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做的什麼?」莫星河忍不住問道。

恕他見識淺薄,孤陋寡聞了,他莫星河見過的東西不少,這樣做衣服的似乎也只有她一個。

「不是說了嗎?在做衣服。」蘇葉聞言抬頭瞥他一眼,眼神中帶著嫌棄。

明明都已經說過了還要在問,是笨蛋嗎?

「我當然知道你是在做衣服了,我是說你裁下來的布料形狀有些奇怪。」

莫星河怎麼看都覺得她裁出來的形狀不是正常穿的衣服。

蘇葉聞言,看著自己手下的形狀,才終於明白莫星河奇怪的是什麼了。

她做的是那種寬鬆的上衣,是現代的那種衛衣的款式。

「放心,肯定是能夠穿的。這種穿起來會更加的方便,你且等著穿就好了。」蘇葉開口解釋。

其實她也不是不會做古裝,但是那太費時間了,幾天的時間才能做出來一套。

可若是做成現代衣服的款式就要簡單不少了,半天做出來兩套都是綽綽有餘的了。

沒一會兒,蘇葉就將所有的布料裁好了,拿出了針線來開始縫製。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蘇葉看起來從容又嫻熟,可是莫星河對蘇葉做的衣服卻提不起信心來。

這些日子的相處,蘇葉把什麼事情都做的很好,但是這次做衣服莫星河卻是有些沒底了。

「如果你真的很閑的話,可以去外面看看那鍋皂莢還熱不熱,如果不熱的話,就撕一塊兒布將裡面的皂莢液過濾到我新買回來的陶罐裡面。」蘇葉被他盯得有些彆扭,忍不住開口說道。

她現在只想趕快把這個傢伙給支配走,只要不要一直在旁邊晃悠,盯著她做衣服就好了。

原本能夠做的很好事情,被他在一旁盯著,蘇葉縫錯了好幾處的針腳了。

「得嘞!」莫星河聞言立刻就走了出去。

蘇葉搖頭失笑,繼續著手上的活兒。

她和莫星河現在算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么?

這種念頭才閃過,蘇葉就立刻搖頭,甩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她都在想些什麼啊!

就在蘇葉的衣服剛剛縫製好之後,蘇葉見莫星河還沒有進來,便拿著衣服走了出去。

走到洞口,蘇葉看到莫星河還在那裡過濾皂莢液之後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噹噹噹噹!」蘇葉將衣服展開在莫星河面前。

她撕的這匹是棉麻的布料,顏色也是棕色的,衣服做的簡潔大方,沒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只是用染了黃色的線在衣服下角的位置綉了幾顆星星。

「你這衣裳倒是做的與眾不同。」莫星河有些驚異的看著蘇葉手中的衣服。

雖然怪異,但看起來卻是簡潔好看的。

「這裡還有圖案。」莫星河眼尖的看到了衣服下角的刺繡。

「這是什麼?」他指著刺繡問道。

「星星,你叫星河,突然想到便在上面綉了一些。你進去試試?」

蘇葉說完,有些期待的看著莫星河。

莫星河剛要伸手去接衣服,他的身上便纏上一條銀白的小蛇。

是銀靈。

只是它看起來似乎有些焦急,它纏在莫星河的手腕上不停的搖擺著。

莫星河的眉心也隨著他的動作越蹙越緊。

「怎麼了……」 莫星河看著她,搖頭問道:「我試試你做的衣服。」

他一邊說著,根本就不等蘇葉說話就從她手中拿過衣服走進了山洞之中。

「哎!我還沒洗呢呀……」蘇葉話沒說完,莫星河人就已經進去了。

她放下抬起的手,垂眸思索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兒。

果然,從早上開始就有的那種不祥的預感是一種預兆嗎?

正在她低著頭胡思亂想的時候,莫星河走了出來。

他站在她的面前。

蘇葉抬眸,看到他穿著那件上衣,很合身。

莫星河的腹i肌細腰都被寬大的上衣給蓋住了,但是肩膀卻極為寬闊可靠,因為長發束起的原因,修長的脖頸也露在外面,線條是那樣的好看。

他的褲子是白色的裡衣,黑色的靴子將褲腿全部束起。

蘇葉看著,蹲下身將他束起的里褲從靴子里拽出來。

很好,很完美的白色九分褲,雖然是不同時代的衣服,搭在一起卻有些合適。

「真好看。」蘇葉抬眸朝他笑著說道。

「是呀,我的小丫頭真厲害。居然可以做出這樣奇怪又好看的衣裳。」莫星河也笑了。

不過,他眼底卻是帶著別樣的情緒,那種情緒蘇葉看不懂。

只是看的她心中難受。

兩個人四目相對,誰都沒有再說話。

最後還是蘇葉站起身來,她看著莫星河沉吟片刻開口問道:「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兒嗎?」

莫星河沒說話。

蘇葉繼續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銀靈之間是怎麼溝通的,但是我知道你們是可以交流的。每次銀靈和你說什麼的時候,它都會在那裡扭來扭去的。剛剛你的眼神都變了,所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對嗎?」

蘇葉抬頭盯著莫星河的眼睛,不錯過他眼底的一點兒情緒變化。

半晌,莫星河笑了。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發頂笑著說道:「我們家小丫頭可真厲害,這麼聰明,觀察的也那麼仔細。」

若是往常,蘇葉肯定會得意一番,但是今天她沒有。

「很嚴重嗎?」蘇葉問道。

她的話問完之後莫星河又沉默了。

蘇葉抿了抿唇:「那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忙的嗎?」

莫星河依舊沒有說話。

蘇葉一直看著他,等待著他的回答,可莫星河並沒有要解釋的打算。

「莫……」蘇葉又要開口的時候,莫星河開口了。

「蘇葉。」

蘇葉聞言一愣,他很少這樣正經的直呼她的名字。

「我在……」

「蘇葉,這段時間很感謝你。我的傷其實也好的差不多了。」莫星河說著,將另一隻一直緊攥的手從身後拿出。

他一隻手拉著蘇葉的手,另一隻手將東西放在她的手中。

蘇葉低頭一看,是生命之水。

「這個給你。我可能暫時沒有機會鑽研這個了。現在,物歸原主。」

「莫星河!」蘇葉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雖然和他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對蘇葉來說他卻是一個最特殊的存在,到了這裡之後第一個去了解的人。

「乖,聽我說。我不能連累到你。你這就往山下走,至少半月之內,不能回來這裡,知道嗎?」

莫星河說完,還不等蘇葉開口,繼續道:「我知道你有家,回家和家人待在一起。不管出了什麼事情,都不要回來這邊。那把匕首是我送你的,你好好拿著。如果不是太缺錢的話,盡量不要當掉它。還有要防備身邊別有用心的人。不要隨意的對人伸出援手。畢竟……像我這樣的好人可是不多了。」

「切,不要臉……」蘇葉哽咽著說道,眼淚都在眼眶打轉了。

「一開始你就想讓我走,現在我終於要走了,你應該要開心才是呀。」莫星河笑著說道,卻是強顏歡笑。

「那我如果說現在不想讓你走了呢?」

「那我也得走了。你救我,我總不能害你呀。不過你且記著,你手裡拿著那匕首,有朝一日如果你能夠進京的話,就拿著那匕首去京兆尹府去,那裡會有人很好的安頓你。」莫星河叮囑道。

「那是你家嗎?」蘇葉抽噎著問道。

「不是,不過那裡有我的人。」

「哦……」

「現在,轉身,回家。」莫星河說著雙手搭在蘇葉的肩膀上將她整個人扭轉了個方向。

「那你呢?」

「我看著你走,我還要留在這裡做一些事情。」莫星河沉聲道。

蘇葉抿了抿唇,抬眸看著他滿眼希翼的問道:「那,你以後還會回來嗎?」

莫星河看著她期待的樣子,將原本想說的話咽了下去,改口道:「會。」

「好,再見。」蘇葉嘴角終於綻開一抹笑,往前走著閉了下眼睛。

一直打轉兒的眼淚也終於從眼眶中流出。

明明才這麼段時間的相處,說分開卻是這麼的不舍。

因為她也不知道,這次的一分別,會不會是永別。

她走的很慢,莫星河就站在那兒看著她離開,一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了,他才轉過身繼續去做之前沒做完的事情。

將皂莢液裝在陶罐中封好,山洞中的衣物布料也整理好,各種傢伙事兒都被他整理的井井有條。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噪雜的腳步聲從山洞外傳來。

莫星河從山洞中出來,整個身子逆著光就好像是自身在發光一樣的站在了門口,一群人早已在門口守著。

「殿下,許久不見,近日可好?」

……

蘇葉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的,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哪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