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就不對了,妖女是怎麼來到了這裡?可她,又是為什麼為了救九尾狐而突然現身?她辛辛苦苦隱藏了那麼長的時間,難道就是說暴露,就暴露的嗎?她也不是那種擁有惻隱之心的人啊!怎麼又回對一隻狐狸的死亡這般在乎?這實在是不可思議啊!」冷漠少年突然頭痛欲裂起來,大腦一片亂糟糟,畢竟,自己等人之前的那種天衣無縫,是不可能察覺不出來的!

越是自信的人,往往對於一些事情,就越是不相信!

顯然,眼前這冷漠少年就是這種類型!

只不過,李逵畢竟與九尾狐接觸的時間要長久了一些,他思忖了半晌后,突然失聲道,就算是連他自己都有點不相信自己此刻所說出來的話語。

「難道那妖女真的就是妖?並且還是狐狸精?!」

這是唯一能夠解釋出來的了。

從他們的站崗處跑來的也只有九尾狐這麼一個!

之前,就算是連只蚊子都沒能逃過他們的眼神! 更不用說是放走像孤芳雪這麼活生生的人呢!

這一切的一切,不由讓的他聯想到了之前那九尾狐就是孤芳雪!

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可以證明!

「你說什麼?那九尾狐竟然就是妖女?」李逵的話音剛落,便是突然傳來了一聲更為驚詫的聲音,此刻那冷漠少年前所未有的吃驚,神色當中,以顯示著他餓非常的不淡定。△¢

繞是以他如今的心境,聞得此話,也是大吃一驚,畢竟,這種事情,著實太過於詭異,他縱使此刻太相信,可是,那夢魘刀又是怎麼擊碎李逵的奇型兵刃呢?

莫說這裡能夠讓人進來了,就算是能夠讓人進來,他們也不可能沒有察覺到。

從前到后,能夠來到這裡的,也就只有那隻九尾狐!

「我也不相信,可惜,不得不相信!畢竟,這種事情,只要前後一聯繫,就能夠想到!我們來此地的時候,可是早過那妖女好長一段時間。」李逵雖然不大願意相信眼前這事實,可是,他想來想去,也唯有把孤芳雪認為是九尾狐的可能性大些。

而這,也絕非沒有道理的。

「你說的非常有道理,不過,她走了也好!至少,我們用不著與她拼個你死我活,說實在的,我對於她,還是非常畏懼的,她可以一瞬間殺了我,但是,我們卻未必有這個實力!」那冷漠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深深地吐出,表情也是非常嚴重,顯然是對於之前孤芳雪那種行為,非常的震撼!

那種血腥,那種冷酷,那種手段,就算是他,也望塵莫及!

「不錯,來此地,也本就不是我們的願望,她走了,對於我們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反倒是她不走,我們才更加的危險。」李逵望了望那冷漠少年的表情之後,反倒是心中大為暢快,本以為只有自己一人有這種想法,沒想到,別人也同樣有這種想法。

頓時,內心感覺一陣的平衡。

世上最美好的事情,就莫過於,和你擁有一樣感覺的人。

「不過,你以後該死要多加的小心,畢竟,那王三此刻佔據上風,你如今兵器失手,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那冷漠少年突然又開口道,這話說出,李逵頓時一怔,誠然,他此刻卻是不是那王三的對手,但是,只要自己願意,就算是付出再多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多謝了。」李逵聞言,突然朝著那冷漠少年感激一笑,畢竟,在此刻還能夠這麼提醒自己的人,就是最值得自己感謝的人,而這種人,或許有的是那種口是心非之人,可是,眼前這少年卻絕對不是,他對於這少年的人品,可以用自己的人格來保證。

兩人一面說著,一面往回走,那種舉止,並不見的自己是因為沒有得手,而感到失落。

「你們不用說了,我已知道了。」當李逵與那冷漠少年過來時,那為首的一名少年,突然冷聲道,敢情是因為他們連個狐狸都沒有抓到,感覺非常的不滿意。

「大哥……我……」李逵突然厲聲道,他聽的出來。這次,他大哥這次算是真的生氣了,對於他大哥的為人,他還是比較清楚的。,畢竟,他大哥這般人等,輕易不會憤怒,但是,一旦憤怒,就會變得格外的冷酷!

甚至,無情!

他們畢竟還是新生,而想要在迦南學院混的有模有樣,沒有一定哦哦勢力,是無法生存的,在這裡,雖然不至於死人,可是,有人卻非常喜歡仗勢欺人!

所以,在迦南學院,要想不被人凌辱,唯一的方法就是實力!

不但需要自身的實力強大,並且,還需要擁有一定的勢力。

但是,這也不能夠排除一些牛叉人物,他們往往不需要什麼勢力,只需要自己擁有強大的實力,就足以!

甚至,就是因為他們的性格所決定!

而月神殺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人物。

可以說,他不與任何人來往,而任何人也不願意與他來往,像他這種內心比冰塊還要冷漠的人,註定是孤獨終老,就算是與蕭焱在一起,能夠說的話也是很少。

甚至,兩人有時就算是站在一起,也不見得會有一句話。

「你不必多說!我並非是因為你沒有得手而生氣!」那黑衣少年厲聲道,語氣相當的激昂。

「那大哥你是……」李逵突然嘎聲道,內心頓時感覺不安。

「我是因為你,而憤怒!」那黑衣少年突然探出一張手,他的手就如同一把鐵鉤一般,狠狠的扣在了李逵的雙肩之上。

李逵頓時感覺一種莫名的恐懼,不是因為這雙手,而是因為他大哥此刻的那一雙眼睛。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呢!

這雙眼睛,同樣是黑白分明,可是,似乎卻多了一點什麼!

那又是什麼呢?

那是一種空洞的,沒有絲毫的感情的眼神,眼神裡面,沒有生機,沒有生路,只有絕路一條。

這雙眼神,分明就已經充滿了殺機,可是,此刻那李逵反倒沒有之前那麼的驚懼。

他突然也笑了!

他竟然也笑了!

他被如此充滿殺機的眼神盯著,非但沒有一絲畏懼,反倒是有種戲謔的表情。

那黑衣少年察覺到他這種表情后,表情一怔,旋即冷冷道,「你竟然還敢笑?」

表情當中,說不出恩詫異!

在他面前,本就沒有別人笑的權力,只有,被哭的命運!

在我面前,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只有,被選擇的命運!

天堂和地獄,沒有你選擇的權利,只有你被選擇的命運!

我若是想讓你滾,你就必須滾,非但要滾,並且還要狼狽的滾!

以後,絕對不準再滾回來。

「我憑什麼不能笑!」李逵此刻不但沒有動怒,反而卻是淡淡一笑。

天地間靜寂的可怕,兩人恩呼吸聲,都已經聽得一清二楚。

但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去阻止。

在這裡,他們也只不過就是手下而已,真正的主人,還是那黑衣少年。

那是他們的大哥,是他們為之崇拜的大哥。

那之前的冷漠少年,此刻也已經突然後退半步,然後凝視著兩人,天地間,唯有那王三在此刻詭譎的笑了,他笑得時候,往往還要比哭更加的令人心碎。

他為什麼會笑呢?

這也只有他自己心中最清楚!

那冷漠的少年,突然扭首,冷冷的注視著王三,表情紋絲不動,一句話也不多說,只是,那表情,有種殺人的衝動!

這件事,十有**,是與這王三脫不開干係!

王三雖然被這種殺氣的表情所鎮住,但是,他卻沒有后怕,此刻,就算是那冷漠少年再厲害,也絕對不敢在此刻出手。

此地,本就沒有人敢出手!

只有他們的大哥!

所有人都在此刻靜止不動,天地間,已經充滿了殺機,那種殺氣,令的眾人心頭沉悶不已!

那是來自與他們大哥的殺機!

顯然,此刻他們的大哥,已經動怒了,因為李逵的行為,他生氣了。

「沒有人說不讓你笑!但是,你最不應該在我的面前笑!」那黑衣少年,突然厲聲道,雙手突然從那李逵恩雙肩鬆開,表情說不出恩詭異,說不出的冷漠。

「是!我知道!」李逵突然冷冷道。

「既然知道,你就不應該這麼跟我說話!」那黑衣少年,負手而立,表情冷淡,就彷彿高高在上,又彷彿不屑一顧。

他的實力,已經強大的,就算是他們所有人聯手,都未必能夠打敗。

可是,那李逵突然又笑道,「我縱然說了,你也奈何不得我的,我知道,你是因為王三之事!可是,你怎麼做。會讓我很反感的,王三?好一個王三!惡人先告狀是不是?」李逵表情猙獰,目露凶光,冷冷的盯著王三。

本來就已經被那冷漠少年目光鎖定的王三,此刻又感覺另外一股強大的殺氣,表情說不出的苦澀,說不出的難受!

那種殺機,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殺氣!

如果說之前那冷漠少年的殺機是無形的話,此刻那李逵的殺機就如同實質一般,如同一把架在他頭顱上面的寶刀,令他不戰而敗。』

這究竟又是怎麼樣的殺氣!

「大哥……」被兩股不同的殺氣所籠罩,就算王三再淡定,此刻也不由得發出一身冷汗,臉龐之上,汗珠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涔涔而落。

他同樣很畏懼,但是,卻並不代表他此刻沒有一絲希望,他只希望自己這一聲大哥,可以換來那少年的釋放。

從來沒有人能夠忤逆他們大哥的命令!

他只希望,他大哥一道命令趕快下來,這樣,自己也好跟著脫身。

那種殺氣,讓的他胸口無比的沉悶!

如同千鈞的巨石,狠狠的撞在他的心頭。

使人不免感覺恐懼的同時,又心生膽怯。

他此刻兩腿發抖,在不停的打琵琶。

「住手!」那黑衣少年突然冷聲道,話音剛落,人已經掠去,朝著冷漠少年的頭顱擊去,他用的只是一雙手掌,可是,那冷漠少年固然見到這雙手掌之後,表情卻是大變。

之前那一雙手掌,雖然沒有擊中他自己,可是,他已經感覺到了這雙手掌的力道。

而兄弟之間,本就是一條心。

擊你李逵的雙肩上面,與擊在他自己的雙肩上面,又有什麼區別?

這黑衣少年一聲厲喝,並且突然出手,所有人都是看的一清二楚,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阻止!

因為他們都非常的清楚,他們的大哥是怎樣的無情!

不讓他們插手的事情,他們最好還是莫要插手,因為插手對於你沒有任何的好處。

王三此刻突然又笑了,帶著惡毒的眼神,凝視著那冷漠少年,似已認為,這冷漠少年已經死定了。

雖說迦南學院的新生不可以互相殘殺,可是,這也僅限於在學院,誰又說了在學院之外,不可以互相殘殺?

此地如此的偏僻,並且還時常有魔獸出沒,死一個人,又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

「哼,該死的傢伙,我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麼鎖定!」王三心中大罵道,一時之間,就把那冷漠少年的十八代祖宗問候了千百次。

「你也給我住手!」突聽那李逵冷冷道,表情變得格外的陰森,如同一隻惡鬼一般,朝著那之前的黑衣少年掠去,速度,竟然還要比那黑衣少年更加的快!

他后發先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