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接到的消息就是甘家和殺手組織要聯合襲擊你們,我還以為你們已經交過手了呢。那天問你們,你們說已經解決了,不過還好我等到你們了。」馬沙說到,停頓了兩秒又說到,「其實這次到飛魚城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你們還沒有戰寵的弄一隻戰寵,作為你們這次歷練任務成功的獎勵。驚不驚喜?高不高興?」

王小松和萬里,包打聽,金巧子四人是沒有戰寵的,聽到這個消息高興的跳了起來。

「真的啊?真的啊?哇,太高興了!我終於也能有戰寵了!」王小松高興的和萬里相擁而抱,包打聽轉身也想抱個誰慶祝一下,發現金巧子冷冰冰的看著他,尷尬的和埃爾抱了抱。

「馬老師,能給丘媛捉一隻不?」洛文開口問道,想起丘媛還沒有,給她捉一隻也免得天天玩弄小白和灰機啊。

「沒問題。」馬沙爽快的答應了,舉手之勞而已

可把丘媛高興的,含情脈脈的看著洛文。還以為洛文是關心她呢,卻不知道洛文只是嫌棄她天天霸佔著灰機和小白而已。

中午,飛魚城到了。

飛魚城是泰安帝國北邊軍事重城,以落日叢林東部山區和落日河為分界線與百江帝國相鄰而望,落日叢林臨百江帝國和泰安帝國各有一條落日河朝東流入南冰海,中間的落日叢林為自由區,兩國皆不管轄。又因為落日叢林是戰寵的出產區,飛魚城因此「近山重城先得獸」,成為了泰安帝國最主要的戰寵出產區。

馬沙看著他的暴風巨狼,回憶道:「我的小狼是我在十八歲那年成為中級武士由家族長老帶隊上山撿到的,那時候他還只是只幼崽。這將是我第二次進入落日山脈,好久沒回來啦。」遊子回歸故土的感覺,只有他才知道。

因為馬沙只負責精英培訓計劃的十人外加個丘媛,所以洛文眾人只能在碼頭與白灰傭兵團告別了,傭兵團已經安全護送鄧佳佳到達了飛魚城,要去傭兵工會交接任務,完了之後就自行安排。

接下來是去馬沙老家,將作為洛文眾人之後時間裡的落腳點。

飛魚城馬家,說來還和馬千千的馬家有那麼一點點關係。如果查找族譜,飛魚城馬家可以算是石頭城馬家的遠房親戚,可能是好多代以前是有點親戚關係的,不過現在沒什麼往來了。說來也巧,馬千千的外婆家就在馬家附近,馬千千和夏丘兩人心中暗喜,以後約會可方便了不少。

馬家大宅,坐落在飛魚城城郊,私人大宅,高聳的圍牆,臨落日河而建佔地面積頗大,就像一座莊園似的。馬家就兩名魔武士,一名是族長,一名就是他,進入馬家大門之後,見到馬沙的人都熱情的打著招呼。

在馬家會客廳里,馬沙一一為馬家眾族老介紹了十一人然後安排了住宿,緊接著就宣布了明天就去飛魚城準備進入落日叢林的東西。

這晚,馬家舉行了盛大的歡迎晚宴招待了從大金城遠道而來的眾人,十一個年輕人都受到了馬家年輕小輩們的熱捧。長的帥入牛角被馬家小妹妹們包圍求指點魔法技巧,雖然都沒有一個是風系魔法師。長的漂亮的如丘媛被馬家年輕男子圍著隱晦的打聽有沒有婚嫁,有沒有男朋友。

丘媛得意洋洋的瞟向洛文,心道:小樣,老娘可是很受歡迎的,還不抓緊點。

不知道為什麼,洛文看著圍著丘媛獻殷勤的那一圈年輕人心頭生氣一股火,這火來的蹊蹺,來的突然,洛文趁著微微的酒意走到丘媛身邊,咳嗽一聲:「咳咳……啊,那個……丘媛啊,都訂婚了你怎麼不告訴他們啊。」還是沒敢說究竟是和誰訂了婚。

「哦,對哦,我和洛文訂了婚了,你們要請我吃飯的話一起把他給請了吧。這人啊喜歡吃醋,可不能讓他誤會。」丘媛微微一笑說出的大實話就把周圍的青年才俊們給嚇退了。

「我……你……」洛文無語,又被套路了。 「獃子,吃醋啦?」丘媛調侃道,「吃醋就對了,我很高興,哈哈哈哈……」引得大家紛紛看了過來。

洛文依然嘴硬:「沒吃醋,我就是為了你安全著想,出門在外我還是得幫丘叔叔看著點你。」

「死鴨子嘴硬……」

馬家老宅客房夠多,十一個人一人一間。不知道安排客房的人是不是聽說丘媛和洛文是一對,把丘媛和洛文安排了相鄰兩間,難道是為了方便兩人晚上串門?等洛文住進去之後才發現丘媛就在自己旁邊,已經晚了。

「哎,晚上把小白給我陪我睡啊,害怕。」丘媛很不客氣的就預定了小白。

洛文一翻白眼:「害怕……你怎麼不要灰機陪你睡,多安全啊。」

「我是怕小白害怕!」丘媛一把搶過小白,摸了摸小白頭,「乖,媽媽保護你。」

「媽媽……」小白和洛文同時一個白眼,這女人越來越得寸進尺了。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在馬沙的帶領下在飛魚城大肆採購了一番,主要是買裝戰寵的籠子和食物,還有引誘魔獸的肉塊,驅蟲蛇的藥水,帳篷和乾糧,明天開始就準備在落日叢林裡面度過幾晚了。

飛魚城不愧是最大的戰寵出產中心,街道上與戰寵相關的商店每隔幾家就是,還有一條街全是賣戰寵幼崽的,喚作戰寵一條街。大家去看了看熱鬧,各系幼崽都有賣,而且最便宜的也是上百金幣,不過都太小了,不適合他們。這種幼崽適合十歲左右的孩子養著一起長大,他們要的是接近成年的魔獸。

還有一條街,全是招人組隊進山的,貼著一張紙寫著要求靜靜的坐著等人詢問,或者主動拉人的也有。進落日叢林山脈不僅有魔獸的威脅,還有人類的威脅,不僅是百江帝國的浦獵人,還有來自泰安帝國的捕獵人。有想進山捉戰寵的人奈何自身實力低微,隊伍人數又少,不得已上街招人補充,這種一般是學院出來捉戰寵的。

洛文一群人實力太耀眼,全是中級武士和魔法師,就光是看著灰機和辛巴,獨角白犀牛就讓人敬畏,穿過短短的這條街,被十幾個人拉住問要不要加入他們。

「進了山,除了自己人,誰也不能相信。年輕時候的我也加入過野隊上山去捉幼崽,但是被人坑過幾次之後我再也不相信這種野隊了。」馬沙提點道。

飛魚城逛了一圈,東西買齊之後全裝入了洛文的戒指裡面,大家明天輕裝上陣就行。養精蓄銳了一晚,一大早眾人就集合出發了,這次是為其餘幾人捉戰寵,但是埃爾和扎克如果遇到合適的也可以把叢林豹換了,畢竟是軍隊用坐騎,不是很配魔法師。

飛魚城通向落日河的這道城門,專門有一個登記點,為要進山的捕獵者登記,然後發放一個帶有獨家魔法印記的腰牌,以免百江帝國的姦細渾水摸魚的進了城。

眾人領了腰牌就能進山了,過了飛魚橋,跨過落日河就進入了落日叢林區域這兩不管地帶了。飛魚橋上人頭攢動,領了腰牌的都想著趕快進入山區,好像生怕別人搶了好幼崽似的,但是今天的速度特別慢。

「怎麼回事啊!前面的人走快點啊!」後面有脾氣暴躁的人吼道。

小胖子坐在高大的獨角白犀牛上一眼就能看到橋頭,說到:「好像橋頭有人設了個點,不知道在幹什麼,一個一個的放人。」本來很寬敞的飛魚橋,一個一個的放人,就像四車道突然變成了單行道,能不堵車么。

長約四百米的飛魚橋,慢慢的挪啊挪,洛文眾人用了一個小時才到橋頭。走在最前面的小胖子,被人攔了下來。

「哎,這個胖子,下來,下來!沒看見么,收費過橋,一人一金。」一名高級武士吼道。

兩名高級武士,兩名初級武士,一名高級武士站在旁邊拿著一把大劍看著小胖子,好像要一言不合就動手似的,兩名初級武士就負責收錢。

小胖子一愣,說:「這位大哥,稍等,我叫我師兄來付錢,我沒帶錢。」

「快點,快點,別耽誤我們做生意。」這名高級武士不耐煩的說到。

洛文和馬沙從後面擠過來了,暴風巨狼魁梧的身軀擠了出來,把他們設置的木欄杆都給擠破了。高級武士一看暴風巨狼這身形就知道其主人肯定不簡單,至少也是和自己一個等級的武士吧。毫無疑問它的主人就是馬沙,看馬沙那閃亮的巨劍就能猜出來。

「哦,有個高級武士帶隊。呵呵,也得交錢,沒看見我們兩個高級武士么,我們在這裡忍著風吹多辛苦,看在你的份上,其他人一人一金幣,你就免費了吧,戰寵也免費吧。」這名高級武士囂張的說到。

馬沙把大劍杵在地上,氣的發笑:「呵呵,什麼時候飛魚橋上居然也有人收費了。你是屬於哪個部門的?憑什麼收費?」

「憑什麼?憑我們手中這兩把劍!憑我們是飛魚城龍家!」這名高級武士囂張的吼道,「看到沒有?胸牌,識不識貨,龍家精英胸牌。大哥,這位兄弟不上道,來和他講講道理。」

站在看的這名高級武士拿起了那人寬的大劍走了過來,呵呵一笑:「兄弟既然不上道,我們就比劃比劃,你要是贏了我們兩人你就說了算。」

「二打一?」馬沙一愣,這兩人可真臉皮厚的。

「二打一是看的起你,要不然我再叫幾個人來一起和你單挑?」先前那高級武士兩眼一瞪,意思這二打一的單挑已經很給馬沙面子了。

馬沙笑了,自己太低調回來了,看來龍家的人還不知道啊。

「來吧,我就和你們兩人單挑。」

三人走到空曠處,兩高級武士鬥氣一亮,一紅一銀長達一米半的鬥氣芒讓橋頭圍觀的眾人都縮了縮脖子。高級武士很少有進落日山脈捉幼崽的,因為他們都有了戰寵,這裡大部分人都是中級或者初級結伴而來,或者家族在一名高級武士的帶領下進山,但是遇到龍家的人都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沒計較。

不過這次他們遇到了馬沙,偏偏他們還不認識馬沙。

馬沙沒有亮出鬥氣芒,亮出來怕這兩人就慫了,想趁這個機會教訓一下他們。護體罡氣隱藏在衣褲之下,揮劍就上。圍觀的人嘖嘖嘆息,可惜了,沒實力出什麼頭啊。

兩人鬥氣芒劈在了馬沙身上只見有點淡淡的水波一樣的波動然後鬥氣芒就穿透而過,一點沒傷到馬沙。兩人一愣,我擦,這不是護體罡氣吧?!馬沙已經揮劍砍過來了,鬥氣芒猛的爆發出來,三米多的紅色鬥氣芒!

「我的娘親!我看到了什麼!魔武士!是魔武士啊!」

「我靠!扮豬吃老虎啊!魔武士啊!太能裝了!偶像啊!」

「偶像!偶像!揍他!揍他!」 橋頭圍觀的吃瓜群眾激動的嗷嗷直叫,魔武士以上基本上是很少見的,晉級魔武士需要藥王洞藥物輔助,數量比起高級武士來就少多了。有些人可能幾年見不到一個,能不激動嘛。

橋頭吃瓜群眾激動的衝破了那薄薄的阻擋,全跑過去圍著大喊:「揍他!揍他!」越喊越整齊,越喊越響亮!恨不得把受到的怨氣都發泄出來。後面的人聽到前面這麼熱鬧,都一窩蜂的趕到前面,互相打聽之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知道原因之後紛紛加入了吶喊隊伍。

「打的對,這種人就是該教訓教訓!」

「就是!揍他!」

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阻擋大部分人發財的人就是大部分人的敵人,無論好壞。

馬沙鬥氣芒暴漲揮砍過來,瞬間就讓這兩人清醒了,這貨不是高級武士,是魔武士!

「大哥饒命啊!」可惜已經晚了。好在馬沙沒有殺他們的心思,都是飛魚城的大家族,抬頭不見低頭見,馬沙也不想為家族惹了麻煩。馬上碰上的鬥氣芒突然就消失,然後一人挨了一記重劍,打在了腿上,痛的兩人哎喲哎呦直叫,腿給斷了。

馬沙一劍扔過去,插在了兩人中間,「嘭」的一聲把兩人嚇得打了個顫,不住的說:「大哥饒命,大哥饒命……」頭也不敢抬起來。

「龍家的人,哼!今後若再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就不是打斷腿這麼簡單。回去告訴龍大,這是我馬沙說的!」馬沙霸氣的宣示道,一把把重劍拔起,頭也不回的扛起就走了,招呼洛文眾人出發。

「馬沙?!他是馬家的那個馬沙!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收費的那名高級武士突然想起馬沙是誰了。

「想你妹啊……還不快閃,等著這些人來打劫啊?!」另一名高級武士忍著劇痛招呼那兩名初級武士來扶著他們一瘸一瘸的走了。

戰鬥開始的快也結束的快,吃瓜群眾目光歡送這拉風的魔武士離開了,飛魚橋又恢復了平靜。

「原來修鍊到這一步裝逼也是極好的啊!」埃爾深刻的總結道。

「是啊,太拉風了,等我成為了魔武士我也要找點機會裝一裝!」小胖子從此以後立下了「優秀的裝逼才是武士的最高境界」的座右銘。

「過了飛魚橋萬事都要小心,不僅要小心魔獸,還要小心人類。你看在橋頭這些人就敢明目張胆的敲詐勒索了。」馬沙提點到,眾人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過了飛魚橋,人群就開始分散了,落日山脈又如此大,在路上見到的人慢慢的少了,越往山上走,看到的人越少。

「我要帶你們去的第一個地方是這片落日山脈里唯一的一個活火山,那裡算是中心區了,以前是火系魔獸出沒的地方,過去大概要一天時間。」馬沙邊走邊說到,「我們爭取天黑之前到那裡,全部上戰寵,沒有的兩人一騎,全部跟緊我。」

老樣子,眾人分配好之後跟著暴風巨狼開始了在叢林中疾馳。這一跑起來可不得了,丘媛坐在洛文前面,抱著小白,只感覺洛文隨著灰機的顛簸一頂一頂的,丘媛臉一紅,這死鬼,說著不要不要,生理反應出賣了自己。回頭嬌羞的瞪了洛文一眼,大概意思是讓他不要那麼明目張胆,這兒人多。額,人少的時候那又另說了。

洛文被丘媛這嬌羞的一瞪搞的莫名其妙,我怎麼你了?啊,這個啊……洛文把藏在腰間的小匕首掏了出來……哥哥我是正人君子好嗎。其實最慘的是灰機了,勞資累死累活的,你們兩人在上面調情是幾個意思,真想把這兩口子給扔下去。但是想著萬里無一的美味烤肉,灰機就忍住了。

且不說與金巧子同乘追風馬,同樣處於尷尬處境的牛角。眾人保持這樣的速度跟著暴風巨狼一路狂奔,直到中午到了一個小湖邊才稍微休息了一番又繼續狂奔。越往山上走,見到的普通野獸開始少了,魔獸開始多了。

好在眾人的戰寵都還耐力出眾,跟著暴風巨狼後面並不顯疲態。這天下午終於到了馬沙所說的活火山。

「好多年沒來居然成了一個湖了……」馬沙看著面前這個大湖驚訝道。原來這個地方以前是個環形火山口,馬沙年輕時候來這裡還不是一個湖,時間太長了,積水已經形成了一個湖。有水的地方就有魔獸,三三兩兩的魔獸在湖邊飲水,哪還有什麼火系魔獸,水系魔獸倒是很多。

「算了,去另一個地方吧。」馬沙挺失望的,狂奔這麼久到了這裡居然大變樣了。

「馬老師,你看那只是什麼魔獸?」洛文注意到一隻與眾不同的魔獸。長得胖嘟嘟的像只河馬,偏偏跟在一隻水牛後面蹦蹦跳跳。

「不太清楚,走過去看看。」馬沙也覺得奇怪,這明顯不同的兩種魔獸怎麼走到一起的。距離太遠,馬沙帶頭走了過去。

暴風巨狼還沒靠近,那隻水牛魔獸就發出了警告的吼聲,口吐水箭射在了路上表示警告,跟在它後面那河馬模樣的魔獸也吐了個技能表示警告。不過這吐出來的不是水箭,是閃電箭!

「我去!閃電系的魔獸啊!稀少!捉了,捉了,給王小松!」馬沙駕著暴風巨狼就沖了上去,巨狼一腳把水牛摁倒,腳把小河馬給摁倒。小河馬使勁兒的掙扎,暴風巨狼紋絲不動。

「快把籠子拿來裝上,很合適的幼崽,再養幾年,尋葯季開始之前就應該成年了。」王小松興奮的把籠子提了過來,把小河馬蒙上了眼睛,小心翼翼的把它裝進了籠子里,生怕把它給磕傷了似的。

「我估計這小東西是小時候走丟了,把這水牛給當成媽媽了一直跟著它。」馬沙猜測道,不過這猜測也八九不離十了。「這小河馬就給你咯,閃電很配你冰系。」

「謝謝馬老師!」王小松興奮的不知說什麼好了,一個勁兒的「謝謝馬老師」。

「行了,別嘚瑟了……淡定,沒看到我的獨角白犀牛嗎?我淡不淡定。」小胖子批評到王小松,隨便把自己表揚了一下,再秀下了把犀牛。

「小胖子你現在裝逼越來越有名家風範了!」洛文表揚道。

「真的嗎?師兄。不過我覺得我上升空間還很大,我應該時刻保持謙遜。」小胖子高興的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眾人「嘔」成一片。 落日山脈山高路遠,想要捉一隻合適的戰寵需要不停的尋找,有時候可能十天半月都找不到合適的一隻。今天是距離上次捉到小河馬的第七天,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無所獲。

馬沙一劍砍掉一隻高級魔獸的頭,劈開魔獸腦袋,停下腳步說到:「我們去另一個地方吧,這地方的魔獸全是成年了的,沒法馴服。」收集魔晶的事情是包打聽在負責,高級魔晶在市面上值一百多金幣,可不能浪費了。包打聽正準備搜索一番這魔獸腦袋,一隻箭突然從對面射了出來,插在了魔獸屍體上。箭上閃電噼里啪啦的作響,不一會兒就把魔獸屍體給燒焦了。

「閃電系弓箭手!」包打聽差一點就被這箭誤傷了,趕忙後退。眾人立刻呈防禦姿態靜觀其變。

從對面樹叢后陸陸續續出來了十幾個人,最前面的一人拿著一把大弓,弓上閃電連連看起來甚是威風。此人後面跟著有武士有魔法師,都是些年輕人,還有人抬著一隻籠子,籠子里蒙著幼崽。

洛文眾人看到這弓箭手第一感覺就是:好帥!的確,挺拔勻稱的身材,金色的長發,還有著一對迷人深邃的眼睛,那耳朵,額,怎麼看起來有一點點尖尖的。

「精靈後裔!」馬沙低聲說道。在這片大陸上已經沒有精靈的存在了,精英後裔是很久以前精靈和人類相愛而生流傳下來的特殊種族,遺傳了精靈善於弓箭和魔法的本領,主要存在於百江帝國和落日聯合帝國。因為這兩個帝國水源充沛,植被茂盛,氣候溫和,是精靈後裔最喜歡的環境。

「朋友,這是我們殺死的魔獸,還請把魔晶給我們。」領頭的這名精靈後裔說道。

「這是我們剛殺死的,然後你才射中的。」馬沙給他看了看腦袋處的斷口,血已經流幹了。

「既然這頭魔獸存在爭議,那我們就用遊俠的方式來決定歸屬權吧。」精靈後裔微微一笑。

遊俠的方式,也就是兩個隊伍的最高武力來一場決鬥,誰勝了就歸誰的,簡單直接有效的方式。在落日山脈中如果遇到這樣互不認輸的時候,這就是最和平的方式,比起那些一言不合就開殺友好多了。

「我沒問題,我來。」馬沙站了出來,站在了中間空地上。

「好,那就我和你。」這名精靈後裔也站了出來。

馬沙大劍一亮出來,鬥氣芒三米多長,本來以為能嚇退對方,卻不料這弓箭手只是愣了一下,然後搭上了一支箭,鬥氣一爆發,箭上的閃電伸長了三米多。

「魔弓手!」馬沙也是一愣,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魔弓手,和魔武士一個等級的弓箭手。

「本來以為以我的實力在落日山脈能橫著走了呢,看來是我想多了。想必朋友也是帶家族晚輩出來捉戰寵的吧?相逢即是有緣,我們把這魔晶讓給你們也行。」精靈後裔想了想說到,畢竟馬沙是名魔武士,在這樹林環繞的小地方,不適合弓箭手發揮。

馬沙呵呵一笑,你說不打就不打了,那我多沒面子。而且魔弓手呢,馬沙也是第一次見,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看看魔弓手是怎麼戰鬥的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讓給我們這架還是要打,來吧,友好切磋一下,我還沒見過魔弓手呢。」馬沙揮了揮劍,興奮的說到。

「額,既然朋友這麼好興緻,不如我留個地址,有機會你來找我,我陪你打一天一夜都行。你看這個地方又不寬敞,一點不適合我戰鬥,朋友認為呢?」精靈後裔可能遇到過不少這樣好奇的魔武士提出過這樣的要求,無奈的說到。

馬沙一想也對,在這狹小的地方的確限制魔弓手的發揮,也會讓自己不過癮,點頭贊同道:「好吧,你叫什麼?」

「韋斯特,我住在百江帝國首都江城,到了江城來精靈之家酒吧找我就行。」韋斯特說道,並沒有報假名字和假地點。精靈都是好客的,馬沙沒惡意,他就不會糊弄他。

馬沙和韋斯特互相認識之後各自帶隊離開了,洛文等人以為與韋斯特這次相遇之後不會再見面了,卻不想以後他們還有更緊密的交集。命運就是這麼奇妙,這次的相逢原來是早就註定的。

離開韋斯特眾人之後,洛文等人好運連連,為萬里捉到一隻木系的獨角馬,沒多久又為包打聽捉到一隻水牛。連續兩隻戰寵入籠之後,當天晚上丘媛看到一隻鹿角會發光的四角鹿,也不看出來它是什麼系,但是丘媛就認定要這隻,理由是:好看。

馬沙當然沒異議,只有精英培訓計劃的人他才會綜合考慮捉什麼戰寵合適,丘媛就隨意了。最後只剩金巧子還沒有了。金巧子是暗黑系的,馬沙想了想,只有一個地方才可能找到合適她的戰寵,落日山脈唯一一個巨大溶洞。

好好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眾人直達溶洞。這個溶洞在落日河邊上,山底一個巨大的洞口進入,在洞口垂直朝下看,什麼都看不到,黑漆漆的。

洛文一顆火球扔了下去,驚起了一群群蝙蝠,肉眼可見到洞底大概有十幾米。暗黑系的武士稀少,來這裡找戰寵的更少,畢竟洞里土系的魔獸居多,暗黑系魔獸躲在黑乎乎的地方更不容易找了。

風系魔法師在這種地方的優勢就顯現了,由牛角挨個給眾人和戰寵們釋放了漂浮術,十幾米的距離足夠漂浮術支持到了。快到地面的時候洛文連續幾顆火球呈扇形扔了出去,面前十幾米全都看的清清楚楚。一些爬行動物被火球驚嚇,悉悉索索的爬離了這片火光之區。

「這裡面我也就年輕時候來過一次,但是並沒有深入太遠,不知道這麼多年了還有沒有變化。大家都提高警惕,萬分小心。洛文和我走前面,火球頂起。」馬沙把大劍朝前端著,火紅的鬥氣芒冒出來一米多,這樣既能看路,消耗的鬥氣也少。

「咦,丘媛你花花的鹿角可真亮。」花花就是丘媛給取的名字。埃爾率先發現了剛下來的花花一進入這黑暗的地方鹿角就自動亮起來了,方圓五米都能看清楚。

眾人看著籠子里的花花也是嘖嘖稱奇,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既然花花是個電燈泡,就安排獨角白犀牛背著花花的籠子走在隊伍中間,這樣前後都能照顧到。

溶洞高有七八米,寬有十幾米,怪石嶙峋,不時聽到奇怪的吼叫聲從黑暗的遠處傳來。這和在明亮的叢林中探險可不同,處於這樣黑暗的環境中,任何高手都不敢大意。 眾人小心翼翼的慢慢前行,前一個火球要熄滅了洛文趕緊又再發一個。溶洞中各種石鐘乳垂直落下連接到地面,在火球和鬥氣芒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光彩。眾人穿梭在這些石鐘乳中形成的小道,這些小道估計是幾百上千年來來這裡探險的人踩出來的。光芒所及之處,能聽到有獸類噗通噗通的跳入水潭之中。

「小心點啊,這些水潭有些可深了,裡面還有毒蛇之類的水生物,都跟緊了啊。」馬沙提醒道。

一聽有毒蛇,縱然如金巧子這般冷性子的女人也是嚇的一哆嗦,趕緊緊跟在牛角身後,丘媛則緊緊的跟著洛文,捉住了洛文的衣角。這突然的一抓,嚇了洛文一跳,黑燈瞎火的地方這麼突然的被人捉一下能不嚇人么。

「嚇死我了……能通知一聲不?人嚇人嚇死人,沒聽說過啊?」

「我才嚇死了好吧,人怎麼嚇的死人,真是瞎說。」丘媛一嘟嘴,「你應該保護我,知不知道。」洛文無語的點頭,毫無抵抗的表示默認。

現在已經看不到洞口了,完全的黑暗環境,只能依靠洛文和馬沙的光芒,當然還有鹿角光。這一路走來看到的都是普通野獸,一些小生物,最大的也就是一隻蟒蛇,直到走到了一個瀑布。

「這裡下去就全是魔獸出沒了,來捉戰寵的在這裡面基本能捉到,下去吧。」馬沙帶頭走了下去,在瀑布旁邊不遠處有條斜坡小道直通下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