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小型貨車的兩扇大門剛剛打開,便從裡面傳出眾多黑衣人的呻吟聲。

與此同時,一名處於邊緣地帶的黑衣人,掙扎著從車廂內滾了下來,抬頭看到有幾把槍同時對準自己,遂即又停止了毫無意義可言的反抗。

四眼、三胖、大衛、盛卉四人全副武裝,小心翼翼的將所有黑衣人俘虜,押解到廢棄工廠三樓的房間內。

王**、唐寧的父親,以及其餘的女孩兒,則負責從重型卡車上搬卸食物、飲水等必須的生活物資。

看起來,他們要在這裡暫住幾天,直至盛卉完成審訊,得到自己想要的資料為止。

期間,四眼跟三胖也給教導員打電話請過假了。

其實,兄弟二人完全可以讓王**每天接送他們上學、放學。

可是,考慮到廢棄工廠這邊人手嚴重不足,他們兩個走了之後,就只剩下盛卉跟大衛。

萬一發生什麼意外,四眼跟三胖這輩子都不可能原諒自己的。

待一切都安頓好之後,四眼在方圓一公里的範圍內,安裝了十幾套專用設備,連接到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

至於所有醫療設備的用電,則全部從重型卡車的蓄電池內抽取。

多了不敢說,以這種重型卡車蓄電池的負荷,足夠盛卉等人撐十天半個月了。

對於唐寧、王琪琪來說,待在廢棄工廠的日子,是十分無聊的。

不過,也正好可以趁此機會大睡特睡,彌補一下之前對體力的過度消耗。

為了防止審訊時,黑衣人俘虜發出的慘叫聲被女孩兒們聽到,盛卉特地把生活居住區跟審訊室分開。

居住的地方在一樓,審訊室在三樓,中間還隔著一層樓,如此一來,就算三樓叫的再凄慘,樓下也幾乎聽不到。

閑來無事,四眼跟三胖也會練習練習槍法,王**、唐寧父親也在兄弟二人的指導下,弄清楚了槍械的最基本原理,開始練習簡單的射擊。

四眼心裡早有打算,現在人手短缺,如果能把這兩位大叔給訓練出來,日後無論遇到什麼危情狀況?最起碼也能應付自如,在人手方面不至於那麼捉肘見襟。

不知不覺,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期間,蔣少龍又有兩個內臟器官先後經歷了強化突變。

只是,這兩次內臟器?臟器官強化,都沒有之前的反應那麼強烈。

億萬總裁 看起來,就好像蔣少龍的身體,已經漸漸地適應了這種程度的改造。

對於大衛之前所給出的結論,盛卉也更加深信不疑。

眾人抵達廢棄工廠第五天,王**、唐寧父親在手槍的使用上已經有所小成,命中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雖然這個命中率比四眼、盛卉等人要差得多,但卻比剛開始什麼都不會要好多了。

當天下午時分,一名黑衣人俘虜,實在是受不了這種來自精神跟**的雙重摺磨,率先招供。

關押黑衣人俘虜的房間都沒有門,所以,其他俘虜自然也都聽到了。

於是乎,所有俘虜將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爭先恐後的交代出來,盛卉也因此而掌握到了有關於黑衣人總部的最新資料。

果不其然,如同盛卉所料相同,黑衣人總部確實換地方了。

也就是說,從之前那名黑衣人俘虜嘴裡所得到的一切情報,全部都廢掉了。

得到最新的情報之後,盛卉當機立斷,決定抓緊時間去尋找黑衣人的總部,進行復仇計劃,不能再讓他們輕易溜掉。

所有黑衣人俘虜都被當場殺掉,在m市郊區隨便找了個地方掩埋起來。

當然,擊殺黑衣人俘虜的時候,王**、王琪琪等人均被關在車廂內,只有四眼、三胖、盛卉、大衛四人在場。

眾人乘坐重型卡車返回星魅酒吧之後,這裡一如既往的安靜。

星魅酒吧內部一切完好如初,在他們離開之際,似乎沒有什麼人「到訪」。

驗證了盛卉的猜測,黑衣人果然元氣大傷,不敢輕易染指這座神秘的酒吧。

當天夜裡凌晨一點鐘左右,趁著女孩兒們都睡著之際,盛卉將大衛、四眼、三胖召集到一起。

「事不宜遲,我決定今天夜裡就出發,一來是給少龍報仇,二來是要斬草除根!」盛卉開門見山的說道。

大衛低著頭,沒有表態,他早就已經知道結果會是如此,還能說些什麼呢?

反倒是四眼跟三胖一臉吃驚的樣子。

四眼率先質疑道:「卉姐,只有你一個人去嗎?」

「嗯……」盛卉點點頭答應道。

「要不讓我跟三胖陪你一起去吧。」四眼有些不放心的提議道。

盛卉當即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道:「你們倆可不是那些黑衣人的對手,去了只會給我添麻煩而已。」

三胖當時就有些不樂意了,仰著脖子反駁道:「誰說的?我們倆還單獨殺死過好幾個黑衣人呢,其實他們的實力也不怎麼樣。」

坐在對面的大衛終於聽不下去了,替盛卉辯解道:「胖子,你知道個屁,就咱們遇到的這些黑衣人,只不過是最低級的菜鳥而已,黑衣人總部肯定高手如雲,他們的實力,可不是你們所能想象到的。」

三胖頓時啞口無言,的確,他們之前都是躲在後面放冷槍,或者略施小計才得以成功的。

如果真的跟黑衣人硬碰硬,來一場正面較量的話,誰勝誰負?尚且是個未知數。

「行了,什麼都別說了,我意已決,大衛、四眼、三胖,少龍就交給你們了,一定要保護好他。」盛卉叮囑道。

三個男人一齊用力地點了點頭,眼睜睜看著盛卉在蔣少龍額頭,留下最後深情的一吻,轉身離開包廂,回房間收拾自己的行囊去了。

四眼跟三胖神情落寞的呆坐在包廂地板上,大衛則開始給蔣少龍做最新一輪的檢測,等待著盛卉的到來。

本以為盛卉最起碼也會來做一個最後的道別,孰料?眾人等了半個小時,也沒見人影。

「壞了!」四眼大喝一聲,起身便往盛卉的房間沖了過去。

三胖跟大衛面面相覷,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紛紛跟在四眼身後。

當三人打開盛卉的房間之後,卻發現裡面已經空無一人,床鋪也收拾的一塵不染,看起來十分整潔。

三胖一臉驚訝的自言自語道:「奇怪,卉姐是從哪裡離開的?為什麼我都沒有聽到動靜兒呢?」

四眼伸出右臂,指了指隨風飄蕩的天藍色窗帘,道:「應該是從窗戶直接跳下去的。」

自此,盛卉再一次從大伙兒的生活當中消失了。

而且沒有留下任何聯繫方式,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

唯有大衛知道怎樣才能聯繫上盛卉,那就是使用刺客聯盟內部成員專用的網路,便能追蹤到盛卉所到的每一處地點。

而這種此刻聯盟內部專用網路,並不是每一台計算機都能登陸的,必須要用經過改造后的指定筆記本才行。

這樣的筆記本,刺客聯盟成員人手一台,當然,盛卉跟大衛也不例外。

返回房間之後,兄弟二人肩並肩並排倚在牆上,回想著連日來的遭遇唏噓不已。

好半天,三胖這才疑惑不解的問道:「老四,你說為什麼那個劉建中會突然來這麼一手?」

四眼滿臉鄙夷的解釋道:「還不是看到龍哥一個多月還沒有醒過來,對於劉建中來說,一個植物人能有什麼利用價值?所以放棄了唄……」

「不會的!龍哥絕對不會成為植物人的,他一定能醒過來……」話說到一半,三胖的聲音明顯有些哽咽了。

先是劉建中的薄情寡義,然後是劉詩韻、劉詩雅姐妹花的被迫離開,最後就連盛卉這個主心骨也消失不見。

四眼心裡別提有多麼傷感了,只希望蔣少龍能夠早一點醒過來,兄弟三人能夠回到過去那種開心、輕鬆的生活當中去。

形勢,前所未有的危急……

可是,老天爺似乎並沒有因此而同情星魅酒吧里的人們,一個又一個的麻煩接踵而至。

失去了劉建中這個保護傘,以m市警察局重案組一隊隊長肖劍鋒為首的警察們,三天兩頭過來檢查。

搞得四眼等人手忙腳亂,來回搬運那些沉重的醫療器械不說,還要時刻擔心藏在地下秘密科研室內的軍火被查出來。

在神州共和國,普通老百姓私藏軍火,那可是一件性質非常惡劣的事情,直接被判刑都是輕的。

警察們的例行檢查倒還不算什麼,最起碼是表面上的。

就在盛卉離開的第四天,豹哥也從劉建中那裡得到了消息,遂即率領一干人等到星魅酒吧「探望」蔣少龍。

當天,豹哥出言不遜,對唐寧、王琪琪兩個水靈靈的妹子大肆侮辱。

要不是四眼、三胖、大衛在場,恐怕這兩個嬌滴滴的女孩兒會被當場擄走。

雙方因此而徹底鬧翻,這也是豹哥此行的本意。

其實,蔣少龍救過豹哥一次,他心存感激,但劉建中之前所做的一切,已經把豹哥徹底嚇到了。

豹哥絕對不允許第二個人,跟自己爭搶已經到手的利益,從劉建中那裡分一杯美羹。

所以,不趁此機會竭力打壓蔣少龍的勢力,更待何時? 豹哥還有一個陰謀,那就是通過不停地騷擾,讓四眼等人萌生退意,主動撤出星魅酒吧。

然後豹哥就可以不費一分錢,再次把星魅酒吧收為己有。

但星魅酒吧畢竟是在m市市區繁華地帶,豹哥也不敢亂來,手中揮舞著砍刀,大聲威脅道:「老子只認蔣少龍,其他人都給我死開!否則,別怪我翻臉無情。」

四眼跟三胖昂首挺胸擋在唐寧、王琪琪面前,王**跟唐寧的父親,聞訊也趕了過來。

豹哥見自己有些下不來台,將看到高高舉過頭頂,準備隨機砍向其中一人,來個殺雞儆猴。

此時,位於包廂內的大衛,已經躲在暗中,將手槍的準星瞄準豹哥太陽穴處。

只要豹哥真的敢砍下去,無論目標是誰?大衛都會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讓對方血濺當場,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一直跟在大衛身後的戴曉麗終於看不下去了,攔住豹哥,聲嘶力竭的呵斥道:「夠了,哥!請你不要再落井下石了好嗎?」

只見,豹哥虎軀一震,心有不甘的看了看四眼等人,惡狠狠的罵道:「今天看在我妹子的份兒上,就暫且放你們一馬,千萬別栽到老子手裡,哼!」

說完,豹哥轉身就走,頭也不回的命令道:「撤!」

一大票手持棍棒、管制刀具的小混混們,跟在豹哥身後,氣焰囂張的往樓下走去。

「咔嚓!」

「咣當……轟!」

緊接著,樓下傳來一陣吵雜不堪的噪音,豹哥帶來的小弟們,竟然把星魅酒吧一樓大廳的東西都給砸碎了。

三胖跟王**有些氣不過,準備下樓找他們算賬,卻被冷靜的四眼給攔住了。

十幾分鐘過去了,星魅酒吧一樓大廳已經重歸寂靜,很顯然,豹哥等人已經走遠了。

眾人來到樓下,唐寧跟王琪琪相互依偎在一起,兩個嬌俏可人的女孩兒被嚇壞了,到現在身子仍舊忍不住瑟瑟發抖。

片刻之後,唐寧

父女便走到牆角處,默默地拿起工具,準備打掃一片狼藉的大廳。

四眼趕忙制止道:「別掃了,就算今天清理乾淨,明天說不定他們還會來鬧事。」

「可……可是,他們不都已經走了嗎?」唐寧有些疑惑不解的問道。

「哎!那隻不過在戴曉麗面前裝裝樣子罷了,大伙兒都要注意了,接下來我們的日子可要難捱了。」四眼面露憂慮之色。

唐寧聞言也有點膽怯了,不知道自己堅持守在星魅酒吧,倒底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不知不覺,兩天的時間過去了,星魅酒吧相安無事。

期間,蔣少龍又有一個重要的內臟器官完成了突變,四眼跟三胖也一直守護在他的身旁,沒有去學校上課。

怎奈?第三天早晨,他們的導員終於打來電話,敦促兩人快點去上課,否則,就要採取必要的強制措施。

不得已的情況下,四眼跟三胖只能重返學校上課,但卻始終心不在焉,無時無刻不在牽挂著星魅酒吧。

自從四眼跟三胖離開之後,星魅酒吧就連白天也是大門緊閉。

所有的生活必需品由王**負責開車外出,一次性採購齊全,足夠大家使用一個月的了。

剩下的時間,眾人基本上都待在星魅酒吧內部,王**跟唐寧的父親沒事兒就守候在一樓大廳。

樓上則交給唐寧跟王琪琪負責,蔣少龍沒有狀況的時候,大衛一般不會待在包廂內。

由於王琪琪學習成績向來不錯,在班裡一直都是佼佼者,平時又是個乖乖女。

所以,王琪琪請假沒有任何人懷疑,短期內可以待在星魅酒吧內不用去上課,陪伴在蔣少龍身邊好好照顧他。

大衛經常會抱著一台只有七寸左右的迷你型筆記本,低頭忙碌著。

至於大衛究竟在搞什麼?誰也不清楚,有人上去問他,他也搖頭笑而不語。

唯有四眼知眼知道,大衛手中的那個東西,可不是普通的筆記本電腦。

因為,四眼曾經試過幾次,想要黑進大衛的筆記本電腦當中一窺究竟,但卻均以失敗而告終。

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期間,偶爾會有一些小混混前來搗亂。

不過,最多也就是用鐵棍砸防盜門,用石頭砸窗戶這些下三濫的手段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