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真願意?」

「當真願意,不過在這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將你的辦法給本聖說一下啊!」

「既然你想知道,那本聖就告訴你,想要不被嘯月天狼鎮殺,或者被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他們封印,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你成為我的奴僕.」

「什麼,讓本聖成為你的奴僕,萬花美人你竟然敢算你本聖,要本聖成為你的奴僕,不行,絕對不行,本聖不會成為你的奴僕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銀髮少女話音剛落,三足血鴉面帶憤怒之色的,憤怒的看著銀髮少女道。

「哼,沒想到你這隻色烏鴉,還有點骨氣!」三足血鴉話音剛落,忽然一聲森寒如雪的聲音憑空響起,隨後只見銀光一閃,一名銀裝女子出現,在其身後跟著兩名鬚髮皆白的老者,正是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兩人,而銀裝女子則是嘯月天狼化形而來。

「嘯…嘯月…嘯月天狼!」銀裝女子的出現,讓被困在雷網之中的三足血鴉,膽戰心驚,一副驚恐之色的看著銀裝女子,結結巴巴道。

「血鴉鬼聖,真是好久不見啊!真是沒想到,將你鎮壓在血煉閣中,你都能逃出來,看來這次我們得好好的布下一座法陣,重新將你鎮壓了!」鎮山老人一臉的慈祥之色,微笑著看了三足血鴉一眼,淡淡道。

「重新鎮壓?何必那麼麻煩,直接將他交給本聖就是,本聖將其抽筋剝皮,直接折磨至死就是,這樣也省得你們兩個老加護動手,免去了不少麻煩不是!」聽了鎮山老人的話,銀裝女子不滿的看了其一眼道。

「嗯,這倒也是一個辦法,以嘯月道友的身份,倒也不怕血鴉鬼聖身後的鬼仙,如果有嘯月道友斬殺血鴉鬼聖,真是在適合不過了!」萬象真人低頭沉思片刻,微微笑道。

「你們…你們…你們…當真要殺我不成?不行,你們不能殺我,你們不能殺我,嘯月姑奶奶你不能殺我啊!嘯月姑奶奶,你就大人大量繞我一次吧!」此時三足血鴉,完全沒有了一絲風範可言,看著銀裝女子哀求道。

「哼,饒你一次也可以,不過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如果敢說半個不字,本聖立刻將你斬殺再次,磨滅你的魂魄,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嘯月姑奶奶,你要你能夠饒過我這一次,別說是一個條件,就是是個條件本聖也答應,嘯月姑奶奶什麼條件,你儘管說,本聖絕不敢說半個不字!」

「我的條件嗎,很簡單,就是剛剛這個賤人所說的,讓你成為女僕!」銀裝女子怒視了銀髮少女一眼道。

「讓本聖成為奴僕?嘯月姑奶奶你沒有搞錯吧?你竟然要本聖成為萬花美人的奴僕,這怎麼可能?你跟萬花美人可是有深仇大恨啊!怎麼能讓本聖成為她的奴僕呢/」t聽到銀裝女子竟要自己成為奴僕,三足血鴉驚愕道。

「血鴉,成為本聖的奴僕怎麼了?讓你成為本聖的奴僕,那是你被鎮壓幾萬年才得來的機緣!「看著三足血鴉一副驚愕的神色,銀髮少女冷聲道。

「哼!」聽到銀髮女子的言語,銀裝女子冷聲一聲,看著三足血鴉道「本聖何時說過讓你成為這個賤人的奴僕了,本聖讓你成為奴僕,並不是成為這個賤人的奴僕,而是成為他的奴僕,怎麼樣,本聖給你選得這個主人不錯吧!」

「成為這小子的奴僕,哈哈,嘯月道友,你這是打的什麼算盤啊!」看著銀裝女子的玉手指向王宏,

,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紛紛神情一怔,面色古怪道。

「成為他的奴僕?嘯月姑奶奶你沒有搞錯吧!我剛剛還跟他大戰了一場,現在還被他的法術給困著呢!你現在竟然想要我成為他的奴僕?」三足血鴉看了王宏一眼,神色微微一沉,露出一副不可置信之色。

「沒錯,就是成為他的奴僕,怎麼,你不願意?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本聖也沒有必要跟你廢話了!」銀裝女子面色一寒,緊盯著三足血鴉道。

「可惡,嘯月天狼你這是何意?血鴉鬼聖乃是我冥界堂堂鬼聖強者,你竟然要他成為區區一名靈嬰期修士的奴僕,你太過分了,要是成為奴僕,也是成為本聖的奴僕,絕對不能成為他的奴僕!」聽到銀裝女子竟讓三足血鴉成為王宏的奴僕,銀髮少女憤怒的看著銀裝女子喝道。

「哼,萬花鬼聖,血鴉鬼聖成為誰的奴僕可不是你能夠決定的,本聖想讓他成為誰的奴僕,他就得成為誰的奴僕,當然他也可以寧死反抗……」聽著銀髮女子的厲喝,銀裝女子不屑道,隨即目光一寒看向三足血鴉。

「哼,鬼聖大人似乎對在下多有不滿啊!嘯月前輩要送給晚輩一個冥界奴僕,鬼聖大人都要橫加阻撓,不知鬼聖大人是何用意啊?」聽著銀髮少女,竟然阻撓讓三足血鴉成為自己的奴僕,王宏面色一寒道。

「你身為本聖的護衛僕役,哪來的那麼多廢話,本聖做什麼還用不折你來指責!」王宏的話,讓銀髮少女,頓時怒氣沖沖,雙眸中火光噴射道。

「可惡,萬花美人,你竟然讓你的護衛僕役跟本聖做多,而且還將本聖整的如此狼狽,究竟是何用意?既然你不願意幫本聖,那本聖也豁出去了,就答應嘯月姑奶奶的條件,成為這名人類修士的奴僕!」聽到銀髮少女和王宏的話,三足血鴉忽然面色一變,冷冷的看了一眼銀髮少女道。

「沒用的廢物,堂堂冥界鬼聖,即使被鎮壓幾萬年,但也是鬼將初期的實力,如此實力竟然連一個靈嬰初期的人類修士,都對付不了,血鴉你真是太沒用了!」目光中帶著一抹不屑和譏誚,銀髮少女怒罵道。

「本聖是廢物!萬花美人,你竟然敢罵本聖是廢物,太可恨了,如果不是你本聖又豈會對付不了區區一名靈嬰期的人類修士,本聖如此狼狽都是因為你!」想到正是因為銀髮少女說破自己血魂冥炎的秘密,才讓王宏祭出太陽火焰磨滅了自己的血魂冥炎,又祭出雷霆對付自己,讓自己落地如此狼狽,三足血鴉心中怒憤不已的看著銀髮少女,冷聲道。

「夠了,血鴉鬼聖,你既然答應了本聖的條件,就發下靈魂誓言,成為這小子的奴僕,從此以後任他驅使吧!」銀裝女子忽然冷喝一聲,對著三足血鴉道。(未完待續。。) 第771章謠言?

「讓本聖成為區區一名靈嬰期人類修士的奴僕可以,不過本聖好歹也是冥界堂堂鬼聖強者,雖然因為被鎮壓在萬靈山中幾萬載,實力受損嚴重,但是本聖的身份擺在這,即使成為了這小子的奴僕,但是這小子也不能隨意驅使本聖!」看著神色冷厲的銀裝女子,三足血鴉露出一副堅毅之色道。

「哼,你一個快脫了毛的烏鴉,竟然也敢跟本聖將條件,你就不怕本聖立刻將你拔了毛鎮殺嗎?」聽了三足血鴉的話,銀裝女子面上寒意更濃道。

「呵呵,嘯月道友何必咄咄逼人呢!既然血鴉鬼聖已經答應成為這位小友的僕役,答應他的條件條件又如何,畢竟其也是冥界鬼聖強者嗎!」鎮山老人看著銀裝女子一臉寒意的嬌容,呵呵一聲,出言相勸道。

「既然是鎮山老人出言,本聖就答應你,你成為他的奴僕,可以不受他任意驅使,不過在其收到兇險之時,你必須出手相助,如果他有個什麼閃失,你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當然,本聖也不會讓你永久的成為他的僕役,你只要跟在他身旁千年就行了,千年之後,你就可以恢復自由之身,到時你跟本聖只之間的一切恩怨也都一筆勾銷,這下你該滿意了吧?」銀裝女子微微瞥了鎮山老人一眼,淡淡道。

「如此甚好,本聖這就發下神魂誓言成為這人類的奴僕,追隨護佑他千年。……」說著三足血鴉嘴唇微動。一道金色法印瞬間形成。隨即三足血鴉血紅色的利爪,一揮而出,金色法印一份為二,其中一道激射王宏而去。

就在王宏看著金色法印,心中彷徨之時,金色法印頃刻間竄入其身軀之中,忽然王宏神色一震,在其紫府之中金色法印瞬間爆裂而開。化成了一隻,拇指般大小的金色血鴉,金色血鴉一閃而逝,瞬間便沒了蹤跡。

「好,既然你已經發下神魂誓言,成為了他的奴僕,以後只要你乖乖的追隨其千年,你我之間的一切恩怨就一筆勾銷,我不會以此借口尋你麻煩了!」看著金色法印在竄入王宏,和三足血鴉的肉身之中。銀髮女子面色舒緩道。

「呵呵,嘯月道友既然此間事情已了。你看是不是該回到鎮邪塔中,助我們一臂之力呢?」看著銀髮女子的臉色有所緩解,萬象真人笑著道。

「這是自然,何況我這才出來,只是看看誰這麼大膽子,敢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這麼激烈的爭鬥,既然已經知曉知曉是誰,我們立刻就回去吧!」話音一落,銀髮女子頓時身上銀芒一閃,湧入了周圍的空間,沒了蹤跡。

「哎,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嘯月道友依然我行我素,脾性不改,真是……」銀裝女子的突然消失,讓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同時搖頭嘆息了一聲后,黃,青兩色靈芒一閃,周圍的空間一陣震蕩后,也不見了蹤影。

「哼,可惡,嘯月天狼你給本聖等著,本聖能夠吞吃你第一個元神,就能夠吞吃你第二個,不要讓本聖逮著機會,否則本聖定讓你神魂俱滅!」看著銀裝女子,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紛紛不見,銀髮女子怒氣沖沖道。

「嘿嘿,萬花美人何必生這麼大的氣呢!你有不是不知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跟嘯月天狼爭鬥,不然剛才她在你面前,你就不會如此老實了!」銀髮女子怒憤的模樣,讓三足血鴉心中一陣暢快,嘿嘿笑道。

笑聲剛落,三足血鴉忽然面色一轉,看向王宏,神色有些尷尬道「人類小子,現在本聖已經成為了你的奴僕,你看是不是該將這該死的雷網撤去了!」

聽聞三足血鴉的話,王宏微微瞥了三足血鴉片刻,然而卻絲毫沒有要撤去雷網的念頭,這一幕讓三足血鴉看在眼中,面色頓時一變,不過想到自己現在是其奴僕,沒多久有神色一沉,心中暗罵道「真是該死,難道非得讓本聖畢恭畢敬的求你,你才願意撤去這該死的雷網不成?」

看著王宏一直沒有動手的意願,三足血鴉凝視了王宏許久后,終於無奈的低下頭,看著王宏低聲下氣道「主人,既然本聖已經成為你的僕役,你看是不是將這該死的雷網,給本聖撤去啊!在這裡面太憋屈了!」

「這就對了嗎!身為我的奴僕就要有奴僕的樣子!」看著三足血鴉的模樣,王宏淡淡道,隨即繚繞著金色雷霆的手中,沖著雷網輕輕一點,一團金芒一閃而過後,雷網便消散,三足血鴉也恢復了自由,血光一閃下,重新化形成為俊美男子。

「哼,丟人的傢伙,真是我冥界的恥辱,堂堂鬼聖強者竟然成為區區人類修士的奴僕,而且這奴僕還是本聖的護衛僕役,血鴉,本聖真意你為恥!」看著三足血鴉再次化形成為俊美男子,銀髮女子一臉厭惡之色道。

「萬花美人,你也不要瞧不起本聖,本聖成為主人的奴僕怎麼了,總比被鎮殺或者被重新封印好吧!畢竟只是千年時間嗎!被封印幾萬年本聖都熬過去了,何況區區一千年呢!倒是萬花美人你,被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那兩個老傢伙壓制了實力,可是比我凄慘啊!」

「要知道人類修士中可是強者眾多,萬一被有心人知曉你冥界鬼聖的身份,對你起了歹意,來一個鎮邪驅鬼,以你如今的實力,可是很危險啊!」對於銀髮女子的譏誚,俊美男子絲毫不以為意,反唇相譏道。

「哼,本聖的安危還用不著你來關心,有這份閑心你還是多想想你吧!別忘了你雖然成為了他的奴僕,但是他卻是我的護衛僕役,如果我遇到了兇險,他是一定要出手相助的,如果他出手,你還能跑得了嗎!」銀髮少女冷哼一聲,忽然臉龐之上浮現一抹詭異的神色看著俊美男子道。

「嗯,怎麼把這是給……」

「夠了,你們兩個在這喋喋不休,有完沒完了,現在我要離開這裡了,如果你們兩個願意繼續呆在這裡,就繼續再次爭吵吧!恕我

不奉陪了!」目光冷冷的瞥了銀髮少女和俊美男子一眼,王宏忽然厲聲喝道。話音剛落吧,便騰空而起,朝著前方激射而去。

「哼,可惡的人類小子,身為本聖的護衛僕役竟然敢對本聖如此大呼小叫,別讓本聖逮著機會,否則定然你好看!」冷哼一聲,銀髮女子騰空而起,急追王宏而去,見狀三足血鴉和烏靈子也紛紛起身急追而去。

萬靈山,一處雲氣繚繞的寬大山峰上,密密麻麻的聚集了千餘名靈嬰期,妖嬰期,鬼嬰期的修士,在這些修士的最前面為首的其七名形態各異,看不清修士的各色修士。

而這七名修士,此時神色凝重,眉頭微皺,但是目光中卻是閃爍著興奮,激動的亮光,凝視著山峰之前不知不知多寬,多長,多深的深淵。

過了許久,七名修士中,一名紅鬍子老者忽然瞥了身旁的六名修士道「六位道友,這則消息該不會有假吧!眼前的深淵深不可測,怎麼可能會有聖品靈脈在其中呢?這不會是有心人散步的謠言吧?」

「鴻運子,此深淵中有沒有聖品靈脈,我們幾人恐怕沒有一人敢肯定吧!不過既然我們已經知曉了這則消息,就算是這深淵之中沒有聖品靈脈,本聖童也要進入其中看個究竟,哪怕真是有心人散步的謠言也無所謂!」一名身高只有五尺,一副孩童模樣,身穿紫衣道袍的修士道。

「金童子所言和老夫不謀而合,不管這則消息是有心人散步的謠言也好,還是真有其事也好,既然老夫已經到了跟前,就要進入深淵之中一探究竟,聖品靈脈這可是傳說中的存在啊!老夫可不願錯過!」此時一名身穿灰色麻衣,滿頭灰發,臉龐清瘦的老者,雙眸中精光閃閃的看著眼前的深淵出言道。

「既然金童子和烏蓬上人都有此決心,在下自然不能落後,兩位如果進入深淵,也算上在下一人,聖品靈脈,如此機緣在下可不願錯過,何況在下可是聽說,聖品靈脈中出產的聖品靈石,可是堪比靈級丹藥,甚至天級丹藥的存在,每一塊聖品靈石都有著不可思議的神效,單憑這一點,不管這則消息是真是假,在下都是要進入深淵之中一探究竟的!」一名臉龐發紅,雙眸怒瞪的青袍中年,也一副火熱之色,看了幾人一眼道。

「呵呵,金童子,烏蓬上人,元青散人都欲進入深淵一探究竟,不知神瀟仙子,中元道友,西靈道友又是如何打算呢/」聽了金童子等散人之言,紅鬍子老者鴻運子看著一身紫色宮裝的美色女子極其身旁的兩人問道.

分割線。。。。。。。。。。。。。。。。。。。。。。。。。。。。。。。。。。。。。。。。。。。。。。。。。。。。

「(未完待續。。) 第772章深淵靈脈

「我等雖然已是半步煉神境界的修士,但無奈大限將至,如果不能在百年內突破境界,可就真的壽元耗盡,一生苦修成為流水了,我們進入萬靈山不就是為了尋找能夠吐泡泡境界的機緣嗎!既然有傳聞說這深淵之中有聖品靈脈,不管是假,我等都是要進入其中看個究竟的!」紫色宮裝女子,目光閃爍不定的朝著深淵多看了幾眼,神色鑒定道。

「神瀟仙子此言可謂是道盡了我等的心聲,我們雖然修為極高,實力極強,無奈大限將至,而聖品靈石恰恰能夠助我們突破境界,不管這則消息是真是假,都是要進入深淵之中一探究竟的!」神瀟仙子一側的禿頂老者老者也出言道。

「嘿嘿,幾位道友,這深淵之中有沒有聖品靈脈,我不知曉,但是我卻知曉誰手中有歸靈丹,不知幾位道友對此丹敢不敢興趣呢?」禿頂老者話音剛落,一聲突兀,且有些刺耳的詭異聲音忽然響起,讓鴻運子七人一怔,紛紛睜大了雙眸,朝著聲音發出之處,望去。

「哼,我倒來人是誰呢!原來是蠻島邪修綠袍老祖啊!綠袍老祖你不在他處尋找寶物,為何要到此處來呢?難道就是為了告訴我們歸靈丹的消息不成?」紅鬍子老者鴻運子,雙眸微咪,一副凝重之色看著綠袍老祖道。

「怎麼。難道幾位道友對我這則消息不敢興趣不成?我口中所說的可是歸靈丹,嗯,差點忘了。歸靈丹乃是上古時期的靈級上品丹藥。一枚丹藥就能夠增加七成幾率。讓我等修士突破境界,而幾位道友可能沒有聽說過!」綠袍老祖一身黑袍緊盯著鴻運子七人,忽然一副恍然之色道。

「你所言可是真當真,歸靈丹當真能夠增加七成突破境界的幾率?」綠袍老祖的話,讓鴻運子七人神色紛紛一震,對於鴻運子子七人來說,在萬靈山之中沒有什麼能夠比讓他們突破境界,進階煉神的丹藥。靈物更加更貴重的存在了,畢竟他們大限將至,壽元所剩不多,都機遇突破境界。

此時聽到綠袍老祖說出歸靈丹的強大藥效,都一臉火熱之色盯著綠袍老祖。

「自然當真,歸靈丹藥效強大,洞虛期以下修士服用,如果是靈嬰或者煉神初階修士服用,有十成的把握而已突破一個小境界,如果是諸位服用的話。可以讓各位突破境界,晉陞煉神的成功幾率。增加七成?」

「好,真是太好了,沒想到綠袍道友竟然知曉歸靈丹的消息,真是太讓老夫意外了!」看著綠袍老祖一副鄭重其事的模樣,鴻運子一臉驚喜道。

「哼,鴻運子,你未免高興的太早了吧!別忘了綠袍老祖可是蠻島邪修,他講歸靈丹這等靈級丹藥的消息,透露給我們,可不會安什麼好心!」鴻運子一臉喜色的模樣,讓金童子眉頭一皺,語氣有些陰沉道。

「嘿嘿,金童子,你這麼說可是有些誤會在下了,我之所以將歸靈丹的消息告訴你們,就是看在你們幾位大限將至,相送你們一場機緣而已,當然,我也不能平白無故的將歸靈丹的消息透露給你們,想要歸靈丹……」綠袍老祖嘿嘿一笑露出一副我不說你們都懂的模樣,聲音刺耳道。

「說吧,綠袍老祖,想要我們怎麼做,我們才能得到歸靈丹?」綠袍老祖一副詭異,陰沉的模樣,讓一直閉口不言的黃袍粗狂大漢,西靈子神色不悅道。

「幾位道友想要歸靈丹可以,不過據我所知歸靈丹只有三枚,而你們卻有七人,如此一來歸靈丹可是有些不好分配啊?這應該怎麼辦呢?」綠袍老祖神色陰沉不定的在鴻運子七人身上掃視,一副奸詐的模樣道。

溺愛成婚 「哼,綠袍老祖你也不用用這種卑鄙伎倆再次離間我們,既然歸靈丹只有七枚,那位道友有緣,就自行去搶奪去吧,在下就不攙和了,還是到這深淵之中,尋找機緣吧!」綠袍老祖的模樣,讓西靈子極度憎惡,出言道。

「呵呵,既然西靈道友,不願意攙和,本童子也就不湊這份熱鬧了,歸靈丹與哪一位道友有緣,自去搶奪就是,我還是跟西靈道友進入深淵之中,看看這深淵之中究竟有沒有聖品靈脈吧!」金童子也微微一笑道。

「深淵之中兇險莫測,有沒有聖品靈脈還尚未可知,既然有現成的機緣擺在眼前,老夫就不進入深淵中了,綠袍道友想要歸靈丹需要什麼條件,你儘管說就是!」紅鬍子老者鴻運子,神色凝重了看著深淵,淡淡道。

「也罷,既然歸靈丹只有三枚,老夫也不攙和了,就跟西靈道友和金童子到這深淵之中,看個究竟,查探一番,看著深淵之中究竟有沒有聖品靈脈」滿頭灰發的烏蓬上人,目光怪異的打量了綠袍老祖一番后,也出言道。

聽到烏蓬上人,西靈子和金童子紛紛退出,不願意去搶奪歸靈丹,綠袍老祖神色一沉,雙眸中閃過一抹厲色,隨即聲音嘶啞,刺耳道「既然西靈道友,烏蓬道友和金童子三人退出,那我究竟歸靈丹的消息跟幾位說清楚一些吧!」

聽到此話,鴻運子七人和一旁的其他眾多靈嬰,妖嬰,鬼嬰修士,紛紛神色已經,擺出一副側耳傾聽的模樣,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綠袍老祖只是通過元神向鴻運子四人傳音道「幾位道友,我所說的歸靈丹,在一名靈嬰初期的修士手中,不過,在這名修士身邊有兩名冥界鬼物!」

「冥界鬼物,綠袍老祖你開什麼玩笑,又冥界鬼物在,你竟然還敢讓我們去搶奪歸靈丹,真是豈有此理,有冥界鬼物在,此事我也不攙和了!還是鴻運子,神瀟仙子,中元道人,你們三人去搶奪吧!」雙眸怒睜的元青三人,聽到冥界鬼物頓時神色一變,拒絕道。

「哼,真是膽小如鼠的傢伙,如此膽量竟然還想突破憑藉,進階煉神!」看著元青三人退出,綠袍老祖神色一變,毫無顧忌的對著鴻運子,神瀟仙子和中元道人三人道。

「三位道友根本無需擔心,雖然有冥界鬼物

物跟隨在這名人類修士身旁,但是冥界鬼物都被萬靈山中的前輩大能施下了禁制,只能發揮出相當於靈嬰後期的實力,以三位道友的實力,想必不會放在眼中吧!此次,如果不是在下人單力薄,無法對付這名修士和其身旁的冥界鬼物,我根本不會將這則消息,透露給三位道友!」

「呵呵,綠袍老祖,你是什麼人,我們心中都清楚,正所謂無利不起早,你將此消息告訴我們,恐怕還別有用心吧!在我們面前就不要藏著掖著了,直接說出來吧!如果你不說個清楚,我們也是可能推出的呦!」鴻運子呵呵一笑,神色詭異的看著綠袍老祖,元神傳音道。

「哼,既然如此,我就明人不講暗話,我跟這名修士有生死大仇,至為什麼我就不告訴三位了,除此之外,這名修士憑藉外力還從本老祖手中搶走了一件通靈靈寶,這次將歸靈丹的消息告訴,三位就是要搶回這件通靈靈寶!」

「通靈靈寶?難怪,以道友的壽元,通靈靈寶的確要比歸靈丹要重要的多,嘿嘿,既然如此,我們三人就跟道友走一趟,以我們四人的實力,搶奪歸靈丹應該沒有任何問題,到時歸靈丹鬼我們三人,至於其他東西嗎,都一律歸道友所有!」中元道人是一名留有長髯,虎背熊腰的中年大漢,此時一副淡然之色的看著綠袍老祖,元神傳音道。

「神瀟道友,不知你還有沒有什麼疑問,如果有現在就問出,不然等會可就沒有機會了!」看著一直閉口不言的紫色宮裝女子,綠袍老祖問道。

「妾身沒有任何疑惑,只是希望綠袍道友所言屬實,可不要刻意隱瞞什麼來誆騙我們,不然,我們的手段你也知道,即使道友身為蠻島修士,恐怕也難道被我們聯手追殺的命運!」紫色宮裝的神瀟仙子,一副柔弱之色道。

「神瀟道友儘管放心,在下所言句句屬實,沒有任何隱瞞,如果幾位道友發現在下所說有假,幾位道友儘管出手就是,在下毫無怨言!」神瀟仙子的話,讓綠袍老祖神色一凝,看著三人一副凝重之色的傳音道。

「如此就好,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也好早點從跟冥界鬼物勾結在一起的人類敗類手中,將歸靈丹搶奪過來,順便將冥界鬼物斬殺,為我無盡海域修真界消除一大禍患!」鴻運子忽然一副正氣凌然的模樣看著神瀟仙子三人道。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話音剛落,只見綠袍老祖,神瀟仙子四人騰空而起,頭也不會的朝著鎮邪塔所在方向,疾飛而去,看著綠袍老祖四人遠去的身影,金童子神色陰沉道「鴻運子,神瀟仙子,中元道人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了!」(未完待續。。) 第773章。斬綠袍老祖(上)

「他們三人現在已經被歸靈丹迷惑了心智,竟然絲毫不顧及綠袍老祖蠻島修士的身份,不過他們三人的安危與我們不甚相干,三位道友不知可敢跟我到這深淵之中去一探究竟!」目光盯著綠袍老祖四人遠去的身影,西靈子忽然轉頭,看著金童子,烏蓬上人,元青三人道。

「正有此意!」金童子三人異口同聲道,說完四人相視一笑,紛紛祭出法寶,掐動靈訣,身上靈光一閃之下,朝著眼前霧氣蒙蒙的深淵而去。

「大家還在等什麼,西靈子,金童子都進入深淵之中去,我們也進去吧!不然讓他們捷足先登,找到聖品靈脈,可就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忽然站在深淵不遠處的近千名修士中,有人喊叫道。

「對,深淵之中擁有聖品靈脈乃是千真萬確之事,不然西靈子他們四人也不會貿然進入,大家不要在此苦等了,還是快些進去搶奪聖品靈石吧!」倏然間,一名靈嬰中期的修士,衝出人群,祭出法寶,沖向了深淵。

見狀,近千名修士,頓時攢動起來,紛紛祭出法寶,朝著深淵衝去,幾個呼吸間的功夫,近千名修士就消失了大半,只剩下數十人,神色凝重的在深淵不遠處徘徊,不過過了許久,這數十人終於還是禁不住聖品靈脈的誘惑,紛紛祭出法寶,沖著深淵衝去。

半日後,在萬靈山半山腰處,綠袍老祖一行四人阻擋住王宏一行四人的去路。雖然尋找到王宏。並將其阻擋住。但是綠袍老祖臉龐之上卻沒有一絲喜色。

看著佇立在王宏一側的俊美男子,綠袍老祖臉色陰沉眉頭微皺的喃喃自語道「怎麼忽然間又多出了一人,這可該怎麼辦呢?」萬分無奈之下,綠袍老祖神色凝重的向神瀟仙子,中元道人,鴻運子三人傳音道「三位道友事情有變,現在這小子身旁又多出了一人,該怎麼辦還請三位道友商議一下!」

「商議什麼。有什麼可商議的,四個人又能怎麼樣,以我們的實力,將其拿下絲毫不在話下,我看根本不用再商議,直接出手將他們斬殺就是!」鴻運子看著綠袍老祖所說的王宏,目光中熾熱靈芒閃爍不定道。

「鴻運子道友所言不錯,他們有四人又能怎麼樣,以我們四人的實力將他們拿下不成問題,我看我么直接出手就是。將歸靈丹搶奪過來!」中元道人也傳音道。

「嗯,兩位道友所言不錯。妾身也以為以我們四人的實力,拿下眼前四人沒有任何問題!」神瀟仙子沉思了片刻,看著王宏四人,也傳音道。

「嘿嘿,既然幾位道友都同意出手,那在下也就無所顧忌了!」看著神瀟仙子幾人並沒有王宏一行忽然多出一人有所不滿,綠袍老祖雙眸中詭異的光芒一閃而過,隨後露出一副兇狠之色,看著王宏一行道「王宏,沒想到吧!這麼快我們就見面了!識趣的話就將你身上的歸靈丹和陰陽鏡叫出來,本老祖興許高興的話,會放你一馬,讓你投胎轉世!」

「綠袍道友所言不錯,小子,你身為人類修士,竟然跟冥界鬼物廝混在一起,真是不可饒恕,看在你還沒有鑄成什麼大錯,只要你將手中的歸靈丹和陰陽鏡交出來,然後將身旁的冥界鬼物斬殺,我們就饒你一名!」鴻運子此時也迫不及待的出言道。

「綠袍老祖讓你在鎮邪塔中逃了一次,你不找個地方躲藏起來,竟然還敢出現,真是不知悔改,既然這次來了,救救不要想著離開了!」綠袍老祖的忽然出現,本就讓王宏怒憤不已,此時聽到其竟然聯合其他修士,來搶奪自己手中的歸靈丹和陰陽鏡,其神色頓時陰沉下來。

「哼,想要本老祖躲藏起來,怎麼可能?不將你這你身旁的冥界鬼物斬殺,本老祖誓不罷休!」綠袍老祖目光陰冷的看了王宏一眼后,又看向其旁的銀髮少女道。

「可惡的人類,看來本聖給你的教訓還是不夠,你一個小小的人類修士竟然敢三番兩次的尋找本聖的麻煩,這次無亂如何,本聖也要將你們斬殺!」綠袍老祖的話,讓銀髮少女頓時勃然大怒,不過當其目光掃過綠袍老祖身後的神瀟仙子三人湖,目光又是一寒道「你們三個竟然跟這個可惡的傢伙勾結在一起,來尋找本聖的麻煩,我看也不要走了,都留在這吧!」

「萬花美人,你這話本聖愛聽,其實這幾個人一出現,本聖就看他們不順眼了,如果不是礙著族人人類修士的身份,本聖早就出手,將他們斬殺,吞噬他們的精血了!」說著,俊美男子鮮紅的舌尖,不由自主的舔了一下嘴唇。

「大言不慚,區區鬼物竟然也妄想斬殺我等,真是不知死活,小子既然你和冥界鬼物一般都冥頑不靈,那就別怪我們心狠,留你不得了!」鴻運子譏誚的看了王宏一眼,隨即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靈光一閃,一枚巴掌大小的雪白靈境浮現而出,被鴻運子一把抓在手中,對著王宏厲喝道「小子,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就讓你見識一下老夫冰魄鏡的厲害!」

「哼,老匹夫,區區靈嬰修士,也敢對我主人出手,看本聖不出手滅了你!」鴻運子剛剛祭出雪白靈境,還沒等王宏有所反應,俊美男子就迫不及待的搶先而出,血玉般的手掌中,血光一閃,血色葫蘆瞬間出現。

「鬼物受死!」看著俊美男子搶先而出,鴻運子厲喝一聲,手中的雪白靈鏡,一閃之下,激射出一道冰寒入骨的寒芒,寒芒激射而出的瞬間,王宏身體一顫,看向洪雲子手中的雪白靈嬰,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驚奇之色。

看著王宏的神色微變,鴻運子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然而片刻間后,其神情不由一震駭然,驚恐的看著從俊美男子手中血色葫蘆中,噴射而出的一道血焰,慌亂的打呼道「不可能,怎麼可能?我的冰魄鏡是我祭煉多年的靈寶,威力巨大,釋放的寒芒怎麼可能被區區一道血焰擊破!」,看著寒芒輕易被血焰擊散,鴻運子面露不可置信之色。

&nbsp

;「哼,真是沒有見識的人類修士,本聖血焰葫蘆釋放出的血焰,威力之大又豈是你能夠想象的,如果不是本聖被鎮壓在萬靈他中幾萬載,實力受損嚴重,連同本聖這件通靈鬼器也靈性大失,你這樣的人類修士,你這樣的人類修士,本聖揮手間就可以滅殺成千上百人,不過即使本聖實力受損,斬殺你這樣的人類修士,還是輕而易舉之事,識趣的話,就丟下肉身,靈嬰乖乖的逃竄去吧!逃得早,本聖就饒你一名!」

「鬼物歹毒,三位道友你們還在等什麼,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驚恐過後,鴻運子神色一沉,對著一旁的神瀟仙子和中元道人大聲喊道。

「哼,你以為你們聯手,本聖就會怕了嗎!主人,這幾人不用你親自動手,你在一旁看俺這就行了,萬花美人這個人對你如此無禮,你難道就不想出手將其斬殺!」俊美男子對著神瀟仙子幾人冷哼一聲,隨即對著銀髮女子喊道。

「血鴉,不用你提醒,本聖自會出手,可惡的人類,沒有人敢三番兩次的挑戰本聖的威嚴,既然你如此做了,就做好被本聖抹殺的準備吧!你放心,本聖不會讓你死的太過輕鬆了,待本聖將你擒拿,本聖要讓你嘗遍我冥界的煉魂酷刑,烏靈子,去,將這幾個可惡的人類給我拿下!」銀髮女子怒目看了俊美男子一眼,隨後目光陰寒的對著綠袍老祖道。

「想要,擒拿老祖我,就怕你沒有那本事!」看著一臉寒色的銀髮少女,綠袍老祖絲毫不懼道,目光陰沉的與銀髮少女對視了一眼后,枯瘦的手掌上,忽然刺眼的靈光一閃,一柄旗幡出現,正是靈寶萬靈旗。

「區區靈寶也敢在本聖面前拿出,既然你不長記性,那就再讓你見識一下,本聖黑冥旗的厲害,這次你可沒有那麼好運了,沒有鎮山老人和萬象真人在,本聖倒要看看你能夠在本聖的黑冥旗下,支撐多久!」神色嘲笑的看著綠袍老祖,銀髮少女聲音譏誚道,隨即只見其玉手之上,黑色靈光一閃,一枚黑色的旗幡閃爍著詭異的黑色靈芒出現在其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