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刷刷刷……」周佳鑫雙手在畫布上略過一道道殘影,畫筆不斷輕觸,一個巨大的玻璃罩子躍然紙上。

「出來!」周佳鑫大喝一聲,一個通明的玻璃罩一躍而出,直接將眾人籠罩在了玻璃罩裡面,而玻璃罩表面泛著幽黑的光芒……

「叮叮叮叮……」一連串的敲擊聲音如約而至,從天而降的刃具密密麻麻的讓人無法計數他們的數量,而那邊分身們還在繼續不斷的潑灑這刃具……

「不行,不能一直防禦!」周佳鑫緊盯著玻璃罩說道:「雖然每一個單體的攻擊力都不高,但是數量太多了,罩子撐不了太久……」

「確實是不能一直防禦,敵人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將我們困在這裡,我們要儘快走出去……」陸然點了點頭說道,轉頭看到張明依舊是一幅沉思的樣子,知道他對眼前的戰鬥沒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了,便說道:「靜音,在玻璃罩破碎的瞬間彈奏爆音,打亂刃具運行軌跡。」

靜音點了點頭,原地盤膝而坐,將古琴橫放在了自己的膝上,輕輕的撫摸著琴弦。

「楊晨!」陸然突然看向楊晨,對楊晨點了點頭,楊晨一怔,也點了點頭,將唐刀緩緩的撤回了劍鞘。

「張明!」陸然拍了一下張明的肩膀說道:「告訴我真身在哪……」

張明舉目望去,略微算了一下,突然眉頭一皺,對陸然說道:「他的真身不在這裡,這裡全是分身,我們暫時沒有辦法直接將他擊殺來達到瞬滅全部分身的效果,所以我們只能一個一個滅殺了……除非……」說到這張明瞥了一眼楊晨。

陸然也是皺了一下眉頭,他知道張明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楊晨還達不到那個高度,原本他的打算是其他人先牽制一下眾多分身,然後他一個人趁機突入敵人後方,找到敵人的真身,然後滅殺真身其餘分身自然全滅,但是如果真身不在的話那有些麻煩了……

「計劃變更,楊晨擴大範圍,掩護其他人,靜音遠程範圍攻擊,佳鑫和我近身群攻斬殺,爭取在兩個半小時之內結束戰鬥!」陸然立刻改變了作戰計劃。

「未必需要兩個小時,這些分身防禦力極為脆弱,越快結束戰鬥越好,我們要趕去和林軒匯合,去晚了的話,林軒的處境就很不妙了。」張明忽然說道:「這個小世界非常不簡單,這裡面還有一個上古流傳下來的部落,林軒已經跟著部落的人走了,我們……等等……我們在去匯合林軒之前恐怕還有一個事情要做……」張明的面色突然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什麼事情?」陸然一怔問道。

「是……」

「防禦罩要破了,準備戰鬥!」就在張明要說出來的時候,周佳鑫突然大叫一聲,只見防禦罩上面突然出現了一點裂痕,緊接著裂痕開始蔓延開來,瞬間蔓延到了整個防禦罩上面。

「嘭!」「楊晨!」 直播間的神豪 「喝啊!」

幾乎在同一個時刻,防禦罩一下子爆裂成漫天的墨水,陸然大叫楊晨的名字,楊晨大喝一聲展開了領域……

青濛濛的領域瞬間展開,所有飄撒進來的忍具一瞬間全部被釘在在了半空中無法動彈,突入起來的變故讓所有的忍者都是一怔,手中的忍具在一瞬間均是停了下來,他們停了下來,不過陸然等人卻是懂了。

就在領域展開的一瞬間,激昂的琴音陡然迸發了出來,難以言表的波動蜿蜒著擴散到了樹林中,登時就有數十忍者分身爆炸成了一縷縷青煙,而更多的忍者分身開始搖擺了起來,根本無法正常的釋放忍具了。

而就在這一瞬間,陸然和周佳鑫已經瞬間沖了出去,分別跑向了兩邊,從兩邊的樹上開始清剿分身,而陸然的目的和之前一樣,依然是全滅,分身不是那麼好分的,特別是一下子分出來這麼多,全滅了他也會受到創傷。

就在陸然和周佳鑫衝出去的一瞬間,楊晨抽出了她的唐刀,銀白色的光輝急閃,將所有進入她領域的忍具全部斬碎,然後一下子散去了領域,跌坐在地面上喘著粗氣。

忍具的碎片如雨水般掉落下來,趙靜音震動琴音,將已經斬成碎片的忍具震成了粉末,地面不多時便羅上了一層黑色和白色的粉末,小白走到楊晨的身邊,安靜的等待著,小黑在一邊已經看呆了,它可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大場面,在激昂的琴音中,小黑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它默默的走到了張明的身邊……

趙靜音依舊在遠程支援這陸然和周佳鑫,雖然這些分身極為脆弱,但是數量確實太多了,而他們只有兩個人,即使是群攻也是有限的……

——

在這片小空間的最中心處就是軒轅部的所在,這個在這裡傳承了近五千年的部落終於再一次迎來了新的客人……至於為什麼用再一次,是因為在這漫長的歲月裡面,他們並不是唯一進入的一批人,而會不會是最後進入的一批人呢……

「公孫兄,距離部落還有多遠?」林軒轉頭問向一邊的公孫木。

「不遠了,其實如果我們快點走的話,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到達部落了……不過為了林兄的血晶,繞了一些路也沒有什麼了!」公孫木說道。

強娶豪奪:首席總裁不好惹 是的,就在來的路上林軒還是做了不少事情,其中就有張明所提到的那個事情,這件事情做完林軒就舒了一口氣,之後就不怕被揭穿之前的謊言了,而另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就是林軒獵取了一隻物鏡十二品的妖獸,殺一隻物鏡十二品的妖獸對遴選來說還是十分簡單的,所以林軒取得妖獸了的血晶,並且成功的融合了血晶,開啟了增幅的血脈技能……並且打到了九倍增幅,這件事讓道元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是啊,林大哥好厲害,增幅達到了九倍增幅呢,部落里也就幾個人有九倍增幅……」公孫葉在一旁歡快的說道。獵殺的那一隻物鏡十二品妖獸除了血晶,其他的都給這丫頭了,加上之前那兩隻翼虎,還有一個空間裝備,這次出來公孫葉的收穫頗豐啊……當然高興了,這不稱呼都改成了林大哥。

林軒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這裡面有一個菱形的血晶,但是林軒感覺到這個血晶在慢慢的變小,這個過程極為緩慢,但是卻是真實存在了,林軒感覺終有一天,這個血晶會融合到他的血液裡面……

「到了!前面就是部落了……」這時候,公孫木開心的說道。

林軒一怔,朝著公孫木看的方向望了過去,而這時候,陸然等人剛好遇到了忍者分身大軍的截擊……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戰鬥比想象的麻煩一些,不是因為那些分身的實力多麼強大,而是他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目光所及,無窮無盡……也許他們並沒有想著憑藉著這些分身就能殺掉陸等人,但是卻是打著拖住他們的想法,甚至未必沒有耗死他們的意願……

敵人數十萬,而戰鬥的人只有陸然和周佳鑫,遠程支援只有趙靜音,音波能夠影響的範圍有限,稍遠一些的分身並不能直接被琴音直接殺死,頂多影響分身的動作,讓陸然和周佳鑫的下手更快一些罷了……

陸然從來沒想過會有面對如此多敵人的時候,他心裡多少有些明白了,那個忍者恐怕是藉助了什麼寶物才擁有如此龐大的源氣,才能分出如此多的分身,可是明白了並沒有什麼用,原本打著殲敵的心思淡了些,現在只想著衝出去就好了……不過想了想身後的同伴,還是盡量的殺傷敵人,讓敵人無力合圍才有利他們逃脫……

周佳鑫盤坐在一片黑色的烏雲上面,筆下如飛,什麼威力大畫什麼,什麼數量多畫什麼,狼群,蟻群,獅群……但是周佳鑫並沒有想著畫那些洪荒神獸,一來敵人都很弱,沒必要,二來畫那些太消耗源氣……

陸然那邊則是槍聲不斷,敵眾我寡的時候什麼槍威力最大?自然是機槍……於是陸然那邊清脆的聲音就沒有斷過,分身一大片一大片的死亡,陸然和周佳鑫的清理速度很快,快到趙靜音的琴音已經漸漸失去效用了,但是陸然依然看不到敵人的盡頭,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了……

張明盤膝坐在原地沒有動,手中拿著兩隻龜甲開始認真的占卜起來,自從進來張明並沒有認真的占卜過,只是隨性的快速預言,這種預言的速度快,但是比較隱秘的事情就占卜不出來了,更何況是在這個對各種力量限制非常大的地方……

忽然張明臉色一變,變得有些凝重,說不出來是焦急還是擔憂,但是多少是有點擔心的,猛地張明站了起來,大聲吼道:「陸然,周佳鑫,別藏著掖著了,時間不等人,速戰速決!」

張明這一聲是運足了源氣,因為之前趙靜音已經停下了彈琴,所以陸然和周佳鑫聽到了,陸然和周佳鑫一怔,張明直接叫了他們的名字,而且語氣中多有焦急,陸然和周佳鑫一下子明白了張明恐怕是預言到了什麼,當機也不留手了……

陸然手上泛起紅色的源氣,一股赤紅色的氣勢衝天而起。

「赤波!」陸然低喝一聲,紅色的源氣浪潮像四周噴涌而出,如果仔細看去,竟是赤紅色的子彈組合成的浪潮,這種無差別攻擊十分的消耗源氣,原本陸然是不打算用的,但是此刻也不得不用了……

周佳鑫筆上泛起了幽黑的源氣,一股幽黑的氣勢衝天而起。

「獸潮!」周佳鑫雙手執筆,在畫卷上托起兩道殘影,無數只妖獸密密麻麻的出現在了畫卷上。「出!」周佳鑫大喝一聲,畫卷輕浮在空中,鋪天蓋地的妖獸從畫中噴涌而出撲向忍者分身們……緊接著周佳鑫拿出另一隻毛筆,左手背在身後,右手在空中輕輕的寫了起來……

「狂!」一個幽黑大字就這樣浮在空中,字成之後幽黑的光芒大熾,不斷灑下光芒落入下面鋪天蓋地的妖獸頭裡,每一個接受到這道光芒的妖獸都嘶吼一聲,雙目赤紅,顯然是進入了癲狂的狀態……

陸然和周佳鑫這邊殺的昏天暗地,這邊張明拉起了已經休息了一會的楊晨說道:「楊晨,李馨也來了……」

「啊……怎麼可能……馨姐不是沒來么?」楊晨一捂小嘴,驚訝的問道。

「現在來不及解釋了,反正她來了,但是她現在遇到麻煩了,陸然和佳鑫現在無法脫身,只能靠你了,憑藉著白澤的速度,儘快趕去支援李馨……」張明鄭重的說道。那個降頭師雖然受了重傷,但是好歹是物鏡十六品的高手,而李馨只有物鏡十品,想想張明都覺得焦急,好在有鳳妍在,不過也拖不了太久……

「好,我怎麼做!」楊晨點了點頭說道。她們小時候經常在一起玩,並且受到家長的影響,七人之間的感情十分好,李馨為了等林軒而放棄修鍊楊晨也十分的欽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李馨也來到了這裡,但是她想到了那個再次見面變得有些神秘的林軒哥哥……

「現在忍者們的注意力都被陸然和周佳鑫吸引去了,你此去八點鐘方向,遇山劈山,遇水淌水,直線而行,那裡也有一座小湖,在那裡就會遇到李馨,記住一定要快,這條路上沒有什麼強大的妖獸,其他妖獸遇到白澤也會退避……」張明有條不紊的說道。

「好!」楊晨沒有什麼廢話,聽完張明的話立刻招過來小白,翻身而上,拍馬疾行……張明看到楊晨如電一般的迅速消失在視線中,長舒了一口氣,這樣的速度應該能趕上了吧……希望不會出事,不然林軒那小子還不撕碎了我……在楊晨飛身而出的那一刻,趙靜音立刻用琴音為楊晨掩護,因為大部分的敵人都被吸引到了陸然和周佳鑫那邊,所以楊晨憑藉著超高的速度輕易的突圍而出……

張明派楊晨去也是有原因的,一來楊晨是戰鬥型,二來她有白澤代步,速度自然不用說,之前看到白澤踏山川湖泊如履平地……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她是醫生……

——

就在張明派出楊晨的那一刻,帕納德已經決定動手了,有些人在做決定之前會來回搖擺,但是一旦做了決定就會堅定不移,一條路走到黑,帕納德就是這種人,他已經決定拼一把了,而且在他看來十拿九穩……

黑色的霧氣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緩緩升空,朝李馨和鳳妍頭頂飄去,還有一個部分迂迴了一下,沒入了湖水中,但是並沒有飄散,而是聚集在李馨和鳳妍眼前的那一片水域中……

帕納德下的降頭是一種烈性毒藥,現在他沒時間慢慢的等待那些時間緩慢的降頭髮生效用了,只能選取那些起效快的,同時他拿出了他手中的刀,靜靜的等待降頭葯發,帕納德並沒有打算直接就可以殺死對方,但是那種葯可以儘可能的消弱的這兩個小美女的實力,然後憑藉著自己物鏡十六品的強大實力一定可以一戰而下,最好是留著半死不活的,如果死掉的話,血液的效果就要大一些折扣了,說不定到時候還能享用一下美人的屍體……若是能一邊享用一邊吸食鮮血……想到這裡,帕納德嘴角漏出一絲淫邪……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李馨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人盯上了她和小鳳妍,再找到這片湖水的時候林軒特異查看過周圍,並沒有任何妖獸的存在,所以李馨和小鳳妍都很放心。而帕納德雖然資質平平,但是對於李馨和鳳妍來說帕納德已經是前輩一般的人物了,起碼年齡上是,帕納德的本身實力高出李馨太多了,李馨察覺不到也是很正常。

至於小鳳妍……鳳凰的靈覺卻是很強,但是帕納德有一個隱藏自身氣息的寶物,也就是他直接掉到了獅群窩裡面,不然也不會這麼狼狽,同樣,若不是有這麼一個寶物,他早就被老和尚揭發了……

雖然鳳妍一開始沒有發現帕納德,但是在帕納德出手的時候,她還是有所感覺,有些疑惑的往帕納德這邊看了看……

正當鳳妍要去仔細查看的時候……她被李馨給抱了起來……李馨實在是等的有些無聊了,看著前面的湖水就想著去釣釣魚什麼的,剛剛在空間里自己剛修鍊完畢被林軒拉了出來,此刻暫時還不想修鍊……

於是小鳳妍查看的行為就被李馨給打斷了,其實這也不能怪李馨,畢竟她也不知道後面有危險。她只是警覺差了一點,畢竟她之前一直在普通人的世界里,而且踏入修鍊者世界也不如林軒經歷過許多危險,所以她的警覺性在七人中是最差的……

李馨抱起了小鳳妍,跑到了湖水邊,往下面看了看,湖水並不太深,大概只有一米三四左右,清澈見底,偶爾的還有一兩尾小魚游過。

李馨心中一喜,終於有點事情做了,果斷從空間裝備裡面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魚竿……額……至於李馨的空間裝備里為什麼會有魚竿……在李馨和林軒大學時候,經常會兩家人一起出去郊遊,這空間裝備李馨很早就有了,是胖子叔叔給她的,那魚竿也早就放在空間裝備裡面了……

拿出魚竿,熟練的將魚線,魚餌等等全部處理好,一個甩桿把魚鉤遠遠的甩出去,然後拿出一個支架放在地面上,將魚竿放在支架上面,興緻勃勃的看著水下的游魚自在的遊動……只是李馨沒有發現水中最靠近她的地方,一絲絲極淡的黑色開始滲透到湖水裡面,而李馨頭頂一團極淡的灰色氣流在不斷的盤旋……

小鳳妍也沒發覺這些,她被李馨一連串列雲流水一般的動作給吸引了,小腦袋隨著李馨的大手上抬下望的,好奇的看著李馨拿著魚竿釣魚的行為……畢竟這之前她還從來沒看見過釣魚呢……

帕納德還不敢直接攻擊,畢竟自己現在重傷,而對方也不是普通人,所以還是謹慎一點的好,看到李馨開始釣魚,帕納德直接一愣,緊接著就是狂喜,這一看就是一個新人啊,在這麼一個危機四伏的地方,竟然會如此安然自若的釣起魚來,不是絕世高人,就是什麼都不懂的新手……

自然在帕納德的心裡李馨絕對是一個新手,雖然他的實力降低了,但是眼力還在,這李馨絕對是一個正處妙齡的女子,而且表現出來的實力只有物鏡十品,絕對不是高人,那就只有新手了,在二十歲上下的年紀就有物鏡十品的實力,天賦也算不錯了……帕納德最恨天賦高的天才了,親手殺了不少天才了,特別是女天才,那真是太多了……如果讓帕納德知道李馨實際上的修鍊時間只是一兩個月而已,不知道帕納德是震驚的直接死亡還是失去理智的直接撲上去……

李馨架起魚竿之後就興緻勃勃的仔細看著湖面,等待著魚上鉤的那一刻,等著等著,李馨感覺有些口渴,隨手從空間裝備裡面拿出了一個水壺,喝了一口水……

忽然李馨看向了湖水,之前走過許多地方,也嘗過不少地方的清泉水,實話說那清泉水比自來水或者外面的賣的礦泉水可好喝多了,當然最好喝的還是林軒空間裡面的湖水……

李馨砸了砸嘴,有點想嘗嘗這裡的湖水,反正閑來無事,四下也無人,這游魚在水中也游的歡實,李馨拿出了一個空瓶子,在眼前的這一點地方輕輕地灌了一點水,然後拿起了就要往嘴邊送去。

「姐姐……」這時候忽然小鳳妍說了一句。

「恩?怎麼啦?」李馨放下了水壺問道。不遠處一直關注這邊的帕納德真想一把掐死那個小丫頭,剛剛差一點李馨就喝下毒水了,自己打算就在那個女人喝下水之後出手,源氣都運作了,結果李馨放下了,差點噎得帕納德吐血了……

「姐姐,這湖水會不會不幹凈呀,怎們能拿出來就喝呢?」鳳妍問道。

「沒關係呀,你看空間里的那個湖水不都是直接拿出來喝的嘛……」李馨笑著說道。

「可是,可是,我就是覺得這裡的水不幹凈,空間里的水比這乾淨多了……」鳳妍皺著小眉頭說道。

「唔,沒關係啦,姐姐就嘗一小口……就抿一下嘗嘗味道,然後就倒掉好么……」李馨輕輕的撫了撫鳳妍的頭髮,然後把水瓶放在嘴邊輕輕的抿了一口……

「唔……好難喝啊,這裡的水怎麼這麼難喝……」李馨苦著臉呸呸的吐了兩下,然後一下子把水瓶子扔開了……

「降!」就在此時,李馨忽然聽到不遠處的森林中傳出了一聲大喝,還沒來得及反應,李馨就感覺到頭頂似乎有什麼東西快速的飛入了自己的身體裡面……一旁的鳳妍也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這一切在電光石火間發生,李馨和鳳妍都還沒來得及反應,或者說李馨和鳳妍都沒有危機的意識,這一切都發生了,帕納德得意洋洋的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現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剩下的只是自己什麼時候享用了,沒想到這一切都進行的那麼順利,帕納德忽然有些喜歡遇到新人了……真的是太好得手了……

「將!」李馨翻手拿出了天問劍,拔劍出鞘,凜冽的寒光伴著一股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小鳳妍也表情凝重的看著眼前的敵人,之前那股進入自己身體的氣息極為霸道,一進來就開始侵入自己的源核,不過小鳳妍並不怕,這股氣息偏陰寒,鳳凰真火自然是至剛至陽,不多時便將那股氣息給煉化了。

只是李馨姐姐……鳳妍有些焦急的看著眼前的李馨,李馨的朱雀傳承並沒有完全吸收,鳳凰真火她並沒有,她能頂的住這猛烈的毒氣么?

「好劍啊!」帕納德看到李馨拿出天問劍,眼睛頓時一亮,沒想到這新人竟然有這麼好的東西,看來上天真是會掉餡餅啊,一個大美女,贈送一個小美女,還附贈一把極品好劍……買一送二的好天氣竟然讓自己趕上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李馨眼看著一個面色慘白,披頭散髮,衣衫沾滿血跡的人跳出來也是嚇了一跳,緊接著就感覺一陣陰寒的氣息透頂而下,李馨打了一個冷顫,緊接著就感覺那股冷氣朝自己的源核侵入,由於帕納德把主要目標放在了李馨身上,所以大部分毒素都下給李馨了,而鳳妍只有很少一部分……

「你是什麼人?」李馨緊握著天問劍喝到。

「嘿嘿,我是什麼人?不不不,這不重要,你手中這把劍不錯啊……」帕納德得意洋洋的看著李馨手中的天問劍,此刻帕納德已經完全放下心來,慢悠悠的把手背在了身後,慢慢的踱步。

帕納德下的降頭一個隨水飲入體內,在腹中引發毒素,另一個侵入源核,剝奪源氣,是修鍊者無法使用源氣,雙管齊下,李馨在帕納德面前已經在劫難逃……

「少廢話,你做了什麼?」李馨冷著臉,她已經感覺到原本運轉自如的源氣已經開始變得遲滯起來,李馨忙運轉帶有一絲鳳凰火焰的源氣抵抗,那股寒氣在源氣的抵抗下入侵的速度變慢了許多,但是還是在慢慢的入侵,並沒有停止……

「不能等太久,要儘快找機會殺掉他!」李馨在心裡默念,緊了緊手中的天問劍,毒素減緩了,但是還在慢慢的入侵,如果等它全部完全入侵,恐怕就沒有任何機會了……李馨想著,不著痕迹的將小鳳妍擋在了自己的身後。小鳳妍仰頭看著眼前的大姐姐,抿了抿嘴唇……

「這個嘛……我還是回答你第一個問題吧,你看看,我叫帕納德,是一名光榮的降頭師……」帕納德此刻決定就像一隻貓一樣盡情的玩弄獵物,然後再一口吃掉……

說完降頭師,帕納德瞥了一眼李馨,作為一個從來沒有出過國的降頭師,在家鄉可是令人聞風喪膽,他想看的李馨害怕的樣子。可惜帕納德的如意算盤落空了,他分明看到了李馨嘴角噙著一絲不屑。

對於降頭師李馨還真沒有什麼好感,恐怕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書生的妻子差點死在降頭師的手裡,對於邪惡的降頭師李馨充滿了惡感,這也是大多數人對於降頭師的感覺,普通人是厭惡兼著畏懼,修鍊者們則是厭惡了……當然那些德高望重的降頭師,還是很受人尊敬的。

但是顯然帕納德並不是那些德高望重的正當降頭師,也正是這些邪惡的降頭師將降頭師的名頭給帶壞了……

「降頭師?毒害人的降頭師?」李馨不屑的嘲笑帕納德。

「用毒怎麼了?憑什麼你們可以用劍,我們降頭師就不能用毒?難道我們降頭師就不能戰鬥,就只能守著破廟給人看病?」帕納德一聽李馨的話,再看到李馨不屑的表情,立馬跳腳喊道。

「你看看你蒼白的臉色,一看就是鮮血損失過度,一般人失去這麼多鮮血就算不死,也是會十分的虛弱,只有那些修鍊鮮血的人才不會,而你們降頭師修鍊鮮血的一定就是吸食人血來修行的修鍊者,如此邪惡的行為真給降頭師丟臉……」李馨瞥了一眼帕納德說道。此刻李馨的手心裡全是汗,那股寒氣的入侵越來越快了,一定要儘快出手了。

「這是我們的修鍊方式,你們掠奪源氣,我們掠奪鮮血,修鍊者還講什麼邪惡不邪惡,不覺得可笑么……最討厭你們華夏人外表一幅道貌岸然,悲天憫人的樣子,背地裡卻骯髒齷蹉,你們比我們邪惡一萬倍……」帕納德喊道。

「切……」李馨笑而不語。

「啊,氣死我了,小丫頭,我殺了你……」帕納德大吼一聲,揮舞著兩隻爪子就沖了上來……

「好機會!」李馨眼前一亮,之前所有的行為就是為了激怒眼前這個詭異的降頭師,人一失去理智就容易漏出破綻。

「嘩……」李馨出手了,彷彿在心中一驚演練了無數遍,一道金紅色的劍影化作一道匹練,直直的砍向衝過來的帕納德。劍光一往無前,頗有白虹貫日的氣勢,李馨已經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這一擊上了。

「嘭……」劍光穩穩的劈在了帕納德身上,但是李馨卻是心中一沉,李馨感覺像是劈在了一個水人上面……

「嘩……」帕納德化作了一灘血水,李馨的劍氣在地面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劍痕,不遠處的一棵樹也被劈砍出了一個深深的痕迹。

「嘖嘖……好劍啊,好鋒利的劍啊,哈哈,小姑娘,我帕納德如果真的這麼容易就被你激怒了,我恐怕早就死無全屍了,新人就是新人,太稚嫩了啊……」真的帕納德從一旁的一棵樹後走了出來,笑眯眯的看著李馨。

李馨握著劍的手輕輕的顫抖,剛剛那一擊已經用盡了全力,之前那股陰寒的氣息已經入侵了李馨的身體裡面,想要清除除非有二十品以上的實力人來幫助,或者現在殺掉帕納德,不然李馨完全無法使用源氣。

「你到底想怎樣?」李馨恨聲說道。

「嘖嘖,小姑娘看樣子還是個女孩吧,不如跟了叔叔,享用一番魚水之歡,叔叔保證你舒舒服服的死去……」帕納德色眯眯的看著李馨。

李馨俏臉猛地變得蒼白,李馨早就將一顆心繫在了林軒身上,哪肯再有外人?更何況是這種噁心至極的邪惡降頭師……

「痴心妄想……」

「嘿嘿,這可由不得你了,現在你可是沒辦法反抗的哦……」帕納德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靠近李馨。

「無恥之徒,別過來……」李馨猛地一揮舞手中的天問劍,雖然李馨現在無法使用源氣,但是物鏡十品之後,修鍊者的肉體趨於完美,所以李馨的力氣也是很大的,而且這天問劍的鋒利程度可是非同一般,這一揮之下差點把帕納德伸過來的手給砍掉。

「喲呵,還挺辣手……」帕納德貪婪的看了一眼李馨手中的天問劍,笑著說道:「小姑娘,也不用你現在掙扎,很快你就無法掙扎了……」

聽完帕納德的話,李馨猛地感覺腹中一陣一陣鑽心的絞痛。「噗……」李馨吐出一口鮮血,緩緩的倒地,手中的天問劍掉落在地面上。

「唉……不知道外面的水不能亂喝么?真是的,這麼個美人我都為你可惜啊,記住嘍,下輩子出來亂逛的時候可別亂喝水啊……」帕納德笑眯眯的走到李馨面前,一邊走這一邊念叨著,緊接著蹲了下來,將手伸向了李馨手中的天問劍……

「呼……」一股金紅色的熾熱火焰撲面而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來人正是得了張明的指示,飛奔過來的楊晨同學,白澤的速度自然不用說,雖然這隻白澤還沒有成年,但是全力奔襲的速度亦如閃電一般,而楊晨一路上不管不顧,直接直線而來,所以速度快了些,正好在最關鍵的時候趕到……當帕納德聽到馬蹄聲的時候就已經可以宣布死亡了,他竟然還有心思跟李馨玩什麼打賭的遊戲,真是不做死就不會死……

楊晨撤去了領域,帕納德的頭顱跌落在地面上,身子朝一邊軟了下去,那一玩味的笑容還放著他的臉上,不知道是在嘲笑李馨還是在嘲笑自己,前一刻還因為李馨的新人作為而嘲弄不已,現在就因為自己這新人的行為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如果帕納德一開始就全力以赴,直接斬殺李馨鳳妍,然後帶著屍體遠遁,那麼他不會死,而吸食了鳳凰血液的帕納德絕對會擺脫平庸的資質,從此青雲直上,但是他沒有,所以他死了。而楊晨還未謀面,就直接展開領域,斬了帕納德,這才是一個修鍊者老手的作為,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李馨看著之前還作威作福不可一世的帕納德此刻被斬了頭顱,也是怔了一下,而就在帕納德死的那一刻,腹中的劇痛頓時減輕了不少,此刻已經開始慢慢消失了……

「楊晨!」李馨咬了咬嘴唇,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淚,剛剛那一刻她真的以為死定了,而此刻重獲新生,不禁喜極而泣。在李楠林頓等人的保護下,李馨一直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此番打擊對李馨來說真是刻骨銘心的……鳳妍也昂頭看向了楊晨,不過她看了一眼就不看了,而是定定的看著楊晨身下的白澤……

楊晨驅使和白澤跑到了李馨身邊,然後趕緊翻身下來,看著李馨嘴角的鮮血咬了咬嘴唇說道:「馨姐姐,對不起,我來晚了……」楊晨有些自責,要是自己能來的早一點的話,李馨恐怕就不會有此遭劫難了。

李馨扶著楊晨坐了起來,搖了搖頭笑道:「不怪你,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喝湖水的話,恐怕不會如此受制……後來是我太輕敵了,才會被耍詐打敗,果然都是我之前只顧自己修鍊,卻忘記了修鍊者世界可不是單單隻有修為這麼簡單的……」這一次的事情讓李馨成長了不少,經歷過生死之後,李馨變得成熟了許多。 寒門嬌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