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我懶得搭理你。」華新扭頭就走。

「你站住!」趙琳涵一把揪住華新的衣服,「今天這事你必須給我說清楚,否則我就報警了。」

「你還有完沒完。」

聽了扮嫩的王阿姨的回憶,華新也能理解趙琳涵童年的孤寂和傷心往事,但被她頻頻糾纏和質問,鬼醫邪華骨子裡的邪性和暴戾也被激了起來,華新蠻橫的掙開趙琳涵揪著自己衣服的手臂。

「好。」

「你不交代清楚,那我們就報警吧。」

顧總你老婆又要離婚 趙琳涵手臂被華新掙開,再次伸手揪住華新,冷冰冰的說道。

她說著就掏出了手機就準備撥打妖妖靈。

趙琳涵哪裡知道,鬼醫邪華骨子裡的邪性和暴戾被她三番五次的糾纏和質問激了起來。

華新一把抓住趙琳涵抓住手機的皓腕,壁咚一聲,就把趙琳涵壁咚到了牆上發出一聲低沉的撞擊聲。

「你……」

「你想幹什麼?」

趙琳涵被撞的背後一疼,滿臉憤怒的看向華新。

「你不是說我是衣冠禽獸么?那我就衣冠禽獸給你看看。」華新一臉邪魅的盯著趙琳涵。

「你放開我,你這個人渣。」

趙琳涵一隻手被華新按在了牆上,另外一隻手不由一個耳光甩向華新。

啪!

耳巴子的聲音並沒有傳來,反而被華新抓住了另外一隻手,按在了牆上。

「畜生,人渣。」

趙琳涵滿臉的憤怒,暴躁得對著華新大胯胯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碰!」

華新抬腿一擋,就擋住了趙琳涵的撩陰腿。

「畜生,人渣。」

「你怎麼不去死,醫院天天都在死人,為什麼你就不去死。」趙琳涵暴躁得對著華新連連踢了過去。

砰砰砰!

華新伸腿就擋,也被趙琳涵激得不耐煩了起來。

啪!

他鬆開趙琳涵的一隻手,閃電般的點在了趙琳涵的檀中穴上。

她抓著手機的手下意識的就準備砸向華新,卻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哼。」

「那我就畜生給你看,人渣給你看。」

華新眸子里邪性四溢,勾著嘴角盯著趙琳涵的眸子。

「嘖嘖。」

「好一個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冰山女神,不僅冷,而且脾氣這麼暴躁,不愧也是不良少女出生。」

「看看。」

「看看。」

華新邪魅的審視著趙琳涵。

她雖然披著白大褂,卻不像護士MM的護士袍是扣上紐扣的,而是敞開著的。

「嘖嘖,白襯衣,一字扣小西裝,頗有精英白領的味道,而且事業線資本雄厚。」華新邪魅的眸子審視著趙琳涵白大褂裡面的穿著和傲人胸圍。

高冷的冰山女神趙琳涵剛才的鄙夷,憤怒和暴躁瞬間消失不見,眸子里儘是迷惑和恐慌。

「怎麼回事?」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動不了了?」

趙琳涵心裡一陣慌亂,卻見華新對著自己的身體指指點點的審視著。

「OL西褲把你的腰腹襯托得如此平坦和誘人,嘖嘖,雖然穿著板鞋少了高跟鞋的性感味道,但露出的白皙腳背還是那麼的讓人眼饞,你說我該怎麼禽獸給你看,怎麼人渣給你看呢?」

華新邪魅的眸子審視著趙琳涵,一副嘴饞留口水的模樣。

「比如就這樣禽獸給你看看吧。」

華新旋即就吻上了趙琳涵的紅唇。

吐氣如蘭的馨香不由傳進了華新的鼻尖,那麼的誘人。

華新順勢就撬開了趙琳涵的牙關,品嘗著她的小舌頭。

而趙琳涵的整個身體都僵住了,感受到華新吻上了自己,還撬開了牙關。內心頓時就是一沉,一顆心咔嚓一下子就碎了,心臟狂跳了一陣彷彿心死了一般突然弱了下來,臉上的淚水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順著臉頰滑落,滾落到了兩人的嘴邊。

華新嘗到了趙琳涵淚水裡面鹹鹹的味道,也感受到了趙琳涵的恐慌和無助甚至有心死。

「罷了。」

華新腦子裡面旋即就回蕩著扮嫩的王阿姨的回憶,心裡一軟。

他便鬆開了趙琳涵的紅唇,打量了一下這個外表如同冰山一般的女神,而內心卻傷痕纍纍的柔弱菇涼。

華新旋即扭頭就走,走到門口的時候,這才隨手一個小石子擊中了後者的檀中穴。而趙琳涵僵硬的身體頓時一軟,緊貼著牆壁抓著手機警惕著華新。

華新沒有再糾纏趙琳涵,而是出了病房。

「呼。」

趙琳涵見到華新走了,整個人頓時如同虛脫了一般靠在牆上軟軟的滑倒了地上,坐了下來。

「嗚嗚,嗚嗚!」

儘管趙琳涵平時一副冰山女神的模樣示人,但她內心也有脆弱之處。

她坐在地上,抱著雙腿,把頭埋的低低的抽泣梗咽著。

良久,她才止住了哭聲和心裡的委屈。

碰的一聲,她關上了病房門並從裡面反鎖。

然後坐在了扮嫩的王阿姨病床邊另外一張陪侍的病床上,獃獃的凝視著睡得香甜的王荔枝。

另外一邊,性感少女插著氣管被送進了病房。

華洋隨後也趕到了性感少女的病房。

性感少女看見華洋進了病房,插著氣管的她撇過了頭去。

華洋進了病房后,坐在了另外一張陪侍的床邊,凝視著撇過頭去的性感少女。

「今天謝謝你。」

「如果不是你給我哥哥打電話,我真不敢想象被同學給賣了的下場。」華洋一想到這裡,心裡一陣心有餘悸。

但,性感少女撇過了頭去,根本沒有理會,而且也沒法理會。

經歷了生死之後的性感少女,內心是極其複雜的。她的內心很疼,也很苦。同樣回憶起了,自己割了喉躺在血泊之中的時候,望向同伴的那一幕。

沒人在乎自己,沒人關心自己。

昔日那些勾肩搭背,抽煙喝酒逛夜店的所謂朋友在自己要死的時候都沒有出現在自己的身邊,而是遠遠的彷彿路人一般的看著自己,就那麼的看著,而無動於衷。

‘ 「我要好好的活下去,而且還要活的更好更精彩!」

性感少女經歷了生死之後,彷彿大徹大悟的一般對自己說道。

而她就這般偏著頭,任由眼角的淚水無聲滑落。

華洋陪著性感少女,躺在了另外一張病床上。

翌日。

扮嫩的王阿姨幽幽的醒了過來,她只覺得昨夜睡得異常舒坦,睡得很沉很香。

她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眼光餘光就看見了身邊病床上的趙琳涵。

「這丫頭。」

扮嫩的王阿姨眼神柔和得凝視著趙琳涵。

只見趙琳涵穿著白大褂,就這樣疲憊的側卧在病床上。

她掀開被子,穿好了高跟鞋,高跟鞋敲擊著地面發出清脆而好聽的聲音。她輕手拉過被子就準備替趙琳涵蓋上的時候,趙琳涵卻幽幽的醒了過來。

「琳涵,你這孩子,也得顧著點自己的身體,入秋了天氣涼,晚上怎麼能這麼睡在這裡呢。」扮嫩的王阿姨關切的語氣中透著責怪。

「王荔枝,華新不是個好人,昨天晚上如果……」趙琳涵看著王荔枝脫口而出,只是話到了嘴邊卻硬生生的吞咽了下去,提醒道,「反正他華新不是個好東西,你以後少干撮合我們的事情。」

「他怎麼了?」

扮嫩的王阿姨奇怪的問道。

「姐覺得那小夥子很是不錯的,能力又強,也挺會關心人的。」扮嫩的王阿姨說道。

「衣冠禽獸。」

趙琳涵聞言,惡狠狠的說道。

她旋即盯著扮嫩的王阿姨,板著臉糾正道:「王荔枝,你多少歲了?我和你說了多少遍了,你是我媽不是我姐。」

「那又怎麼樣?」扮嫩的王阿姨笑著坐在了趙琳涵的身邊,「我們母女走出去,誰不說我們像姐妹啊,可沒人說我們像母女。女人,要活得年輕。」

「哼。」

趙琳涵冷哼了聲,她想糾正自己老媽王荔枝這個稱呼已經很多年了。

可王荔枝不允許她叫她媽,要叫她荔枝姐,她糾正不過來,可不想叫她什麼姐,就只能直呼其名了。

「好了,好了。」

「我們可是好姐妹呢。」

扮嫩的王阿姨摟著趙琳涵的肩膀說道,笑臉盈盈。

「哼。」

「懶得搭理你。」

趙琳涵憤憤道。

「好了拉。」

「一個稱呼而已。」

「難道你要讓你媽活得像個黃臉婆一樣啊。」

扮嫩的王阿姨勸說著趙琳涵。

趙琳涵糾正不了王荔枝的這個念頭,也懶得說話。

「對了。」

「你和華新那小夥子怎麼回事?」扮嫩的王阿姨一臉好奇,「你怎麼對她有很大成見的樣子。那小夥子真的不錯,能力強,尤其是醫術,昨天晚上一個像你當年一樣的不良少女被割喉了,也算是自己割的吧,在夜店那種地方,像割喉這種程度的情況,鮮血湧進喉管裡面堵住了氣管,怕是要不了一兩分鐘就死了,根本等不到救護車過來就去了,可他硬是救下了那菇涼的性命送到了醫院。」

「衣冠禽獸而已。」趙琳涵撇了撇嘴,根本不信。

「琳涵,你是不是對他有什麼誤會啊,我覺得這小夥子真的不錯。」扮嫩的王阿姨繼續說著華新的好話,想要撮合華新和趙琳涵兩人。

「好好好。」

「王荔枝你多少歲了,還這麼天真,昨天晚上要不是我撞見他,她就把你給迷J了。」趙琳涵被王荔枝不斷撮合他和華新的想法給氣得脫口而出。

「迷J?」

扮嫩的王阿姨一愣,恍然大悟。

「好吧。」

「那是你想多了。」

「姐連華新的酒水都沒喝一口,他怎麼給姐下藥,怎麼迷J姐。」扮嫩的王阿姨拍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姐身上的衣服還完好無損,也沒感受到被人脫過的痕迹,那裡也沒什麼異常的感覺,他哪裡迷J姐了。」

「是。」

「昨天晚上,姐是喝了些酒。不過也就是幾罐百威啤酒而已,而且還是姐自己買的。想到那個被割喉的菇涼,姐就想到了小時候的你,所以就喝了幾罐啤酒。是,最後是他把姐抱進病房裡面的,可他也僅僅是給姐脫了鞋罷了,可沒幹什麼。」扮嫩的王阿姨解釋道。

「哼。」

趙琳涵根本不信:「昨天晚上,你就像死豬一樣。我怎麼叫你都叫不醒你,不是他給你下了葯還是什麼?如果不是我撞見了,他把你迷J了,你能知道么?」

「是嗎?」

扮嫩的王阿姨疑惑的道:「姐昨天晚上睡的是很沉,但是也很香啊,今天早上一起來,從來沒這麼精神過,姐也是醫務工作者,知道被下了葯第二天可不會有這麼好的精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