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個……臣妾還要先去照顧太子,就不打擾太后休息了。」說著心緣皇後頭都沒回的就直奔著門口小跑而去。

許是剛剛抱著皇太后的大腿時間太長,腿腳都有些麻了,要不是丫鬟攙扶著,心緣皇后險些腳軟撞到門上。

待到心緣皇後走遠了之後,太后才算是長出了一口氣。

眼下這件事情雖然暫時過去了,但穆溫馨之前打傷太子確實是事實,就算是幫她這一次,也不可能幫一輩子。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更何況這一次還有那麼多人看著,想幫都有些難了。

看著外面的天色依舊陰沉沉的,怕是要陰上一陣子了。

「小李子,」太后再次嘆了口氣,「明兒把穆溫馨召進宮來,就說哀家有事情要問她。」

「那,這件事情還要驚動王爺嗎?」見她老人家臉色不太好,小李子站在邊上小聲的問著太后。

挑眉,看了一眼小李子「你要是有本事不經過涼兒就能把人帶進宮,哀家到時候有賞。」

「額……」小李子呆了呆,這分明是把燙手的山芋直接丟在手裡啊?「太后,這恐怕不……」

「嗯?」太后眯眼,危險的看著小李子「怎麼?你是想要抗旨?」

「奴才不敢。可……」

「嗯,很好,哀家就喜歡你這種不怕死的態度。」皇太后說著一雙鳳眼笑的更彎了。

「奴才……奴才一定肝腦塗地,報答太后的恩德。」小李子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底卻暗暗叫苦。

這橫豎都是個死啊!太后,你這麼精明,後宮其他人都造么?

後宮這邊鬧翻了天,有些人倒是樂的逍遙自在。

尤其是之前跑到皇后那邊告狀的夏氏,更是得意至極。

「哈哈哈,真是可笑,那個姓穆的到現在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李秋瑾坐在涼亭里興奮的一個勁的拍手。

早聽別人從宮中傳出信來,說已經出動了御林軍,這下穆溫馨還不死定了?

「哼,這種毛頭丫鬟自然是死不足惜。」夏氏鄙夷的扯了扯嘴角,下一步怎麼把當家主母的位置撈到手才是最重要的。「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不是……」

還沒等夏氏說完話,就見著夏子涼夾著穆溫馨從長廊的另一側走了過來。

夏氏震驚的看著由遠及近的兩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是最差的打算,也是穆溫馨被御林軍抓走了才對,怎麼還回來了?

「內個……相公……」穆溫馨所在夏子涼的懷裡弱弱的出聲「你老媽就在前面,多多少少給點面子好不好?」

夏子涼頓了一下,低頭看了穆溫馨一眼,然後直接用下擺蓋住了穆溫馨的小臉。

夏子涼!老娘恨你!

當然,穆溫馨除了在心底吶喊之外,也只能吶喊了,誰讓她打不過這個大冰山呢?

直接無視夏氏和李秋瑾,夏子涼抱著穆溫馨疾步就直接回了房裡。

長袖一甩直接把門帶上了。

而穆溫馨則是被夏子涼直接丟在了床上打了個滾才算是爬起來。

「額……你……你……你要幹什麼!」穆溫馨剛剛穩住就看著夏子涼一面往床邊走,一面開始脫衣服。

沒有任何聲音,某人繼續扒衣服。

「內個……王爺,咱們有話好好說,用不著光膀子打架的……」穆溫馨尷尬的扯扯嘴角,露出一嘴小白牙,極力的奉承著「雖然我知道您身材好,也不用這麼表示的……」

依舊是沒有任何回答,某人繼續扒衣服。

「內個內個……」穆溫馨的小腦袋瓜飛速的旋轉著,「內個,我說王……」

話剛一出口就見著夏子涼的臉色更臭了,穆溫馨急忙改了口「內個相公大人!臣妾夜觀天象,紫微星暗淡無光,天狼星再現,此乃大凶之兆!」

穆溫馨小腦袋瓜都快要轉沒了,腦袋裡就搜到這麼幾個詞。

「說人話。」夏子涼總算是停了手上的動作,定定的看著穆溫馨。

「我……我的意思是,今天天不好,不適宜洞房……」越往後說,穆溫馨的小臉就越紅,囧萌的表情讓夏子涼的眼底劃過一絲笑意。

脫掉最外面的長袍,夏子涼反倒是緩緩的坐在了穆溫馨的邊上「來人,把袍子拿出去燒了。」

話音剛落,一直守在門口的馨兒就急沖沖的趕了進來,見著穆溫馨還完好無損,這才鬆了口氣。

「燒了?」穆溫馨挑挑眉看著夏子涼「你是說你剛剛脫衣服只是想要燒掉?」

「不然你以為呢?」夏子涼淡淡的吐出一句話,一臉無辜且冷漠的表情差點沒把穆溫馨當場嗆死!

怎麼就腦殘的忘記這混蛋有潔癖了呢?!在鴛鴦樓打了太子,自然是嫌衣服髒了回來換洗,自己竟然想歪了!

穆溫馨看著夏子涼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瞬間有種想刨個坑鑽進去的衝動。

這貨絕對是故意的!絕對是!

「不過本王很喜歡你的思考方式。」還沒等穆溫馨糾結完,夏子涼的一句話再一次把穆溫馨終結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看著夏子涼夏笑靨如花的俊臉,穆溫馨頭一次知道什麼叫做腹黑!

也終於知道穆小天那黑萌的性子到底是來自於什麼地方了。(平南文學網)

「咳咳……」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穆溫馨強裝鎮定的站起來「房間裡面空氣實在是太過渾濁了,我還是去外面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好了……」

說著穆溫馨紅著小臉就直接鑽了出去。

一路小跑就出了院落,原本想出去透透氣,緩解剛剛的心情,結果氣還沒有喘幾口,就看到了夏氏和李秋瑾。

「喲,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咱王府的王妃么……」李秋瑾冷哼了一聲,伸手從涼亭石桌的盤子里拈了一粒葡萄,一面吃著一面冷眼看著穆溫馨。

穆溫馨翻了個大白眼,很是不爽的看著李秋瑾。

原本不想和她們計較,偏偏這個節骨眼上找茬,那她可不介意和她們兩人玩玩。

「李小姐,你這麼套近乎,我都不好意思開口了呢……」穆溫馨一雙杏眼微眯,掛著一臉假笑看著李秋瑾。

爸爸駕到 「套近乎?」李秋瑾嗤之以鼻「穆溫馨,你還真把你自己當棵蔥了!」

「誒?難不成是我耳朵出問題了?」穆溫馨疑惑的反問了一句「要說你和我們家王爺不沾親不帶故的,死皮賴臉的呆在王府蹭吃蹭喝也就罷了,沒事裝什麼高冷?」

「你……」

「誒!我話還沒說完!」穆溫馨說著伸出小手打斷了李秋瑾,揚起一側嘴角,涼涼的說道「高冷這種事情高個子裝了才算,你這種海拔就算裝起來,那也是速凍矮子!」

「你……你……」很明顯李秋瑾在耍嘴皮子這上面根本就不是穆溫馨的對手,想了半天才轉過來一句「你才是速凍矮子!」

「不好意思,老娘從來不喜歡裝高冷,尤其不喜歡你這種速凍矮子!」再一次說道速凍矮子,李秋瑾幾乎要跳腳了。

「穆溫馨,你這個不要臉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夏氏直接上去捂住了小嘴。

要知道這個穆溫馨好歹還是夏子涼的女人,今天沒有被御林軍抓走可能是運氣好,但太后是絕對不可能對這件事情罷手的。

若是現在她們和穆溫馨動手,到時候被夏子涼知道,吃虧的還是她們。

「瑾兒,不得無禮。」夏氏使了一個眼色給李秋瑾,雖然很不情願,但李秋瑾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在原地。

「王妃莫要見怪,我們家瑾兒性子向來比較直,都是有什麼說什麼。」言外之意更是明顯,他們家李秋瑾這麼說話不是因為她錯了,而是因為她太誠實。

穆溫馨輕笑,「那倒是難得,若要是李小姐比王爺先出生,恐怕李夫人今日還姓夏。(平南文學網)」

「你……」夏氏目光倏地變冷,這個穆溫馨,平日里見她除了吃喝就死跑出去瞎玩,沒想到這嘴巴倒是陰毒的狠。

竟然直接揭她傷疤,還如此不動聲色。

「哼,」見著穆溫馨如此難擺平,夏氏也懶得和她端架子。「穆溫馨,就算是有夏子涼撐腰,你也囂張不了多久了!」

「不好意思,老娘沒有夏子涼撐腰的時候,已經囂張很久了!」穆溫馨再一次不留情面的給她丟了回去。

一臉不服氣,你來咬我的賤賤表情,十分嘚瑟的看著夏氏母女倆,險些把她們氣到吐血。

「娘親,小天天回來了咩!」正打算繼續戰鬥的穆溫馨驀地聽到一聲奶聲奶氣的呼喚,扭頭一看,穆小天還穿著那件『開襠褲』徐徐的跑了過來。

「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穆溫馨抬起下巴,幾乎用鼻孔看著穆小天。「老娘剛剛讓你幫忙的時候,你去做什麼了?」

竟然那麼不講義氣的把自己丟給夏子涼,自己抱著柱子裝死,哼!

想起來穆溫馨就一肚子火氣!

「娘親,不要這個樣子嘛……」穆小天說著死死抱住穆溫馨的大腿「你也知道小天天打不過爹爹的嘛,再說萬一小天天要是駕鶴西歸了,爹爹肯定還要纏著娘親再生一個,小天天這是在為娘親著想咩。」

穆溫馨嘴角抽了抽,這混小子到這個時候竟然還強詞奪理?

「小天天吶,來,奶奶抱。」眼見著穆溫馨和穆小天倆母子鬧不和,夏氏竟然厚著臉皮走了過來。

要知道穆小天是夏子涼唯一的孩子,夏子涼對她是不可能改觀了,但是穆小天還小,想要扭正他的觀點,實在是太方便了。

萬一哪一天夏子涼突然一下子沒了,只要穆小天聽自己的,這當家主母的位置還不是手到擒來?

於是夏氏很是『慈愛』的伸出懷抱,示意小天天過去。

「額……」穆小天死死的抱住穆溫馨的大腿,很是驚恐的看著夏氏「娘親,有人想把小天天拐走,快點救命……」

夏氏的嘴角抽了抽,一臉的尷尬「小天天,我是你的外婆,不可能拐走你的,乖,聽話,奶奶抱。」

「你不是小天天的奶奶,娘親說小天天奶奶墳頭的草都高小天天半頭了!」說著穆小天一面甩著小手,一面尖叫「你一定是人販子!」

這下子夏氏的臉才正在的難看了起來。

而邊上的穆溫馨反倒是一臉迷茫的看著穆小天,自己有說過他奶奶的事情么?

穆小天很是確定的點點頭,你有!絕對有!

似乎這句話聽著些許耳熟,於是穆溫馨一面想著,一面就自顧自的去別處溜達了,只留下夏氏母女兩人在涼亭裡面氣的抓狂。

「娘親,那個賤女人明擺著就是示威來了!」李秋瑾見穆溫馨走遠了,恨不得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都摔在地上。

但手懸在半空就只能再放下來。

這全都是拜穆溫馨所賜,凡是王府的東西,摔壞的還要雙倍賠償,若是不陪,摔成什麼樣,就用什麼樣的……

之前夏氏摔的那一屋子碎片現在還在夏氏房裡呆著。

「娘,怎麼會這樣?她不應該已經被抓走了嗎?怎麼還活著回來了?」李秋瑾想想就氣的牙痒痒,卻偏偏拿穆溫馨沒有辦法。

「稍安勿躁,先等上一天看看。」畢竟這事關皇家顏面的問題,不可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就過去。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夏氏並沒有為剛剛的事情太過上心,要知道想要扳倒敵人,可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更何況,她們現在還有太后撐腰,就算是穆溫馨想要動手,也要掂量掂量,所以他們怕什麼?

果不其然,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宮中就來了公公宣穆溫馨進宮。

此時的穆溫馨還所在夏子涼的懷裡呼呼的睡著,根本就沒有功夫聽哪門子的宣旨。

「王爺,太后命宮中的來人宣王妃進宮。」門外馨兒的聲音傳了進來。

語氣中帶著些許焦急,她們家穆溫馨,馨兒實在是再了解不過了。沒睡醒是任誰都沒辦法叫醒的,這外面的公公還在等著,要是這個時候叫醒穆溫馨……

保不准她衝出去先把宣旨的公公拆了,之後回去繼續睡覺。

單單是想想,馨兒就覺得一腦袋的汗。

「讓他們在外面等著。」夏子涼冰冷低沉的男性嗓音從房間裡面傳了出來。馨兒的心也稍稍的放鬆一丁點了,只是這王爺怎麼叫醒穆溫馨還是個問題。

要不要現在去找小少爺過來幫忙呢?馨兒這邊還在門外面琢磨呢,門裡面卻忽然有了動靜。

沒過一會的功夫,就聽門『吱』的一聲打開了。

夏子涼一身黑袍,懷裡抱著穆溫馨就走了出來。

再看穆溫馨,一張粉嫩的小臉露在外面,眉頭只是微蹙了一下就在夏子涼的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下了。

這個主子啊,真是什麼都阻止不了她的睡眠。

好在夏子涼在裡面幫穆溫馨穿好了衣裳,現在拿著斗篷一裹就直接扛到轎子上去了。

「額……」宣旨的小太監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著夏子涼臉色冰冷的模樣,只得把話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於是一行人就這麼抬著夏子涼和穆溫馨到了皇太后的寢宮。

雖然天還很早,但皇后、皇上以及裹滿繃帶的太子早就已經都到齊了,只等著姍姍來遲的穆溫馨本人了。

因此夏子涼剛一進門,一家人的目光就釘在夏子涼的身上走不開了。

再看穆溫馨還在呼呼的睡著,就有些人不樂意了。

「皇奶奶,你看這個女人如此不成體統就知道她內心有多麼惡毒!」太子雖然受傷,但絲毫不影響他的嘴巴說話。「她不但打傷孩兒……」

話還沒說完,太子就感受到了來自夏子涼的深深寒意。

似乎只要他再多說一個字,就頃刻間滅了他一般,太子也只好噤聲不再言語。

「涼兒啊,先叫醒你家王妃,再詳談好了。」太后嘆了一口氣,看著自己被打成重傷的孫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