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嗎?更何況,我還有了你這麼個好朋友,所以這是喜事!我絕對不會殺他們的!」

封炎頓時覺得,沈傾似乎說的很有道理。

「那我們去逛逛吧。」

但凡是封炎經過的地方,是一個動物都沒有啊1

封炎帶著沈傾,先是找到了一種果子樹。

果子樹上接滿了果子,果子的顏色通紅。聞起來香甜。

「這是什麼果子啊?」

「我也不知道」

……

「那你不怕有毒?」

「不怕,不過現在你可以吃了,味道似乎還不錯,我以前吃過的/」

聽到這句話,沈傾便直接用手開始摘果子,一邊摘,一邊往自己的口袋裡放。

有時候,還往封炎的手裡面塞。

封炎似乎有些感動的看了沈傾4一眼。

多少年了自己一個人,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向著自己。

這種感覺,似乎還不錯。

「沈傾,你都摘了那麼多了,我們繼續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封炎看著沈傾那個樣子,忍不住說道。

「好吧。」沈傾一看自己,確實拿了不少了,還嘟囔著,「實在是這個果子太好吃了啊。」

「還有其他的果子,難道你只要這一種嗎?」封炎捉狹一笑。

他已經忘記,自己有多少年沒有笑過了,似乎丟忘記了怎麼樣去笑。

「真的還有其他的,你怎麼不早說啊!這些都給你!」

沈傾頓時將自己懷裡的果子,分了一半給封炎,末了,還說,「不許丟哦。」

就在兩人前往封炎所說的地方時,突然間一陣震動,響了約莫有大概十分鐘,才停了下來。

封炎面色嚴峻,「沈傾,你先回去,我現在有事情要去做。」

「什麼事情?」

「危險的事情,你不能去/。」

「我要去!」

「你不能去,要不然我就生氣了!「

「你不讓我去,那你走了我就偷偷去。」

封炎頓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那你跟著我,必須聽我的話,要不然我就不應/」

「好,我保證聽話!」沈傾舉起了手,就好像是發誓一樣。

兩人向著聲音來處走去,封炎似乎有些緊張,而沈傾卻是一邊走一邊吃著果子。

不得不說,心真大。

「兩個哪裡來的小子,站住1」突然間一聲大喝。

沈傾便看到一個穿著古裝的男子,站在虛空之中。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我們站住?」

「結界鬆動,我們正在補救,你們必須馬上離開!」

「結界鬆動?」沈傾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是地府的結界?」

那人聽到沈傾的話,臉色不善,「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們可以去地府嗎?」

「不可以!」

此時,封炎的臉色很難看。

「為什麼不可以?」

「地府豈是你等可以亂入的?」

「你現在一直說話,卻不對我們動手,我猜不是因為你和善,而是因為你正在補結界,所以無法動手,對不對?」

「你!」

「是又如何?難道你還想與我動手?小小的地球人類。/」那人的神情很是倨傲。

「她不可以,但是我可以1」封炎最終於說話了。

這人的目光才轉了過來,看著封炎,似乎覺得有些熟悉,但最終還是覺得不熟悉。

「你又是誰?」

「我是封炎。」

「封炎?」這人似乎在想,封炎是什麼人,自己有聽過嗎?

似乎聽過,又似乎沒有聽過。

總是,很是莫名其妙。

神醫嫡女 「好了,你們趕快離開吧,要不然等我空了,你們全都要死在這裡!」

「這個地府,我必須進去!」封炎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也要去,我要陪著封炎。」沈傾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們以為,想去就能去?」

這人還想說話,封炎卻是直接一拳就擊了出去。

這一拳,卻是打向了封印處!

「小子,你敢!」補救封炎的那人氣極了。

「要不是騰不開手,我現在就要殺了你!」

封炎卻是不停的打出一拳又一拳。

「那人費了許多修為補了一點的裂縫,再次開始鬆動,甚至裂縫變大了。」

那人開始加快速度,想要補好,然後殺了這兩人。

似乎感覺道這人的速度加快了,而自己的拳頭效果似乎不太管用了。

封炎突然朝著自己砸了一拳,然後一口血便噴了出來,那血直直的噴在的封印的裂縫之處。

那封印的裂縫,頓時開始變大。

「小子,你怎麼會是皇家血脈!」這人看著封炎,大驚不已。

看到裂縫可以進人了,封炎直接一步就跳了進去。

沈傾看到,也跟著跳了進去。

補封炎的那人,卻是直接坐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

王要是知道了,我可就慘了。

只是那個人,為什麼有皇家血脈啊?要不然這個封印,也不會破除的那麼快啊!

沈傾跟著封印跳進去之後,突然發現是進了一個深淵,毫無底的深淵。

沈傾頓時大喊了起來,生怕自己被摔死啊!

只是在沈傾喊了一回兒的時候,沈傾突然感覺到自己進入了一個懷抱之中。

強而有力的懷抱。

「封炎,是你嗎?」

因為黑漆漆的看不到,沈傾只能這麼問。

「恩,你為什麼要進來?難道你不怕死?」

「我當然怕死啊,可是你都進來了,我要是一個人留在那裡,哪個人肯定也要殺了我,所以,還不如一直跟著你呢。」

「原來如此……」

「要不然呢?」

「封炎,女子嗯么突然間長出了翅膀啊?」

」沒有/「

「那我們為什麼就像是在飛一樣?」

「因為……」

「因為什麼啊?」

「因為我體內有一條龍,如果我遇到危險,這條龍便會出現。」

「哇,這麼神話,這麼厲害啊!封炎,你真的好厲害。」

沈傾忍不住誇讚。

「沈傾,你難道不害怕嗎?」封炎有些疑惑。

或許就是因為他體內的緣故,父母才將他丟棄。 「好開心啊,我居然可以看到真龍,封炎,你肯定不知道,在我們地球上,龍是真命天子的象徵。」

看著沈傾那麼開心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偽裝。

封炎不由的困惑著,「你難道真的不害怕嗎?」

「為什麼要害怕?龍唉,可是我們地球人的祖先啊,我們是龍的兒女!」

似乎感覺到了封炎的情緒不太對。

「封炎,你的意思啊,在地府裡面,龍是被當作妖怪的?是不吉利的?」

封炎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要不然我也不會被丟進這裡,二十多年,與野獸為伴。」

「那你的父母確實是過份了!不論如何,你都是他們的兒子,是他們的骨血啊!哪有這樣不管自己骨血的父母啊!「

沈傾完全不知道安慰人,一支在火上澆油!

「封炎,這裡為什麼這麼黑啊?我都看不到你的龍身了。」

沈傾似乎有些不滿意。

「大概是因為我們現在還在通道之內吧。沈傾,你真的想要我變成龍身?」

封炎小心的問道。

「當然耶,不過現在貌似不行,我看不到,要等我能看到的時候你再變。」

原本打算變身的封炎,這個時候停了下來。

「那好,等適合的時候,我一定帶你去天上玩!」

「封炎,我給你唱首歌聽吧。

我上山是虎,下海是龍,我是人間堂堂正正的大英雄。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我揮手起雨,我舞動生風,看完東方升騰的中國龍。

普天,龍的兒女擰成了一股繩。『

不信悠悠神州,我不領世界風。

浩蕩氣如濤洪,洶湧億萬龍種。

雖也經過磨難,雖也有苦痛。

經磨難,經苦痛,龍族仍顯崢嶸。

你覺得不平凡,我覺得不普通。

你和我心中只信龍族龍種光榮。」

就這樣在黑暗中經歷了約莫在半個小時,沈傾才重新看到了光明。

地府里沒有真正的太陽,而在高中之中掛著的,封炎是這是高人的手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