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發現任務目標:馮彤。」

界孽身體頓住。

神識立刻向四周湧出。

附近十米內有一個穿著黃色格子襯衫,下身短褲的女孩。

女孩手中拎著一個塑料袋,袋子里是一個榴槤。

界孽:???

界孽微微偏離了方向,向女孩走去。

走到女孩身旁時,界孽撞了一下女孩的肩膀。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界孽一臉緊張,連連道歉。

「呃……」馮彤愣了愣,看著界孽擺手:「沒關係,你也不是故意的。」

「真不好意思……」界孽仍然一臉歉意。

「沒關係的……」馮彤笑了笑:「你也不是故意的嘛。」 說實在的,喬斯宸還是很羨慕雲家父子的相處模式,更像是兄弟關係;

「聽說你有個兒子?」雲崎山眼眸中帶著好奇;

「是,快八歲了,長的比較像我!」喬斯宸笑了,沒想到有一天介紹自己的兒子,他會有種幸福感;

驀然的有些想小傢伙,原本出發之前想和小傢伙吃頓飯,結果實在是太忙了,或許他可以在京都給小傢伙選個禮物回去,也給洛洛選個!

雲崎山盯著喬斯宸看了片刻,他的表情騙不了人,一個男人堅硬的男人,會在一秒內變的柔軟下來,多半是來自於他所在乎的人,「看得出來,你很幸福!」

一個愛家的男人,雲崎山給他加分!

「我不算是稱職的父親,他的到來不在我的計劃之中,好在我沒有錯失了太多,的確很幸福!」喬斯宸說這番話是慶幸的。

「遲到總比不來的好,父親這門課程很難,我至今還沒搞懂我的兒女再想什麼呢,不過啊,我啊一直順其自然!」談到孩子,雲崎山的眼眸充滿了慈愛!

他的一雙兒女還是足以讓自己驕傲的!

雲澤豪看著父親笑的那麼開心,感同身受,「您有我媽媽就好了,哪有空管我們!」其實是羨慕父母之間的愛情;

母親的脾氣火爆,父親永遠都是溫和的看著她,等著母親說累的時候,遞上一杯水;

好像是多年的默契,喝完那杯水,母親又變回了那個溫柔的模樣!

所以…這個家,聲音最大的永遠都是母親!

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父親對母親的愛!

他著實羨慕父母之間的愛情,嚮往並且憧憬的自己的愛情……

「那是,老婆是我自己選的,你們以後都是別人家的,還不准我對自己媳婦好點!」這個話題在雲家爭議了十多年,可雲崎山的答案始終的沒有變過。

老婆永遠比孩子們重要。

只是一些簡單的交談,喬斯宸對雲崎山的認知有了很大的改變,一個能在商海舉足輕重的男人,不僅僅是在工作上有野心,家庭所給予他的幸福應該也是特別重要的組成部分!

喬斯宸動了動唇角,「我贊同雲伯伯的話,老婆比孩子重要!」

雲崎山凝視這喬斯宸片刻,眼底閃過一抹明了,指了指,很肯定的說道:「有喜歡的人!」

談到秦以洛,喬斯宸垂眸嘴角含著笑,「她很特別!」

「這特別二字從你口中說出,可見那個女孩很優秀!」雲崎山雙手交錯的抱著自己的手臂,有理有據的分析著;

坐著自己面前的年輕人有權有勢,身邊怎麼會差優秀的姑娘,顯然這個姑娘是和其他人迥然不同的!

忽然,喬斯宸的腦海里浮現了好多和秦以洛在一起的畫面,不管是偶然相遇,還是他有意設計,或者是他的糾纏,每個畫面他都覺得很幸福,因為有她!

喬斯宸對視著雲崎山的眸子,笑了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雲崎山端起青花瓷的茶杯,滿臉笑意地看著喬斯宸,朝著他說道:「希望下次咱們再坐在一塊喝茶,是聽到你的好消息!」

喬斯宸同樣的舉著青花瓷的茶杯,一瞬間面部的表情變的更加柔和,「謝謝,雲伯伯的祝福,我會努力的!」

「哈哈哈……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年輕人!」雲崎山爽朗的大笑著; 兩人面面相覷,都有些不好意思。

「那再見?」馮彤歪頭,尷尬地笑著,眼下的卧蠶顯露出來。

界孽也笑了:「再見啦。」

相互擺手后,馮彤繼續向前走著,兩人錯開,向不同的方向離去。

……

「今天這個人感覺很可愛啊……」馮彤想到那個撞了自己的女孩傻乎乎的模樣,就止不住的發笑。

「快到了……」馮彤抬頭,看著前方明黃色的路標。

前方有一段沒有路燈的路程,馮彤有些害怕,就加快了腳步。

「唔!唔!……」馮彤瞪大了眼睛,水果袋掉在地上,雙手掰上捂住自己嘴巴的雙手。

她能感覺到身後的人的力氣,她完全掰不開那雙手!

身後的人把她拖進了路旁的灌木叢里,馮彤雙手抓著前方,彷彿要把前方的光亮抓到自己的手心。

眼淚沁了出來。

……

界孽戴上手套,開始逐步消除自己的痕迹。

將地上女人的雙手砍了下來,界孽從空間里取出來一個黑色塑料袋,將還在滴血的雙手裝了進去。

把女人的衣服剝下來進行焚燒,界孽把灰燼也裝進黑色塑料袋,從空間里拿出一把鐵楸,開始掩埋屍體。

整理了現場掩埋屍體的痕迹,界孽將鐵楸扔進空間,拎著黑色塑料袋開始構築空間隧道。

將空間支點連接到千裡外大海中的一處孤島,界孽踏入了空間通道。

將黑色塑料袋埋到島的最中央,界孽再次構築空間隧道回到廣場附近。

從建築陰影出走出來后,界孽拎著水果就回酒店了。

將水果扔到桌子上時,界孽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宿主大大。]

「嗯。」界孽從塑料袋裡掏出來一個橘子開始剝起來。

[為什麼?]

「只是想試試而已。」界孽勾唇:「反正也沒什麼損失不是么?」

「如果我的任務失敗,系統會直接通知我,然後我被遣回系統空間對吧。」

「但是沒有通知,所以這個人和我的任務沒有關係。」

「也就是說,系統只承認原主的心愿作為任務。」

小甜甜沉默了。

它沒有辦法反駁。

因為宿主說的都是對的。

但是……很可怕不是嗎?

對一個作為自己妻子幾世的人,都能如此乾淨利落的下狠手。它不知道還有什麼使宿主大大能留戀。

[可是宿主大大,既然這個任務也下達了,說明就是必須完成的任務之一。]

[雖然沒有系統監督,但它就相當於額外任務一樣。]

[系統發布了這個任務,雖然還沒有說明這個任務失敗了會如何,但是人家覺得,任務失敗的後果很嚴重……]

界孽扯了扯嘴角。

就這樣吧。

還能因為這個任務失敗而殺了她么?

背後的人既然利用她完成這種任務,就有一定的目的,在她任務沒有完成之前,她肯定背後之人不敢殺了她。

因為,她還要去完成這個任務。

界孽並沒有額外的想法,既然背後之人將這個任務交給她一個新手加失憶的人,就說明了這個任務幾乎非她不可。

位面繁多,她不信除了她,沒有其他合適的人。

但只要選擇了她,就說明她對背後之人有特殊的意義。 喬斯宸車子駛出雲家時,碰上了顏書墨送雲菲菲回雲家;兩車交匯時,喬斯宸撇頭透過黑色的玻璃車窗多看了一眼顏書墨,眉頭微微皺起,這個顏書墨竟然和雲菲菲在一塊了!

「咦,我家來客人了?」雲菲菲看著陌生的車子,而且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有些納悶;如果是她所熟悉的人,看到了她理應也會停下打招呼。

可若是一般的客人,也不會被邀請到雲家啊!

顏書墨察覺到那輛車子明顯的踩了剎車,雖然他看不到裡面是誰,卻有種預感,車裡面的人或許認識自己;

「菲菲,怎麼啦?」顏書墨笑問道;

雲菲菲反應過來,回頭說道:「那輛車有些陌生,我應該不認識!」

「進去吧,下次再帶你出去玩!」顏書墨實際上是想跟上去看看,車裡到底是誰?

「真的不進去坐坐?」雲菲菲盯著他,抿嘴笑著邀請著;

顏書墨伸手摸摸雲菲菲的腦袋,笑了笑,「下次,我得鄭重其事的帶著伴手禮上門,這麼隨隨便便的,顯得對你不尊重。」

「好吧!」雲菲菲扯著嘴角笑了笑;

其實心裡是有失落的,她壓根不在乎那些,他爸爸也不是那種人。

她只想讓家裡人能夠認識一下書墨,不希望外界的評價影響了父母對他的看法;顯然,書墨不是這麼認為的。

「我先進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顏書墨察覺出雲菲菲的小情緒,選擇忽略不計;

至少現在他還不適合出現在雲家人面前,望著雲菲菲的背影,顏書墨眉頭微微的蹙著,隨後轉身上了車。

雲菲菲忽然停下腳步,還以為他會跟上來,結果……

頗為無奈的垂著頭,似乎有些看不懂書墨,他對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心態呢?

顏書墨開的是跑車,很快的追上了喬斯宸的轎車;

喬斯宸聽到刺耳的馬達聲,先是看了左邊的反光鏡,又看了看後視鏡,很快確定尾隨自己的是顏書墨的車子。

倒是有些意料之外,這人的警覺性挺強的;

撥通了楊秘書的電話,「幫我查查顏書墨的底細,我要他全部的資料,他最近在跟雲家女兒再交往。」這個人絕對不簡單,喬斯宸心裡有了堤防;

楊秘書聽到後半段話,傻楞了,「雲家?好,我明白了!」

這人之前還在撩撥秦醫生的,怎麼轉頭又打雲家的主意呢?

掛了電話,喬斯宸加了油門,雖然他知道自己的車子跑不過顏書墨的車子,不過他倒要看看,這個顏書墨會耍什麼把戲。

「好傢夥,想甩掉我嘛!」發現前面的車子加速了,顏書墨體內的興奮因子暴動起來,腳下的油門又壓低了一些。

喬斯宸只是想試試他,沒想到真的如自己所料;

然而這種高危險的駕車速度不值得提出,慢慢的開始踩剎車;

顏書墨瞧著尾燈的剎車燈亮了,有些傻眼了,這人到底想幹嘛?怕出現追尾,趕忙將剎車踩到底,然而跑車就是跑車……

喬斯宸迅速的換了一個車道,讓顏書墨的車子從之前的車道快速的通過,而他的車子挺穩在車道中央。 這也算是另類的有恃無恐。

[宿主大大……您以後都打算這樣做嗎?]

「我只是想嘗試一次而已。」界孽微微一笑,將剝好的橘子放進口中。

酸甜的汁水觸碰到舌尖,界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味道剛剛好呢。

……

第二天早上,界孽就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

她不介意多一個一直蹦噠的路成風,但是如果這個傢伙給她惹了麻煩,她絕對會讓對方生不如死。

界孽感應到冥蠱的距離逐漸遠了,就知道路成風已經醒過來了,正在離開。

現在這個時間點,還沒有多少人到廣場上。

但如果再隔半個時辰,廣場絕對人山人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