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巨鷹一聲嘹亮的鳴叫,雙翅一震,化作一道金光撲向青色巨龍。

「噗!」 孕娘子:五夫尋香 一聲輕響,天宇坐下的地面猛的一震,四周的碎石都震成了粉末,緊接著,轟轟···一聲聲沉悶的炸響從天宇體內傳出,每一次的震動都驚的夏古風心底發寒。

這可是體內發出的聲音啊,竟然都有這麼大的威力,這體內得有多強悍才能抗住這麼大的力量。

「我的媽呀!太強了吧!」蒼虹驚呼道。

「太不可思議了!」火鶴一對靈動的眸子滿是難以置信,芊芊玉手掩著紅唇驚呼道。

血蟻,銀鼠······等眾人的眼中已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

天宇帶給它們的不僅僅是震撼,更多的是迷茫,任它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到天宇體內的狀況,反正用妖孽已不足以形容。

以它們了解的東西,根本就解釋不了。

夏古風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看看天宇,雖然此時天宇體內悶響不斷,但天宇的臉上還有著淡淡的微笑,顯然體內的這種動靜並不能影響到天宇。

夏古風緩緩扭過了頭,看向了青龍,而青龍此時雙目緊閉,渾身微微顫抖,額頭上的龍鱗若隱若現。

這是即將顯現本尊的前兆。

夏古風正準備走向青龍,但一動身,忽然感到一隻手抓住了自己的衣服,低頭一看,真是天宇,而此時天宇也打了個手勢,示意夏古風不要動。

夏古風看了看天宇,又看了一眼青龍,無奈的坐下,但一直注視著二人的一舉一動,一旦看見天宇有不支的現象,夏古風會毫不猶豫的斬殺青龍。

天宇體內。

青龍已經被金色巨鷹抓的遍體鱗傷,身體中間有好幾段都只連接了一點,眼看就要斷裂,而金色巨鷹則沒那麼狼狽,只是掉了幾根羽毛而已。

「結束戰鬥吧!」天宇心中輕聲說道。 「轟~~~」

隨著天宇話落,四周的五行之力瞬間涌動,一頭火紅色的如一頭猛虎一般的巨獸從火行之力中踏步而出,高達數萬公里,渾身紅色氣流涌動,宛如活物一般。

「吼~~~」

猛虎巨獸一聲咆哮,四蹄翻動,向青龍撲去。

此時的青龍已沒了一點還手之力,不甘的嘶吼一聲,奮力撲向猛虎巨獸,剛一接觸,猛虎巨獸一爪子拍擊向龍頭。

「噗!」已是強弩之末的青龍瞬間被拍擊的粉碎,化為青色氣流四處亂竄。

那猛虎巨獸張開血盆大口猛的一吸,一股吸力作用在青色氣流上,而青色氣流在這股吸力之下,不受控制的向猛虎巨獸口中灌去。

不一會,青色氣流全部被猛虎巨獸吞入腹中,一絲一毫都未逃開。

「蹬蹬蹬······」

在猛虎巨獸將青色氣流吞入腹中的那一刻,青龍和天宇體內的龍氣也徹底失去了聯繫,正在竭力控制龍氣的青龍不由自主的往後倒退了七八步,每一步落地,都在地上踩出一個足有半尺深的腳印。

青龍覺得喉嚨一陣難受,一口鮮血湧上喉嚨。

「咕咚!」青龍強自壓下上沖的血液,面龐之上青鱗浮現,一對龍角緩緩從頭上長出,幾乎要現出原形。

一次性喪失如此多的龍氣,氣的青龍都有發狂的衝動,這要想恢復,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青龍懊惱不已,深吸了幾口氣,待得平靜下來,青龍環顧了一下其他人,臉色難看的很。

血蟻等人也吃驚的看著青龍,眼中責備之意甚濃,這種關鍵時刻弄這些幹嘛?不想出去了吧?九大長老對青龍的這一手非常不滿,怪他辦事不力,若因為這事夏古風一怒之下撕毀承諾,那它們哭都沒地方哭去。

「哼!」夏古風一聲冷哼,如刀子般的眼神看向青龍。

青龍嚇的一縮脖子,手掌使勁握了握,才發覺掌心都是汗,青龍心中暗暗叫苦,這一下子憑空失去了近三分之一的玄龍勁不說,還間接的得罪了夏古風,看來以後要小心了。

「呼···」

天宇吐出一口濁氣,緩緩睜開了雙眼,隨著天宇退出修鍊狀態,那直插天際的靈氣巨龍也隨之煙消雲散,波動的空間也恢復了平靜,看了眼自己四周的石粉,天宇才明白這無血的戰鬥也兇險的很吶!

天宇起身拍了拍獸皮裙上的灰塵,一抬眼,剛好和青龍對視。

青龍趕緊往一邊看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怎麼看都像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龍兄,這次多謝你了,剛才我說一個月後還你龍氣的,但你暗中對我下手,那也就別怪我不講信用,這龍氣你以後就別要了吧!」說完天宇轉身朝卡迪躺的地方走去。

夏古風見天宇沒事,一顆心才放了下來,和天宇打了個招呼,一揮手:「走!」

話音一落,身形化為一道青色幻影朝遠方飛去。

幾百公里而已,以夏古風一行人的速度,半個小時不到,便走到了這一方世界的邊緣。

夏古風右手舉起,輕輕按在防護罩上,體內真氣涌動,呈圓形擴散在防護罩上。

「破!」

夏古風一聲低喝,噗!一聲輕響,那防護罩在夏古風真氣的作用下,破開了一個直徑兩米多高的洞。

青龍等人一看夏古風如此輕易的破開防護罩,心頭都不受控制的顫了顫。

這防護罩有多堅固,誰不知道!

它們一干怪獸不知道在這防護罩上用了多少方法,但都沒用,而夏古風竟能輕易破開,實在是讓人無語。

「還不快出去!」夏古風也不理目瞪口呆的幾人,低聲喝道。

「快!」

「快走!」

青龍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青龍首先走了出去,一邁步,就走到了防護罩外面,眾人一看沒事,一個個興奮的跳了出來。

夏古風冷笑一聲,也走了出來,失去了夏古風真氣的作用,那防護罩有恢復了原樣。

眾人在外面稍做停留,一起朝外面走去,青龍等人都興奮的很。

都在幻想著外界是個什麼樣子······

······

靈氣湖。

夏古風走後,天宇盤膝坐在湖邊,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進入了修鍊狀態,丹田內,那青色氣流失去了青龍的控制,也徹底的平靜下來。

在天宇的調動下,青色氣流又回到了丹田之內,如青色湖泊一樣緩緩流動。

「開始煉化吧!」天宇喃喃道。

「嘩~~~」五行之力向青色氣流涌去,不一會就和青色氣流匯聚在一起,慢慢的融合在一起······

時間飛逝,經過三天的煉化,青色氣流已被天宇完全煉化,一團青灰色氣流在丹田內不住的翻騰,足有幾十萬公里寬。

「分離!」天宇一聲輕喝,一條條淡青色氣流從青灰色氣團中被抽離。

這種淡青色氣流便是被天宇煉化后的龍氣,其中蘊含的青龍氣息也被天宇徹底剔除出去。

這龍氣和人氣,鬼氣不同,龍氣不但有加快吸收天地靈氣的作用,就算對身體也有淬體的作用。

不一會,被抽離出的淡青色氣流全都匯聚起來,此時的龍氣已經沒有的青龍的氣息,而少了青龍氣息的龍氣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不再是龍氣,而成為了一種純粹的氣流。

供天宇使用的具有龍氣效果的氣流!

「叫什麼好呢?嗯!叫淬體納靈氣吧!」天宇隨意起了個名字。

想好之後,天宇心意一動,淡青色氣流從丹田內暴涌而出,順著全身經脈遊走一遍,最後從天宇指尖鑽了出來,不一會,便把天宇包圍了起來,瞬間!淡青色氣流便瀰漫開來,以天宇為中心,百米內都充滿淡青色氣流。

「試一下吧!看看這龍氣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到底有多恐怖!」

「轟!」體內先天罡氣從體內衝出,瞬間覆蓋方圓六十八公里範圍,在這個範圍內天宇清晰的感覺到風兒的聲音,小動物的呼吸,甚至卡迪那若有若無的生機,都盡收天宇腦海。

在感應到這些之後,天宇第一時間察覺到自己的靈覺比之前敏銳了一些。

「或許是那些龍氣的原因吧!」天宇暗暗想到。

「開始!」

天宇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體內先天罡氣流轉,而外面的天地靈氣在這種引導下劇烈的翻滾起來,如海浪一樣拍擊向天宇。

「嘩嘩嘩·····」

不一會,在天宇頭頂一個足有千米寬的旋渦便形成了,旋轉越來越快,一條由天地靈氣形成的靈氣巨龍形成,蜿蜒矗立,而那靈氣巨龍的底部卻越來越細,最底部只有碗口大小。

宛如實質一般!

靈氣巨龍緩緩朝天宇靠近,剛一接觸淡青色氣流就被彈開,彷彿試探似的又伸了過去,在試探幾次之後,淡青色氣流不再阻礙,一下子躥向天宇,成螺旋狀將天宇圍在中間。

天宇右手結出奇異的印結,往前一送,一股吸力傳了出去,那靈氣巨龍彷彿找到入口似的,一下子朝天宇掌心撞去。

「噗!」剛一接觸,天宇身體一顫,忍不住驚呼一聲,「好猛!」

這靈氣的灌輸好似泄閘的洪水一般,把天宇的經脈填的滿滿的,有種要被撐破的感覺。

如果說天宇之前吸納天地靈氣是一種主動吸收的話,那現在這種方式無疑是一種瘋狂掠奪,那種天地靈氣的急速匯聚,又急速湧入天宇體內,是那麼的快速。

如果有懂的人在的話,一定認為天宇就是一個靈氣無底洞,那種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簡直太嚇人了。

這一次天宇準備吸納足夠多的天地靈氣,在丹田內慢慢淬鍊成五行之力。

······

在靈氣巨龍形成的時刻,那離靈氣湖不遠的人類居住地,眾人也都看到了這種異象,靈氣湖離那每多遠,眾人都忍不住跑了過來。

此時天宇四周,不僅有靈氣巨龍往天宇手心猛灌,更有瀰漫天際的血色絲線匯成一股往卡迪身上涌去。

場面詭異的很!

眾人也見過天宇打坐修鍊,那場面雖然壯觀,但也沒有今天這麼猛啊!

一百多號人面面相覷,都想不明白是什麼原因,最後看沒事都散了去。

眼下夏古風不在,三方人馬雖沒有以前那樣針鋒相對,但想讓他們屏棄前嫌,短時間內也不可能。

······

此次人類和怪獸之間的事過後,平靜的日子又來了,但天宇知道,平靜的日子持續不了多久了!

在這種平靜之下,隱藏著極為兇險的事情,那外星生命,還有那火神窟,月球的秘密······ 轉眼間,又是一年時間過去,離過年也還不到半個月的光景。

這一年裡,發生了許多事,夏古風從外界回來后,告訴了天宇很多。

青龍十大首領在外面玩的非常盡興,在回來時每人都購買了大量的物品,吃的,用的,零零總總,好傢夥!十座大型超市都不夠他們買的。

青龍也算守信,一回來就解了玄龍勁的危害,這也讓眾人鬆了口氣。

而對於天宇體內的玄龍勁,青龍連提都沒敢提。

雙方之間似乎為了維持某種平衡,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對立,一年之中,倒也相安無事。

在這兩年裡,外界也忙活起來,由於夏古風的原因,華夏政府以三大平原為中心,設置了種種防禦系統。

在三大平原地帶建成了超大型城市集群,足以容納上億人的城市,還在平原的各個邊緣位置,建立了衛星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