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信么?回來的孩子都說是你們狐妖搶的,還給孩子放血,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是不會說實話的。」說完嬴吉再一次的用陣紋棍砸向小狐狸頭。

小狐狸,依然沒有閃躲,任由嬴吉的陣紋棍砸向自己頭。反而還是在問嬴吉「哥哥,你是不是姓贏?」

嬴吉看小狐狸沒有沒有躲閃,一直在追問自己,是不是姓什麼,這讓嬴吉起了好奇心,收住了砸向小狐狸的陣紋棍。

「對,我是姓贏,這根你有什麼關係?」嬴吉疑惑的問道。

「當然有關係,我們世代守護著這裡,就為等一個姓贏得人,來開啟這個銅匣,在銅匣上面是我的祖先,我們狐族守護這古墓,不讓古墓里的人出去。」小狐狸說完,就霞光一閃,小狐狸變成一個八九歲樣子一個粉嘟嘟的小女孩。

「我憑什麼相信你,就憑你長得可愛?再說我萬一打開銅匣,放出一個絕世大妖,我罪過就大了。」嬴吉還是不相信小狐狸的話。

「對了,你叫什麼,我不能一直叫你狐妖,以前你還是妖身這麼叫還行,現在你已經變成人了,你有名字么?」已經問道。

「贏哥哥,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可以把我的妖丹給你,贏哥哥這你信我沒有,快沒時間了,墓裡面的人馬上就要破開封印出來了,到時候,就是人間大亂了。」青璃焦急的說道。

「你一直說墓裡面的人非常危險,到底是什麼人?讓你們狐族都忌憚?」

「其實贏哥哥你知道你的先祖是什麼人么?」青璃反問道嬴吉。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家族的事迹,只知道我跟先秦贏姓一族有關係。」嬴吉也不太清楚自己家族的歷史,這還是在老爹去世的時候告訴自己的,再加上在調查局看資料,才清楚一點自己家族的歷史。

「贏哥哥,我能看看你咬破的左手食指么?我嘗嘗你的血就知道你是先秦贏氏一族哪只血脈了。」青璃對著嬴吉說到。

「你先把妖丹給我,我在讓你嘗我的血,我還是有點保障的好。」看起來嬴吉還是不太相信青璃說的話,要不也不能那青璃的妖丹。

「好的,贏哥哥,為表示我的誠意,我把我的妖丹給你。」說著青璃張開櫻桃小口,吐出一個泛著青光的妖丹。

嬴吉伸手就把青璃的妖丹拿住,嬴吉知道,對於一個妖來說,妖丹是至關重要的,如果妖丹損害,輕則修為受損,重則一命嗚呼,所以嬴吉選擇相信青璃。

「那,給你,別弄太多血了,我前一陣剛把血給補回來。」說著嬴吉就把左手遞向青璃。

青璃握在嬴吉的左手食指,用力擠出一滴鮮血,用小舌頭舔了舔。

「啊!」青璃嘗完嬴吉的學之後,表情痛苦,突然大叫一聲。

「這麼了,我的血有這麼大的反應?」嬴吉看青璃問道。

「贏哥哥,我知道你的祖先是哪位了,他就是嬴疾。」青璃肯定的說道。

「我就是嬴吉啊,你怎麼說我的祖先跟我叫一個名字?」

「嬴疾,疾病的疾,嬴疾是先秦的時期的戰神,勇冠三軍的人,非常厲害,不光打仗厲害,還是一個練氣士。」青璃滿眼崇拜的說道。

「我去,我先祖這麼生猛,可跟這青銅匣子有什麼關係呢?」嬴吉問道。

「贏哥哥,你的先祖是先秦練氣士,這個青銅匣子只有贏氏一族的練氣士的血才能開啟。」青璃回答道。

「這麼神奇,盒子裡面到底是什麼?搞得這麼神秘,非得用血才能開啟。」

「這我也不知道,我們狐族只管守護,還有一個職責是看管墓裡面人,防止墓中人逃出去。」

「你老說墓裡面的人逃出去,墓里到底是什麼人,讓你這麼害怕?」

嬴吉看青璃非常怕墓裡面的人跑出去,非常好奇這墓裡面到底是什麼人。

「這墓裡面的是趙國的趙豹,你先祖在攻打趙國的時候,斬首趙豹,因其也是一個練氣士,兇狠殘忍,常拿婦孺修鍊陰毒功法,你的先祖嬴疾在斬首之後,將其封印在這裡,使其無法,輪迴轉世。」

「你先祖嬴疾把趙豹封印在這之後,讓我狐族先祖看守,防止趙豹死而復生。」青璃說道。

「那我先祖為什麼不直接以絕後患,反而讓後人來開啟青銅匣子之後對付趙豹呢?」嬴吉疑惑的問道。

「贏哥哥,你先祖自有你先祖的打算唄,我們也不知道,反正時至今日,趙豹已經復甦,靠偷吸人血,已經恢復一些修為了,在不阻止,恐怕趙豹要破墓而出了。」

青璃很擔心趙豹復原,因為復原之後,可能第一個就是找封印自己的人報仇,第二個就是找看管的報仇了。所以青璃急著讓嬴吉開啟青銅匣子,殺死趙豹,以絕後患。

「那我怎麼開啟青銅匣子?」嬴吉說道。

「看見了么,贏哥哥,你把你的血滴在青銅匣子上狐狸的頭上就行了,青銅匣子自動就開了。」

其實青璃還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因為一旦開啟青銅匣子,自己的先祖也即將復活,現在的狐族,瀕臨滅絕,急需要先祖降臨把狐族振興起來。

「這麼高,我上不去啊,我還沒有到御氣飛行的地步呢。」嬴吉看了看你青銅匣子離地面五六米高距離,望而卻步了。

「那好辦,贏哥哥,我來幫你。」說完青璃口中念動著咒語,青光一閃嬴吉就騰空而起了。

嬴吉飛到青銅匣子上面看見匣子上居然也是一隻狐狸,然而這隻狐狸的背後是長著六隻尾巴。

嬴吉把血滴在狐狸的腦袋上,過了一會沒有什麼反應,嬴吉問道,「青璃,怎麼沒什麼反應呢?」

「我也不知道啊,是這樣開啟的,我不會記錯的。」青璃解釋道。

突然從青銅狐狸的身上散發出粉色的霞光,霞光瀰漫在整個洞中,嬴吉隱隱約約看見粉色霞光中有一道身無寸縷的曼妙身影緩緩的站起來。

嬴吉看著粉色霞光中的身影,呼吸加重,嬴吉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以前交往的女朋友,因為修習《昊天真經》,沒有跟女朋友同過房,所以嬴吉還沒有見過女性的身體。

「贏哥哥,你趕緊閉上眼睛,不許你看。這是我狐族老祖。」小狐狸青璃看著嬴吉目不轉睛的盯著粉色霞光中的身影,趕緊說道。

原來這霞光中的女子是狐族先祖,名叫青魅,當初被嬴疾點化,守護在大墓中,等待後人開啟。

「嗯!,我趕緊閉上眼睛。」嬴吉說著,可是一點也沒有閉上眼睛的意思,還在盯盯的瞅。

小狐狸青璃,看嬴吉沒有閉眼,連忙上去用手捂住嬴吉的眼睛,不讓嬴吉看。

可是青璃是一個八九歲小孩子的身高,舉起手夠不到嬴吉的眼睛,急的青璃直跳腳。

不大一會,霞光散去,就見霞光中的女子身後長著六條狐狸尾巴,身上已經穿上了衣服。

已經看到女子已經穿上了衣服,大敢失落,這霞光散去的也太快了,還沒看夠呢。

「看夠了么?,用不用脫了再看會。」青魅語氣冰冷,緩緩的說道。

「沒有看夠呢,啊!我什麼都沒看見,我是在警戒呢,怕有什麼宵小打擾到您。」嬴吉看狐族先祖說話語氣不對,趕緊改口,六尾妖狐還不是嬴吉能對付的了的呢。

「要不是看在你用血解開的封印,你的眼睛就不用要了。」青魅用言語威脅嬴吉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青魅回頭對青璃說道。

「回祖宗的話,我叫青璃。」青璃恭敬的回答道。

「青璃,很好,你做的不錯,嗯?你的妖丹呢,怎麼沒了?」青魅正跟青璃說話間,忽然發現青璃的內丹不見了。

「回祖宗的話,我的妖丹在贏哥哥那呢。」青璃回答道。

青魅聽到青璃的回答,瞬間用手掐住嬴吉的脖子,「小子,趕緊把內丹拿出來,否則叫你嘗嘗燃燒靈魂的滋味。」

「祖宗,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是我主動交出來的。」青璃焦急的說道。

「那也不行,趕緊把妖丹交出來,否則要你的命。」 聖道狂徒 說完青魅抓住嬴吉脖子上的手,又使勁的握了握。

嬴吉費力的從懷裡拿出了青璃的妖丹給青魅,青魅這才放了手。

「咳咳,你謀殺啊,我也沒有說不給,怎麼這麼暴力呢,咳咳。」嬴吉大口呼吸這新鮮空氣你,差點讓青魅給你掐死。

可青魅不知道,嬴吉拿青璃妖丹的時候,左手的食指上還在滴血,一滴鮮血正好滴在了青璃的妖丹上, 青魅拿回青璃的妖丹,轉手就扔給了青璃。「趕快收起來。以後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

青璃拿回妖丹,張開小嘴,一口就給吞了進去。

就在這個時候,青魅對著青璃說道「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可以回來了。」

嬴吉聽見這句話,不明白是什麼意識,可見到青璃緩緩的跪下,雙手合十,身體慢慢的變成一陣青煙,緩緩的向青魅飛去,融合了起來。

「你把青璃變得怎麼樣了,青璃怎麼消失了?」嬴吉看到相處不多時的青璃,嬴吉還是挺喜歡這個叫自己贏哥哥的小狐狸的,可愛,頑皮,執著的小青璃。

青魅沒有回答嬴吉的話,就見青魅身後的六隻尾巴,緩緩的變成了九隻尾巴,變成真正的九尾妖狐,或者叫九尾天狐。

這個時候,嬴吉才明白,青璃已經和青魅合二為一了,以後世上再也沒有青璃這隻小狐狸了。

半柱香過後,青魅與青璃終於融合完成了,青魅變成了一隻九尾天狐,而青璃永遠的消失了。

「小子,注意你的語氣,你先祖也不敢跟我這麼說話的,看在你先祖的面子上,繞了你這一回,如再有下次,決不輕饒。」青魅淡淡的看了嬴吉一眼說道。

嬴吉悻悻的想看我又機會不收拾你的,讓你囂張,錘死你。

「啊!你幹了什麼?你對青璃的妖丹做了什麼?」青魅忽然捂著肚子說道。

嬴吉在腦子裡突然多出了一份契約一樣的東西,明白自己跟這青魅訂了主僕契約了。

嬴吉還不知道,正是自己的那滴血起了作用,無形之中跟青璃訂了主僕契約,之後青魅跟青璃融合,這個契約轉嫁到青魅的身上,所以現在嬴吉和青魅是主僕關係了。

以後嬴吉對青魅說什麼就是什麼了,青魅不得反抗,如果有反抗的念頭,嬴吉的一個念頭,就能讓青魅生不如死。

「你是早計劃好的,是不是,好狡猾的人類,我跟你拼了。」說著青魅十指長出散發著幽光的指甲,向嬴吉抓去。

嬴吉已經知道,自己跟青魅之間有了契約,而且是不平等的主僕契約,嬴吉嘿嘿一笑,就見沖向自己的青魅,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你好卑鄙。」青魅痛苦著說道。

「我卑鄙,在你想掐死我的時候,我怎麼不說你卑鄙呢,我也是自保而已,談不上卑鄙不卑鄙的。」

「事情已經這樣了,契約已經訂了,你想解除是不可能了,與其不能反抗,不如默默地接受吧,哈哈。」現在嬴吉心裡這個痛快,有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

聽了嬴吉的話,青魅知道事情已然變成這樣,也改變不了什麼事實了,雖然自己是九尾天狐,但是契約的力量不容更改。

「讓我聽你的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現在只是一個開光期大圓滿的境界,我已經是九尾天狐了,咱倆相差的太多,我不可能聽你的,如果你以後修為上超過我,我會心甘情願的當你的奴僕的。」青魅說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等我的修為超過你的時候,或者能打過你的時候,你就心甘情願了唄。」嬴吉的眼睛眯成一個心形了,想到以後有這麼一個美艷的奴僕,那是相當爽的事情了。

「這都是以後的事了,現在要處理趙豹的事情了,那,這是你先祖嬴疾給你留的東西,你現在打開吧。」說著青魅吧青銅匣子遞給了嬴吉,讓嬴吉打開來。

嬴吉看著手裡的青銅匣子,樣子非常古樸,充滿神秘感,「這裡面是什麼,你知道么?」嬴吉問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先祖給你留了什麼後手,趕緊打開,完事之後,咱們就趕緊離開這裡。」青魅不耐煩的說道。

嬴吉緩緩的打開了青銅匣子,青銅匣子裡面,是一柄劍,劍身三尺,劍寬一寸,劍柄上寫著『轆轤』二字。

青魅也向青銅匣子裡面看去,看見劍柄上刻著『轆轤』二字,頓時大驚失色,因為青魅知道,這是秦王劍,始皇帝的佩劍,曾經的殺神白起,宦官趙高就死在了這柄劍下。

嬴吉拿起轆轤劍朝著山洞上面的青銅鏈揮舞兩下,就聽嘩啦兩聲,青銅鏈應聲而斷。

「好鋒利的劍。」嬴吉拿著劍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那是穿越千年的感覺。

「好了別顯擺了,現在趕緊進去解決趙豹吧。」青魅對嬴吉催促道。

青魅看著轆轤劍非常羨慕,都想殺了嬴吉,自己拿著劍走了,不管墓裡面的趙豹。但是又契約的力量束縛這青魅,不能讓青魅做出弒主的事情來。

嬴吉不知道青魅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話,還不知道什麼感想呢。

嬴吉拿著轆轤劍與青魅一前一後的走進山洞裡面的一個小洞,那是走出陰路的捷徑。

再說威斯走的陽路那邊。

威斯一路上沒有遇到什麼大危險,直接走出了陽路,進入到了主墓室中。

威斯看著主墓室正中央,擺放著一口純銅棺槨,棺槨上繪著的是,一個將軍打仗的場景,所向披靡,用自己的術法,吸食戰場上士兵的鮮血,百戰百勝。直到在一次大戰中遇到一個身披戰凱,手持長劍的將軍。

手持長劍的將軍對著墓主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墓主人惱羞成怒,使出術法來攻擊長劍將軍。

就見長劍將軍對著墓主人揮動兩下長劍,對面到底墓主人的頭就被斬下馬來。

可是墓主人的頭顱雖然被斬下,身體還能動,揮動自己的長槍繼續想長劍將軍衝去。

棺槨的繪畫到這就戛然而止了,沒有了後續,可是威斯能猜到,最後長劍將軍獲得勝利,而墓主人被殺,就在這個棺槨之中。

就在威斯在聚精會神的看棺槨上的畫的時候,棺槨突然傳出『咚咚』的異響。棺槨的蓋子好像要掀起來。

威斯聽見棺槨的異響,嚇得汗毛都豎起來了,本來自己就有傷,裡面的東西要出來,自己的小命就完蛋了。

就在此時,威斯好像聽見棺槨里傳出聲音,要自己把棺槨給打開,這個聲音越來越響,直到威斯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走向了棺槨。

「我這是這麼了,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威斯大驚失色,要是這樣下去,自己鐵定玩完。

威斯打定主意,用牙齒把自己的舌尖咬開,一口舌尖血噴向棺槨,別說這招還真的有用,威斯又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威斯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之後,沒有猶豫,轉身就跑,要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可是就在威斯轉身沒跑幾步之後,身體又被控制了起來,轉身快步的走回到棺槨前面,慢慢的跪了下來。

突然,棺槨的蓋子飛了起來,在棺槨裡面站起來一個鬼魂,慢慢的這個鬼魂走向威斯,一點一點的跟威斯融合了起來。

轉瞬間,融合完畢,威斯的口中吐出一句話「雖然不是很好的載體,我在去弄九個小孩,把血吸了,我的頭顱就能跟身體融合一塊了。」這個聲音已經不是威斯的聲音了,而是一個聲音陰沉,帶著些許的邪惡的味道。

正在這個時候,嬴吉和青魅來到主墓室,看見威斯已經在這了。

「威斯,你怎麼過來的啊?」嬴吉看見威斯,問道。

「我也剛到,看見這個棺槨已經被打開了。哎!,你旁邊的這位美女是哪位啊,咱倆進來的時候也沒看見有人啊。」趙豹的靈魂融合威斯的靈魂,知道威斯的所有事情,趙豹看見青魅就感覺不太對,這個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太有敵意了。

「嬴吉,你來看下,這棺槨里的東西是什麼意思,我有點不太懂。」趙豹跟你嬴吉說,要把嬴吉騙到跟前。

因為趙豹看見嬴吉的一剎那,就有種感覺,這是自己的宿命的敵人。

嬴吉想上前去看看棺槨里有什麼,剛要走,就被青魅拉住,嬴吉回頭看青魅,青魅的頭微微的晃動一下,要嬴吉不要上前。

嬴吉還沒有看出來,此時的威斯,已經被趙豹附身了,要對自己下毒手了。

「也沒啥好看的,就是一具屍體,有啥好看的,這個美女是從另一個洞口進來的,她是來找自己的孩子的,也不小心掉進墓穴中了。」嬴吉答道。

趙豹看嬴吉不上當,已經不能再拖了,還是自己走向嬴吉,要給嬴吉致命一擊。

當趙豹快走到嬴吉的面前的時候,青魅突然把嬴吉拉倒身後,飛身就是一腳,踹向趙豹。

趙豹雖然沒有防備,青魅的一腳也沒對趙豹造成多大的傷害,趙豹輕而易舉的接了下來。

「別裝了,趙豹,我知道是你,換一個人的身體,就想騙過我,是不是太小看我了。」青魅冷冷的一笑,對著趙豹說道。

「我當時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小狐狸,幾千年了,還這麼大的火氣呢?哈哈。」

當青魅踢向趙豹的一腳之後,趙豹就知道,眼前這個嬌滴滴的美女是誰了。老哥結婚,請假一天,對不起大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