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最初步的聯絡罷了,我不想打擾到你,而且人也還沒到北方城,我想她估計也是不太信任我吧。放心,聖帕特里克節過後,等你成功歸來,你們兄妹必然能再次相見的。」唐華語氣平淡的說道。

「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我妹妹如果到了北方城,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夜白說道。

「這可要看你那邊的進展順不順利了。」唐華說道。

夜白臉色一沉,

「你是在威脅我?!」

「沒錯。」唐華直接承認下來,「因為我現在有那個資格威脅你。等你成功之後,掌握了精靈族的外交,那你也有資格反過來威脅我了。屆時,我們之間才會有真正對等的談判。」唐華說道。

「哼!但願你不要玩火**了!」夜白冷聲說道。

結束通話。

北方城,唐華的臉上遠沒有剛才的輕鬆跟自信,因為,她到現在也還沒有收到來自白天的聯絡,同時,東邊海岸線也沒有任何相關的消息。 如今,他所愛之人正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治療,將他隔絕在外。

他內心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名字想好取什麼了么?」慕少言岔開話題,下巴微抬,向寶貝示意了一下。

說到寶貝的名字,楚城一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沒有來得及跟大家說。

尤其是長輩們。

他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親人了,可寶貝還有外公外婆,有外祖父外祖母,給寶貝取名勢必要徵詢長輩們的同意。

他一臉為難的模樣,慕少言眉梢一挑,「怎麼,我這個舅舅還沒有聽的權利?」

「不是。」楚城緩緩搖頭,「名字我想好了,只是還沒徵詢大家的意見。」

「叫什麼,說來聽聽。」慕少言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

楚城垂眸,目光溫柔如水,凝視著懷裡的稚子,「楚言。」

慕少言:「……你再說一遍。」

「你沒聽錯,我給寶貝取的名字叫楚言。以前小諾說過,想要生兩個孩子,兒女雙全是最好的。寶貝叫楚言,若是小諾還想生二胎,就叫楚若,小名若若。」

楚言,楚若……可不就是把他姐姐的名字拆分開來嗎?

把他姐姐的名字,冠上他的姓……

慕少言明白了其中的含義,頓時感覺自己又被強行塞了一口狗糧。

「你可真會佔便宜。」慕少言冷嗤一聲。

他兒子叫楚言,他還叫慕少言呢。

楚城聞言,淡淡一笑也不生氣,只是溫和的跟他解釋,「我沒想那麼多,也沒想過要佔什麼便宜。寶貝的名字叫楚言,跟舅舅名字有一個字相同,你們豈不是會更親一些?」

這個理由,慕少言勉強接受了。

「寶貝還要睡一會兒,你要不要也一起休息?」楚城貼心的詢問。

他剛從機場趕過來,想必在飛機上也沒怎麼休息好。

「不用了。」慕少言高冷的拒絕。

「我這有新的睡衣,和換洗衣服,我去給你拿。你先洗個澡。」

說著,他就抱著楚寶貝起身往卧室走。

「喂。」他不按牌理出牌,真是讓慕少言頭痛。

好端端的,怎麼就伺候起他來了?

他本來打算接了寶貝之後,就回莊園的,沒想在他這小公寓里呆著。

可鬼使神差的,就洗了澡,換上了新的睡衣,躺在他的床上。

身邊是熟睡的楚寶貝。

窗帘緊閉,室內只留下了一盞昏黃的壁燈,氛圍正好,慕少言困意來襲,竟睡著了。

一覺醒來。

天色已晚,他聞著飯菜香味找到了廚房。

楚城穿著圍裙,正在忙活著做菜,兩個傭人反倒是閑下來了,正在客房裡逗著寶貝。

末世之妖孽法則 慕少言頎長的身軀,斜斜依靠在門框上,抱著雙臂,「你在做什麼?」

「你醒了?」楚城回頭,笑了下,「還差一道糖醋魚就可以吃飯了。牙具在盥洗室,你先去刷牙,刷好就可以吃飯了。」

這是第一次,慕少言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偏偏又無法反駁。

聞到食物的香氣,肚子已經很不給他面子的,響了起來。 早在夜白還在北方城的時候,唐華就猜忌起了夜白,所以,對於白天的到來,唐華並沒有完全指望於子母碎片的聯絡,唐華同樣還在東邊海岸線布置了足夠多的眼線。不管夜白有沒有耍心眼,白天想要從人類大陸到精靈大陸,只可能從東邊海岸線登陸。

而且,除非是夜白一早還在人類大陸的時候就已經跟白天談好,要不然,夜白想要耍花樣,就勢必要臨時聯絡白天才行,而想要聯絡白天,又勢必要等白天達到精靈大陸。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任何的發現,這已經讓唐華心裡隱隱有了種感覺,那就是夜白並沒有撒謊,而是白天出了什麼意外,她失蹤了!

夜白沒有說謊,這讓唐華鬆了口氣,可白天的莫名失蹤,卻讓唐華憂慮起來。她不擔心白天的死活,也不管白天到底是遇到海難呢,還是遇到了其他什麼事故,抑或是根本沒有出海,唐華在意的,是白天失蹤這件事對夜白的影響。

以唐華對夜白的了解,從每次聯絡夜白都會問白天的消息就能夠知道,一旦讓夜白知曉了這麼一件事,那夜白肯定會立刻拋下暗夜精靈不管,而去盡全力尋找自己妹妹。不提夜白信不信得過唐華,就算他信得過,能夠全權讓唐華幫忙,這對夜白的狀態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所以,為了保證計劃,唐華才要隱瞞並且欺騙夜白。這種時候,再說沒有白天的消息,肯定會讓夜白無比擔心。因此,唐華才騙夜白說,已經收到了白天的聯絡,如此才讓夜白放心,安心去執行他們的計劃。等精靈節過後,一切塵埃落定,唐華才會把真相告知夜白,只希望到那個時候,白天已經找到了吧。

······

精靈大陸,森林最中心的位置,每個大陸都有類似的這麼一處地方,是為真正的神跡。

在人類大陸,那是一尊無法被破壞的神像,而在精靈大陸,那是一棵樹,一棵巨大的樹,被精靈族稱為是——真理之樹!

與人類大陸不同,在人類大陸,很少有人知道中央祭壇的存在,更沒有幾個人知道神像的特殊性;不過在精靈大陸,真理之樹的存在並不是什麼秘密,甚至對特定的一些人,真理之樹還是開放的,可供精靈們進入當中,去探尋真理。

據說綠林團的團長羅賓漢,當年成為女王騎士之後,就有幸進去過一次。正是那一次的經歷,讓羅賓漢領悟到了契約之真理,於是,才會有了現在的成就。

如果說,羅賓漢是精靈大陸這個時代的傳奇的話,那麼真理之樹顯然是精靈族世世代代的傳說。當然,有幸進過真理之樹的人絕對不少,其中甚至還有進過許多次的,可這麼多年,卻只出了一個羅賓漢,說明這種東西,還是因人而異,跟人的資質相關。

進入真理之樹,能夠看到什麼,能夠領悟到什麼,誰也說不清。世間的真理太多,凡人看到的永遠只是冰山一角。

真理之樹前,

「凱瑟琳公主,您又來了啊。」

守衛士兵衝來者打招呼,因為來人早已是這裡的常客,加上凱瑟琳公主人也挺溫和,跟下面的人都相處得很好,是以士兵的語氣才會略顯隨意,近乎於朋友。當然了,能夠在這種重要崗位上任職的士兵,也絕對不會是什麼身份低微之人。雖然是不可能比得上高貴的公主,但也絕對不會連跟公主交朋友,攀關係的勇氣都沒有。

「恩,聖帕特里克節之前,這是最後一次了。」凱瑟琳公主說道。

「公主的勤奮在皇族當中絕對都是絕無僅有。」

「看來下一任女王必然是非公主莫屬了。」

「是啊,女王好像也一直有意立公主為繼承人吧。」守衛將士立刻恭維起來。

凱瑟琳公主臉色一正,

「這種事可胡亂說不得,皇族當中,比我更優秀的姐妹多了去了。我唯有盡心學習,才有一絲趕上她們的希望。而且祖母身體健康,現在就考慮繼承人的問題,實在太過於早了。」凱瑟琳說道。

「是我們失言了,還望公主見諒!」守衛連忙鞠躬道。

凱瑟琳公主露出笑容來,

「沒關係,大家都是朋友,這種事只要不到外面去亂說就行。不聊了,時間有限,我先進去了!」說著,凱瑟琳沖眾人揮手告別,走入了真理之樹。

「公主,努力啊!」守衛們在後面打氣道。

說起來,如今的精靈族,並不是以女為尊,但最原始的時候,包括人類等種族,原本都是母系社會,於是就有了最早的精靈女王。時代在發展,慢慢的,男女之間的地位逐漸轉變,可精靈族卻是特別的,因為有女王契約的存在!

前面就說過,女王契約不是針對某個特定的女王,針對的卻是女王這個身份,這是為了保證女王接替的時期精靈族也不會出現****,由於契約一旦立下,就無法更改,所以一開始是「女王」契約的話,那就註定未來掌控精靈族的只能是「女王」了。故而,精靈女王的繼承人,只能是公主,而不會是王子。

精靈族所有精靈都立有女王契約,不過其中卻有例外,那就是可能繼承女王位置的公主們,是不能立下女王契約的,因為有朝一日,她們自己成為女王的時候,那身上的契約就會出現矛盾,繼而引來契約的反噬。如果,一個公主的身上有了女王契約,那就說明這位公主沒有繼承女王的資格。而一旦新女王出現以後,她曾經的競爭者們,其他的繼承人們會被迫立刻立下女王契約效忠,防止出現內亂。這就是精靈女王幾萬年來的傳承方式了。

「凱瑟琳公主真的不錯呢。」

「能力強,人很好,親近,謙虛,上進,好學,如果能當女王的話,一定會是個很不錯的女王呢。」

「不過,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

「看現在這情況,估計是輪不到她了吧。」

「我聽說,這次聖帕特里克節過後,女王好像有意要讓所有二十歲以上的公主全部立下女王契約。」一守衛小聲說道。

「什麼?這是真的嗎?!」

「你從哪裡聽來的?」

「那豈不是凱瑟琳公主也。。。。。。」

旁邊忍不住驚叫起來。

「你們也知道,我長輩有做神官的,據說已經在著手準備了,所以才透露了些風聲出來。看剛才凱瑟琳公主的反應,估計她也聽說了這種事吧。」

「這可真是,可惜了呢!」

「哎,可惜了呢。」 無奈,只能認命地去刷牙。

牙具如他所言,確實在盥洗台的抽屜里。

只不過,他看到還有一隻粉色未拆封的牙刷和漱口杯。

跟他淡藍色的牙刷和漱口杯,倒是配成一套。

慕少言「嘁」了一聲,把抽屜關上,這點小心思,真是讓人不一眼看穿都難。

他哪來的自信心,他姐姐會願意跟他屈居在這小公寓里呢?

腹誹歸腹誹,晚餐慕少言依舊吃得津津有味。

楚城沒吃多少,恰好楚寶貝拉臭臭了,他便抱著楚寶貝去洗澡。

浴室里,嬰兒的浴盆已經放滿了水,兩隻小黃鴨在水面上浮動,楚寶貝脫光衣服之後,身子就小小的一團。

楚城動作十分輕柔緩慢的給他洗澡,楚寶貝懶洋洋地打著哈欠,就這麼看著爸爸。

吃好了的慕少言,晃蕩到浴室,倚在浴室門口,將這一幕盡收眼底。

到底是吃人的嘴軟,他沒再說什麼冷嘲熱諷的話。

「少言。」

正要走,浴室里傳來了楚城的聲音。

慕少言聞言,眉梢一挑,喲呵,倒是自來熟得很啊。

「麻煩幫我拿一下寶貝的浴巾,在沙發上。」

「……」慕少言。

「淡藍色那條,你看到了么?」

等了一會兒,楚城便看到一隻手從門口伸來,遞上了浴巾,他笑著道謝:「謝謝,麻煩你了。」

這話,慕少言聽著怪怪的。

忍不住站在門口跟他理論,「謝什麼呢,我是寶貝的舅舅,為他做點舉手之勞的事,用得著謝么?」

「是我見外了,抱歉。」

慕少言:「……」

算了,當他沒說。

洗了澡的楚寶貝,小臉蛋被熱氣蒸得紅撲撲的,小嘴巴沖著舅舅咧開,笑得十分燦爛。

慕少言心都被小外甥這一笑給融化了,跟著楚城一起,把他放到床上。

他看到楚城轉身打開衣櫃,原本應該放滿他衣服的衣櫃,此刻已經被楚寶貝的嬰兒服佔滿。

他挑了一套衣服出來,便熟練的給楚寶貝穿上。

如果不是知道寶貝才送到他身邊沒多長時間,否則慕少言都要懷疑,他是不是自打寶貝出生以來,就一直在照顧著了。

那熟練的程度,真是讓人驚訝。

楚城不是話多的人,但這會兒,氣氛所致,他的話匣子便打開了,「覺得很奇怪吧?我看起來,還算是一個合格的爸爸吧?」

說到這,他自己忍不住搖頭失笑,語氣略顯無奈,「其實寶貝剛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對於怎麼照顧他,怎麼給他沖泡奶粉、換紙尿褲、洗澡這些,一竅不通。多虧了陸叔叔派來的傭人,教會了我很多。」

慕少言靜靜的聽著,能夠想象得到,他第一次當爸爸的兵荒馬亂。

「寶貝真的很乖。」楚城動作慢了下來,大手握住寶貝小小的手,失落地道:「他越是乖巧,我的愧疚感也就越重。是我對不起他們母子倆。」

慕少言聽不下去了,這苦情戲,真是沒完沒了了。

「行了,簡單點,直說你想要我姐的地址不就完了么?」 「噓!找死嗎!就算替凱瑟琳公主不值,這也是好事啊。」旁邊一人連忙提醒道。

眾人一下子才反應過來,出了一身冷汗,立刻跟著附和道,

「是啊是啊,這說明女王身體很好,還能再干許多年,這是好事,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雖然剛才只是無意識的想法,但希望凱瑟琳公主當女王,為凱瑟琳公主不值,那也相當於是希望如今的女王早點去死了。畢竟如今的女王不死的話,凱瑟琳公主又怎麼可能當上女王呢!契約是自我約束,是自我監督,也幸虧這只是無意識的想法,他們沒有真正去詛咒女王,要不然的話,剛剛女王契約就已經反噬了。

原來精靈族皇室永遠存在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問題的根源就在女王的繼承人不能立下女王契約這上面!精靈族沒有外敵,也不用擔心族人叛變,當女王,可謂是一點壓力都沒有,只要能夠調和族人內部的關係就行。哪怕管理混亂,也不用如何在意,因為女王的根基不會動搖,過幾年總會慢慢變好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