不代表這些人真不敢收拾一下他。

兩地夫妻 「元老祖!你消消火,我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已經傳消息回陛下那裡了,很快就有消息了,你放心這次陛下應該不會在放縱這些人了。」

齊老祖沒有絲毫的表情,可是他說這樣的話已經代表了他現在的態度,這件事情是絕對不能忍的,更不用說燕

雲帝國還出了一位厲害的三公,要不是那位三公說他的能力連自己人都要控制,他們真不敢相信,到最後他們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或許真的是全軍覆沒了,很難想象這樣的場景會讓三國陷入什麼樣的一個境地。

「好!希望這一次不會讓我失望了。」

元老祖轉身就走,其他人很消失在了大營當中,只留下了一個人獨自生悶氣的貴王。

「哼!你們今日羞辱於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離叔,我們走!這裡已經沒有呆下去的必要了。」

貴王的離開並沒有在大營當中掀起什麼樣的波浪,貴王的利用價值就只有那麼一點,要不是身邊還跟著一個三公,或許他們早就將他給殺了,現在走了也好,他們正好安靜了,要是以後有機會這樣的人不能被他們所用,他們不介意殺了他,現在嘛!誰也沒有時間管他

們了。

……

「我草!這是第幾次了!」

烈老祖看著不遠處的燕雲帝國士兵,已經實在忍不住的愣是將眼前的一座大營給毀了,要知道現在距離上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個月左右,也因為有了上次的事情,讓三國聯盟的人十分小心,而他們向自己的陛下呈上去的戰報,似乎都沒有

被看見一眼,一直都沒有消息,沒有皇帝的消息,他們也不敢率先動手。

聯盟軍不敢率先動手,但燕雲帝國的這些士兵就沒有那麼好心了,他們還和這些人玩起了心裡戰,沒事的時候他們就聚集起來,做出一副隨時要進攻的樣子,但是等到聯盟軍準備迎戰的時候,他們又跑去休息了,不僅這樣,更可氣的燕雲帝國的軍隊集結的時間,總是

讓你摸不著頭腦,要麼是在晚上,要麼是在半夜,要麼是在大中午的時候,反正就沒有一天消停過。

其實他們心裡也很清楚,這些人要是沒有上次的機會,他們是一定不會進攻的,其實他們不用隨時備戰都行,但是他們能賭嗎?顯然是不行的,他們不敢賭,上次的事情讓他們損失了二十來萬的人,不算是太多,可是要是每次都是這樣的人了,而且現在這還不是讓他

們頭疼的原因,主要是幾個皇帝好像都沒有什麼動作,不要說烈陽帝國和枯木帝國的皇帝沒有動作,就連落日帝國的皇帝南宮樂也沒有了聲音,這就尷尬了,他們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要是他們的實力夠強,估計底下的士兵都要嘩變了。

可是現在他們這樣也不好受,他們被殺了二十來萬的人,可就這小小的一個開端,放佛撕開了一條口子,現在大軍當中已經發現了很多的逃兵,數量都在幾萬人左右,這可不是小數目,很容易影響軍心,他們甚至都不敢將這些逃兵抓起來當做雞給殺了,這是他們的

不作為造成的,並不是這些人怕死而逃跑。

他們很惆悵,甚至他們還很疼苦,這樣還能玩下去嗎?烈老祖恨不得現在自己獨自殺進去也很爽啊!現在卻只能這樣看著,心中說不出的疼苦,更多的是心累,連他這樣級別的人物都心累,可以想象下邊的士兵就更加的疼苦了。

「主帥!落日帝國來信使了。」

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烈老祖欣喜若狂,現在聯軍就差一個主帥了,現在只要任何一個皇帝下令,他們都要動手,不管是那個皇帝,因為他們已經忍不了,他們也拖不起,這仗他們必須打!哪怕是違背了自己帝國皇帝的命令,他們也

必須這樣做。

「不行!老子不陪你們玩了!老子要回帝國了!而且是馬上!」

烈老祖還沒有走到大營,就聽見了元老祖暴露的聲音,元老祖很喜歡生氣,可是也確實是一個很收斂的人,列老祖也是第一次聽見元老祖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好!出事了!這是列老祖心中的第一反應。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烈老祖走了進來,奇怪的看著正在頂牛的元老祖和齊老祖,不止他們,就連兩國所有參加這次聯盟的精銳都出現在這裡,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齊整的人員,到了他們這個級別可以說一個比一個的火氣大,尤其是三公,仗著自己的地位和實

力,基本上是除了自家的主帥誰都不放在眼裡。

「元老祖他們要離開?」

「什麼?」

烈老祖大驚,現在明顯燕雲帝國在對他們對手,這個時候元老祖怎麼會走了?而且一直以來他都是那個主張動手的人,雖然誰都知道元老祖之所以叫大家動手,完全只是因為他想要和稀泥,可是這個時候走也太不對勁了。

「為什麼?」烈老祖的臉色大變。

「還能為什麼?哼!我也是沒有想到有些人居然對我們的陛下動手,還真是會找機會了!我就說你們兩國的皇帝陛下為什麼不出現在這裡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我啊!」

元老祖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元老祖你這話到底什麼意思?你能說清楚一點嗎?你也清楚現在的三國聯盟正是危及的時候,要是我們錯過了除掉燕雲帝國最好的機會,可能我們就沒有機會了,現在的燕雲帝國實在是太強大了。」

烈老祖還是第一次這樣低聲下氣的說話,他的脾氣一直都很爆,但

是為了烈陽帝國他也算是豁出去了,燕雲帝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來了一個三公級別的高手,實在是讓人害怕,烈陽帝國和燕雲帝國比鄰,要是這次不能把握好機會,倒霉的只能是他們烈陽帝國而已。

「哼!那又關我什麼事情?我告訴你們,今天不管你們攔不攔我,我都是要走的,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尤其是你,姓齊的,現在我們陛下還在昏迷,這一切都要等陛下醒來之後我們在做計較,若真是你們做的,到時候我會到你們枯木帝國的帝都好好做客的。」

元老祖一臉殺氣的說道,就連他身後的那些高手們也是一臉的怒氣。

「元老祖!我都說了這絕對不可能是我們乾的,我們的陛下不日就會到這裡來給你一個解釋,你難道就不能聽聽再走嗎?」

齊老祖也是滿臉的無奈,他都感覺自己像是出門踩到狗屎一樣,本來他今天終於接到了自己陛下的回復,還以為陛下終於想通了要動手了,可是

沒有想到最後居然是要他留住元老祖。

齊老祖在得到消息之後立刻前來攔住元老祖,但是沒有想到元老祖根本不聽他的解釋,甚至兩人差點就動手了,現在正是戰事吃緊的時候,他們被燕雲帝國玩的這一手已經很措手不及了,現在更是內部出現了問題,他有種感覺,這次對付燕雲帝國的三國聯軍,或許就

會成為他們的突破口。

「哼!你當我們傻嗎?誰不知道你們枯木帝國和烈陽帝國沆瀣一氣,估計到時候我們等來怕不只是你們枯木帝國的皇帝陛下吧!」

元老祖這話一出,也是讓烈老祖臉色十分的難看,關他什麼事情啊?自己不過才剛進來還不知道發生什麼神情,怎麼就變成了沆瀣一氣了?要不是真怕現在這個時候打起來,今天怎麼也要問問這個混蛋,現在只能忍耐。

「元老祖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相信我!」

「滾!要麼今天我們直接就動手,要麼讓我們走!沒有第二種選擇,老子早就忍你們很久,我倒要看看傳說中枯木帝國的齊老祖在公爵當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我還真想領教領教。」

元老祖氣勢放出,直接將大營給掀翻在地,而且不只是元老祖,跟著元老祖的高手們

也是一憤色,隨時都準備動手。

看著元老祖這樣的挑釁的動作,要是在平時齊老祖肯定要上去和他斗一斗,可是今天這種情況,即便是他心中再怎麼樣的不滿,他也必須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