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有機會脫離,但你選擇繼續留在這個世界,無疑是個很愚蠢的決定!」

「被你這老傢伙擺了一道,不把你剁碎個千萬塊喂狗,可難解本君心中的恨意呢!」花火冷然說道,終末滅運劫般的殺意洋溢着整個浩瀚元氣海洋,霎時間整個火影世界霎時間一片沉浸肅殺敗亡意境下,猶如冬臨。

「是嗎!」

「那麼讓你體驗一下絕望吧!」

大筒木羽衣目光變得冷漠,「神與人之間,那天差地別的絕望!」

編製好的命運大勢被打破了,沒關係!

發展起來的忍者文明被覆滅了!也沒關係!

只要將擾亂他計劃的小蟲子碾死,在早就擺脫了壽命的限制下,他有無窮的時間去重新經營,而且佔據了過半世界本源的他更加容易改變將忍者文明重新發展起來,直到自身邁出那一步。

凡階三星,超凡傳奇,四星半神。

心、神、氣、體,神門四關,九星體系!

從突破四星階以來,單從個體修鍊者而言,修鍊就不在只是單單如同凡階三星單純積累的能量就能夠晉陞了,它更多的加入了對於天地萬物的了解,也就是法則。

這一點尤其是表現在魔法側與修真側,他們不同於武力側的戰鬥瘋子們可以通過不斷的戰鬥只要沒死就能夠肉身成聖,也不同於科學側需要不斷去攀科技樹發展科技,然後撬動力學規則之類。

魔法側與修真側其實更加註重唯心論,他們以自己的精神思維去理解、去感悟隱藏在萬物之下某種的道理即是法則,他們將這些道理表現出來的規律通過自身的精神去不斷分析,去不斷模仿,然後轉換成屬於自己的,這就是所謂的領悟法則。

萬象萬物都有它的分支,也有它的根源,當將這些根源於分支慢慢收攏領悟到一定的時候,魔法側與修真者的修鍊者們就能夠通過以最小的能量去撬動,將自己所領悟的開闢成獨屬於自己個人現實,一個真實不需的域。

在魔法側言之為神國,修真界謂之為洞天。

從某種角度來說,魔禁世界學園都市那些開闢出自己個人現實超能力的學生,其實也是走在了魔法側與修真側的道路上。

四星滅國,五星天災,六星滅世!

其實只是單單形容了這個階段的強者一舉一動最少輕易造成的殺傷力而已,真要具體歸納這些階段強者殺傷力無疑是無用的。

如同科學側分支高達系人員與武力側人員喜歡爆SEED,魔法側與修真側的修鍊者在領悟了法則后,能夠以最小的能量代價熵增原理引導世界的力量后,想要從表面估計他們的能量與殺傷力無疑就是個笑話。

不過如果單從力量限度其實也可以大致看出一二。

就如同四星強者全力有擊沉大陸板塊的力量,五星強者普通點的則擁有了毀滅生態文明圈,巔峰的乃至毀滅行星的力量了。

當然到了這個階段的戰鬥也並非只是單純的能量對轟了!勝負也往往不是你的藍多,回藍快就能夠贏。

因為在這個階段基本每一個修鍊者都能做到瞬間補藍回血幾百次毫不眨眼。

他們的戰鬥更多的是從自身所的法則上的壓制與對抗。

從重傷落入這個世界最初,無意被控大筒木羽衣幻術控制當了一把陰陽師與武士文明毀滅的劊子手,吃了那麼大的虧一直隱忍着沒有立刻報仇,就是因為花火了解自己並不如六道仙人。

所以她這近百年來一直暗暗隱忍發展着,直到如今時機成熟一朝覆滅忍者文明,打破整個火影世界自上千年開始就編織的命運大勢,也打斷了大筒木羽衣的晉陞之路,開始自己的復仇。

浮現在浩瀚元氣海洋上空的兩張大臉開始淡去,對於兩人來說這不過是思維的一個投射。

真正的交鋒才開始。

一個穿着白色羽衣手持禪杖額生雙角高大老者身影出現在元氣海洋之中,黑色的求道玉繞着他的四周懸浮着。

在另一側虛空元氣海洋之上,花火穿着青玉流仙裙,一縷漂浮不定紅色流光猶如精靈躍動繞着她四周奏響一聲聲錚錚劍音。

大筒木羽衣隨手一揮,一顆顆黑色的求道玉突破空間的束縛,以包圍之勢,砸向負手在那的花火。

這些包含陰陽五行之力的求道玉本質上就是一個混沌未辟包涵一絲地風水火滅世四法真意的空間,

幾乎大部分物質被砸中都會消泯在虛無中,而且範圍極廣,可以說如果這砸向她數百個黑色求道玉有一個落在火之國上,等待的就是整個火之國的消失。

PS:七夕燒人去...好吧,祝有夥伴的幸福美滿,沒夥伴的早日脫離!今天鴿一天,從明天開始到20號這一周,我會放下所有事情全心碼字,至少寫出十萬。

這幾天因為各種原因更新量實在是抱歉,明天中午十二點我在群里發兩百的紅包,聊表一下歉意。

真是很抱歉啊,我親愛的讀者爸爸們~

《從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騎士》閱后即焚 可惜,雲溪是那麼容易就讓人看出真實情緒的人嗎?

她雖然沒有專門的學過表演,但是她學醫啊!

身體中每一塊肌肉扯動的幅度能達到什麼功效,她是再清楚不過了。

都說人老成精,她雖然不承認自己老,但是不得不說閱歷是一個好東西。

什麼年紀該有什麼樣的表情、心態甚至什麼階層的人該是什麼樣的儀態,看的多了演的多了自然也就會了。

她經歷的那些世界,扮演的各種角色,都是經驗。

更何況她還有從那些異族身上擼來的各種金手指,光是那些就足以將她演戲的技能點滿了。

所以,這些人在他面前演戲,想探她的底,註定是要失望了。

雲溪一眼就看出對方的目的。

在他們自以為做的隱蔽沒被發現,還沾沾自喜的情況下,雲溪也樂得配合他們演一場。

「隊長,你冷著一張臉也不怕嚇著人家小姑娘,要溫柔,要微笑……。」

幾人嘻嘻哈哈的鬧的沒個正行,卻被李伊庚一個冷眼給嚇得卡殼,而後紛紛息聲。

「我肯定在哪裡見過你。」

李伊庚絞盡腦汁總覺得面前的女孩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可是自詡記憶力超群的李伊庚卡殼了,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難得是在夢裡?」

在前面開車的,性格有些跳脫的隊員頂著隊長的冷眼,不怕死的開口。

「能不能找個靠譜點的?」

「那說是前世?」

「你繼續編。」

一隊人唯恐天下不亂的胡亂猜測,笑笑鬧鬧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

別看他們嘴上說的沒個正行,坐姿也很隨意。

但是除去操控車輛的那個,其餘幾人的戒備和警惕從未放鬆過,手從未從武器的扳扣上離開過。

雲溪敢篤定,只要她敢有異動,這些人會毫不猶豫的抬手開槍。

「好吧,我承認我們今天已經是第二次見面了。」

看著李伊庚面對隊友的調侃顯得愈發冷凝的臉,雲溪決定大發慈悲的解救這個老男人。

心裡已經在吐槽,可不熟悉嗎,在上個世界他們共事了幾十年呢!

果然是修士,敏銳度高的嚇人,她都偽裝成這樣,跟前世的雲溪沒有一絲相像的地方了,這個男人還能覺得熟悉,真是牛人。

「第二次?」

發出疑問的是小隊中唯一的女性。

「嗯,我上午在海美人餐廳看見過你們。」

確切的說,他們會去那家餐廳還是因為她的舉報引來的呢!

後面的話,雲溪才不會傻得說出來。

「哦,上午你也在啊,那也就是說你圍觀了上午你姐姐跟那兩個服務員的爭鬥了?」

一副八卦的表情,如果她身體戒備的姿勢能放鬆一些,握著武器是手能放下的話,可能會更讓人信服她是真的有八卦精神。

「是啊!」

餐廳中有監控,雲溪不信這些人帶走了陳珂后沒看過監控,如今多此一舉的問道,讓人意興闌珊。

「那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找上你嗎?」

李伊庚挑眉,接過張筱的話頭,一種無形的波動隨著他的話語四散在空氣中。

「不知道啊!」

彷彿對那個波動毫無所覺一般,雲溪歪著腦袋,裝作思考了一番之後肯定的答道。

眼底適時的帶上疑問,一副求解答的模樣。

「上午你也在現場,為什麼沒過去幫忙勸勸?就眼睜睜的看著我們把你姐姐帶走?你們不是親姐妹嗎?」

看著絲毫不受隊長的聲波影響,還裝無辜的雲溪,胖胖的姜旭有些尖銳的開口問道,引得其餘幾個隊友紛紛側目。

想到他的心思,眾人心中閃過明悟,也就沒有阻止。

「我跟姐姐確實是雙胞胎不假,不過我跟姐姐的關係也因為一些誤會而並不親厚,我要是上去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雲溪聳聳肩,彷彿察覺不到周圍怪異的氣氛和他們幾個人之間的眉眼官司一般,語調夾雜著遺憾的開口。

這個男人云溪早就注意到了,是因為從一開始那人就對她帶有敵意。

在那些人插科打諢他也不曾參與。

大家都在嬉鬧,他的沉默就顯得格格不入。

「誤會?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誤會讓親姐妹之間針鋒相對?」

姜旭盯著雲溪風淡雲輕的臉,心中憤恨語帶不平。

他愛慕陳珂,並且從來都沒有掩飾過,可惜那個女人對他若即若離,讓他患得患失。

即便如此也無法阻止他對她的關注,今天聽聞她被舉報,他的心都糾起來了,幸好還未造成嚴重的後果。

但是他也清楚上面給的懲罰並不是他們能更改和質疑的,當得知事情的起因可能跟她的這個雙胞胎妹妹有關時,已經先入為主,將所有的問題都推到了雲溪的頭上,看她哪哪都不順眼。

「我覺得姐姐在媽媽肚子里搶了我營養致使我從出生起就體弱多病,姐姐覺得我搶了父母對她的關注和寵愛,這樣的解釋不知道這位長官可否滿意?」

雲溪承認這一次她的長相偏於甜美可愛,甚至是軟萌,但是並不代表她的性格也是如此。

有人針對得這般明顯,她又怎能讓人失望?

正面剛啊,她是一點都不帶害怕的。

「你什麼態度,信不信我現在就嘣了你。」

被雲溪的態度激怒,姜旭覺得自己受到了輕視,不由得怒聲威脅道。

「你什麼態度我就什麼態度,想嘣了我,就問你敢嗎?還是你有這麼大的權利能隨便開槍殺普通人?況且,我現在並不是你的犯人,只是作為嫌疑人配合你們調查而已。」

「我懷疑你是故意擾亂秩序的偷渡者,並不是真正的林安,我以穿越者管理局特派員的身份正式逮捕你。」

「呵,證據呢?我還懷疑你是外星人間諜呢!」

「信口雌黃誰不會啊!你說逮捕就逮捕,你們那個什麼穿越者管理局是你家開的啊!我倒是一點都不介意幫你們宣傳一番,你們這些人的作為,只是懷疑而已就威脅恐嚇齊下,你想逼著我承認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