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者何人,敢在我千展拍賣會的門前鬧事,若不停下,格殺勿論!」

從千展拍賣會中出現十數道身影,居中之人厲喝一聲,十數道人影已經衝進了人群,將突然襲擊的幾人圍住。

更多的人影也幾乎同一時間將前來參加拍賣會的人層層的保護住。

「小心,他們要自……」

毒六的話還沒說完,被圍住的幾人已經閉上了眼睛,倒地不起。

「該死,小越,查一下他們的身……」

「不要碰他們。」

毒六厲喝,說話的男子一頓,制止了要上前查看的人,男子看了眼毒六,又在幾人的臉上環顧了一圈,最終將視線落在南宮嫣然的身上,微微彎下腰,「讓夫人受驚了,是我們拍賣會的失職,夫人你們此次拍賣會無論拍下何種物品,我們千展拍賣會都會讓您一成利。」

話落,男子看向其餘的人,「諸位所拍,我們千展拍賣會讓利半成,還望諸位原諒我們千展拍賣會的此次失職。」

南宮嫣然看向男子,讓利一成便會毫無所得,這千展拍賣會好大的手筆。

南宮嫣然笑著搖頭,「此事與我們亦有關係,怎好勞煩拍賣會破費。」

男子笑笑,見早已讓人請來的大夫趕來,男子看向南宮嫣然。

南宮嫣然搖搖頭,晃了晃好像已經不再流血的胳膊,低下頭輕哄著驚醒過來的小孩。

小孩眼睛睜的大大的,往日清澈的瞳孔失去了光彩,看著就讓人心疼。

本就冰涼的小手更涼了幾分,那麼無力卻死死的握著南宮嫣然的手指。

南宮嫣然親了親小孩的額頭,一遍一遍的輕聲說著『無事』。

男子眉頭一挑,沒有再說什麼,反而將視線落回在了毒六身上,「不知可否請兄台……」

毒六又是憨憨一笑,「他們身上有化骨水,你們碰不得。」

化骨水,一種附著在屍體之上,專化活人的骨頭的毒藥。

男子一凜,深深地彎下腰,「多謝兄台提醒。」

……

一場刺殺,來的快,去的也快。

南宮嫣然一行人很快走進拍賣會會場。

會場成圓形,中央卻是一個三丈有餘的方形看台,看台高約三尺,呈紅色。

看台上擺著一個丈許長的紅木長桌,看台的周圍是一排排的桌椅。

南宮嫣然一行人直接在侍者的引路下來到了二樓。

二樓不同於一樓,是由一個個雅間組成,南宮嫣然一行人進入了其中一間。

雅間不大,布置的很簡單,只有一張圓桌和幾把椅子,外加上一條上好的毯子鋪在了地上。

侍者很快離開,雅間的門關上。

「夫人,您怎麼樣了?您也真是的,竟然那麼晚才躲開。」

幾人連忙圍了上來,撫琴和傾歌更是直接翻開南宮嫣然被切破的袖子垂著頭查看。

南宮嫣然笑笑,任憑兩人擺弄著上藥,垂著頭看還睜著眼睛無神的望著她的小孩,眉頭一挑。

這孩子……像是在看她的傷口。

南宮嫣然低頭看了看胳膊上的傷,傷口很深,幾乎洞穿了過去,長長的一條,看起來很嚇人,但卻沒有傷到一點的根骨、經脈。

這對於他們習武之人來說,其實是在輕不過的傷口。

南宮嫣然用沒有被撫琴和傾歌擺弄的手揉了揉小孩的腦袋,一下一下的像是在無聲的安撫。

啪,

大門被推開,離殺一臉惶急的沖了進來,「夫人,夫人,我剛剛聽人說明兒有一顆水月丹要賣,我們拍不到,怎麼辦?」

南宮嫣然眉心跳了跳,下巴點了點牆角,冷淡的目光掃向離殺。

離殺撓了撓腦袋,一臉的茫然。

南宮嫣然的目光又冷了一分,離殺頓時一個激靈,也顧不得弄懂南宮嫣然為何罰他,乖乖的縮到牆角面壁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拍賣會開始。

失傳已久的古籍,受人追捧的書畫、引起過血雨腥風的武功秘籍以及千寶閣閣主殷樂安所製作的奇特玩意一一被擺出拍賣。

只是最吸引人叫價的卻還是西臨秘境中發掘出來的稀世珍寶。

「夫、夫人,好、好厲害啊。」梅花扒著雅間的琉璃窗,不錯眼的看著看那紅木長桌上一一擺出的一樣樣物品,不算太大的眼睛,發出晶亮的光芒。

南宮嫣然笑笑,「梅花有喜歡的么?」

「欸?我?」梅花絞了絞袖子,搖頭,「沒、梅花就是看看。」

「看看……」

「……賣的就是這同心玉鎖……」

南宮嫣然一愣,向下望去。

紅裙女子纖細的手中捧著一枚玉鎖扣,鎖扣成白色,上面泛著些青紋,如雙心糾纏在一起。

「這同心玉鎖是由最高級的子母玉製成,長時間佩戴,可以感知對方的存在,更是有傳言說,心意相通的伴侶長時間佩戴高級子母玉,是可以共享對方壽命,當然,這是真是假,我們拍賣會也無從所知,不過……」女子一頓,又巧笑嫣然的道:「藉助子母玉的力量幫對方承受危險這一點,的確是可以做到的。起拍價一千兩。」

「一千一百兩!」

「一千五百兩!」

「一千八百兩!」

「兩千!」

「夫人,您要這個?」

南宮嫣然聽著底下的競價,捏了捏嬰孩的小手,小孩已經不知不覺的又睡了過去。

南宮嫣然點頭。

「五千!」

「八千兩!」

甲子上前,「一萬兩千兩!」

叫價停頓了片刻,便又有一中氣十足的男音在二樓的另一間雅間中響起,「一萬五千兩!」

「三萬兩!」甲子又道。

「靠,那甲子間的是什麼人,這麼大手筆。」

甲子嘴角抽了抽。

「三萬兩、三萬兩,還有沒有人競拍?」

「三萬兩一次。」

「三萬兩兩次。」 在收到千年血靈芝后,弄了些粉末,撒在了樹下。空間的確升級了,而且開啟了交易通道,作為新人的自己,只能苦哈哈的認真閱讀各個條列。不過也是有好處的,自己能買到不少機器人,這樣自己不用在苦逼的種田了,尼瑪,為毛現在才出現交易系統啊。

抱怨歸抱怨,不過,在小屋內需要學習的,她是一樣沒落下,她要求道,她要永生,她不想在因為沒有實力,被欺凌、被犧牲。

感覺差不多,師姐因該閉關成功,帶著小師妹回到靈鷲宮。看到師姐和師傅在邊上飲茶,璇璣子師弟在邊上看書,小師弟在練拳。忙把在莊園就從空間拿出來的水果拿到桌上,「師傅、師姐師弟們,你們嘗嘗,是山下莊子出的喲。」

水靈靈的梨子,讓人看著就喜歡。逍遙子拿起一個咬下去,一口濃郁清香的果肉汁水,就這樣溶入了嘴裡,逍遙子滿意,有徒弟就是好,有什麼都想著自己,不過這水果怕不是莊子裡面,不過徒弟有什麼秘密也沒關係。

逍遙子畢竟活的久了,現在二徒弟若有似無的指引下,他知道了以武入道。他明白淑懿的猶豫,不過他明白懷璧其罪的道理,所以有的時候也會指點她的做法,心照不宣。

吃了梨子不久,肚子就開始不舒服,「你們快去,這果子可不是梨子,是好東西。」偷笑的看著他們,淑懿趁機溜了。

這果子是用洗髓丹腌制過的,師傅吃了五個,怕效果最明顯,師姐兩個少了點,不過師姐現在年輕,其他的人兩個師弟是各三個,小師妹一個,帶著小師妹快速的回到住處后,自己也準備了洗澡水,梳洗一番。

晚上再次出現,師傅年輕了。以前白髮蒼蒼,現在看上去才三十多歲。連功力都精進了,淑懿表示很滿意。逍遙子對其他弟子是表示自己突破先天,所以才恢復青春。

給了師傅淑懿空間內,收集的一個隕落的門派的修鍊方法。讓師傅作為逍遙派的傳承,這修仙訣名字就叫逍遙訣,以後一點一點教導給師姐他們,同時給了一個三百立方的空間戒指,作為平時他為自己遮掩的賄賂。

在翻找的過程中,又找到一個不能升級的空間,但可放活物,有溪有田,正好可以遮掩淑懿空間的水晶貔貅手鏈,不過為了確保安全,她還是用了一個普通的儲存空間戒指,作為掩護。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她也要為自己打算一番,留多點的底牌才是。

給了逍遙子空間戒指,這樣可以說自己是找到仙府,得到了一些好東西,自己也上交給了師門,這樣自己有些什麼,也說的過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給自己多點安全,何樂而不為呢?況且,逍遙子也是一個不錯的師傅,大道上一個太過孤單,有個師門,也是給自己留個後路。

在靈鷲宮住了一段時間后,大家又回到了逍遙派,不過,此時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李秋水破壞了天雪童的閉關,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的天雪童因此經脈大傷走火入魔。無崖子和李秋水私奔離開,李滄海鬱鬱寡歡,像逍遙子請求下山,去尋找玉玲瓏。

逍遙子在看到這情況后,點頭同意,無崖子和李秋水被逍遙子除名。天雪童在被治療了一部分的傷勢后,也要求下山,逍遙子嘆息的看著這個弟子,揮手讓她下山。

逍遙子在隔天離開后,半月才回到逍遙派,吩咐說他已經廢除了無崖子和李秋水的功夫,同時抹去了他們對逍遙派的一切記憶。巫行雲和璇璣子對此表示明白,淑懿依舊在那邊擺弄著星盤。逍遙子等人好奇的看著,看著看著都入迷了。

「原來是這樣嗎?看來我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了,看來要好好的經營一番,還要把手上的一些店面和農場處理一下,才是。」喃喃自語,被圍著的眾人聽個正著。

回頭的淑懿,被一群人嚇了一跳,不過,轉念一想,這樣正好。於是,在和逍遙子說明了一番后,開始在逍遙派附近開始刻畫陣法,還讓不少人開始建造新的府邸。雲斐子自從接手淑懿手上的財務后,一下子,就被套在裡面出不來了,涉及太過廣泛,每一處都有很大的收益,手下都被下的生死符。現在需要的梳理,明確手下給葯的時間。

巫行雲和璇璣子也沒逃掉,巫行雲被派下山,找尋合適的弟子,同時,璇璣子被淑懿抓了苦力,在每天的教導和刻畫下,陣法一日千里。

逍遙子也很忙,二徒弟的攤子的太大,都不知道那丫頭是怎麼忙的過來的,各地各處設用商鋪、莊子、醫館等等,雲斐子接手的是賬本,而他就是在確認商鋪等地方的實體部分。順帶教導小徒弟逆清,整整忙了半年多,才震撼的表示,這二徒弟收的太好了,逍遙派這次是不缺錢,變成錢多的發愁。

巫行雲下山半年找來三十個資質、心性,都很不錯的徒弟。雲斐子在處理完每天的賬務后,就是幫助師姐□徒弟。巫行雲每天處理完徒弟,就去給淑懿她們幫忙,淑懿這半年為了避嫌,除了璇璣子有不明白的地方指點一下,其他都是,璇璣子走後,她去檢查。巫行雲對淑懿的做法,表示她真沒那麼強大的醋意,而且這是正事。

在一年的時間內,淑懿終於忙完改建逍遙派的任務,此時的逍遙派和靈鷲宮都漂浮在半空中,天上有門派,地上也有。

天雪童和李滄海原本要回逍遙派,結果,逍遙子只安排她們做了外門弟子。李滄海在尋找玉玲瓏的一路上,沒有任何的發現,只能回到逍遙派。

淑懿在刻畫完后,就閉關衝擊先天,半月後,成功出關。巫行雲、璇璣子等都陸續沖關成功。連平時最懶的雲斐子也在刻苦的鍛煉下,成功的到達先天,逆清因為年紀太小,逍遙子平沒有讓她超之過急。

淑懿在和巫行雲教導弟子的時候,知道李滄海原來是去尋找的玉玲瓏,就拖著巫行雲來到逍遙子這裡,拿出了玉玲瓏,說了一句,這東西其實不是龍珠,龍珠這世界是不會有的,這東西只要先天的人都可以做的出來的,不過,要有先天後期的水準。

在仔細的教導后,兩人都點頭,資質差可有能力的弟子,可以為他們做幾個,這樣可以更加好的處理。

現在的逍遙派和當初的完全不同,內門弟子都是先天,外門弟子每月有考核,不通過的,會直接打法到山下的莊子,為門派做出貢獻,考核成功的可以參加精英考核,突破到先天的,就是內門弟子。

到辟穀後期的,就可以練習逍遙訣,逍遙派一片生機。而此時的淑懿,卻能明顯的感覺到,時空中傳來的吸力。

在認真的教導自己的徒弟后,淑懿來到逍遙子身邊,和他說了情況,逍遙子點頭,淑懿交給逍遙子一顆帶有靈魂之力的靈石。

「師傅,這顆靈石上有徒兒的靈魂之力,若是有能力回來,徒兒能順著這靈石找到你們。」淑懿含淚看著逍遙子說道。

「放心師傅一定妥善保存,你一個人要注意安全。師傅一生能收到你,是師傅的運氣。只是,外面人心險惡,你切莫在露出馬腳,平時,多注意。你性子有點迷糊,要多家的小心才是。」逍遙子摸摸淑懿頭,話語沒明說,可淑懿明白,逍遙子說的是空間。

「淑懿,你為人太過純厚,殺伐上不夠果斷,心又太容易軟,這會是你致命的缺陷。你離開后,切記:凡事疑三分,動手須果斷,斬草必除根。為師能說的只有這些,你去吧!」

點頭,感到吸力開始大的,淑懿跑到屋外,此刻,天空是一輪滿月高高懸挂在天空之中。巫行雲等人略有所感,紛紛來到逍遙子的院外,看到淑懿半漂浮在天空,不斷的向上升去,默默的注視著。

不少沒睡的弟子,也看到二長老在飄向空中后,化為金光消失在天空中,大長老和師祖都在送別。這也激起了不少人認真修鍊,想要早日飛升的夢想,所以說,有些誤會還是不要解釋為好。 「三萬兩三次,成交,恭喜甲字間的賓客得到這同心玉鎖。」女子嬌俏的聲音傳來,甲子的嘴角又抽了抽。

「撲哧,哈,哈哈,哈哈哈……」

「笑夠了么。」甲子笑眯眯的轉過頭,看向一群笑得樂不可支的人,「笑夠了掏錢去啊。」

笑得直揉肚子的幾人動作一僵,連忙停止了身體,一臉正經的指著唯一沒笑的離恕,「小恕管錢。」

離恕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嚴肅樣,聽了這話,立即點頭,「嗯,夫人,我去付錢。」

「欸,還是小恕好,哥哥和你一起去。」甲子一個大步挎上離恕的肩膀,壓在人身上對著離恕的腦袋就是一頓亂揉。

離恕僵了僵,看模樣是想要打掉甲子的手,卻不知想到了什麼,停下了動作。

甲子眉毛微挑,摟著人離開了屋子。

南宮嫣然無奈的笑笑,望著又一樣拍賣品被擺出,爭相競價的聲音響起,南宮嫣然的視線慢慢放空,思緒已經不知道飄到了哪裡去了。

「樓主,還記得您嫁給爺前,屬下說過什麼么?」一直坐在一邊閉目養神的江老突然開口。

屋內安靜下來。

南宮嫣然依然望著窗外,唇角卻緩緩的劃過一抹溫和的笑容,「江老您說他是個好的。」

那時,血雀樓幾乎所有人都反對南宮嫣然的出嫁,獨獨江老,在閉關的石室中走出,在所有人的面前點了頭。

那時江老只說了一句話。

他說,蕭逸凡是個好的。

「樓主知道屬下為何這麼說么?」

南宮嫣然看向江老。

江老慈祥的笑笑,目中劃過一抹追憶,「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的爺好像剛剛習武,就在咱們那蒼雲山上,也就沒比屬下膝蓋高多少,那麼小的一個人,拿著個小匕首,像只沒長牙的凶獸,活活磨死了一隻野狼。」

南宮嫣然一愣。

「蒼雲山,爺怎麼可能在我們蒼雲山?」離殺開口。

江老搖搖頭,「我當時暗地裡跟蹤了很久,什麼也沒發現,後來一陣風刮過,爺就從我眼前消失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