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楚南沉聲問。

「我乃……」瘋道人卻是突然怔住了,他是誰?為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

突然,瘋道人回過神,一抬手,楚南竟然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就被他攝入到手中。

「我忘了自己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持獸符而來,我卻沒有忘記要怎麼折磨你。」瘋道人哈哈大笑,提著楚南衝進了一個山洞。

山洞深處,有濃郁至極的能量涌動,山洞裡長滿了各種神葯。

楚南熟記天一神脈神葯圖錄,這裡生長的竟然都是三級四級神葯,按照圖錄的註釋,三級四級的神葯比起同級荒獸的獸晶要值錢十倍,不過在這山洞裡卻生得到處都是。

楚南來不及驚訝,就已經被帶到了山洞的盡頭。

這時,這瘋道人在楚南身上下了數百道禁制,令得他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瘋道人桀桀怪笑起來,看著楚南的目光很是瘋狂。

「葉重樓,我草你媽……你媽太老,老子草你孫女……」楚南此時在心中大罵,感覺他是被葉重樓給坑了,虧得自己還真以為他指的是一條明路,沒想到他把自己給指到了線徑里。

瘋道人似乎頗為享受楚南目中流露出來的負面情緒,這時,他一揮手,憑地時出現了一大團黑泥,這黑泥旋轉著分離,開始繞著楚南的身體進行塗抹。

眨眼間,楚南脖子以下都被塗上了一層厚厚的黑泥,只留出了腦袋。

很快,這黑泥開始硬化,竟是要將楚南給直接變成雕塑。

楚南一開始憤怒的盯著這瘋道人,但卻在突然間,他的憤怒就化為了無盡的痛苦。

他感覺到,這黑泥中有恐怖的能量壓碎了他的皮肉,正在滲進他的身體,他引以為傲的強悍體質,竟然沒有阻擋哪怕一秒鐘。

楚南的臉龐一片青白,扭曲變形,他想要喊,卻是喊不出來。

「知道為什麼把你的腦袋留出來嗎?因為我喜歡看這種痛苦的表情。」瘋道人裂開嘴,豎瞳詭異的一圈圈擴張,如同水中的漣漪。

「忘了告訴你,現在這種痛苦,只能算是初級的。」瘋道人道。

欣賞了半天楚南痛苦的神情,瘋道人轉身出去了。

到了外頭,瘋道人的身形顫了顫,那豎瞳中的瘋戾之意竟然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靜。

「聖境踏上神道天梯第一段,果然有其原因,他的身體與神魂,根本不是聖境所能擁有的,老八這次倒是送來一個像點樣的人,只不過,他身上卻有天魔的氣息。」瘋道人自言道。

眨眼間,時間過去了一個月。

而這個時候,瘋道人才再度返回那山洞。

來到山洞盡頭,瘋道人的目光突然劇烈閃爍,臉上的表情帶上了一絲激動。

此時的楚南,身上那一層厚厚的黑泥不知何時消失不見,此時的他****著身體,一身的肌膚卻是變得黝黑,如同長期暴晒在太陽底下一般。

他的雙眸緊閉,臉龐上再不復當時那扭曲的痛苦之色。

「竟然被吸收了百分之百,之前表現最好的那個傢伙也只是百分之七十。」瘋道人喃喃道,那雙豎瞳透出了激動與欣慰之色,哪還有半絲瘋意。

「可以進行第二階段了。」瘋道人拿出一個袋子,一打開,頓時無數只黑色的蟲子沖向了楚南,一隻又一隻從他的眉心鑽了進去。

楚南本正處於一種奇怪的狀態中,靈魂的入侵讓他在剎那間驚醒過來。

楚南意念沉入意識海,就看到無數只蟲子沖入了他的意識海,啃噬著他意識海的一切,包括紫月神晶,靈魂星辰之海。

這種痛苦,比起之前肉身所受的痛苦要強烈百倍。

痛苦本就是靠強在的意志來忍受,但強大的意志卻是來源於強大的靈魂,而當靈魂陷入到痛苦中時,這種痛苦卻會造成疊加的效果。

楚南只覺得自己的靈魂被啃噬的千瘡百孔,他的意念開始變得飄忽,他的記憶正在流逝。

「不行……我要活,不要死……」那是殘破的靈魂深處湧上來的執念。

楚南的靈魂之力開始反擊,一隻只黑蟲被擊碎,擊碎的黑蟲剎那間化為靈魂之力填補。

但是,這顯然太遲了一些,恢復的靈魂之力遠遠跟不上被吞噬的,這黑蟲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難道,我就要這麼消散,不,我就算要消散,也絕不這麼束手無策的消散。」楚南絕望的吼叫。

「小銀,入我識海,焚燒一切。」楚南吼叫著。

小銀自丹田中蘇醒過來,與楚南斷續的意念聯結起來。

「入識海……不,主人,你的識海承受不了小銀的灼燒。」小銀顫抖道。

「這是我的命令,快,我的靈魂消散后,你重化靈火之種遁去吧。」楚南吼道。

「主人……」小銀叫了一聲,化為一道銀焰衝進了楚南的意識海。

在楚南的意識海中,小銀展開雙翼,開始旋轉,突然間化形的身體消散,而撲天蓋地的銀焰在楚南的意識海中燃燒起來。

無數黑蟲在火海中消散,這火燒了許久才熄滅。

此時,楚南的意識海,已經變成了一片虛無的黑暗世界,沒有任何的生機。

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瘋道人盯著楚南,一盯就是三天三夜,隨即,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

半年時間過去,瘋道人再度出現,盯著楚南六天六夜,隨即,帶著一絲瘋戾之意離去。

一年時間過去了,瘋道人又出現了,這一次,他出現之時,那瘋戾之意已經與之前一般無二了。

瘋道人在山洞裡呆了足足十五天,隨後,他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笑著笑著,他伸出一根指,慢慢點向了楚南的眉心。

就在他的手指觸及到楚南的眉心要將他徹底毀滅時,突然間,他的手指輕輕一顫,他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靈魂波動,他怎麼又有了靈魂波動?」瘋道人喃喃道,那豎瞳中的瘋戾褪去,帶上了一絲期望。

而此時,楚南那虛無黑暗的意識海中,突然有一聲奇特韻律的音節響起,就如同虛無世界產生的第一個聲音。

這個音節一響起,這虛無黑暗的世界突然就出現了一顆星辰。

這是靈魂之星,光芒很微弱,但卻有了細微的靈魂波動。

隨即,又是一個奇特韻律的音節響起。

這一次,隨著這音節亮起的是一排的星辰,靈魂波動驟然增強。

很快,又是第三個音節響起,這一次亮起了一片星辰。

緊接著,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

楚南的意識海就如同宇宙大爆炸一般,一片一片的星海出現,極其壯觀。

直到第十二個音節響起,在楚南意識海的中央,一個紫金色的晶體出現,上面,星界樹的幼苗正紮根其上。

這是楚南靈魂的結晶,是意識海的中央,所有的星海都圍繞著它在運轉。

只是,那紫月神晶卻是徹底消失了,但其氣息卻反而越來越濃郁,它是徹底的融入了楚南的靈魂之中。

那十二個奇特韻律的節奏從頭到尾再度響了一遍,楚南的意識從黑暗中開始蘇醒。

在他蘇醒的同時,他身體內的能量瘋狂攀升中。

原本,楚南在入天門時境界提升到了聖境七層。

而此時,他體內洶湧的玄力再度狂漲,直接對第五玄脈第八顆玄櫛發動了衝擊。

「啵」

玄力勢如破竹,沖開了第八顆玄櫛,而後毫不停頓,直接對第九顆玄櫛發動了衝擊。

「啵」

第九顆玄櫛破碎,第五玄脈被徹底打通,玄力蔓延到了玄脈之頂,平靜了下來。

此時,楚南已達到了聖境巔峰。

「咔嚓咔嚓」

楚南的身體響起了骨爆聲,筋骨之力發出了金屬般的摩擦。

楚南睜開眼,赫然看到了瘋道人那冒光的豎瞳。

「破而後立,向死而生,好。」瘋道人大笑道。

楚南看到瘋道人,心肝兒都是一顫,他給自己帶來的痛苦折磨還真是磨滅不去啊,誰知道他還有沒有其它的手段。

「你想殺我?」瘋道人突然問。

「想。」楚南很誠實的道。

「想殺我的人不計其數,不過,他們都已經在墳墓中了。」瘋道人道。

楚南沉默著,眼前這瘋道人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就算實力大進,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你究竟是誰?與葉重樓是什麼關係,又想對我幹什麼?」楚南問。

「你可以叫我瘋道人,葉重樓是我的胞弟,至於對你幹什麼,你看看你如今的身體強度與靈魂強度。」瘋道人淡淡道。

楚南早察覺到了,他的肌膚變得黝黑,身體強度增強了一倍不止,靈魂強度更不用說了。

「我的實力雖然大進,但卻差一點就醒不過來。」楚南冷冷道。

「哼,醒不過來,又怎配做我瘋道人的弟子。」瘋道人道。

「我可沒說要做你的弟子。」楚南道,想起瘋道人的手段,仍舊不寒而慄。

「這可由不得你,你拿著獸骨符出現時,就已經是命中注定了,哈哈哈。」瘋道人大笑道。

楚南眯了眯眼,警惕的盯著瘋道人。

「放心,你已經經受住了考驗,你現在可是我正式的傳人,我瘋道人萬年來都在尋找衣缽,總算是黃天不負苦心人,讓我找到一個。」瘋道人盯著楚南,高興笑道。

… ?理想總是豐滿的,現實總是骨感的。這天一神脈,就算是這天靈星界,你也能一拳轟碎。」

「我現在感覺我的身體快被你捏碎了。」楚南皺著眉頭道。

瘋道人察覺到用力過猛,立刻縮回了手,只是那盯著楚南的目光依然狂熱,寂無神決,他追隨先祖留下的隱秘筆記,幾經生死,耗費了無法想像的精力,才得到這寂無神決,但他卻發現,這寂無神決對身體與靈魂的要求苛刻到了極致,他想盡辦法也沒能將自己的身體與靈魂塑造的達到要求,最後才沮喪的發現,要想達到要求,唯有年齡在百歲之下的玄修方有那麼一絲希望可以達到。

「你跪下,行拜師之禮吧。」瘋道人對楚南道。

楚南還沒說話,一股巨力就直接籠罩下來,他雙膝無法自抑的跪下,如同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按著拜了三拜。

楚南怒視著瘋道人,瘋道人卻是直接無視。

「為師葉重雲,不過此名早已棄用,世人皆稱為師為瘋道人。」瘋道人的瘋意全無,一本正經道。

「楚南參見師傅。」楚南心中一嘆,事已至此,認命吧。

「你隨為師來。」瘋道人開口道,帶著楚南走到了一個山洞。

山洞內散發著蒙蒙的青光,置身其中,恍若置身於另外一個世界。

「坐下。」瘋道人道。

楚南不由自主的就坐了下來,眼前的青光忽然就開始變幻,化為一個個奇特的圖形,不斷的變換著形狀。

驀然,這些圖形合而為一,直接竄入了他的眉心。

在剎那間,楚南就覺得他的意識海扭曲,那無垠的星空也是變形,中央的靈魂之晶差點就崩碎了。

楚南一聲厲吼,才緩過神來,意識海內產生恐怖的靈魂風暴,這才穩住。

而此時,一段晦澀的信息融入了他的靈魂之中。

楚南不懂這信息,但靈魂卻開始緩緩將之吞噬,他身上的氣息驟然就變得虛無飄渺起來。

楚南這一坐,又是一個月。

一個月後,楚南清醒過來,那團信息已經完全被吞噬,但他卻有些茫然,這驚天地泣鬼神的寂無神決他到底有沒有開始修鍊說沒有的話,他分明感覺到自己的氣息有些不一樣了,說有的話,但這神決怎麼修鍊的他卻完全不清楚。

楚南走出了山洞,但瘋道人卻不在。

瘋道人不在,楚南從破殺刀中將小灰弄了出來。

小灰一出來,就如同炮彈一般竄了出去,繞著瘋魔谷轉了幾十個圈才停下來。

「大哥,憋死我了。」小灰停在楚南面前,化為與他一般高,對著楚南抱怨道。

楚南卻是盯著小灰,它那張鼠臉,怎麼開始有了人形

「卧槽,小灰,你化形了不過你怎麼只化一半,看著太奇怪了。」楚南道。

小灰一愣,一張嘴,一面鏡子就浮在面前,它左照右照,嘎嘎笑著:「大哥,怎麼樣威不威風」

「威個屁,你這張臉別人見了還以為見鬼了。」楚南道。

「審美觀不同,無話可說。」小灰道。

「這是哪裡」小灰問。

「神道院,瘋魔鬼。」楚南回答,將發生的事情簡要的說了一遍。

小灰卻是跳了起來,眼珠子一轉,道:「大哥,我可不想見那瘋道人,我還是在這神道山脈轉一轉,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寶貝吧。」

小灰很沒義氣的溜出了瘋魔谷,楚南笑罵了兩句,心中卻也蠢蠢欲動。

「這瘋魔谷也是憋悶,我也出去瞅瞅吧。」楚南自言道,這念頭一想,他就一秒也呆不住了,直接出了瘋魔谷。

神道院面積極大,有深山老林,有奇峰疊障。

瘋魔谷處於極深處,是神道院禁區。

因為有著瘋道人這吃人肉喝人血的瘋魔在,這一帶一向甚少有人踏足。 重寫科技格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