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您老人家真是厲害,有那麼多厲害的妖獸和幾隻堪比金丹期的妖獸,這苦果還是被您老人家給搶過來啦!」一口氣跑出百里之遙的田風,一臉諂媚的看著暴魔道。

「那算什麼,比這危險十倍的場景,老子也見識過,如果有好東西,以老子的能耐照樣能搞到手」聽到田風的奉承的話語,暴魔很是意氣風發道。

「那是,前輩您既然這麼厲害,把這苦果全都搶過過來啦,你是不是也讓小子我見識一下,那苦果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田風滿臉火熱的瞅了瞅暴魔的儲物袋。

「嘿嘿,想見識一下?」看著田風一副急不可耐,手掌搓來錯去的模樣,暴魔嘿嘿笑道。

「嗯」田風很是用力的點了幾下頭,「沒門」暴魔一桶涼水潑下,讓田風心涼不已,腦袋有氣無力的邋遢著。

「我們還是趕快離開此地吧!趕快找到王宏那小子,到時候老子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換到手,說不定一高興送你一枚苦果呢!」看著田風神情沮喪,暴魔出言利誘道。

「真的?」聽到暴魔的這句話,本來心情低落的田風,頓時如同打了雞血的公雞一般,伸長著脖子嗷嗷叫喚。

「怎麼老是感覺不安穩呢?」心中升起的一股不好的感覺,讓暴魔暗暗皺眉,隨即帶著田風揚長而去。

「半天的時間,即使那個魔族全力逃脫,估計也就能逃出幾百里而已,不知道前輩能不能感受到那魔族是朝著那個方向逃脫的呢?」看著前方四通八達,一片空曠的天地,天一沉靜的問道。

「這個難不倒我們」只見黃金獅子和玄蛇走到天一和玄一兩人身前,伸長著脖子,在各個方向深吸了幾口氣,沉默一了一會道。

「嗯,竟然有兩股魔族的氣息,看來定然是兩個前來搶奪苦果的魔族無疑,不過這下可不好辦啦,不知道該往那個方向追啊?」黃金獅子和玄蛇看著兩個魔族逃跑的方向,不由得緊皺眉頭道。

「竟然兩個方向都有魔族逃走留下的氣息,這下可有些不好辦啦,我們就這些人,如果分散追,力量就減弱了不少,可是如果朝著一個方向追,萬一錯了方向,那苦果可就徹底追不過來啦!」聽道黃金獅子和玄蛇的話,玄一在一旁喃喃自語道。

「苦果是不容有失的,既然如此我們就分頭追趕,我們有這麼多人又有兩位前輩相助,對那那區區一個魔族已經足夠啦!」看到天一神情堅決的模樣,玄一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師兄和我就各帶幾人分頭追趕吧!兩位前輩也各自跟隨我們前往」。

「嗯,就依照師弟」說完邊呆著幾名仙靈宗的修士和玄蛇朝著那名全身墨綠的魔族逃走的方向追趕而去,看到天一遠去的身影,玄一也帶著黃金獅子和另外幾名仙靈宗的修士和紅衣少女朝著暴魔追趕的方向而去。

「不要讓我知道是哪個混蛋王八蛋陷害我,讓我墨源知道是誰定沒有他的好果子吃」撫摸著身上被追殺的妖獸留下的傷口,墨源疼得齜牙咧嘴很聲罵道。

「真是倒霉,不僅苦果沒有搶到手,還受了一身傷,看來還是會我的老窩窩著吧!」哀聲嘆氣了一番,墨源拖著傷痕纍纍的身軀朝著自己的老巢而去。絲毫不知道天一帶著一種修士和玄蛇正朝自己而來。

「阿噴,是誰在咒罵老子」很是用了的打了幾個噴嚏,暴魔罵罵咧咧道繼續前行。

玄一一行御劍飛行的速度極快,不知道是真的是實力強大還是急不可耐的想要儘快的搶回苦果,玄一一行人御劍飛行的速度竟然比暴魔兩人逃離的速度還要快上三分。

「我感覺到他們的氣息越來越濃郁啦,看來那個魔族距離我們不遠啦」聽到黃金獅子的話,玄一和身後的幾名修士也是一臉的興奮,一道道劍影飛掠,如同驚鴻一瞥速度齊奇快。

「小子,我怎麼感覺到後面有什麼東西在追蹤我們呢?」暴魔心中有些驚異不定的看著身後,對著一旁的田風說道。

「前輩竟然也有這種感覺,我也有這種感覺,而且不知怎麼的,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您老人家說該不會真有什麼東西在追趕我們吧!是不是那些搶奪苦果的妖獸啊?」聽到田風提起妖獸,暴魔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還真有可能,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快些離開吧!老子我雖然厲害,但是還沒有張狂道一個打七八個的程度」心中默默嘀咕著,帶著田風開始狂奔起來。

隨著時間不斷的消逝,暴魔心中的那種不安的感覺更加的強烈起來,雖然此時兩人雖然逃離苦山有近千里之遙。

「快要追上啦!」黃金獅子的喊聲,讓玄一心情一陣振奮,面色有些激動的看著前方。

「前輩,還真有人在追趕我們啊!你看我們後面有好幾個人類修士,還有那頭黃金獅子也在啊!」王宏回頭一望,只見在自己身後十幾里遠的地方一陣陣劍破長空的嘶鳴聲,不斷的傳來,玄一和黃金獅子的身影也開始漸漸的映入其眼帘。

「搶走苦果的就是這個魔族,不過奇怪他身邊怎麼多了一個人類修士啊!」看著緊跟在暴魔身後的田風,黃金獅子疑惑不解道。

「終於讓我們追上了,既然是這個魔族搶走了苦果,那天一師兄就沒必要再去追趕那名魔族啦!趕快給天一師兄傳訊,讓他們趕快過來跟我們匯合回合」玄一沉靜的對著身後的一名修士吩咐道。

「既然敢搶奪我們仙靈宗的東西,這個魔族還真是張狂」一抹銳利的殺氣從玄一的雙眸之中一閃而過,快速的衝上前去。

看著玄一和黃金獅子不斷接近的身影,暴魔神情冷冽「難怪老子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背後追趕老子呢!原來是幾個人類修士和那頭黃金獅子,看來事情有些不妙啊!」有些擔憂的看著身旁的田風,暴魔喃喃自語道。

; 「田風小子,你實力太低,還是趕快逃吧,老子先拖住這些人類修士和黃金獅子一會,拿著這枚玉簡,等老子逃出去就會去找你」接過把魔遞過來的玉簡,田風看了暴魔一眼,便毫不猶豫的飛馳而去。

「玄一師兄,你看那名人類修士竟然獨自逃走了」紅衣少女看著田風疾馳的身影,急忙道。

「師妹,不用擔心,只要能夠找回苦果著人類修士逃走就逃走了吧!無關緊要,我們還是先把這個魔族給收拾了才是緊要之事」雙眸看了一旁的黃金獅子一眼,黃金獅子便心領神會的衝上前去。

十幾里的路程,在黃金獅子和玄一快如光影一般的速度之下,幾十個呼吸的時間就到了,看著站立在對面的暴魔,玄一和黃金獅子就這樣與其對視著。

「你這魔族還真是膽大包天,竟然膽敢搶奪苦果.」看著暴魔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黃金獅子雖然出言,但是心中卻詫異無比「這魔族難道腦子被嚇傻了不成,見到我和這麽多宗門修士竟然無動於衷?」

「這魔族怎麼回事?怎麼老是盯著我看,難道我臉上有花不成」看著暴魔一副痴獃的模樣看著自己,紅衣有些嗔怒的雙眸瞪視著暴魔。

「這紅衣少女,長得真漂亮,真是符合老子的口味,老子決定啦!一定要把她搞到手!」看著紅衣女子的模樣,暴魔一臉花痴道。

直到看到紅衣女子發怒,暴魔這才反應過來,眼神陰沉的看著玄一,黃金獅子和身後的幾名修士,尤其是那名讓其心動的紅衣女子,暴魔的目光再起身上轉個不停。

「你這魔族倒也膽大,見到我們追趕竟然停下來在此等著我們,不知道你是實力強大還是腦袋愚笨,如果識相的話,就乖乖的把苦果交出來,我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放你離去,不然你今天就休想活著走出這裡」看到暴魔一副無畏無懼的模樣,玄一有些忌憚道。

「苦果,你是說我從那絕壁之上搶奪而來的灰色果實嗎!咦奇怪啊,那苦果什麼時候變成你們的東西啦,這裡是妖魔戰場,這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是屬於我們魔族所有,想要苦果,恐怕沒有門路!」

「妖魔戰場又怎麼樣,那苦果有我們宗門四名前輩鎮守千年,自然歸我們所有,你想佔有這些苦果,也不怕撐破了你的膽,最後沒命享受!」

「師兄,跟他費什麼話,直接把他殺了不就行了」看著暴魔一副囂張無比的模樣,玄一身後的一名修士極其氣憤道。

看著這種模樣,黃金獅子也是憤怒無比,早就想要出手把暴魔徒手滅掉,但是看著玄一沒有任何動作最後不得不忍耐了下來。

「妖魔戰場乃是我們魔族的地盤,想要把我把搶到手的東西乖乖的交出去那是不可能夠的事情」看到身後的田風已經消失的身影暴魔越加的囂張起來。

「你真以為你們人多,我就會怕了你們嗎!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就是,看老子怕是不怕」

暴魔的囂張模樣終於讓玄一和黃金獅子忍受不住,出聲怒吼道「既然你找死,我們就送你一程」。一柄寒光森森的碧玉劍豁然出現在玄一的手中,一道銀色的劍光朝著暴魔襲殺而去。

黃金獅子也不甘於人后,金黃色的身影縱掠而出,化為一道金色光影,瞬間就到了暴魔的跟前。

「似乎有些不妙,看來這次真把他們惹怒啦?」看著玄一和黃金獅子紛紛出手攻擊,暴魔低聲呢喃了一句,一面青黃之色混雜的盾牌倏然出現在面前。

盾牌只有兩個巴掌大小,但是隨著把魔一道黑光閃過,盾牌瞬間變為丈許大小,把暴魔嚴嚴實實的防護在盾牌的後面,看著盾牌的模樣赫然就是王宏送於把魔的那面集攻擊和防禦於一身的極品靈器流石青光盾。

隨著流石青光盾這面極品靈器被王宏施展出來,一道黑色的光幕眨眼間形成,「嘭」的一聲快如閃電的劍影也在此時與剛剛形成的黑色光幕碰撞,發出一陣轟隆的巨響之聲。

與此同時,金色獅子一雙鋒利無比的爪子,一陣揮舞數千道爪影分不清虛實,粉粉香暴魔襲殺而去。

「轟」數千道金色爪影,與黑色光幕交織在一起,又是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之聲響起,只見黃金獅子一個猝不及防竟然被黑色光幕反彈出數丈遠。

「嗯,竟然有極品靈器,難怪敢如此囂張!」看著暴魔施展出來的青黃之色的盾牌,玄一心中也是驚訝不已「看來這個魔族不好對付啦!」極品靈器有多麼的厲害,玄一可是有親身體會的。

在荒古大陸的修真門派之中,即使金丹期的修士也不見得能有一件極品靈器,可想極品靈器的稀有程度,在仙靈宗內也只有一些金丹期的修士也才有資格擁有極品靈器,而想自己這樣仙靈宗的嫡傳弟子,也只被賜予一件上品靈器而已。

靈器在修士手中能夠發揮出巨大的威力,這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修真界一般靈器都是攻擊姓的,防禦姓的靈器,飛行用的靈器在修真界是極其罕見,更何況是極品防禦靈器呢?

看著暴魔手中的極品防禦靈器流石青光盾,玄一心中一沉,面色有些陰沉的看著眼前一副張狂之色的暴魔。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玄一驚懼的差點跌倒在地,只見一道道石磙一般大小的石彈,被一絲絲的魔氣籠罩,露出一張張面目可憎的獠牙,呼嘯著朝著玄一黃金獅子和身後的幾名仙靈宗修士而去。

看著呼嘯而來的巨大石磙,幾名仙靈宗的修士紛紛面露驚懼之色,祭出一柄柄靈劍,發出一道道凌厲之極的驚人劍氣,朝著石磙刺去。

「么想到,你們這些人類修士還真有點能耐,這巨石術竟然不能奈何得你們,不過你們的好運就此結束了,接下來就讓你嘗一嘗我這流石青光盾的厲害!嘿嘿,美女你不用怕,我對你一見鍾情,是不會傷害你的,等我把這些可惡的人類修士收拾掉,在於你慢慢聯絡一下我們的感情」面目兇狠的看著玄一和黃金獅子一行人,但是當看到紅衣少女之時,暴魔一副柔情似水的神情,深情款款的說道。

「魔賊,找死」聽到暴魔如此輕薄之語,面色羞憤不已,瞬間被一陣冰寒之色覆蓋,兇巴巴的看著暴魔,手持銀色靈劍竟然朝著暴魔襲殺而去。

「師妹不可快回來」看著紅衣少女,驚怒有些失去理智的行為,玄一慌忙出言阻止,但是為時已晚只見紅衣少女衝到暴魔的跟前,手中的靈劍呼呼呼,幾道驚人之極的的劍氣呼呼呼的劈在黑色光幕之上。

「美女,我對你一見鍾情,你竟然如此毒辣的對待我,真是太讓我傷心啦!」看著眼前的紅衣少女,暴魔一副被情所傷的模樣,悲傷的說道。

「撲哧」只聽一陣轟鳴之聲,幾道土黃色的巨龍,急速的從暴魔的面前的黃色泥土之中探出頭來,還沒等紅衣少女來得及反應,幾道七八丈大小的黃色巨龍,已然成型。

「去」隨著暴魔的一聲輕喝之聲,幾隻黃色巨龍擺動著巨大的龍尾,揮舞著黃色的龍爪朝著玄一和黃金獅子襲擊而去。

「不好」看著黃色巨龍的模樣和全身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玄一驚呼一聲,身體不由自主的朝著身後急退而去,看著玄一有些狼狽的模樣,身後的幾名仙靈宗弟子紛紛抽身而退,只有黃金獅子自己看著快要衝到面前的黃色巨龍,面露猙獰之色。

「給我死去」兩隻金黃色的爪子,如同兩道金黃色的雷霆一般,狠狠的抓住攻到眼前的一隻黃色巨龍的龍頭,猛然用力,竟然想要把黃色巨龍的頭顱和分離開來。

但是讓他吃驚的事情發生啦,無論自己如何用力撕扯黃色巨龍的頭顱,直聽發出一陣陣「咯吱」的響動之聲,就是不能把頭顱扭斷。

「怎麼會這樣」不可思議的看著比自己大了幾倍的黃色巨龍,兩隻金黃色的爪子慌忙的鬆開,身體化作一陣幻影急速的後退而去。

「哈哈,雖然你這黃金獅子是妖丹期的妖獸,但是想要跟我這極品靈器所施展出來的高級法術,巨龍術比拼力氣和身體的強悍,簡直是愚不可及」看著狼狽逃脫的黃金獅子,暴魔發出開懷的大笑聲。

「嘿嘿,怎麼樣,美女你看俺實力怎麼樣啊!」暴魔一臉炫耀的模樣看著一旁一臉驚懼的看著自己和幾隻土黃色巨龍的紅衣少女,張狂的笑道。

「哼,那又怎麼樣,既然敢搶奪我們仙靈宗的東西,實力再怎麼高強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看著暴魔令自己憎惡的模樣,紅衣少女毫不示弱道。

; 「真的嗎?我有什麼下場,可不是美女你能說得算?」暴魔一臉怪異的看著紅衣少女,讓紅衣少女心中發毛,生出一股極其不好的感覺。

「你要幹什麼?」紅衣少女,怒吼一聲,有些驚恐的看著暴魔壯碩的身軀,竟然如同幻影一般出現在距離自己不足三尺的地方,大手一揮,竟然牢牢的把她抱在懷中。

「魔賊,放開我」看著暴魔一副猥褻的模樣,紅衣少女極力掙扎想要逃脫暴魔的魔掌,但是奇怪的是無論自己怎麼掙扎,竟然使不出任何的力氣,只能任由暴魔緊緊地保自己抱在懷中。

「魔賊,你對我做了什麼」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副軟綿綿,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紅衣少女一臉驚恐,聲音有些顫抖道。

「魔賊,趕快放開我師妹」看著暴魔把紅衣少女抱在自己的懷中,一副猥褻的模樣,幾名仙靈宗的修士,紛紛面露驚怒之色,同仇敵愾威脅道,大有暴魔如果不把紅衣少女放開自己就與他拚命的架勢。

「嘿嘿,沒想到這次出來真是收穫巨大,不僅得到幾枚奇異果實,竟然還抱得美人歸,真是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啊!」一隻孔武有力的大手很是小心翼翼的撫摸著紅衣少女如同牛乳一般白皙的面孔,意氣風發的大笑道。

「布陣」看著暴魔那不可一世的模樣,玄一終於壓制不住內心中的怒氣,怒喝一聲,只見仙靈宗的修士,紛紛祭出自己手中的靈劍,在自己的頭頂盤旋。

「不用你們出手,這個魔族交給我就行啦」看著被暴魔控制,扭動著龐大的身軀,阻擋在自己身前幾丈遠的幾隻土黃色巨龍,黃金獅子輕喝一聲阻擋住玄一幾人,上前道。

「嗯,沒想到你這頭黃金獅子,竟然還能出手」看著上前幾步與土黃色巨龍對峙的黃金獅子,暴魔嘴上雖然如此鄙夷,但是看著黃金獅子那平淡無奇的模樣,暴魔不由得謹慎起來。

「狂戰天下」狂吼一聲,黃金獅子身軀急劇膨脹,轉眼間的功夫就變為幾丈大小,絲毫不弱於幾隻土黃色的巨龍,而全身散發出的恐怖騎士不知道比幾隻巨龍恐怖了多少倍。

「呼呼呼」幾隻土黃色巨龍身形閃過發出疾風狂吼的聲音,撲向黃金獅子,看著幾隻黃色巨龍,黃金獅子面無表情,兩隻利爪在此拿捏住一隻巨龍的「碰碰」恐怖的一幕發生了,本來威風凜凜的黃色巨龍,這次竟然被黃金獅子兩隻利爪用力撕扯,瞬間分裂成兩半。

「嗯,沒想到這黃金獅子竟然變得如此厲害啦?」看著黃金獅子把一隻黃色巨龍撕扯成兩半后,瞬間又施展出萬道金色爪影,把一隻只的化成一塊塊的黃色土塊,心驚道。

「既然你這麼厲害,我就好好陪你玩玩就是」只見一道黑影竄入紅衣少女的軀體之中,紅衣少女漸漸的閉上雙眸昏睡了過去,把她放在一旁,暴魔一臉戰意的看著黃金獅子。

「魔族賊子,竟敢搶奪我們鎮守的苦果,你百死莫屬,就讓你見識一下我黃金火焰的厲害」隨著黃金獅子的一聲怒喝,

黃金火焰的溫度極高,連靈器都能融化,這種黃金火焰與金丹修士的金丹丹火還要強上三分,乃是可以用來煉製法寶的火焰。若是修鍊到強橫之處,火焰純白一色,甚至連低等的法寶都可以燒化,極為厲害。

黃金獅子的黃金火焰也是煉成沒多久,一般這種火焰都是被修士和妖獸當成本源火焰來祭煉的,威力非同小可,是修士用來滅敵的最強的手段之一,但是如果沒有把這種火焰祭煉道心意如一的地步,強行施展本源火焰,對以後的修士是極其不利的。

看黃金獅子雙眸紅彤彤被血液充斥,和施展黃金火焰吃力的模樣,顯然這黃金火焰乃是黃金獅子的本源火焰,而且還沒有祭煉到心意如一的地步,就強行施展啦。

「黃金火焰,沒想到你這黃金獅子還真是好福緣,竟然能夠產生這種威力巨大的本源火焰,可惜啊,你強行施展這黃金火焰,修鍊之路可能就此斷絕啦」聽到暴魔的話,黃金獅子面色一陣抖動,面露悲戚之色,隨即面色一寒,被一股瘋狂之色替代。

「給我死!」黃金火焰撲到暴魔的身上,熊熊燃燒,火勢滔天,流石青光盾所形成的黑色光幕頃刻間化為泡影!在黃金火焰的燃燒之下,流石青光盾的威能也漸漸的變得玄幻下來。被漫天黃金火焰籠罩

好在這流石青光盾雖然是極品靈器,卻是邋遢老頭使用極為稀有的煉器材料用自己的本名嬰火煉製而成,品質之高就是一些厲害的法寶,恐怕也難以與之比肩。

看到這等情景玄一和幾名仙靈宗修士心中大喜,卻在此時,只見滔天大火之中,突然探出一隻黑色大手,喀嚓一聲按在黃金獅子的頭頂。

黃金獅子的身材魁梧,三丈開外,被那大手按了一按,頓時壓成丈許大小,死得不能再死!

熊熊黃金火焰突然向兩旁裂開,暴魔從火中走出,吹滅身上的火苗,他的衣服幾乎被黃金火焰燒光,露出黝黑如同煤炭的皮膚,肌膚下一塊塊肌肉鼓起,刀削斧劈一般,極具美感。

「跟俺逞能,對我出手,就是這個下場。」暴魔看了黃金獅子的屍體一眼,冷笑道。

玄一和幾名仙靈宗弟子獃獃的站在原地,似乎還沒有回過神來,自始至終,暴魔這次只出手一次,一掌便將修為已經達到妖丹期的黃金獅子按死,修為雖低,但實力卻深不可測,不能用修為來衡量!

「哼,那個不怕死的,儘管上來,我送他上路「看著玄一和剩餘的幾名仙靈宗的弟子,暴魔雖然嘴上底氣十足,但是心中卻是懼怕不已,害怕這幾名人類修士一個想不開真的衝上來跟自己拚命,到時候自己可就真得要賠掉老命了。

玄一臉皮抖動幾下,有些畏懼的看著暴魔威風不可一世的模樣,遲遲不敢出手,就和暴魔這樣靜靜的對峙著。

「魔賊,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紅衣少女從昏睡之中悠悠醒來,看著威武不可一世的暴魔厲聲道。

「怎麼可能!你這魔賊竟然我我們祖師的靈獸黃金獅子給殺死了」看著黃金獅子龐大的神奇軟癱的躺在那裡,沒有意思靈魂和生命氣息的波動,顯然這黃金獅子被暴魔一擊斃命,靈魂都沒來得及逃脫。

「玄一,師兄你們還等什麼,趕快出手,把這魔賊除掉啊!」看著玄一和身後的幾名仙靈宗同門靜靜的與暴魔對峙,紅衣少女聲色俱厲道。

「美女,你就不能安靜會,你就這麼想讓你這幾名同門送死啊!既然如此,你們還是趕快出手吧」目光熾烈的看著玄一幾人,戰意盎然,手掌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流石青光盾。

「紅衣師妹,我們無能,不是這魔賊的對手,即使出手也是送死,與其死在這魔賊的手中,還不如死在宗門之中也好有個歸宿」看著紅衣少女,玄一悲哀之色盡顯。

「什麼,玄一師兄你難道想?」彷彿想到什麼恐懼的事情一般,紅衣少女一副驚恐的看著玄一,雙眸之中儘是不舍之色「原來,玄一師兄在我的心中竟然佔據了這麼重要的位置啊!真是可悲,我竟然一直到不知道」

「不行,我一定要讓玄一師兄活下來」驚恐的目光漸漸的從紅衣少女的雙眸中退去,一副愛戀神態,讓玄一看到紅衣少女的模樣也是一陣愕然。

「你這魔賊,不是很是喜歡我嗎?」看著暴魔的樣子,紅衣少女面色一陣羞紅,有些嬌羞有有些失落的對著暴魔說道。

「啊,美女你終於知道,俺對你的深情愛意啦!」聽到紅衣少女的話,暴魔臉色一怔,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等他放映過來之後,只見紅衣少女臉龐上那副決絕之色依然從其嬌媚的面龐上消失,正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看著自己。

「你這魔賊,想要我喜歡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這之前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得答應我」。

「什麼條件,你快說,只要你願意跟著我,別說一個條件就是十個,一百個老子也答應你」看著紅衣少女的模樣,聽著她那冷漠而又甜美的聲音,暴魔有些急不可耐道

「只要一個條件就行啦!把你搶奪到的苦果拿出來,交給我玄一師兄,怎麼難道你不答應」看暴魔聽到自己的條件,有些面色憂鬱道。

「我就搶奪到六枚苦果難道全都要交出去嗎?」小心翼翼的看了紅衣少女一眼,暴魔有些心虛道,生怕紅衣少女面色一寒識破了自己謊言。

「當然要全都交出來啦!少一枚都別想讓我跟著你「看著暴魔如此乖巧的詢問自己,紅衣少女沒好氣的呼喝道。

「交就交,不就是幾枚苦果嗎!反正對老子有沒有什麼用處,要不是看有那麼妖獸搶奪,老子都懶得出手」很是爽快的拿出四枚苦果,在玄一的面前晃了幾下。

; 「想要我把苦果交出去,可以!但是老子也不是傻子,萬一老子把苦果交給了這幾個人類修士,你在趁我不備,對我始亂終棄,那我不是虧大發了」

「想讓我放過他們幾個把苦果送給他們,你必須發下一個誓言,以後做我的女人,我才能把這苦果交給他們讓他們安全的離開」。

聽到暴魔的話,紅衣少女心中勃然大怒,但是看著暴魔一副我決不屈服的模樣,又看了看幾眼玄一,無奈之下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流下,發下一個讓暴魔聽到后也忍不住背後發冷的誓言。

「怎麼。老子喜歡的女人,一個個發起誓言來都這麼的惡毒啊!」心中罵罵咧咧道,聽到紅衣少女發下誓言,暴魔把手中的六枚苦果扔給玄一,狠狠道「趕快滾吧!」

「既然你答應做我的女人,你的條件我也完成了,現在是不是應該跟我走了啊!」走到紅衣少女的跟前牽著她的手。聲音極盡溫柔道

「師妹」看著暴魔牽著紅衣少女的玉手,玄一心中莫名一震,好像心中最為重要的東西從自己的身旁失去了一般,於是大喊一聲。

聽到玄一的大喊聲,紅衣少女眼角的淚水開始不斷的掉落下來,但是想到自己剛才發下的誓言,跟著暴魔一路前行,沒有回頭。

「玄一師兄,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啊?」已經紅腫的眼睛看著暴魔已經離開玄一一行人幾十里遠的距離,紅衣少女看著身後,心中默默祝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