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闕礪戰將,你還是留下陪本姑奶奶玩玩吧!」

而就在闕礪快要追上雷毅時,一道身影沖了過來,同時伴隨著的還有一道凌厲的攻擊,逼的闕礪硬生生的止住了前沖的身形。

此時會出手幫助雷毅的,而且還是一名女子,不用說,此人只能是同樣擺脫圍攻,前來支援的的青纖幽。

「青纖幽,你不擦乾淨自己的屁股,居然敢來管閑事,你是在找死!」被人硬生生的攔下,闕礪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青纖幽雖然沖了過來,但是他身後卻跟了一大群殺意騰騰的強者。

「這就不用你擔心了,姑奶奶只需擋你一下就行了,剩下的可就不關姑奶奶的事了!呵呵!」

顯然,青纖幽並沒有要和闕礪死磕的意思,一招之後留下一句能將闕礪噎死的話,就轉身向另一邊掠去。

「該死!」

闕礪本來打算將怒火發泄在青纖幽身上,但正當他運轉力量要給予青纖幽最兇猛的攻擊時,青纖幽卻跑了,闕礪無疑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闕礪正打算追擊青纖幽時,突然想到了雷毅,急忙抬頭看去,卻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

此時雷毅已經將那枚搖光道果抓在了手中,雷毅神色一喜,看了一眼手中的搖光道果之後,就將其收進了乾坤戒。

「闕礪,你既然想玩,本將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雷毅轉身看向臉色陰沉的闕礪,冷笑道。

言罷,雷毅雙手執錘,雷靈力瘋狂涌動,高舉而下,猛的向闕礪轟了過去。

「雷暴隕滅!」

看著飛落而下的雷錘,闕礪臉色頓時一變,眼中也流露出了忌憚之色。

得到搖光道果后的雷毅能爆發出來的實力絕對遠超之前,無需在分心去關注搖光道果,再加上此時沒有其他強者牽扯,這一錘可是完成爆發出了雷毅的實力。

全力爆發的雷毅,就算是強如奇天戰將都必須慎重對待,就更不要說他闕礪了!

「乾坤血煞!」

闕礪神色凝重,不敢有絲毫的僥倖,力量運至雙拳,雙拳身前一劃,如同乾坤轉動,迎向了雷毅落下的暴天雷錘。

「轟!」

「噗!」

「雷毅,算你恨,這一錘之仇,我來日必報!」

雷毅的一錘直接將闕礪轟的重傷吐血,不得不說闕礪也是一個果決之人,知道事已不可再為,扔下一句狠話后就遠遁而去。

身受重傷,如果繼續留下,不但不會有任何收穫,恐怕還會有身死之危。

「哼!還想報仇,下次見面就是你的死期!」看著闕礪消失的身影,雷毅並沒有追擊,冷哼之後就轉身向周雲峰靠了過去。

雷毅所過之處,暴天雷錘不斷如雷雨般落下,每次落下,那些強者必是飛退擊傷。

比起靈體合一后的周雲峰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時此刻,雷暴戰將名震黃昏血海的浩蕩威勢才盡顯無疑……. 第四十三章風雲怒

天雷之力是極為霸道的一種力量,再加上雷毅使用的是大鎚,走的又是霸道路線,其攻擊風格可謂是霸道的最佳詮釋。

在靈體合一之後,周雲峰的元力實力雖然已經不弱於雷毅,但是就攻擊霸道而言,使用長槍同時還身具雷系體質的周雲峰都絕對是遠遠不及的。

周雲峰和青纖幽都時刻注意著雷毅這邊的情況,在雷毅奪下搖光道果的瞬間他們也知道了,所以在雷毅一改戰鬥風格時,他們同樣做了策略上的改變。

現在三人都已經得到了搖光道果,留下已經沒有必要,至於其他的搖光道果,他們從來就沒有多佔的想法。

一是搖光道果多服無用,二是接下來這裡的廝殺必然更加慘烈,既然已經得到,還是先走為妙。

三人以自己最有效最快的方式快速擺脫糾纏,快速靠攏,隨即沒有絲毫停留的向虹山淵外的方向掠去。

如果僅是他們三人離開,當然不會有人有意見,反而還會非常高興,但是他們還帶走了三枚搖光道果,這別人可就不答應了。

周雲峰三人剛衝出去,後邊就有三十多位強者追了上去,原本圍攻他們的其他強者則是選擇了搶奪另外兩枚還沒有主的搖光道果。

以往也出現過有強者得而復失的情況,而且那些強者在失去已經得到的道果時,同時還失去了他們自己的生命。

雷毅之所以會找到周雲峰和青纖幽相助,更多就是為了防備得到搖光道果之後,在離開的路上他們面對的將不再僅僅是當初爭奪那些強者,還會面對一路上所遇到的強者。

正是因為有這個原因,所以面對已經奪得搖光道果,已經可以毫無顧忌全力施展的周雲峰三人,這三十多人還敢追擊。

「此人突然爆發出來的力量太強,錯過這次必須殺掉!」在周雲峰三人離開時,奇天戰將也離開了,只不過在離開時,他深深的看了周雲峰一眼,眼中充滿了殺意。

見周雲峰爆發出了不弱於自己的力量,奇天戰將就對他起了殺心,因為周雲峰讓他震驚的不僅僅是強悍的實力,還有他可怕的潛力。

以周雲峰此時擁有的實力,他實在是太年輕了,只要再給他一些時間,奇天戰將不能預測他到底能成長到那哪一步。

這絕對是一個不小的潛在威脅,不論是對奇天戰將自己,還是對噬天盟,都是如此。

既然是潛在威脅,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周雲峰還沒有完成成長起來之前,將其除掉。

只不過現在並不是很好的時機,畢竟就算奇天戰將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但是要殺周雲峰也絕對不是一件易事,而且還有雷毅和青纖幽這兩位並不弱他太多的強者在側。

……

虹山淵外圍,周雲峰三人傲立於山峰,遙遙的看著遠處若影若現的道道身影。

「這些人還真是夠瘋狂的,到現在都還窮追不捨的!」周雲峰戲謔的冷笑道。

「一路上死在我們手裡的高等戰將已經不下二十,這些人雖然一直跟著,但是現在已經不敢輕易動手,如果接下來不遇到難纏的強者,我們應該可以順利離開虹山淵!」雷毅點了點頭,沉聲道。

這也是他們離開那個山峰的第十五天,這個時間已經超過了他們之前進去所花的時間,但現在距離走出虹山淵還有兩天的路程,這還是不出現其他狀況的情況下。

在這十五天中,周雲峰三人已經經歷大小十二次戰鬥,死在他們手中的高等戰將有二十六人,其中有四人還是六星巔峰血煉者。

在這十二次大戰中,周雲峰等人依靠強悍的實力雖然沒有受傷,但是消耗卻是不小。

然而,他們雖然已經斬殺了二十六位強者,但是並沒有嚇退後邊那群執著的跟屁蟲,雖然他們不敢動手,但卻一直不依不饒的跟著。

「搖光道果的吸引力確實強,但是已經被殺怕了的他們,借給他們幾個膽,他們也絕對不敢輕易出手!」青纖幽冷笑道。

「這裡已經是虹山淵外圍,遇到六星巔峰血煉者的幾率很低,接下來只不要不在遇到兩位以上的六星巔峰血煉者,我想後邊那群哈巴狗是不敢出手的!」周雲峰點頭道。

三人雖然在看著那群人,但是三人體內的元力卻是在飛速運轉,藉助吞下去的丹藥在恢復消耗的元力。

三人並沒有在這裡多待,很快就轉身離開,繼續向虹山淵之外快速掠去,而在他們離開后,後邊的那群人也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往往會事與願違,這就是周雲峰、雷毅、青纖幽三人此時的真實寫照。

在距離離開虹山淵只有半天的路程時,三人再次被追上,同時在前方還有著一群強者在「等候」他們。

此時他們才發現,前幾天後邊那群哈巴狗之所以不出手,被殺怕了是一方面原因,但是同時也在等待援軍會合。

在周雲峰發現前邊突然冒出了三十多人時,臉色頓時一變,但他並沒有反應的時間,後邊的那近三十人就殺了過來。

當時奪得搖光道果離開山峰時,他們後邊也只跟了三十多人,一路上有強者不斷加入追殺的隊伍,就算先後被斬殺了二十六人,現在都還有近三十人。

「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搖光道果的吸引力,居然讓這群人前堵后追!」青纖幽苦笑道,面對六十多人的圍攻,就算是她眼中也不由得的露出了忌憚、凝重之色。

「不是小看了搖光道果的吸引力,而是小看了三枚搖光道果的吸引力,七枚搖光道果有近半在我們手裡,他們這些人不瘋狂追殺我們才怪!」 戲鬧初唐 周雲峰也苦笑道。

「這次確實是我們大意了,現在只有強殺一條路了!」雷毅眼神中戰意滔滔,沉聲道。

不可否認,雷毅三人的實力確實非常強悍,他們每一個在六星巔峰血煉者中都是頂尖存在,三人組合在一起,威懾力和殺傷力無疑是巨大的,大的可以讓無數高等戰將望而止步。

但是能幫助突破的搖光道果的吸引力卻也是非常巨大的,而且還是三枚在一起,這已經可以讓很多高等戰將陷入瘋狂,瘋狂的忽略掉三人的強悍實力。

前邊堵截的三十多強者瞬息之間趕到,周雲峰三人此時已經組成了一個戰陣,開始猛烈的攻擊從後邊撲上來的這近三十強者,希望在兩邊會合之前盡量多的擴大戰果,為後邊減輕壓力。

他們組成的戰陣是周雲峰所創,名為疊元震天陣,要組成此陣至少需要三人,人越多威力越強。

三人有疊元震天陣在,防禦基本不需要太擔心,可以全力搏殺,而且不用擔心被分割圍殺。

「哈哈!雷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如果你能將搖光道果交出,說不定本將可以做主,放你一條生路!」前方堵截為首的一位強者看中雷毅,大笑道。

「黎旭,你憑你也配說放本將一條生路,想要搖光道果,有本事就放馬過來!」雷毅冷聲道。

「青纖幽,想不到我們會在這種場景見面吧,這次看你還真囂張!」

「哈哈!堂堂雷暴戰將居然也有如此窩囊的一天,真是大快人心啊!」

……

雷毅、青纖幽都是在黃昏血海闖蕩了多年的老人,對手自然多,很多人都在他們手中吃過虧,這次難得見到他們吃癟,所以還沒有上手就先嘲笑譏諷上了。

這些人也不僅是光說不練,在說話間就已經紛紛亮出兵器,衝進了圍攻的行列,這頓時讓周雲峰三人壓力大增。

「雷大哥、青幽戰將,這樣下去不行,時間久了我們必被他們攻破!」周雲峰手上噬天槍不慢,同時給雷毅和青纖幽傳音道。

「風雲弟弟,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底牌還沒有施展出來?」青纖幽回應道。

「風雲老弟,你是要施展靈魂攻擊嗎?靈魂攻擊雖然詭異強悍,但他們畢竟有六十多人,除非可以群….」雷毅沉聲道。

「雷大哥放心好,等一下你們封閉雙耳,同時靈魂也做好防備,一旦我得手,你們就全力搏殺,能殺多少就殺多少!」雷毅還未說完,周雲峰就打斷道。

此時時間緊迫,周雲峰也顧不了那麼多。

「明白!」雷毅回應道。

「風雲弟弟,這次就看你的了哦!」青纖幽。

周雲峰微微的點了點頭,神色凝重,突然靈魂之力震蕩,隨即他一槍橫掃,逼退前方的對手。

「風——雲——怒!」周雲峰一步踏出,仰面吼道。

一字一頓,每一個字都如雷霆一般響動,風雲、空間都隨之震蕩。

「啊!」

「噗!」

「吼!」

…..

『風』字一出,六十多位強者,不管是血獸,還是噬天盟的強者,都是臉色大變,慘叫聲響起,實力弱的更是一口鮮血噴出。

但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他們還沒有來及防禦時,『雲』字已經響起,很多人頓時雙耳出血,噴血的人也更多,甚至有四人直接被重創震暈。

「該死!這不但有音波攻擊,還有靈魂攻擊!」

「此人當真陰險,一聲僅是音波攻擊,二聲不但有音波攻擊還有靈魂攻擊,這真是讓人無法阻擋!」

……. 第四十四章一語嚇退

而就在他們以為結束時,最後一個『怒』字順勢響起,此字一響起,已經昏迷的那四人直接被震死。

致命的溫柔 除了那四人外,還有八人被一聲震死,同時還有六人因為抵擋不住,噴血重傷在地,雖然還沒有死,但也只有一絲氣息尚存。

這些震死真暈的全都是六星小成血煉者,也是這六十多人中實力最弱的一群人,面對周雲峰的靈魂攻擊,最先遭殃的自然是他們。

圍攻的六十多位強者,其中擁有六星血煉者巔峰實力的有七人,擁有六星血煉者大成的剛好二十人,餘下的三十多人全部是都是六星小成血煉者,

周雲峰一聲『風雲怒』,直接震殺二十位六星小成血煉者,而餘下的十幾位都是實力非常接近六星血煉者大成,所以他們此時才能站著。

只不過他們能做的也只能是站著,所有人臉色慘白,嘴角掛血絲,一雙眼睛充滿了驚駭和恐懼,早沒有先前的殺意和貪婪。

此時他們的一身實力因為靈魂受創已經大損,情況好一點的還能剩下三成,最差的只剩下了一成實力。

現在他們的情況,不要說圍殺周雲峰三人,搶奪搖光道果,能順利離開虹山淵都已經不錯了。

要知道,這虹山淵可是血獸一族的地盤,此時不要說六星血煉者實力的血獸,就算五星血煉者實力的血獸都輕鬆擊殺他們。

「殺!」周雲峰手中噬天槍一震,同時喝聲在雷毅、青纖幽腦海中響起。

雷毅和青纖幽雖然有心理準備,知道周雲峰的這招靈魂攻擊必然能有不小的建樹,但這建樹也太大了,大的讓他們已經不知所措,甚至都忘記了接下來還有任務。

「啊!殺!」雷毅回過神來,喝聲道。

我的長安探花郎 「我的親娘,這也太瘋狂了吧!」青纖幽看著倒地的二十位六星小成血煉者,身軀一顫,像看怪物的看了周雲峰一眼,隨即也沖了出去。

周雲峰並沒有對那七位擁有六星血煉者巔峰實力的強者出手,而是趁著他們還未回過神來,開始獵殺那些六星血煉者大成實力的強者。

猝不及防下,那些擁有六星血煉者巔峰實力的強者雖然也受了傷,但傷勢並不重,想要在一兩招之內擊殺他們很難,既然如此,還不如儘可能的擊殺那些傷勢較重的六星大成血煉者。

作為縱橫黃昏血海多年,戰鬥經驗極為豐富的雷毅和青纖幽,根本不用周雲峰提醒,他們也做了同樣的選擇。

那些六星血煉者大成實力的強者雖然都在周雲峰的『風雲怒』下活了下來,但卻是個個重傷,只有兩三個靈魂修為還不錯的沒有遭到重創,其他人有的甚至此時都還在靈魂撕裂的痛楚沒有拔出來。

此時殺這些人,就是收割,稍好一些的還能做一些抵擋,但是在周雲峰三人眼中,這樣的抵擋是非常脆弱的,有似無。

當然,這樣的收割時間是非常短暫的,一旦他們從痛楚中蘇醒過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到時如果還分開擊殺,那麼他們三人不但不會有太大的收穫,恐怕還會有被分割包圍之危。

所以他們三人此時需要做的就是搶時間,在那些強者反應過來之前,盡量多的擊殺,讓對方的死亡數儘可能增加。

「氣嘯山河!」

「伏屍百萬!」

…….

噬天槍每次擊出,都會帶走一條命,一步出一槍,槍槍不走空。

如果不考慮此時是在殺人,周雲峰的動作就只能用一個詞來容易——瀟洒!

「天狐分刺!」

「靈狐翻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