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此一次!」風千羽冷聲開口,目光在洛天的身上掃了一眼,隨後便是站回了原位。

「好了,你跟我來!」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帶著洛天朝著冥域走進了冥域之中。

一進入冥域,伏星月便是站在灰色的星空之下,沖著屠飛揚等人開口,眼中帶著一絲笑意:「各位,咱們商量的事情,稍後再議吧,我要回一趟星月神族的駐地!」

「回去?伏星月你當我們的時間是白來的么?」金子陽聽到伏星月的話,頓時冷哼一聲。

「你們若是有把握,也可以先行前往!」伏星陽回應一聲,眼中帶著不屑的開口。

「你真以為少了你們兩個我們就不能敢進了么?大家之前商量好的,為什麼你們要突然之間變卦?」屠飛揚臉上帶著疑惑,目光看向洛天,在洛天的身上打量起來。

「沒看到我的下屬受傷了么?誰讓我是個體恤下屬的好軍主呢?」伏星月輕聲開口,顯然這種借口,傻子都能看出,伏星月是在敷衍這幾人。

「還有,我星月神族的事情,還沒輪到你們插手的地步,你們若是有本事,就先行前往,若是沒有本事,就等著我們,就這樣!」伏星月冷哼一聲,一把拉起洛天,朝著冥域深處飛去。

伏星陽,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為什麼會如此,但是在外人面前,自己一定是站在伏星月這一邊的,冷哼了一聲,跟隨在伏星月的身後,朝著遠處飛去。

「該死……」看到兩人揚長而去,屠飛揚幾人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我們就不信,沒有他們,我們還不能進了!」金子陽冷笑一聲,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伏星月要突然改變計劃,但是一定跟著洛天有著關係。

「就是,走吧,我們幾個去,也一樣的!」屠飛揚贊同著開口,身上散發出自信之意,顯然對於出入險地,有著強大的自信。

「走!」幾人商量了一下,隨後便是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灰色的星空之下,洛天和伏星陽兩人帶著洛天飛行著,飛行了一刻鐘,伏星月便是停下了身軀,隨後猛然轉身,將洛天放到了星空之下。

「說吧,你到底是誰?」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一股氣息從伏星月的身上散發而出,將洛天鎖定了起來。

聽到伏星月的話,伏星陽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驚天的氣息傳出,站在洛天的身後,封鎖了洛天的退路。

「軍主,我真是星月衛的一員啊!」洛天心中也是詫異了一下,隨後目光看向伏星月。

「別撒謊了,說吧,到底是誰,我最後再給你個說實話的機會!」伏星月伸手一揮,王兵星月神戟的仿製品出現在了伏星月的手中。

「你剛才在撒謊,我是星月衛的軍主,此次星月衛前來九域的人員,一共有一萬人,現在在冥域的駐地之中,依然還是一萬人,你說你從哪冒出來的?」

「還有,你身上雖然有著星月神族的氣息,但是你那理由也太牽強了一些,你是紀元初期,我星月衛修為最高的也不是聖人中期,你有什麼機緣,能升級如此迅速?」

「我之所以讓你進來,是因為你認出了伏智明,好像還對星月衛很是熟悉,若不是如此,你以為我會讓你進來么?或許出手滅殺你的就是我了!」伏星月輕聲開口。

「還真是忽悠不住這個傢伙!」洛天心中搖頭,隨後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是我!」洛天伸手一揮,臉上再次變化了一個容貌,正是當年在星月神族之時,伏夢晨的模樣。

「洛……」看到洛天的模樣,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心神巨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天字沒敢說出口。

「嗡……」洛天只是變化了一瞬間,便是再次變化了回去,他可是害怕別人一不留神認出自己來,那樣可就麻煩大了。

兩族雖然之間有著約定,只是王族不能夠進入到九域,雖然沒有明說人族不能進入到冥域和雷域,但是任誰也不敢獨自進入兩域。

「你為什麼要進來,你這是想找死不成!」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目光謹慎的看著四周,神識探查出去,因為如今的冥域大能雲集,古王和紀元巔峰雖然不會出世,但是畢竟神識還在,若是被其發現,那麼洛天必死無疑。

「放心吧,沒人探查!」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

「我也知道,兩族關係現在緊張無比,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須去做!」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堅定。

洛天自然知道自己代表著什麼,若是自己隕落在冥域,四聖星域和妖域,還有魔族都會發瘋,那麼剛剛換來的和平也必然會破碎。

「只要稍加留意,想必沒什麼問題,畢竟我曾經也在星月神族呆過很長一段時間不是么?」洛天眼中帶著笑意,目光看向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

「你啊……」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臉上帶著無奈,看著一臉輕鬆的洛天。

星月神族對於洛天這裡,如今的態度很是明確,盡量保持友好,除非是洛天擊殺了伏星月和伏星陽這樣的天驕,才會徹底撕破臉皮。

「先跟我們回星月神族駐地吧,先拜見一下大供奉,還有我星月神族的准王!」伏星月看著洛天那堅定的模樣,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好!」洛天知道無法拒絕,點了點頭,他也想和星月神族打好關係,畢竟將來太古萬族或許還會進攻九域。

伏星陽沒有開口,畢竟他跟洛天曾經有著疙瘩,不過心中也是震撼洛天的膽大包天,一人竟然敢闖進冥域來。

三人隨後便是化成三道長虹,朝著星月神族的駐地飛去。

冥域,如今被太古萬族佔領著,但是依然還是灰濛濛,散發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飛行間,三人便是飛到了星月神族駐紮的大陸,剛一進入大陸,一股異樣的氣息便是傳遞在洛天的感知當中,不是冥域那股壓力,而是一片清新。

「嘖嘖,不愧是星月神族!」洛天站在天空之上,看著腳下的大陸,眼中露出感嘆之色,整片大陸,明顯的是被人以無上的手段改造過,與當初洛天呆過的星月大陸,有些相似。

「這真的是要駐紮在九域的意思啊!」洛天心中自語,跟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朝著大陸的正中央飛去。

三人眨眼之間便是落在了一座大山之上,在周圍敬畏的目光之下,走進了一座豪華的宮殿之中。

「去告訴神皇,就說星陽軍主和星月軍主求見!」伏星月沖著站在豪華宮殿門口的侍衛開口。

「星月神皇?」聽到伏星月的話,洛天的身軀下意識的一震,隨後眼中露出一絲苦笑,他自然知道星月神皇是誰,沒想到連伏星璇也來了,之前萬族侵佔幾域,洛天並沒有看到伏星璇的身影,還以為伏星璇在起源域。

要說星月神族洛天最不願意見到的人便是星月神皇,當年自己當著伏文斌,和伏天霸等人的面拒絕了伏星璇,顯然讓伏星璇的臉面有些下不來。

「哼!」看到洛天苦笑,伏星陽冷哼了一聲,顯然也是想到了曾經洛天的拒絕,心中便是頗為不爽。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還是大統領

時間不大,侍衛便是從宮殿之中走了出來,對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躬身施禮。

裝備滿配玩種田 「走吧!早晚都要見的,先給你在星月神族安排一個身份,以後你辦事也方便一些!」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開口,邁著大步走進了宮殿之中。

「嗯!」洛天點了點頭,知道伏星月是為了自己好,有著星月神族這個身份掩護,自己以後辦事自然方便的多,而這身份的問題,自然要跟星月神皇稟報一下。

「拜見兩位軍主!」在一名貌美無比的侍女恭敬的目光之下,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大步走進了正殿之中。

「這個人是誰,好眼生啊?」不過看著兩人身後跟隨的洛天,侍女們的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大哥,二哥!」洛天三人剛走進大殿,一陣香風便是傳進了洛天的鼻子之中,一張絕美的面容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簡直堪稱完美。

「不是跟你們說了嗎,找我通報什麼通報!」伏星璇臉上帶著撒嬌的神色,一身皇袍一把攬住了伏星月和伏星陽的手,嬌聲開口。

「星璇,如今你貴為神皇,我們身為你的兄長,自然是要以身作則的!」伏星陽開口,目光寵溺的看著伏星璇。

「恩!」伏星璇一瞬間便是看到了兩人身後的洛天,隨後臉色一正,鬆開了拉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的手,身上多了一股威嚴的氣息,顯然這麼多年的在位,讓伏星璇的身上也是多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嚴,此時板起臉來,讓洛天都是有些詫異。

「他是誰?」伏星月聲音依舊柔和,顯然在兩個兄長面前,依然沒有神皇的架子。

「他啊,他可是個了不得的人啊!」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沖著伏星璇開口。

「星璇,我跟你說,等下我說出他身份的時候,你可要挺住!」伏星陽生怕伏星璇失控,提前給伏星璇打了個預防針。

身為伏星璇的兄長,他們可是知道,自己這個妹妹這麼多年是什麼心情,伏星璇也只有在他和伏星月面前,才會卸下偽裝,說一說心事。

「不就是一個跟班么,大哥二哥你們帶他們來見我幹什麼?」伏星璇臉上帶著不解,都沒怎麼拿正眼看過洛天。

「他可不是一般人,我是來給他要官來了!」伏星月輕聲開口,目光看向伏星璇。

「官,二哥,你就給了唄,這些事情就不用帶著人親自來了吧,你冊封的旨意給我,我給你蓋印就是了!」伏星璇說完,便是翻身尋找神皇印來。

「我要的可不是一般的官,而是我們星月衛的大統領啊!」伏星月輕聲開口,話音還沒落下,伏星璇的身軀便是微微一震。

「二哥!」伏星璇眼中猛然轉過身,目光看向伏星月,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不知道為什伏星月會為一個不相干的人要那個位置。

星月衛的大統領這個位置,這麼多年來,伏星璇都是沒有讓伏星月給過別人,其他的職位,伏星璇從來沒有在乎過,但是星月衛大統領一職卻是一直都是空缺著,也算是伏星旋的一個念想。

而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也自然知道伏星旋的心思的,此時卻是提出來,讓伏星旋有些不滿,不過同時也是疑惑,兩個哥哥為什麼突然間提出這樣的話來,讓伏星旋不由的將視線放到了一直沒有正眼去看的洛天身上。

伏星旋細細的打量起站在那裡苦笑的洛天,隨後身軀便是微微一震,看著洛天眼中的苦笑,感覺異常的熟悉。

「你是?」伏星旋雖然有些懷疑,但是隨後便認為不可能,沖著洛天詢問。

「是我!」洛天輕聲開口,聲音是當年伏夢晨的聲音,隨後便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轟……」下一刻,伏星旋的身軀便是劇烈的搖晃起來,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不再是這些年那個冰冷無比的星月神皇。

伏星旋紫色的雙眼之中寫滿了震撼,這個聲音,她怎麼聽不出來,但是伏星旋怎麼也沒想到,洛天會出現在這裡。

伏星旋貴為一代神皇,原本是在起源域鎮守的,但是自從太古萬族和人族的戰亂結束之後,伏天霸回到了起源域,伏星旋便是鬼使神差的來到了冥域,至於因為什麼,伏星旋自己都不清楚。

「好久不見!」洛天看著站在呆愣在那裡的伏星旋不說話,只能自己率先開口。

「好久不見,你怎麼到這裡來了?是想找死么!」伏星旋目光之中帶著凝重,沖著洛天開口。

「不是啊,這不是投奔你來了么,你可是星月神皇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伏星旋開口。

「沒個正形!」伏星旋看著洛天那副模樣,嬌嗔了一聲,隨後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說吧,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來冥域到底為了什麼?或許我們還能幫上你呢!」伏星月輕聲開口,直接詢問洛天,他們也不是傻子,不認為洛天來冥域是找他們來敘舊的。

「我要進冥土!」洛天目光一閃,也是沒有繼續廢話,直接講出了自己的目的,那就是九大絕地之一,冥域的冥土。

「你要進冥土?」聽到洛天的話,伏星月,伏星陽還有伏星旋三人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隨後目光變的凝重起來。

「沒錯!我的妻子可能被困在了絕地冥土之中,所以我一定要去一趟的!」洛天輕聲開口,眼中帶著堅定。

「還是真是巧了,我們之前也是想進入到冥土,不過巧合的是碰到了你,所以,我們也只能,將計劃往後延伸了,不過最近冥土的動靜很大,時常有嚎叫之聲傳出,彷彿深淵出來的惡魔,讓駐紮在冥土周圍的幾個種族膽戰心驚!」

「我和屠飛揚等人,也是打算合力進入冥土,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伏星月開口,目光之中帶著凝重,顯然對於九大絕地也是忌憚無比。

「嗯?」聽到伏星月的話,洛天的眉頭也是微微皺了起來,能讓太古萬族感到膽戰的氣息,一定非常的不簡單,而且還驚動了伏星月和屠飛揚蠻魂等天驕,想必動靜一定不會太小。

而洛天更擔心的是古千雪和孫夢如兩人,若是真的在冥土之中,會不會遇到什麼不測。

「那麼我跟你們一起去吧!」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焦急,不想再耽誤時間。

「別急,你得先見見大供奉和我星月神族的准王。」伏星月搖了搖頭,示意洛天不要著急,沖著洛天晃了晃手中的令牌。

「好吧!」洛天看著伏星月手中不斷發出波動的令牌,眼中露出一絲苦笑,隨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神皇大人,他就暫時交給我吧,還讓他當星月衛的大統領,不過樣子,可不能換成原來的了,還是現在這樣,等到他見完大供奉和准王,我們再同他一起進入冥土。」伏星月沖著伏星旋開口。

「恩,二哥你看著辦就好!」伏星旋點了點頭,彷彿有許多話要說一樣,但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耳中還環繞著洛天那句尋找妻子的話。

「他是來找他的妻子來的!」伏星旋心中苦澀,隨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沒有繼續開口。

「好了,我們走吧!」看著伏星旋那副模樣,伏星陽狠狠的瞪了洛天一眼,拉著洛天,朝著大殿之外走去。

「兄弟啊,不是我說你,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你看看我,何必苦了自己,我那麼多老婆,你才多少個?」伏星月目光之中帶著激勵之意,沖著洛天開口。

「人跟人不同!」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以他如今的地位,娶上個百八十個媳婦,完全不成問題,但是洛天不會那麼做,別說古千雪四人不同意,自己這裡也不會同意。

「真是固執的傢伙!」伏星陽冷哼一聲,顯然對於洛天的做法,有些看不慣,自己的妹妹何等的高貴,到最後竟然像是要倒貼是的,人家還不要,一想到這,伏星陽便是有著一股想要吐血的衝動。

「走吧,去星月衛看看,大哥,你先回去吧,等到去冥土的時候,我會通知你!」伏星月沖著伏星陽開口,知道勸不住洛天。

「嗯!」伏星陽再次狠狠的瞪了洛天一眼,隨後便是朝著自己的寢宮走去。

「走吧,可惜你不能暴露真正的身份,若是暴露的話,說不定星月衛那些人會瘋狂,你是不知道,你當時那樣子,讓這幫傢伙跟打了雞血是的!」伏星月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太古王族注重實力,而洛天曾經是他們的大統領,對於洛天的身份,星月衛們也不傻,自然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來。

「這些傢伙還好吧,可是殺了我們人族不少人啊!」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跟隨在伏星月的身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兩人說話間,便是走進了星月衛在的演武場中,星月衛依然還是負責著伏星月神族的安全,所以此時星月衛的演武場中,留下了一半人,有的訓練,有的則是慵懶的站在那裡。

「都幹什麼呢!」伏星月冷哼一聲,彷彿變了個人一般,走到了高台之上,聲音在演武場的上空響了起來。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不服么

「額……」伏星月的話音落下,一名名星月衛頓時站起身來,三個呼吸間便是站齊了隊伍,眼中帶著恭敬,看向伏星月。

不過,人們也是發現了伏星月身旁的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

「嘖嘖,這星月衛更有樣了啊!」洛天看著瞬間站齊的星月衛們,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這些人中有著很多都是熟悉的面孔。

「跟大家宣布一件事,這個人從今以後就是你們大統領了,他叫……」伏星月朗聲開口,隨後目光轉向洛天,猛然間想起洛天還沒有名字。

「古三思!」洛天胡編亂造,隨便想了一個名字,目光之中帶著笑意看向星月衛們。

「轟……」伏星月的話,剛剛落下,星月衛們便是轟亂起來,一道道目光看向起洛天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星月衛的大統領,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自從當初那個人離開之後,便是一直空缺著,甚至就連最有資格的伏智明都沒有坐上那個位置。

星月衛們知道,這跟當年那個人留下的戰績有著關係,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星月神族的新任神皇。

而且星月衛們也是默認了沒有大統領存在,當年的洛天的威望在這些星月衛們的心中,無人能及。

此時伏星月帶來一個面生的人來當他們的統領,讓他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二皇子,我不服,這個人憑什麼當我們的大統領,連副統領都沒當上!他又憑什麼?」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臉上帶著不滿之色。

「放肆,葛二牛你以為你是星月衛的老人,我就不敢處理你嗎!這是我和神皇大人商量的結果,你只要服從就是!」伏星月沖著那個說話的青年呵斥起來。

洛天的目光也是看到了那名青年,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此人洛天也是認識,而且印象還很深刻,當年他還是大統領的時候,這小子就是個刺頭,為人耿直。

「二皇子,二牛說的話的確有道理啊,還請二皇子三思!」伏星月的話音落下,一名名曾經的老人,臉上也是帶著不服之色,沖著伏星月開口,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人還是習慣叫伏星月為二皇子,可見在星月衛中的資歷。

「你們是在質疑我的決定么!」

「別以為這麼多年,我嬌慣著你們,縱容你們,你們就敢違背我了?」伏星月冷哼一聲,聲音之中帶著冷意。

聽到伏星月的話,星月衛們沉默起來,不過眼中卻是依然有著不服意思,目光看向伏星月。

「軍主,你這是為何,當年夢晨統領的威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在氣氛有些尷尬的時候,一道身影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目光之中帶著恭敬之色,正是剛剛從冥域入口趕回來的伏智明,也就是星月衛的副統領。

「是啊,這個大統領,要當也是副統領來當!」看到伏智明的話,星月衛們頓時再次嘀咕起來。

「那麼你們說有什麼資格才能當上這個大統領呢!」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有些頭疼的伏星月,沖著眾人開口。

「太古萬族,實力為尊,我們星月衛也是同樣如此,你只要證明你的實力,我們就服你!」之前說話的葛二牛再次開口,大嗓門呼喊起來。

「那又怎麼證明我有實力呢?」洛天輕聲開口,笑意依然不減,目光看向葛二牛。

「嗯?」看到洛天看向自己,葛二牛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這一下顫抖幾乎是本能。

「將人族的天驕擊殺幾個吧!」葛二牛直接高喊了出來,眼中帶著不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