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幹什麼?」

葉凡對於辦實事被人打攪可是深惡痛絕,以前是龍月,現在就連母娘這混蛋竟然也有了這種嗜好。

母娘笑嘻嘻道:「這可是好事啊,主人聽后絕對會高興的。」

「什麼事情快點說吧,沒見我正忙嗎?」

葉凡不耐煩的打斷了母娘的話。

母娘嘿嘿笑道:「主人啊,屬下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這個邪武族的人似乎跟邪惡母巢有著很是密切的聯繫。」

葉凡愕然道:「你才發現?」

母娘探手道:「這件事情可不能怪屬下,我們很早就分開了,這些邪武族是邪惡母巢後來製造出來的一種種族,屬下沒有見過他們這有什麼奇怪的。」

葉凡皺眉道:「那你如何確信他們就是邪惡母巢創造的生靈?」

母娘嘿嘿笑道:「剛剛稱主人跟金麗斯辦事時,屬下弄了一點她的基因,發現果然很有邪惡母巢的風格,屬下百分百保證這個邪武族就是邪惡母巢製造出來的一個種族。」

葉凡突然道:「那其他種族會不會也是這樣?」

母娘攤手道:「這個屬下就不得而知了,必須將他們的基因解讀才行,不過屬下敢肯定當年那場邪神一脈的大戰,很有可能是邪惡母巢挑起來的。」

葉凡對這種典故可沒有什麼興趣,他現在最為關心的是如果邪武族真的是邪惡母巢製造出來的,他能不能將他們徹底收服。

「這個當然可以,不過必須經過傳承之塔才行,雖然邪惡母巢不是第一層傳承之塔所管,但它畢竟是傳承之塔的一部分,第一層傳承之塔還是有辦法讓主人掌控這個種族的。」

葉凡也不敢母娘廢話,他直接召來傳承之塔器靈道:「母娘說這個封印在神殿中的邪武族是邪惡母巢製造出來的神靈,不知道可有辦法讓我收服他們?」

傳承之塔器靈愕然道:「真是這樣嗎?」

母娘急忙一臉諂媚的道:「絕對是這樣,屬下絕對不會判斷錯誤。」

傳承之塔器靈點頭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辦法讓你收服這個種族,不過這一切都要看他們的血脈到底還遺留下邪惡母巢自身屬性多少。」

傳承之塔器靈很快就將母娘的探測接管,作為傳承之塔,一切設備等級上都要超過生命母巢戰艦,很快傳承之塔器靈就有了答案。一段信息直接傳遞給葉凡,傳承之塔器靈的話很快在他的腦中響起。 「這個邪武族的確是邪惡母巢製造的生靈,我這裡有一套專門用來激活他們血脈的咒語,只要主人施展,就能夠讓他們血脈蘇醒。這個咒語是當初帝尊親自留下的,這不但是激活各大母巢煉製神靈血脈的一種咒語,還是一道效忠咒語,一旦接受這個咒語激活,這些神族後裔就會向主人效忠。」

聽到傳承之塔器靈的話,葉凡很是振奮。

「這個咒語對任何一個母巢製造的神靈都有效嗎?」

「當然有效,不過一切都要跟主人的實力掛鉤,好在這裡是神殿內,修為都被壓制,就算是神力也被壓制到仙境的水平,這樣主人才可以收服真正的神靈,不然主人就算是掌握著最高激活咒語,也只能幹瞪眼。」

葉凡對於傳承之塔器靈的話自然贊同,神靈那是一種完全超過他目前等級的力量,他自然無法將之操控。現在能夠使用,他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掌控一批實力強大的神靈,將來絕對好處無窮,他現在很希望整個神殿中被封印的神族都是邪惡母巢製造的,那樣一來,他瞬間就能翻盤。

得到了最高激活咒語,葉凡自然就要用,他的神念瞬間回到自己身體中,這個時候金麗斯完全進入狀態,被他一次次的天賦技能轟得醉眼迷離。金麗斯可是真正的神靈,要不是這裡是神殿內,一切力量都受到最嚴重的限制,同時葉凡還穿了一件獨特的身體,怕是還真吃不消這個女人。

這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神體強橫無邊,就相當於是真正的神器,如果葉凡還只是仙境武者,他跟金麗斯辦事,那就是拿著仙器去攻擊神器,不劍斷戟折那才有鬼。

葉凡沒有理會喜歡主導掌控一切的金麗斯,他瞬間就開始吟唱傳承之塔器靈傳過來的激活咒語,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這類咒語,他倒是熟門熟路,很快就找了感覺。

咒語的力量異常神異,這絕對是神咒,葉凡清晰感應到屬於身體上所穿的神體中的神力竟然被調動了,竟然不受整個神殿力量的壓制。

「轟!」

神咒威力不同尋常,一瞬間就引動了金麗斯體內的血脈之力,只讓她的血脈劇烈震動起來,無數玄奧的力量湧現,讓她本人都感到不知所措。

金麗斯自然知道跟葉凡辦事,有可能激活自己隱藏的血脈,但她絕對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方式,她是真正的神靈,對神力自然敏感,她第一時間就知道這一切都是身下這個被自己鎮壓的男人做出來的。

「你到底是誰?」

葉凡笑道:「你們邪武族是否是從一個叫做母巢的東西中誕生的?」

「母巢?」

金麗斯渾身一震,吃驚異常道:「你說的可是母神?」

葉凡興奮的道:「我說的自然就你們的母神,實話跟你們說,你們母神其實來自一個叫做傳承之塔,而我恰好就掌握了傳承之塔,自然就有了激活你們血脈的神咒。」

金麗斯還想說什麼,她體內的血脈突然間劇烈震動起來,一股恐怖神力湧現,竟讓她的修為一瞬間就破入仙王境,恐怖的力量爆發而出,整個牽動內的一切都被震得粉碎,不過被它鎮壓的葉凡卻完好無損,好像一切力量都在下意識的避過他。

一切都很順利,最高激活神咒,讓隱藏的血脈完全顯露,它所爆發出的力量瞬間就讓金麗斯擁有了仙王的實力。

金麗斯想要興奮大叫,來宣洩自己此刻激動的心情,不過她很快就被葉凡翻身壓下,本來以她的實力是不可能讓他翻盤的,可一股強所謂有的柔情將她主導,讓她發自內心的想要嘗試被他撻伐的滋味。

霸王卸甲狂風暴雨而來,這是葉凡第一次征服一尊真正強大神靈,那滋味絕對無法言喻,一時間彼此都沉浸其中。

……

風雨終有結束的一刻,獲得了仙王境力量的金麗斯很是興奮,穿戴整齊的她想要給葉凡施禮,這種衝動是發自內心的,哪怕她已經跟他發生了最為親密的**的關係,她的本能還是將自己定位在一個屬神之上,她屬於他,獻上自己的**是一種義務。

葉凡擺手道:「不用施禮,你是我的女人,可不是我的手下。」

金麗斯笑道:「我根本就無法抗拒你的命令,今後你說什麼局勢什麼吧,我聽你的就是。」

葉凡哈哈笑道:「這可不像你們邪武族女人的風格。」

金麗斯看著葉凡道:「這個規矩是對其他男人來說的,在你面前,我永遠是一個真正的女人,而不是實力強大的族王跟邪武族女武士。」

葉凡一把將金麗斯摟入懷中,真正掌控一尊神靈,這種感覺還是一場美妙的,雖然已經金麗斯做過男女間所能做的一切事情,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的吻住她的紅唇。

「母親大人!」

葉凡跟金麗斯的激情熱吻並未持續太久,寢宮的門被推開,一身盛裝的金娜一臉興奮的出現,她看著依偎在葉凡懷中,臉上儘是興奮之色的金麗斯道:「母親大人,你突破了!」

金麗斯看著金娜笑道:「我突破了,這一切都是咱們男人的功勞,如果你馬上跟他洞房,也能迎來屬於自己的突破。」

金娜興奮的道:「真是太好了,母親現在也是仙王,娜兒要看血王那傢伙還敢不敢在我們邪武族的面前耀武揚威。」

金娜對於邪血族的人可謂深惡痛絕,自從她懂事以來,邪武族就收到邪血族的欺壓,要不是她的母親修為不如血王那個傢伙,他們強大的邪武族豈會龜縮在這個地方,早就將邪血族的人幹掉了。

「娘啊,這次你突破了,咱們是不是馬上去找邪血王那傢伙算總賬。」

金麗斯搖頭道:「咱們現在最為重要的不是去找那個傢伙的麻煩,而是盡最大的努力提升邪武族的力量。」

金娜笑道:「母親說得對,可惜像他這樣的男人太少了,不然我們邪武族一定能夠超越所有神族。」 進攻母源神殿這絕對是整個所有神族最為重要的一次行動,這關係到自由,所有種族都不敢有任何馬虎。第三層神殿是邪血族作為霸主,邪武族次之,不過這一層神殿空間並不止兩大種族,還有無數個小部族。當然,所謂小部族完全是相對於邪血族跟邪武族來說的,像人口數量達到億計的足有十多個部族,他們都是兩族的附庸種族。除這些種族外,還有不少小神族,不過人口跟規模都很小,處在第三層神殿邊緣地帶,實力只能算是一般。像這種神族在神殿世界中是沒什麼地位的,邪血族非常霸道,要求這些神族所有的人都必須參加這場征伐之戰,顯然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這些神族是否還能繼續傳承下去。

邪血王並不在邪血族,如今正坐鎮第五層神殿,那裡將是邪神一族對抗母源邪母的最前沿,作為話事者,自然不會親臨部族。當然,這是邪血王的自信,他認為在第三層根本沒有人膽敢反抗自己,就算是邪武族也只能屈服於自己的淫威之下。

邪血王這麼認為,整個邪血族自然也這麼認為,在第三層神殿世界中,他們邪血族就是主宰,所有人都要圍繞他們邪血族轉,誰敢不買賬,誰就要面臨他們邪血族的討伐。

露西的試煉之旅 邪血族坐鎮神殿,靜等整個第三層神殿的神族集結,作為一直被他們打壓的邪武族自然要受到特別款待。

葉凡還沒有踏足神殿就感受到氣氛的異樣,所有人似乎都在等著看邪武族的笑話。

邪武族完全被孤立了!

葉凡清晰發現就算是原先屬於邪武族的附庸神族現在都在跟邪武族保持距離,原本邪武族早就發出召集令,號令那些附庸神族的人過來邪武族地盤集合,但是直到出發那一天,都沒有一個人過來。

這種事情也就剛剛發生不久,顯然事情應當就是從這次各大神族的族王決定進攻母源神殿開始,看來邪血族的人應當已經做通第三層神殿世界所有神族的工作,將邪武族孤立出來。

金麗斯畢竟做了很多年的族王,雖然心中惱火這些人的見風使舵,但她還是沉得住氣的,而金娜就完全不同了,剛剛激活血脈,一身實力正式踏足斬仙境,讓她很是自負,雖然這種實力在神殿四大世界中根本不算什麼,但還是讓她傲氣十足。

金娜冷哼一聲,將自己的不滿完全表露出來,一雙碧眼內全是憤怒之色,不過很快她的嘴角綻起一抹冷笑來,如今整個邪武族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經過血脈的激活,除母親碧利斯外,還有一名女武士踏足仙王境,這等實力已經超越了邪血族,她真想這些傢伙看到邪武族的實力后的表情。

葉凡對於這些倒不是太過在意,他畢竟不是邪武族的人,這次收服邪武族算是他進入神殿第三層最大的收穫,不過他的收穫明顯不僅如此。葉凡自己既然能夠將身體當做衣服來穿,其他人自然也可以,他讓母娘弄了一大批身體,專門交給鸞衛、神衛、神母來穿。這樣做的好處就是所有人的神力都達到媲美斬仙的地步,三千鸞衛、三百神衛、三百神母,雖然只有三千六百人,但實力絕對強橫無邊,完全能夠比得上邪武族激活了血脈的最強邪武衛。

穿上神體,好處自然不止提升了修為,還讓所有人具有了媲美神族的身體屬性,這樣一來,邪神一族這些神靈就不會知道他們並不屬於神族這一事實,可以避免很多的麻煩。

神殿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僅從外表上看去,這是一座能夠容納千萬人的巨大城市,不過一旦進入神殿就會發現,神殿的規模遠超人們的想象,就算是將整個第三層神殿世界的人裝進去都不成問題。

邪武族這次可是帶來了整個邪武族最強的武力,整個邪武族人口億萬計數,全族最強武力絕不是幾萬人就算完事,足足有千萬之數,當全都集結起來時,看到那一望無垠的壯闊場面,他除了震撼外還是震撼。

葉凡收服了邪武族的核心成員之後,就算是徹底控制了邪武族,他從所有邪武族女武士中挑選出一百萬最為精銳的邪武族帶入傳承之塔,專門進行血脈激活。當然,葉凡並非僅僅只對百萬邪武族女武士進行血脈激活,主要是事情必須有先後,他先將最強的一批激活,剩下的完全可以等之後在進行。

這次前往神殿,跟著金麗斯的就是這一百萬邪武族女武士,她們的實力統統上了一個等級。為了隱藏她們的實力,葉凡特意向母娘討要了屬於神母特有的神甲,僅從外表上看去,這些邪武族的女武士實力並沒有提升。

百萬圓滿境武仙兵臨城下,那個壓迫還是很恐怖的。這一幕讓原本想要刁難邪武族的邪血族守門者眼皮直跳,他們原本是想給邪武族下馬威的,但是當邪武族將族中最強的武力帶過來時,他們就要考慮將這批人放進去會不會引發讓人難以預料的後果。

血狼神臉色很是陰沉,本來邪血族的三人猜測,邪武族的人就算是無法抗拒這次徵兵,他們也不會將族中最精銳的力量派來,但是他們完全沒有料到,邪武族最強的一支武力已經出現在成為。一旦讓這支恐怖力量入城,他們邪血族在沒有邪血王這個仙王境恐怖高手坐鎮,邪武族要是想要幹什麼的話,邪血族絕對要吃不了兜著走。

血狼神感到騎虎難下了!

神殿是最大的屏障,百萬邪武族最強女武士並不算什麼,可是一旦放她們進來,邪武族一旦想要做什麼,他們邪血族就要掂量掂量了。

血狼神本來還想給邪武族的人來一個下馬威,現在他感覺還是不要惹惱了邪武族這些女人,萬一她們衝動起來,發生什麼衝突,他們邪血族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血狼神絕對是一個強者,他的一身修為達到半步仙王境,原本跟金麗斯實力不相伯仲,他自然認為自己能夠跟金麗斯平起平坐,第一時間出現在神殿城樓之上,看著高坐於戰車上的金麗斯,他笑道:「沒想到金族王竟然會將邪武族最強的武力帶來,這實在是讓人有些意外啊。」

金麗斯笑道:「這是所有族王共同決定下來的事情,本族王又豈能從中作梗,自然要全族相應號召,這次不單將最強的武力帶來了,還帶來了邪武族最精銳的千萬大軍,她們如今都在本王的神域世界中,隨時都可以調用。好了,血狼啊,還是將我們放進城吧,這樣早一點去第五層神殿集結,不用耽誤最後的大戰。」

血狼神嘴角在抽搐,不知為何看到眼前的金麗斯時,他一顆心在狂跳,似乎自己忽略了什麼,竟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只覺告訴血狼神將邪武族的人放進城中絕對很麻煩,可是他沒有任何理由決絕,要進入第四層神殿世界,就必須進入神殿,至於提出放下武器,他自然不會提出這種腦殘的條件,對於一尊武仙來說,身體也可以成為最強的武器,放不放下武器都沒有什麼區別。

「怎麼?難道我們邪武族的人不允許踏足神殿不成?」

血狼神嘴角狠狠抽搐一下,他敢想說話,一道大笑聲從身後傳來道:「邪武族的人當然能夠進入神殿,不過嘛這裡畢竟是我們邪血族的地盤,邪武族的人畢竟跟我們向來就是敵對關係,讓你們進入其中這可是要冒巨大的風險的,你們必須受到一定限制才行。」

出現在神殿城牆上的是一個胖子,他的身體中散發出絲毫不弱於血狼神的力量,他同樣是一尊半步仙王,是邪血族數一數二的人物。

血龐聽著大肚腩站在城牆上,他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金麗斯,目光很是放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的胸脯,那深深的乳溝從他這個角度完全可以盡窺全貌。血龐暗自咽口水,他自然知道血王一直在窺視金麗斯,不過他很清楚血王喜歡跟人分享自己的女人,只要金麗斯成了血王的女人,他絕對有機會分得一杯羹,只要想到能夠將金麗斯剝光壓在身下,他某個部位就不受控制的蠢蠢欲動起來。

金麗斯如何感受不到血龐貪婪了淫邪的目光,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道:「不知道有什麼限制條件?」

血龐陰笑道:「咱們兩族畢竟是敵對關係,這裡是神殿,乃是我們邪血族的根基所在,我們怎門能夠讓你們邪武族的精銳力量肆無忌憚的進入城中。你們要進入城中可以,不過要自封修為才行,不然你們還是在城外等著吧。」

自封修為!

真是欺人太甚啊!

邪武族的所有女武士全都聽到了血龐的話,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體內的力量沸騰起來百萬女武士的力量匯聚在一起,一股可怕的風暴絕對能夠輕易撕碎一尊半步仙王。 血龐瞳孔猛地一縮,看到邪武族女武士這恐怖的實力,他更不敢將人放進來了。這可是一百萬武仙圓滿境的恐怖武者啊,她們聯合起來一擊怕是都能將他們邪血族的核心成員轟殺成渣了。

血龐心中頓時對血王弄出來這麼一出感到很是棘手,讓邪武族的精銳力量去送死,他自然拍手稱快,但萬一這些女人想不開,先一步將邪血族的大本營摧毀,他們邪血族找誰訴苦去。

血龐嘿嘿笑道:「邪武族的女武士真不愧是最為獨特的戰士,一個個實力就算是邪戰一族的人怕是也要差不少,你們還是將修為自封吧,不然我還真不敢將你們放進來,萬一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那就麻煩了。」

金麗斯看著血龐淡然道:「你真當我們是傻子不成,將修為自封,一旦進城,你們怕是立馬就會將我們擒拿,那個時候還不是任由你們說了算。」

血龐笑道:「你們看著辦吧,如果不自封修為,我們是不會讓你們邪武族入城的。」

血龐的臉上完全就是有恃無恐的笑容,似乎他篤定邪武族的人根本就不敢耍狠。

金麗斯冷笑道:「自封修為那是不可能的,既然你們邪血族拒絕我們邪武族的入城,那我們乾脆就在城外駐紮了,知道你們邪血族同意放行再說。」

金麗斯可不是說笑威脅血龐,她直接一揮手,瞬間百萬女武士就開始在城外紮營。金麗斯將命令下達之後,就不在理會血龐,而是直接駕馭自己的在戰車,離開神殿,完全就是一副安營紮寨的架勢。

血龐的臉色陰沉下來,他冷哼道:「本座倒要看看,你們邪武族能夠僵持到何時去,一旦所有族王怪罪起來,你們就將成為第一個進攻母源神殿的炮灰。」

血狼神皺眉道:「老龐啊,我感覺事情有些不同尋常,那個金麗斯完全就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她肯定有所持啊。」

血龐冷笑道:「她能有什麼依仗,難道她還能突破到仙王境不成?嘿!如果她是神裔的話,這個還是有可能的,可惜她是一尊真正的神靈啊,那樣一來在這個限制神力的地方,她根本不可能突破到仙王境。」

看著一臉自信的血龐,血狼神看著開始安營紮寨和的邪武族女武士,心中不由感到很是不安,從他第一次看到邪武族的女武士開始,就感到事情有些不同尋常,就算是他們邪血族的人,在知道要進攻神殿時,都沒有將自己最精銳武力了派出去,這個邪武族不會不明白這一點,一旦他們最強的武力離開第三層神殿世界,保證瞬間就會被他們邪血族吞併掉。

雖然血狼神懷疑邪武族有問題,但是他並不能決定什麼,他的實力雖強,但也只是一個戰將,真正能夠在血王不在的情況下掌控邪血族的也只有這個胖子。看著胖子一臉的自信,血狼神皺了皺眉頭,什麼也沒有說,雖然他不能掌控邪血族,但是如果真的出了問題,也不用他來負責。目光看向邪武族紮營之地,血狼神徹底沉默了。

……

「你打算怎樣?」

葉凡一把將生悶氣的金娜摟入懷中,看著一臉淡定的金麗斯不由臉露微笑。

金麗斯冷笑道:「以前我們邪武族差的就是頂級戰力,現在這個頂級戰力已經補齊,那我也是有資格參加族王大會的,這件事情如果真的鬧起來,倒霉的只是那個該死的胖子罷了,我們邪武族不會有任何問題。」

金娜冷哼道:「母親太溫和了,照我說咱們應當直接將那個該死的胖子給滅了。」

金麗斯搖頭道:「他躲在神殿中,我們能夠奈他何,不然我早就將他幹掉了,豈能容忍他在我面前張狂。」

金娜看著葉凡道:「相公啊,那該死的胖子一臉猥褻之極的看著母親,你絕對不能放過他。」

葉凡臉色陰沉道:「我自然不會放過這傢伙,不過你母親說的對啊,咱們如果無法進入城中,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們。」

金娜笑道:「相公不是跟邪母有聯繫嘛,難道就沒有辦法打開神殿的門戶。」

葉凡搖頭道:「我們跟邪母的聯繫絕對不能夠讓任何人提前知道,不然最終的大戰可能會出現所有神族圍攻我們的事情。」

金麗斯點頭道:「相公說的對,現在我們不能讓人知道我們跟邪母有聯繫,憋屈一點沒有關係,反正如今不但我擁有仙王境力量,還有武妖,那些族王絕不會再拿以前的眼光看我們。」

金娜很是妒忌道:「真是的,武妖姐姐以前對誰都不理睬,就算是人家有意親近,她都不理人家,可是如今卻心甘情願做相公的貼身女衛,實在是不公平啊。」

武妖冷然道:「你接近我完全就是有目的的,我為什麼要理你。」

武妖有著邪武族第一美女之稱,不過她的美麗是一種冷艷之美,整個人冷冰冰的,不管是對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葉凡曾讓武妖笑過,不過美人兒臉上的表情很是僵硬,擠了半天都沒有擠出一個笑容來,這讓他明白,她真的從未笑過,也不知道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不過武妖雖然就是一個冰山美人,但她對葉凡卻表現出唯命是從的特性來,不管要求她做什麼,她都會二話不說照做。用母娘的說話,武妖是母巢製造神靈中的一種狂信徒,他們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他們的神主,顯然葉凡激活了武妖的血脈,武妖視他為自己的神主,別說是讓她笑一個,就算是讓她脫光衣服將自己獻上來,她也會用最虔誠的態度來完成。

葉凡自然沒有讓武妖將自脫光獻上來,他只是說了一句喜歡鸞衛那身裝束,她立馬就照做。說實話葉凡也沒有想到武妖有著一雙極為驚人的美腿,看著她黑絲包裹下的雙腿,他心中就容易產生一種犯罪的衝動。

金娜不服氣道:「相公那道就沒有企圖啊,別以為我沒看到,每次他看到你的屁股跟腿時都硬了。」

葉凡沒有料到金娜會直接將自己的陰暗心理揭穿,不過武妖只是淡然道:「公子別說是看了,就算想要用,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獻上。」

金娜頓時無語了,武妖的態度讓她有種挫敗的感覺,不過她絕不是一個輕易認輸的主,眼中閃過狡黠的光芒,笑嘻嘻道:「相公想要,你快將自己的屁股跟美腿獻上啊。」

武妖冷冷的瞥了一眼金娜,沒有理會他,不過她的目光看向葉凡,似乎只要他點頭,她立馬二話不說獻上來。

葉凡暗自一笑,他自然沒有提出這樣的條件來,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時間其實是很重要的,邪血族搞出這一出來,他認為這反而對他們有利,他可以將所有的時間都利用起來,讓跟多的邪武族的女武士激活血脈。

要激活血脈並不用葉凡親自動手,只要邪武族的人自己掌握了神咒就可以自行激活,不過這樣一來就會存在著很大的區別。就像武妖,是由葉凡親自激活的,這樣她就只信奉他一人,而如果是由其他人激活的,就會受到這人的節制,雖然同樣會聽他的命令,但這其中有了一個轉接,很難產生一種將他是做一切的信仰來。

對於這點弊端,葉凡並不在意,他不需要所有人都將所有信仰給自己,這樣雖然將一切都掌控在手中,但耗費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葉凡真的這麼做,就不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誒完成百萬邪武族女武士的血脈激活。

百萬邪武族女武士的激活是通過很多人完成的,葉凡真正掌控的只是金麗斯,不過這樣足夠了,只要金麗斯不背叛他,他就能完全掌控這支最強武力。

這次進入第五層,僅僅依靠百萬邪武族女武士遠遠不夠,葉凡已經了解到整個邪神一脈的武者數量數以億計,一百萬扔進去怕是連一朵浪花都激不起來。只有將所有邪武族女武士的血脈激活,葉凡才有把握在進攻神殿時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葉凡將咒語交給了金麗斯母女,讓她們從邪武族挑選出一批資質出色的女武士,讓后開始對整個邪武族女武士開始血脈激活。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邪武族大軍一直在神殿外駐紮了十多天,金麗斯母女一直忙著激活族人血脈,自然沒閑工夫去管邪血族的動向,而葉凡也沒有閑著,他讓武妖挑選一比跟她像似的邪武族女武士,組成一支只屬於他的女武士。讓葉凡稍稍意外的是邪艷,她竟然也在邪武族招收信徒,而且讓他更為吃驚道是,這些信徒都可以獲得她本體的力量加持,一尊斬仙圓滿的女武士,竟然能夠爆發出無限接近仙王的武力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