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雨農大哥傷勢未愈。」瀟湘道。

「誰說我傷勢未愈就不能對敵的?」

花房中的那柄破舊的山斧忽然化身為雨農。

「師兄,你傷勢好了?」

「沒好全,但已經能打了。」

雨農朝瀟湘咧嘴一笑。

「那還怕他個屁啊!」

焰韌爆粗口了。

第一個殺出了結界。

「咦,怎麼能量這麼集中?」

不遠處的夏洛奇世界多稜鏡忽然感知到雨農等人這邊的能量變化。

一個閃身就飛了過去。

正好看見那個曾救過自己的焰韌一掌拍向一名墨雲濃重的男子。

火焰大張,氣勢如虹。

墨雲被火焰催開,然後又合攏。

一條如畫的墨龍反身纏繞向焰韌腰間。

夏洛奇手中盤古斧迎風暴漲,摟頭就砍向南木。

隋唐世界的限維是絕對成立的。

桀驁、巴列、南木等人只能以戰神境巔峰實力進來。

這邊的雨農等人也是如此。

只有夏洛奇有些奇葩。

專屬右手彷彿獲得一絲特權,能夠短暫提升自己的實力抵達宇宙星級。

這一級就厲害了。

以前顯得極其勉強,現在由於抵達了精神力靈元境,無窮無盡天地間的精神能量源源不斷的湧向夏洛奇。

所以,夏洛奇的專屬右手在低維隋唐世界中維持宇宙星級實力可以很久很久。

南木悲劇了。

沒有被焰韌天君的火焰傷著,卻被夏洛奇一斧子砍在了脊背上。

一口漆黑的墨血噴出,南木矮頓了下去。

巴列的武器是單刀,四十米長的單刀與他的身材極其不成比例。

一刀劈向瀟湘,瀟湘的水雲煙袖還沒發動,夏洛奇的板斧就接住了巴列的單刀。

「噹」的一聲,單刀斷裂。

巴列手臂差點被震斷。

眼睛一虎,盯住夏洛奇。

「你是誰?」

巴列怒問。

那是又驚又怒。

「你管我是誰?」

「我只是見不得男人打女人。」

「哈哈,小兄弟,你跟我想的一樣,我也見不得男人打女人。」

雨農看見夏洛奇如此神勇,不禁大樂。

夏君果然神機妙算。

這限維限得實在太妙了。

「豎子,看拳。」

桀驁只有拳頭,他不屑於使用武器。

這是黑木崖大弟子桀驁的傲氣。

他認為能用拳頭解決的還要用兵器幹嘛。

一拳下去,不就砸爛了么?

想想桀驁的話,很多高手都覺得有道理。

但就是無法做到這一點。

夏洛奇專屬右手也轟出一拳。

夏洛奇對於自己的右手歷來自信。

「轟」的一聲,夏洛奇倒退三步。

桀驁則被轟的飛了出去。

要不是桀驁的境界高,這一拳怕是要骨斷臂折了。

「好小子,這麼大勁!」

無奈在這方時空中桀驁只能使出戰神境高級巔峰的實力。

夏洛奇一人連續接招,黑木崖三大高手紛紛受挫。

南木最慘,腰都快斷了。

南木看著夏洛奇,心中更是驚懼。

這夏君難道已經蘇醒了?

要是夏君蘇醒,自己怕真的要萬劫不復了。

此時,也顧不得黑木崖的尊嚴了。

南木拿出羋羽亭與謝子豪的崆峒印朝空中一扔。

光華萬丈,將夏洛奇、瀟湘、焰韌、雨農等人全部罩了進去。

向桀驁、巴列一招手閃身進入。 崆峒印有鬼神之機,夏君能限維世界,可這上品神器的絕對成立卻抵消了夏君的時空禁錮。

畢竟,煉製崆峒印的大神實力至少與夏君相當,甚至還要在夏君之上。

即便如此,暫時區域性的取消限維,崆峒印也只能維持半個時辰。

混沌境的高手還需要半個時辰來辦事么?

理論上夏洛奇會直接被秒掉。

可惜,那個蠢貨南木居然將雨農、瀟湘、焰韌三人也給籠罩了進來。

羋羽亭與謝子豪的崆峒印有聚焦技能,能夠鎖定單體。

但浮躁如斯的南木竟然沒有仔細詢問他們倆關於崆峒印的用法。

直接粗暴的用混沌元力外放崆峒印技能。

大範圍群發鎖定!

南木的心很貪,他要的不僅是夏君載體的覆滅,還要藉此機會搞掉虞城宮的幾大弟子。

最好自己的兩位師兄也掛掉,即便不掛掉,重傷難愈也行。

果然,一入崆峒印,雨農第一時間發現限維取消了。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隨即閃身擋在夏洛奇之前,保住自己的師兄夏君是師尊麗華的口諭。

作為現在的大弟子雨農自然知曉關鍵厲害。

桀驁與巴列倒沒有像南木那麼迫切的想要結果夏洛奇。

桀驁還是很顧全黑木崖體面的。

直接一對一的找上了雨農。

雨農的那句話讓他覺得有些難堪。

是啊,男人怎麼能打女人呢?

一胞雙胎:總裁,別太霸道! 所以,桀驁只能有尊嚴的選擇雨農了。

夏洛奇的實力他是看到了。

在限維的時空中他不是夏洛奇的對手。

可在崆峒印釋放的高維時空中,混沌境隨時可以滅殺像夏洛奇這樣的宇宙星級巔峰實力。

桀驁一眼就看穿了夏洛奇的真實實力。

將夏洛奇列為自己的對手豈不是一種羞辱?

內心會無限的看不起自己。

混沌境高手是非常注重心境修鍊的。

神武至尊 南木之所以卡在混沌境上寸步不得前進,就是此人心機太深,心機又太淺。

心機深導致外化,算計人是一套一套,無窮無盡。

心機淺則是自我很難獨立。

一旦一個人孤獨存在時,南木就會莫名其妙的心慌意亂。

修鍊時也會難以定神。

浮躁的人怎麼能繼續深入下去呢?

黑木崖三大弟子中,南木的實力是最弱的,但卻是最工於心計的。

巴列很有師傅東方玉的風範,有些自愛過甚。

自愛過甚會導致束手束腳,對外界的氣運變化感知造成障礙。

對自己敏感的人,自然無法再對別人敏感。

自我的無限膨脹,遮住了通往浩渺宇宙的很多條康庄大道。

爺太殘暴 巴列沒有東方玉的天賦。

東方玉以自我為宇宙,乾脆直接忽略客觀宇宙的存在。

我可為陰,亦可為陽。

天地化生成萬物,我自行陰陽別成體統。

所以,黑木崖的東方玉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

自我為宇宙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如此變態的傢伙,客觀宇宙都討厭他。

被客觀宇宙厭棄的傢伙偏偏走上了一條極具特色的修鍊道路。

當然,這條道路沒有任何借鑒,各種複雜的衍變與困難需要東方玉面對。

這種開闢道路的勇氣與道心倒也得到了與東方玉同一層次很多高手的尊重。

但他的實力卻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別的高手早就摸到了虛空境的門檻了。

東方玉還停留在混沌境初級初階的實力上。

甚至連自己的弟子都不如。

但是,東方玉的混沌境初級初階誰敢小瞧呢?

沒有人敢與東方玉單挑。

東方玉的混沌境初級初階發起飆來可能連虛空境初級實力的高手也擋不住。

這就是獨立修行道路的好處。

創生之路永遠比沿襲之路要強許多。

儘管現在等級稍低,但之後的晉級卻是跨越式的發展。

南木著急,他必須在今天幹掉夏君載體。

夏君復活,第一件事就要拿他開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