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好消息吧。」

李奧說道。

「帝國已經請到一位強大的巫師出手了,帝國保住了。」

海倫娜說道。

「什麼?有巫師出手了?」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李奧不由大驚。

能夠一人支撐一個帝國,無懼五大騎士團,這種人的實力他很想見識一下。

「沒錯,這是皇帝陛下親口說的。而且帝國決定大量招募騎士和騎士侍從,準備反擊,奪回丟失的領土。」

海倫娜說道。

「這是好事啊,為什麼母親你這麼不高興。」

李奧疑惑地說道。

「同時下來的還有一道徵召令,丟失領土的貴族必須貢獻出所有的騎士、預備騎士以及至少三分之二的騎士侍從為國征戰,不然的話將剝奪其貴族封號及領地,並將其打入監獄。」

海倫娜苦笑著說道。

「這……這麼說我和父親都在徵召之列。」

李奧驚訝地說道。

「沒錯,李奧,你才15歲,帝國怎麼這麼狠心,就讓你上戰場呢。」

海倫娜抱著李奧痛哭流涕地說道。

「不要擔心,以我的實力,就算是上了戰場,也能活下來的。」

李奧安慰道。

「你個笨蛋,記住上了戰場跟在你爸後邊。有事不要出頭,只要能活著回來就是勝利。大不了這貴族我們不當,我們到其他國家也一樣活。」

海倫娜紅著眼說道。

「我知道,不知道母親你不用擔心,我是不會有事的。」

李奧一臉感動地說道。

能讓海倫娜說出連爵位都不要這種話,可見李奧父子在她心目中有多麼重要。

這一夜不知道多少家庭一夜無眠,為帝國的法令咒罵不已。

事實上這些貴族都不是吃素的,他們手上有著帝國最重要的武力——騎士,大量的貴族已經開始串聯進行抗議。

但是可惜這裡是帝都,皇室在這裡的勢力根深蒂固。

他們還沒有完成串聯,帝國就果斷出手。

五名貴族被送上斷頭台,十五名貴族被投入監獄,並剝奪所有的領地和貴族封號。

超過百名騎士被定為罪人,強征入騎士團將功贖罪。

一場抗議還沒有開始就被殘酷鎮壓。

幸運的是,海倫娜極具眼光,斷然拒絕了他們的邀請,這讓他更加佩服自已的母親。

***

***

星辰騎士團的駐地內,費爾豪斯正和李奧進行著一場談話。

貴族是帝國統治的基石,即使帝國強征了很多貴族的部下,仍然給了他們種種優待。

比如費爾豪斯和李奧可以進入同一個騎士團內,由於費爾豪斯強大的實力,直接成為星辰騎士團的中隊長之一。

星辰騎士團是科亞塔帝國騎士團之一,自從徵召了大量貴族的騎士,它的實力暴漲,從不到過200人增加到了300多人。

李奧由於只是中階騎士,暫時只是一名普通士兵,但是可以參加爭奪小隊長,他們現在談論的正是這件事。

「國內兩大公爵謀反,帝國實力大減。再加上大量貴族投敵,迦南帝國實力暴漲,想要奪回我們的領地非常困難,以後我們恐怕就要成為榮譽貴族了。」

費爾豪斯嘆了口氣說道。

實封貴族和榮譽貴族完全是兩個概念,實封貴族擁有自己的領地,可以自主徵稅,擁有自已的軍隊,在領地內擁有完全的司法權,是領地內的無冕之王。

榮譽貴族那可就差多了,他們沒有領地收入,甚至養不起軍隊,只能向帝國搖尾乞憐。

一想到自己將成為一名榮譽貴族,費爾豪斯就一臉的落寞。

「所以這次戰爭對我們至關重要,我們要用手中的利劍為家族奪取一片領地,實現家族的偉大復興。」

費爾豪斯說道,「這次小隊長的爭奪至關重要,我不管你母親怎麼說,只能贏,不能輸。」

「我知道了。」

李奧說道,只是暗自嘀咕海倫娜背地裡囑咐的話他怎麼知道了。

「父親你只管放心,那些中階騎士和高階騎士沒有人是我的對手的,我保證能夠搶到一個小隊長的職位。」

費爾豪斯點了點頭,「你的實力我放心,我只是提醒你一句。另外我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我們帝國的巫師和迦南帝國的巫師大戰一場,最後是我們的巫師取得了勝利。」

「真的嗎?這真是太好了。迦南帝國的巫師死了嗎?」

李奧連忙問道。

「沒有,最後雙方握手言和,約定這場戰爭巫師和巫師學徒都不得參與,只能由我們凡人來解決。」

費爾豪斯嘆了口氣說道。

「他為什麼不殺了對方?這樣我們就贏得了這場戰爭。」

李奧說道。

「巫師的世界我們不懂,可能在他們眼中我們就像是一群爭奪食物的螞蟻吧。」

費爾豪斯說道。

李奧不由為之啞然,一想到他全力為之爭奪的東西在其他人眼中什麼都是,這種感覺真的很糟糕。

不過很快他就打起精神來,巫師又怎麼樣,他也有巫師無比羨慕的東西。

而且他相信,他遲早能夠進入巫師界,成為一名偉大的巫師。

「你今天先不要值勤了,回去準備一下明天小隊長的爭奪吧。」

費爾豪斯說道。

「我知道了,父親。」

**

**

「下面進行第12中隊第4小隊隊長的爭奪,接下來上場的是……」

一個青石鑄就的擂台前坐著大量的騎士,前排正中的是星辰騎士團的高層。

其中一名四十多歲的棕發男子目光平和,正是星辰騎士團的團長星辰騎士布蘭登,坐在他旁邊的幾名則是騎士團的幾名大隊長。

看著擂台上兩名騎士激烈的打鬥,布蘭登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次爭奪小隊長的騎士實力都挺強啊,竟然有如此多的高階騎士。」

「那些貴族的底蘊極其深厚,光巔峰騎都不知道有多少。要不是陛下下了徵召令,我們騎士團哪能實力增長這麼多。」

一名紅髮男子笑著說道,他是新增的第五大隊的大隊長火焰騎士史考特,也是星辰騎士團有數的強者。

布蘭登點了點頭,那些貴族有著數百年的積累,家中藏有各種各樣強大的騎士修鍊方法,底蘊的確不可小覷。

「對了,史考特,我聽說你的兒子羅賓也來參加小隊長的考核了。」

奧特曼戰記 「沒錯,最近他剛剛晉陞成為高階騎士,我覺得他的實力沒有問題了,就讓他來參加小隊長的爭奪賽。」

史考特笑著說道。

「高階騎士,了不起啊。擁有火屬性的鬥氣僅僅是爭奪小隊長,是不是有些屈才了。」

布蘭登說道。

「沒有辦法,這次騎士團高手如雲,說不定他連小隊長都爭奪不了呢。」

史考特謙虛地說道。

「哈哈哈,你也太小瞧你那兒子了。我聽說前幾天他和騎士團幾個小隊長比試,結果都是幾招之內就擊敗了他們。」

布蘭登說道。

「年青人得磨一磨性子。」

史考特笑著說道,「快到他上場了,他參加的是第13中隊小隊長的爭奪。」

布蘭登點了點頭,然後專心看起了比賽。

「下面進行第13中隊第1小隊隊長的爭奪,上場的是高階騎士羅賓和中階騎士李奧。」

「李奧……這個名字好像有些熟悉。」

布蘭登疑惑地說道。

「李奧……難道是他?」

史考特好像想起了什麼,臉色微微一變。

「你認識他?」

布蘭登問道。

史考特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貴族都是一群消息靈通的傢伙,再加上海倫娜的推波助瀾,李奧斬殺一名高階影魔騎士的消息早已傳遍帝都,成為了帝國新生代天才。

密林一戰中,那名影魔騎士刺殺了一名巔峰騎士更是彰顯了李奧的不凡。

帝焰神尊 因此李奧有了一個外號叫做黑暗騎士,不過也有不喜歡他的人稱呼他為魔鬼騎士。 布蘭登也想了起來,他有些憐憫地看著羅賓,怎麼會碰到李奧呢,這也太倒霉了吧。

他心中一動,看向了坐在另一邊的騎士團副團長科林,史考特正一臉憤怒地看著科林,科林則回以挑釁的笑容。

看到這裡,布蘭登有些頭痛地撫著額頭。

這些傢伙就不能消停點嗎?

擂台上李奧身著全身甲,冷冷地看著不遠處一個紅髮年青人。

「你就是李奧?魔鬼騎士李奧?」

紅髮青年人興奮地說道。

李奧嘴角直抽,魔鬼騎士是什麼鬼,誰給他起了這麼難聽外號。

「我不知道什麼魔鬼騎士。」

李奧淡淡地說道。

「今天我會打敗你,然後殺掉幾個影魔騎士,我會證明我才是新生代第一人。」

羅賓一臉自傲地說道。

新生代?你比我大了很多好不?

要是我有你這麼大,說不定早就成了大騎士。

李奧不屑地想道。

「現在比試正式開始。」

裁判大聲喊道。

李奧立刻發起了進攻,手中的十字劍散發出強大的黑色鬥氣,劃過一道圓弧就向羅賓攻了過去。

「來得好!」

羅賓大笑一聲。

一股熾熱的火焰鬥氣從他的長劍上升起,然後輕易擋住了李奧的長劍。

黑色的十字劍和紅色的十字劍不停地交擊著,發出丁丁當當的聲音。

費爾豪斯在台下一臉擔憂地看著這一切,李奧可一定贏啊。

這時候李奧才發現羅賓的難纏,一身火屬性的鬥氣讓他如同置身烤爐。

如果不是穿著盔甲,他的衣服都會燒起來,難怪屬性騎士被說成同階騎士的最強者。

當然他也不是吃素的,但凡對他有一點了解的人都不願意被他刺上一劍。

羅賓本來以為李奧只是鬥氣屬性比較可怕,因此打起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這回事。

李奧不僅力量極為強大,而且劍法極為精妙。

幾乎能夠輕易地看破他的每一個動作,這讓他有種縮手縮腳的感覺。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縮手縮腳的是李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