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如此想法,本座心中甚慰。」苗灼天欣慰的點頭道。

…….

為了這次繼任大典,戰天宗廣發請帖,不僅僅是十五大恆古勢力個個請到,就連有些名氣的太古級勢力也受到了邀請,甚至連一些名聲在外的散修也在邀請之列。

如果是放在虛空戰場出現之前,人類勢力盛事大典一般是不會邀請魔獸一族的勢力,只不過從荒獸一族出現后,虛空戰場形成,聖元界所有勢力一直對外,就算有恩怨也會暫時克制。

雖然是暫時克制,不會發生大規模的衝突,但是有機會讓對手丟臉,自然不會有人放過這個機會的,這也是苗灼天說出那句話的原因。

雖然距離接任大典還有一個月時間,但卻已經有勢力陸陸續續到來,只不過這些提前到來的勢力都是和戰天宗交好的實力,他們也是想藉此機會來戰天宗交流一番。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來的勢力越來越多,其中不乏還有恆古級勢力,在這期間周雲峰也不得不出現了幾次,畢竟這些勢力中有些甚至還不弱於戰天宗,有些時候還是需要給一些面子的。

只不過在這些人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完全為了給面子,其中有幾人卻也是周雲峰真心相迎,並且這幾人還是周雲峰親自寫下的請柬,親自派人傳送。

這幾個人就是風雲戰隊的成員,石炎、玄御、劍無雙、尹蔓芸、鳳菲菲、薛野、霍元屠以及谷千羽。

其實其中如石炎、劍無雙等人在各自的勢力中都不由不低的地位,是有資格跟隨族中或門中長輩前來戰天宗參加戰天宗的新宗主繼任大典,但是以他們與周雲峰的關係,顯然不需要如此,發幾張請柬對於周雲峰來說是順手之事而已。

前來戰天宗之前,石炎幾人顯然有約定,並沒有分批,而是在同一天到達戰天城,隨即結伴一起入的戰天宗。

他們並沒有早早就來了戰天宗,而是在距離繼任大典只剩三天的之時才到的戰天宗。

在他們看來,此時周雲峰應該是異常忙碌,根本不可能抽出時間來招待他們,最多也只是打一個招呼而已。

但是結果卻是周雲峰整整陪了他們一天時間,在這一天中周雲峰不是帶他們在戰天宗張遊覽,就是陪他們喝酒,甚至是切磋。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時間,但從這一點中不難看出,他們在周雲峰心中的地位,周雲峰對風雲戰隊中人的看重和重視,這也體現出了他們之間親密的情誼。

……

戰天宗宗主繼任大典終於到來,這一天天剛剛亮,整個戰天宗就變得忙碌和熱鬧起來,所有的布置早已經妥當。

在臨近午時,各大勢力的代表也相繼入場就座,同樣,戰天宗的所有長老、宮主也盡數出席。

剛到午時之時,即將卸任的戰天宗宗主苗灼天在九大太上長老的陪同下從戰天殿中走出來。

十人走到自己的位置前,苗灼天看向九位太上長老微笑道:「各位太上長老請坐。」

「今天是我戰天宗新宗主的繼任大典,本座在這裡先謝過各位朋友能來見證。多謝。」待九大太上長老坐下后,苗灼天並沒有坐下,而是轉頭看向下邊的眾人正色道。

言罷,苗灼天就坐在宗主寶座上又說了一些感激之話,同時也表明了戰天宗的態度,隨即就叫出了周雲峰。

周雲峰出現之後就踏上階梯,一步一步向苗灼天走去,如果說的更貼切一點,應該是向宗主寶座走去。

「弟子周雲峰拜見宗主,見過各位太上長老。」周雲峰對苗灼天以及九位太上長老恭聲道。

周雲峰雖然還沒有正式坐上宗主之位,但是在戰天宗內有資格讓他行禮的也是有宗主和太上長老層次的。

看著周雲峰,苗灼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站起身來,手一翻,一塊巴掌大小的紫金令牌出現在手中。

令牌正明就只有一個字,,戰。

這塊令牌就是象徵著戰天宗宗主至高無上權力的戰天令,手掌戰天令,也就是掌握了戰天宗宗主大權。

「周雲峰接令。」苗灼天深深是看了手中戰天令一眼,隨即看向周雲峰正色道。

「弟子周雲峰接令。」周雲峰神色肅然,單膝跪下,雙手托起,正色道。

「戰天宗第九百九十八代宗主苗灼天,現以宗主身份傳宗主之位於真傳弟子周雲峰。」苗灼天雙手將戰天令托起舉過頭頂,無比恭敬的說道。

「周雲峰本座現以戰天宗第九百九十八代宗主的身份問你,外敵辱我戰天宗,你當如何,」苗灼天朗聲道,聲音在元力的作用下傳遍了整個戰天宗。

「戰。」周雲峰的回答就只有一個字,在這一個『戰』字中包含了凌天的戰意。

「地若不容我戰天宗,你當如何,」苗灼天神色不變,繼續問道。

「戰。」周雲峰的回答仍然只有一個字,但是戰意卻更濃。

「天若不容我戰天宗,你又當如何,」苗灼天繼續問道,但是語氣更重、更沉。

「戰。」

周雲峰的回答還是一個『戰』字。

接連三個『戰』字,周雲峰的戰意已經達到了巔峰,就連整個戰天宗都在他的戰意籠罩之下。

戰人。戰地。戰天。

這三個『戰』字就是戰天宗的宗義,也是戰天宗的精髓,不屈的脊樑,不滅的戰意,哪怕是這方天地,也敢與之一戰。 ??

read336();

第三十章戰天令的認可

接過戰天令后,也就代表著周雲峰正式接過了戰天宗的大權,也同樣接過了戰天宗的責任。

將戰天令傳給周雲峰后,苗灼天就走下了宗主寶座,走向九大太上長老所坐的地方,那裡事先就安置了一把椅子,苗灼天走到椅子前坐了下去。

這也就標誌著苗灼天在戰天宗內的身份從一宗之主變成了太上長老。

目送苗灼天坐下之後,周雲峰轉過身來,眼睛在所有人身上掃過之後,就轉身走向了宗主寶座,然後坐了下去。

坐在宗主寶座之後,周雲峰並沒有見戰天令收起,而是握在右手中,目光又開始投向下邊那些各大勢力的代表。

今日聖元界的所有恆古級實力全部到席,各恆古勢力代表的要麼是當家之人,要麼就是太上長老,規格不可謂不高,畢竟這是戰天宗新任宗主繼任大典,他們也不敢有所怠慢。

周雲峰在眾人的身上掃過,但並沒有說話,而是最後將目光移回到了手中的戰天令上。

雖然周雲峰這宗主之位是戰天宗選出,現在戰天令也傳到了他手中,嚴格說起來周雲峰已經算是戰天宗的正式宗主,如果是在其他勢力,走完這些程序,宗主替換已經完成。

只不過戰天宗和其他勢力有所不同,不管是武者還是魔獸,都皆好戰,而在這這些勢力中戰天宗又是之最,並且戰意還是他們提升實力的一部分,所以歷屆宗主接任還必須過戰意這一關。

戰天令伴隨著戰天宗的創立而誕生,是戰天宗至高權力的象徵,也是歷代宗主的貼身之物,等級極高,早就是自己的靈智,每一位新任宗主都需要得到它的認可。

沒錯,雖然戰天令只是一塊令牌,但是其中卻有戰天宗開山老祖的意志,戰天宗老祖的實力深不可測,所以戰天令並不是區區本源強者就可以壓制的,至於收服就更不用說了。

新任宗主需要做的就是得到戰天令的認可,只不過要得到戰天令的認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戰天宗的歷史上也有沒有得到戰天令認可的宗主,當然,並不是說那位宗主一直未得到戰天令的認可,只是在繼任大殿上未得到戰天令的認可而已。

但就算是如此,那位宗主在繼任之初也成為了各大勢力的笑談,要不是那位宗主雄才大略,在他的帶領下,戰天宗迅猛發展,最後甚至將各大勢力壓的喘不過氣來,他恐怕就真成了戰天宗歷史的笑柄和恥辱。

只不過就算是如此,這件事情也成了各大勢力私下的笑談,當然也不敢往深談,畢竟在那位宗主在任時的時代也是那些勢力不想提起的時期,但是這並不妨礙那些勢力期望戰天宗再出現一位甚至是多幾位這種在繼任大典上得不到戰天令認可的宗主。

在很多人眼中,戰天宗這完全是自找沒趣,本來得到戰天令認可這種事只需他們門內知道就可以,卻非要鬧到明處,而且還要放在新任宗主的繼任大典上。

「戰天令,我到要看看得到你的認可有多難,」周雲峰看著手中的戰天令,眼中一道精光閃過,心中暗道。

在周雲峰的注視下,戰天宗緩緩懸浮而起,很快就越過了周雲峰的頭頂,隨即一股磅礴的戰意向四方輾壓而出。

「戰天宗宗主繼任的最後一個環節開始了,不知道這周雲峰是否能得到戰天令的認可,」

「他能擊敗羽一凡,老夫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這可不好說,要得到戰天令的認可需要的是精粹和不屈的戰意,能擊敗羽一凡,實力確實不弱,但是並不能代表就能得到戰天令的認可。」

「也是,這個周雲峰本座可是聽說過,不得不說是一個妖孽,進入戰天宗不過短短數百年,而且還是從下邊一個二級分宗上來的,居然能有今日的成就,不得不讓人佩服啊。」

「哈哈。這也不得不說戰天宗好運氣啊,這種運氣我們怎麼就遇不到,」

「不愧是歷代宗主掌管之物。」 他的溫柔暴君 感受到戰天令內散發出來的磅礴戰意,周雲峰嘴角一咧,沉聲道。

言罷,周雲峰眼中一道精光閃過,眼中戰意涌動,隨即磅礴戰意衝天而起,向戰天令迎了上去。

「邢太上長老,你說你這寶貝弟子能順利通過這一關嗎,」坐在風滅帝君旁邊的一名赤袍老者看著周雲峰,撫這鬍鬚,淡淡的笑道。

「老夫這弟子,要說其他方面,也許老夫還會有所擔心,但是這對戰意的領悟能力,老夫還真不擔心。」風滅帝君笑道。

「你說的倒也是事實,老夫聽說他在剛剛凝聚戰靈之時,凝聚的也只是白銀戰靈,短短的幾百年時間,不但將《戰衍經》修鍊了明悟,而且還將戰靈從白銀提升到了紫金,他對戰意的領悟能力確實非常強。」赤袍老者點了點頭,認同的說道。

這些太上長老都是不朽稱帝強者,當初的他們無不是超級天才,以他們的天資和實力,能從他們的口中得到這樣一句『非常強』的評價,分量可是不低啊。

「昂。」

周雲峰穩坐不動,戰意不斷湧出,最後將戰天令包裹環繞,戰意凝聚,一條紫金神龍盤旋而去,對著戰天令發出了充滿挑戰和憤怒的龍吟之聲。

一聲龍吟之後,紫金神龍就氣勢洶洶的向戰天令撲了過去,戰天令也不甘示弱的發出陣陣戰意,一股股實質般的戰意向紫金神龍涌去。

「昂。」

「轟。」

「咻。」

「昂。」

戰天峰上空『一令一龍』瘋狂的激戰在一起,在這種激戰中所有戰天宗弟子都漸漸受到了影響,戰意也在不知不覺中躁動起來。

戰天令的攻擊非常犀利,戰意好似無窮無盡,但是紫金神龍也是極為不弱,雖然沒有取得優勢,但是也沒有被壓制,認真算起來,應該是一個勢均力敵吧。

「要得到戰天令的認可就是戰,僅此一途,既然如此那就戰吧。」周雲峰眼神一凝,沉聲道。

「戰。」周雲峰突然站起身來,喝聲道。

隨著周雲峰的一個『戰』字落下,一股更加磅礴的戰意湧出,隨著戰意的湧出,紫金神龍氣勢大增,更加兇猛的撲向戰天令。

在這種激戰中,周雲峰的紫金戰靈雖然未能取勝,但是卻在戰鬥的過程中發生著隱隱個變化,這種變化不要說外人,就連周雲峰本人都未能感受到。

戰意涌動,風雲變化,整個戰天峰都被兩種戰意所籠罩,只不過在這種籠罩中周雲峰漸漸佔據了上風。

「好強的戰意。」

「是啊。一直以來聽說宗主繼任對於新宗主是一場不小的挑戰,我開始還有些懷疑,原來挑戰是在這裡。」

「周宗主的戰意絕對不僅僅是一般明悟境那麼簡單,我看至少達到了明悟大成,厲害啊。」

這種奇特的戰鬥也只有在戰天宗才能看到,雖然人人都有戰意,但是能將戰意修鍊到如此程度,而且還能如元力一般交戰,所以哪怕是對於那些不朽稱帝強者都有著不小的吸引力。

戰意就是戰鬥意識的體現,雖然不是元力卻遠勝元力,它的修鍊比元力更加困難,戰天宗之所以能在聖元界長盛不衰,這和他們修鍊戰意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修鍊一途講究剛猛精進,而戰意的修鍊也正合此道,這也是戰天宗能有今日強盛的原因。

「居然還不行,那就讓我看看到底需要怎樣的戰意才能得到你的認可,」見還相持不下,周雲峰心中一凝,雙目微眯,一道精光閃過,沉聲道。

「戰。」周雲峰一步踏出,再次喝聲道。

隨著這一步的踏出,周雲峰整個人的戰意再次一震,陣陣戰意如颶風一般向虛空中席捲而去。

「看來當日和天谷一戰周雲峰並沒有將戰意催動到極致,天谷的《戰衍經》差不多了明悟小成巔峰,以周宗主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戰意,《戰衍經》顯然已經達到了大成,甚至還是大成巔峰。」一位太上長老微微的點了點頭道。

這些太上長老的《戰衍經》無一另外,全部都達到了明悟之境,但卻並不是所有人都達到了明悟大成,所以周雲峰明悟大成巔峰的戰意不但輾壓了所有的真傳弟子,就算是一些太上長老都不及他。

原本身為真傳弟子第一人的羽一凡在戰意上的造詣也極為驚人,同樣是達到了明悟大成,但也不過是初入明悟大成而已。

「這戰天令的認可考核因人而異,並沒有唯一的標準,希望這次不要出現意外。」風滅帝君看著神色肅然的周雲峰,心中暗道。

在周雲峰將戰意催動到極致時,所有戰天宗弟子體內的戰意都躍躍欲試,好像要衝破身體一般,甚至就連這些太上長老體內的戰意也隱隱活躍起來。 ?readx();第三十一章萬靈咆哮

「咦。」

在周雲峰感覺到臨近極限之時,戰天令的攻擊突然一頓,隨即戰天令的戰意突然爆增,比先前勝出十倍不止。

感覺到這排上倒海的戰意不斷從戰天令中湧出,周雲峰臉色頓時大變,他戰意上雖然已經達到了明悟大成巔峰,但是此時戰天令所湧出戰意的強度顯然已經超越明悟大成巔峰,周雲峰甚至懷疑這種強大的戰意已經超越了明悟層次。

面對如此強大的戰意,周雲峰心中非常清楚,如果繼續交戰,他必然不是對手,但是要讓他就此放棄,他又怎麼可能甘心,所以他仍然瘋狂的催動著體內的戰意。

但是戰天令接下來的反應卻讓周雲峰有些摸不清頭腦,因為從戰天令湧出的戰意不再是與周雲峰的戰靈激戰,而是開始呼應起來。

「難道這樣就是已經得到戰天令的認可了,」周雲峰眉頭微皺,有些疑惑的低聲道,但是心中仍然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就在周雲峰心中難以斷定時,心神突然與戰天令之間有了一種奇妙的感應,在這種感應中,周雲峰發現自己已經可以掌控戰天令了,毫無疑問,他確實已經得到了戰天令的認可。

但是周雲峰還未來得及高興,神色就不由一變,因為他感覺到戰天令的戰意雖然沒有在攻擊他的戰靈,但是卻在影響,向一種極端影響,而這種影響還讓周雲峰有一種不受控制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戰天令想要幹什麼,」周雲峰心中微驚,皺眉暗道。

但是不管周雲峰心中怎麼想,戰天令卻在迫使周雲峰的戰靈向極限衝擊,如果說先前戰靈的爆發是周雲峰自主的,那麼現在就是被迫的,周雲峰就是想停下來都沒那麼容易了。

「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目的。但是你肯定不會害我,既然如此,那就是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周雲峰看著懸乎在虛空中的戰天令,眼中一道精光閃過,沉聲道。

言罷,周雲峰本來已經打算收回的戰靈再次爆發起來,這次在戰天令的影響下,周雲峰沒有再留任何後手,也沒有任何戰鬥計劃,一心全力催動戰意,不計消耗的催動。

雖然此時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是周雲峰的戰靈還是和戰天令交織在一起,所以在短時間內並沒有人發現這種變化,在他們看來周雲峰仍然還在與戰天令激戰。

而此時周雲峰雙手猛然緊握成拳,仰面朝天,眼中閃過一道瘋狂之色,怒吼道:

「戰。」

這是從與戰天令交戰以來周雲峰第三次喊出『戰』字,在這第三個『戰』字喊出之時,周雲峰的戰意已經徹底達到了巔峰狀態,而此時的周雲峰似乎也達到了一種瘋狂狀態,好似已經忘記了他此時只是為了獲得戰天令的認可,也忘記了此時此地是在宗主繼任大典上。

周雲峰此時確實已經達到了一種莫名的狀態,心中只有無盡的戰意。

心無雜念,唯有一戰。

「怎麼回事,」

「戰意居然不受控制,戰靈出體,這到底是怎麼會事,」

「戰意自主凝聚,破體而出,不受控制,難道是因為宗主…….」

…….

在周雲峰陷入空靈狀態之時,整個戰天峰出現了一種怪異的現象,不論是弟子還是長老,亦或是那些宮主太上長老,他們的戰意都不受控制的破體而出,凝聚成戰靈。

「昂。」

「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