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什麼意思?」看到有人違背自己的話,簡直就是挑釁自己的威嚴,大長老臉色有些青黑。

「我說,比斗還沒有結束。」百里穎並不理會大長老的氣急,只是淡淡開口說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現在人家都欺上門來了,我可不是這麼好打發的。既然你不是她的契約獸,那就圓潤的滾開。」

百里穎的話讓神獸虎王覺得十分委屈,它什麼時候也成了人類呼來喝去的人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它契約呢,就連歐陽月芙那個人類也不例外。可是看了看自己身邊的玄燁,它覺得自己被嫌棄倒是正常的了。

連超神獸都要討好的人,它有什麼資格抱怨!所以它很是乖巧的走到了一邊,反正自己報恩也報完了。

「你,虎王你竟然視而不見,可別忘了當初誰救了你一命!」歐陽月芙看到百里穎朝自己走了,頓時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於是對著神獸虎王大聲喊道。

「不過是自作主張幫本王拔了一隻箭矢,如今本王幫你做的事情已經足夠,你還指望本王么?」神獸虎王早就知道歐陽月芙的貪心,只是它反正也不想呆在幽冥谷,出來也就跟在歐陽月芙身邊罷了。

說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過是抬舉她罷了!

「你!」歐陽月芙看到虎王不會再幫自己,於是準備自救。「百里穎你想作甚,可別忘了我是歐陽世家的人,我身後的歐陽世家你可得最不起!」

「呵呵,歐陽世家么?那麼你呢,你是不是要說上官世家?」百里穎輕笑一聲,隨後將目光轉向內傷嚴重的上官淑琴。

「咳咳,百里穎你這個賤人,我上官世家也絕對不會放過你。」上官淑琴惡狠狠地看向百里穎,忍不住又咳了兩聲。

「既然你們的威脅都這麼到位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了呢,你們自己說是不是啊?」百里穎似笑非笑的說道,眼神看得四人頭皮發麻。此刻她們是真的意識到了百里穎的危險,只是現在似乎有些晚了。

「冰天雪地!」百里穎身體騰空而起,頓時她的周圍形成一個漩渦。隨著空氣不斷旋轉、摩擦,周圍開始凝聚朵朵雪花,連帶著整個比斗場的空氣都冷了幾分。

「水系修鍊者!原來百里穎也是雙系修鍊者,而且,她竟然雙修水系和火系!」這樣的認知完全打破了他們對自然規律的認知,水和火的氣質竟然在百里穎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與眾人驚訝不同的是,台上的四人都覺得自己全身的筋脈都被風雪殘虐的禁錮,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冰冷的溫度不斷侵襲自己的五臟六腑,直至丹田。

「不!」歐陽月芙目眥欲裂,滿是不可置信的看向百里穎,隨後轉頭想歐陽家二長老求救。「你竟然毀我的丹田!救我,救我!啊!」

上官家族和歐陽世家的人都衝上台去,準備進行補救,但是卻沒有百里穎的動作快。

隨著一聲聲哀叫,四人的丹田被完全破壞,這輩子恐怕都難以再次修鍊。這也是百里穎給她們的懲罰,比要了她們的命還要嚴重的懲罰。

「百里穎,你竟敢如此大膽!」這小女子竟然如此惡毒,直接斷了她們修鍊的根源!歐陽世家的二長老以及上官世家的大長老同時開口大聲喝道。

哦呵呵,愉快的萬更啦,最近沫的評論區好低落啊,親們沒事兒就踩踩,簽到也可以啊,么么噠! 第959章959:貴圈很亂

李夢涵帶顧若陽和沈美冰去了醫院附近的奶茶店。

「我們應該慶祝一下。」李夢涵舉著一杯奶茶,和沈美冰碰杯。

一想到當時田丁丁鐵青的一張臉,李夢涵就忍俊不禁。

「哈哈,太有意思了,若陽,沒想到,你也有這麼乾脆利落的時候。」李夢涵道。

顧若陽用吸管攪著奶茶,不做聲。

沈美冰也忍不住笑起來。

「若陽哥哥,你這麼做就對了!她那種人,太自以為是了,做出那種事,還想著跟你繼續在一起,太不尊重若陽哥哥了!尤其懷孕的時候,完全將若陽哥哥當成奴隸使喚。」

「這一次,田丁丁也算吃了一次教訓。想來她也能好好反醒一下了!」李夢涵回想起曾經田丁丁對顧若陽的欺壓,甚是大快人心。

「看她以後還敢不敢那麼壞!若陽哥哥,我早就氣不過了!她太能欺負人了!在花店的時候,我有幾次就想說她了,但是你們是夫妻,我又不好開口,才一直忍著。她真的是一個壞透了的女人!滿嘴謊話,又貪慕虛榮。」

顧若陽輕輕一嘆,「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沈美冰趕緊拍打自己的嘴,「不提了不提了!」

「雖然不會在一起了,我還是希望她能過得好。」顧若陽道。

這也是他看望田丁丁的目的,看完之後,也算了卻了一樁心事了,知道她的身體已經恢復健康,也就不用再惦念了。

「若陽哥哥,你真的太善良了。」沈美冰抱著奶茶杯子,笑著讚美。

李夢涵看了看面前的沈美冰,又看了看身邊的顧若陽,忽然覺得沈美冰這個軟萌軟萌的單純小妹子,和顧若陽真的很搭。

「冰冰,現在有男朋友了嗎?」李夢涵有意無意地問了一句。

沈美冰臉頰泛紅,搖搖頭,「還沒有。」

「有時間多陪陪若陽,他平時也沒有朋友,很希望你經常來找他聚一聚。」

「好啊好啊!我也沒有朋友的,他們都覺得我太笨,不喜歡跟我玩。我很喜歡若陽哥哥的,他人好,對誰都好!對我也好!我很喜歡和若陽哥哥一起玩!」沈美冰高興地說。

李夢涵將自己的號碼輸入到沈美冰的手機里,「平時也可以和我多聯繫。」

沈美冰激動得差點跳起來,顫抖地捧著手機,「夢涵姐的號碼?真的是夢涵姐的號碼!哈哈!我太高興了今天!夢涵姐居然把自己的號碼給我了。」

「你……很喜歡我?」李夢涵不確定地問。

「對啊!我很喜歡看夢涵姐演的電視劇電影,雖然不算超級鐵粉,也是你的粉絲!夢涵姐的影視劇,基本都看過!尤其喜歡夢涵姐去年演的偶像劇,雖然夢涵姐是女二號,但夢涵姐和男主的感情,感動的我掉了好多好多眼淚,好希望夢涵姐能和男主在一起。」

李夢涵赧然一笑,「我現在已經身敗名裂,你居然還喜歡我,很感謝。」

「那些人都是瞎傳的!夢涵姐肯定不是那樣的女人!就是做了吸毒害人的事,我也相信夢涵姐很善良,因為夢涵姐對若陽哥哥好。」

李夢涵很感動沈美冰的信任,好笑問她,「為什麼對若陽好,就說我是好人?真的很少有人說我是好人的。」

沈美冰看著顧若陽,漂亮的大眼睛帶著一點點惻隱,「若陽哥哥的情況我們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看不起他。是那些人太不善良了,看不到若陽哥哥的好。夢涵姐這麼照顧若陽哥哥,足以證明夢涵姐心靈很善良。」

正說著,沈美冰指著對面的他們,驚訝地撐大眸子,「夢涵姐,你發現沒有,你和若陽哥哥長得好像誒。」

沈美冰仔細看了兩眼,「尤其你們的眼睛,還有鼻子,不對,還有嘴唇的形狀……你和若陽哥哥長得比若熙姐姐更像。」

李夢涵側頭看了一眼身側的顧若陽,淺笑著,不解釋。

顧若陽笑起來,清俊美好,「冰冰,我和夢涵現在是兄妹,長得當然很像很像。」

沈美冰舉起手裡的奶茶杯子,「今天真的是一個好日子,不但教訓了田丁丁那個壞女人,我還認識了夢涵姐姐,我們以奶茶代酒,碰杯。」

顧若陽歡快地和沈美冰碰杯。

李夢涵笑得不支,他們兩個都像沒長大的幼稚小朋友,自己也只好年輕一次,隨著他們舉杯。

不經意看到窗外一道熟悉的身影。

李夢涵放下杯子,匆匆起身,「我先出去一下,你們聊。」

「祁少!」

李夢涵推門出去,對那熟悉的背影,喚了一聲。

祁少瑾剛剛停好車,正往不遠處的醫院走,聽見有人呼喚他,便回頭。

陰沉沉的天空,雨已經聽了,到處濕漉漉的涼,偶爾有幾片還未凋零乾淨的落葉,隨著寒風落下來。

李夢涵穿得有點單薄,就站在奶茶店的門口,笑盈盈地看著他。

「你怎麼在這裡?」祁少瑾走過來。

「陪著若陽出來走走。你怎麼……來醫院?」李夢涵裝作不經意的問,但心底很想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

「蘇老爺子住院了,過來探望一下。」祁少瑾照實回答。

「蘇婷婷?」李夢涵明亮的眸子里,掠過一抹低落。

「你現在還敢獨自出來露面,膽子倒是不小。」祁少瑾哂笑一聲。

李夢涵的臉色漸漸沉寂下來,撩了一下被冷風吹亂的長發,「呵!我已經身敗名裂,這麼長時間了,已經被大家遺忘,出來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祁少瑾覺得和李夢涵也沒什麼好說的,便轉身欲走。

李夢涵忽然從後面喚住了他。

「祁少!」

「還有事?」祁少瑾冷聲問。

李夢涵愣了一下,搖搖頭,一時間也不清楚喚住他所為何意。

「沒事。」

祁少瑾對李夢涵的態度還算溫和,「那我先走了。」

畢竟看見李夢涵的那一雙眼睛,總會不經意想起童年那一雙笑得猶如注入陽光的眸子。

但那一切,已經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已經不能重來。

祁少瑾抬腳正要走,不遠處突兀地傳來一聲大喊。

「是李夢涵!是李夢涵!在那裡!」

喊聲引起街上很多人的注意,大家紛紛向著李夢涵的方向看來。

李夢涵吃驚地趕緊低頭躲閃,轉身要跑回奶茶店躲起來。

眼見著簇擁的人群就向著李夢涵圍攏上來。

祁少瑾奔前一步,一把抓住李夢涵的手腕,「你躲到裡面,還是會被人抓住。」

祁少瑾拽著李夢涵趕緊躲到他的車子里。

簇擁的人群將祁少瑾的車子團團圍住,很多人拿著手機拍攝車內的李夢涵,人聲沸騰,七嘴八舌地喊著。

「李夢涵!發生吸毒的事就一直沒有露面。」

「她一直都是玉女形象,虧我之前還那麼喜歡她,以為她是好人!以後只要是你代言的產品,絕對不買!」

「長著一張清清純純的臉,怎麼會這麼壞!呸!」一些人開始唾棄。

「快把她拍下來,傳上網點擊率一定很高!這個壞女人終於露面了!」

「不要臉,滾出娛樂圈!滾出去,不要再露面了!」

「公眾人物還做出吸毒的事,教壞小孩子!不要臉的女人!」

李夢涵抱住自己的頭,巴掌大的臉頰深深埋在臂彎之間,肩膀不住的顫抖,眼圈泛紅,淚水一圈一圈地在眼眶中打轉。

祁少瑾坐在駕駛位,從後視鏡看著幾乎在後座位上蜷縮一團的李夢涵,心中說不清楚的難受。

他想安慰她一句,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祁少瑾用力按下鳴笛,刺耳的尖叫嚇得外面圍著的眾人一陣心驚。

那群人不是記者,七嘴八舌又開始議論紛紛。

「李夢涵居然和祁少在一起誒!他們是什麼關係?看上去很好誒!」

「你說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要臉,之前不是要死要活喜歡陸少嗎?還說要和陸少結婚的!」

「估計是她太壞了,還吸毒進局子,被陸少拋棄了吧。」

「祁少不是不喜歡女人嗎?從來不會和女人傳出緋聞的,怎麼會和這麼壞的女人在一起!」

「你沒聽說嗎?祁少一直和蘇氏企業的蘇婷婷緋聞很多,傳說他們在交往。」

「蘇婷婷不是要嫁給殷氏的那個殷少了嗎?而且婚禮當天,婚禮又取消了。」

「貴圈的關係太複雜了,也太混亂了!」

「我聽說啊,那些貴圈的人,在私底下,為了尋求刺激,經常亂搞的,還有什麼換妻俱樂部……」

「李夢涵估計也是做這種勾當的女人!為了出名,為了紅,什麼事做不出來!」

車外的人,說話越來越不堪入耳,祁少瑾臉色鐵青。

「帶我走,求你帶我走,我不要聽見這些!」李夢涵發出哀求的聲音。

祁少瑾用力按下鳴笛,啟動車子,緩緩開了出去,衝出擁擠的人群。

祁少瑾的車子一路開上公路,「你想去哪裡?」

「可以帶我去海邊嗎?」

呼嘯的海風,卷著寒意拂面吹來。

李夢涵站在海邊,任由海水一下一下漫過腳踝,強大的風灌入口鼻,耳邊都是翻滾的水聲。

她對著海邊,嘶聲大喊起來,一聲一聲,將心裡積壓已久的情緒,全部都發泄出來。

「啊————」 章節名:第【085】章震驚大陸

上官家族的大長老滿是憤恨的看向百里穎,不僅僅是因為上官淑琴是上官家的寶,更因為上官淑琴現在這樣的下場失了上官世家的顏面,而且還是在所有大家族的代表的共同見證下。

相比於上官家族長老的怒意,歐陽家族則顯得鎮定許多,畢竟他可沒有忘記百里穎的身份。一個月幻帝皇的皇妃,上官家族有理由開罪,而歐陽家族是斷然不會貿然得罪的。

「有些人,我願意讓她活著,不過是因為她活著會受到更痛徹心扉的懲罰,而另外的人,便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吧。」百里穎並未理會兩人的怒意,只是眼神凜冽的看了藍靈溪一眼,隨後便轉身下台。

「百里穎,你竟敢如此狂妄!別以為有陛下為你撐腰,你就可以這般肆無忌憚。別忘了,太后可是我們上官家的人。」說到最後這句話之時,上官家族大長老稍微有些底氣不足。只是想到當時她們的提議,他又覺得心底安穩了些。

「哦,是嗎?」百里穎淡淡望向所謂的大長老,有些恍然大悟的說道。

大長老以為百里穎是聽進去了自己說的話,應該馬上就會給自己賠不是,最起碼可以把上官家族的顏面挽回一些。至於上官淑琴,她本來天賦就不怎麼樣,若不是家主和太後娘娘護著她,自己早就看不慣了。

可是百里穎的下一句話,更是讓他顏面盡失,瞬間讓他覺得自己似乎高興的過早了。

「你這算是威脅? 我的姐姐是外送小妹 還是說你覺得我跟上官淑琴之間是小孩兒的小打小鬧,一旦打不過,還可以向父母撒嬌求助?」百里穎不輕不重的說著,絲毫沒有要給某人能留面子的打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