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不知好歹,竟然敢出言不遜……」

「哼,我倒要看看,一個廢物敢做什麼?能做什麼?」

錢自來面色變得陰沉,放開摟著曾悅靈的手,慢慢跨出幾步。

他每走出一步,氣勢便攀升幾分。

走到距離趙崑崙十餘步的時候,停了下來,氣勢達到了頂峰。

他的氣勢猶如實質,令得圍觀的人禁不住朝著後面退去,避開他氣勢的鋒芒。

有人低聲驚嘆:「好厲害,竟然比一般的淬體四重厲害多了,難道因為是大家族功法的緣故……」

「何止,我看就是一般的淬體五重六重,也不過如此……」

「唉,趙崑崙這傢伙沒半分修為,忍忍就過去了,何苦因為一時氣憤惹下這等禍事呢?」

「不提錢家,就算曾家伸伸手指,就能讓他趙崑崙煙消雲散,真是年輕容易衝動啊……」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錢自來臉上閃過一絲殘忍的表情,慢慢說道:「我原本不屑於對一個廢物動手……」

「只是,你竟然敢惹惱我悅靈妹子,好吧,免得有人說我倚強凌弱,我就只弄斷你的四肢吧……」

他緩緩吸了口氣,全身衣服無風自動。

圍觀的人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錢自來周圍的人都被他氣勢給排擠退後。

而正面對著他的趙崑崙,卻面色淡淡恍如不覺。

就在錢自來吸氣之時,趙崑崙也跟著深深吸了口氣……

「啊,趙崑崙身上有氣息的波動……」

「他……他……他不是十歲的時候全身修為都散去了么……」

「對啊,從未聽說他恢復了啊……」

周圍的人都是滿臉震驚的看著趙崑崙,不停議論紛紛。

遠處那幾個衣著華麗的年輕人面色獃滯,一臉難以置信。

錦衣少年面色慘白,口裡喃喃自語:「他……他竟然恢復了……」

曾悅靈漂亮的眼睛瞪得老大,看了幾眼錢自來,又看了幾眼趙崑崙,心裡突然產生一絲不安。

趙崑崙對周圍人的震驚及言論恍如不聞,掃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曾悅靈,冷笑道:

「十日前,我就感覺到氣息恢復,本來想給你個驚喜,我想在新婚之夜告訴你,我趙崑崙,不是廢物!」

又吸了口氣,趙崑崙面色變得淡然。

「如今,不需要了。曾家今日辱我欺我,趙崑崙來日定要十倍奉還,昔日曾家欠我趙家的,我自會統統收回,曾悅靈,你瞪大眼睛慢慢等著看吧!」

周圍的人雖然震驚及感慨,不過是因為多年來趙崑崙是廢物的觀念一直存於腦中,突然察覺他居然恢復了覺得驚異罷了。

但聽了趙崑崙這般說話,都不禁暗中搖頭。

有人忍不住低聲說道:「真是年輕人,恢復了就隱忍著,待到修為厲害了再來說這些話,忍不住一時之氣啊……」

「是啊,他此刻不過是引氣入體的境界,如何能跟別人淬體四重相比?」

「今日之事曾趙兩家已撕破臉皮,若他只是個廢物倒也罷了,偏偏暴露出恢復修為,曾家豈會留著這麼個隱患將來與之作對,嘿嘿,真是年輕氣盛……」

「小聲點……其實想想也難怪,這小子憋屈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恢復了修為,今日又被如此當眾羞辱,是個人都忍不下去了,何況他還只是個少年人……」

「哼,越是天才的人物,越容易被扼殺在成長起來之前,這小子真傻……」

錢自來眼睛眯了起來,掃了一眼曾悅靈,見到她用手做了個狠狠劈下的動作,清楚她暗示自己不再容情,點點頭:「很好,原來你恢復了修為,那麼,我就不會留手了,受死吧!」

身形驟然一閃,速度太快引出的凌厲勁風,帶得地面落葉及垃圾在空中飛舞。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他已經來到趙崑崙身旁,這一次速度竟然比剛才對福伯出手更快了幾分。

蓬一聲,兩人身體一觸即散。

錢自來站在趙崑崙原先的位置,而趙崑崙身體卻被擊得倒飛出去。

趙崑崙腳一落地,繼續踉踉蹌蹌後退。

圍觀的眾人皆是搖頭,心想再來一兩招,趙崑崙恐怕就要吐血身亡了。

淬體四重哪裡是引氣入體能比的。

如此大的境界差距,就算趙崑崙拼了命,也只不過苟延殘喘片刻而已。

趙崑崙退了幾步后,就穩住了身形。

有人忍不住咦了一聲,發現趙崑崙雖然狼狽後退,面色卻是絲毫不改,竟然在錢自來這全力一擊之下毫髮無損。

如此大的境界差距,不說是全力一擊,就算隨意出手,也絕不可能這般輕鬆寫意。

但見趙崑崙站穩之後,又深深吸了口氣。

片刻間他面色微微發紅,衣服開始微微顫動起來。

「怎麼回事?他……他的境界在提升,引氣入體六層、七層……啊,九層,引氣入體巔峰了……」

「他……他竟然……竟然突破了……」

「十天前……果然是天才,這麼多年沒有修鍊,十天時間就能突破到淬體境界……」

「還……還在……他的修為還在繼續上漲……」

遠處的錦衣少年面色已經變得灰敗,臉上現出幾分駭然及驚恐。

他周圍的幾個年輕人也都一言不發,面色極為難看。

錢自來臉上陰狠一閃而逝,大喝一聲,震得周圍的人耳朵嗡嗡作響。

爆喝一聲后他大步跨出,抬拳就朝著趙崑崙腦袋打去。

嗤一聲,這一拳竟然擊出了破空之聲,若是打在趙崑崙腦袋上,只怕會像打爛一個西瓜般。

趙崑崙微微抬手格擋,咔一聲,手臂與錢自來拳頭相撞。

拳風激蕩得周圍飛舞的落葉仿若遇到了狂風一般,四處飛散。

趙崑崙又退了四五步隨即穩住身形,活動了一下手臂,緩緩吐出一口氣……

「竟然突破淬體二重……」

「才淬體二重,竟然能擋住淬體四重的一擊,好厲害……」

「看,快看,他的氣勢還在攀升,啊,突破淬體三重了……」

「我特碼是不是眼花了,剛還是淬體三重,眨了一下眼,就四重了……」

「快打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趙崑崙晃了晃腦袋,感受了一下|體內的氣息,冷笑道:「好了,就這樣吧,我不喜歡欺負人,你淬體四重,我也淬體四重……」

朝著錢自來招招手,他淡淡說道:「過來領死!」

憨老闆戀愛記 曾悅靈漂亮的臉蛋上流露出複雜的表情,盯著趙崑崙的目光裡帶著些驚懼、失落以及……後悔。

雖然攀附上了錢家,只是錢自來天賦如何能與趙崑崙相比?

抱歉BOSS,睡錯了 六歲就引氣入體何等天才?

即便在整個聯盟來說,也都是拔尖的存在。

而今曾家與青州趙家交惡。

趙崑崙是個廢物的時候倒也沒什麼可畏懼的,但他恢復了修鍊天賦,肯定會引起趙家的重視。

趙家可是聯盟排名第一的家族,只需一個噴嚏,就能讓小小的曾家灰飛煙滅。

越想,心裡的懊惱也就越強烈。

曾悅靈低下頭嘀咕:「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早點告訴我?為什麼我……我忍了這些年不再多等待一天的時間?」

她也不想想,若是她不悔婚,又怎麼能攀附上錢家?攀附不上錢家,曾家又如何敢如此羞辱趙崑崙?

多年來關於她跟趙崑崙的一些閑言碎語讓她惱羞成怒,所以有了今天的一場鬧劇。

她要讓青州的人看看,她曾悅靈不會嫁給廢物。

她曾悅靈的夫婿即便不是天才,也是聯盟里響噹噹的家族出身。

恨屋及烏,所以對讓她遭受了熱嘲冷諷的趙崑崙她也恨上了。

為了出胸中一口憋了多年的怨氣,讓人抬了家裡最丑的女人來噁心趙崑崙。

只是,臆想中的快感沒有來臨,反而覺得很失落,有些後悔,有點驚懼…… 錢自來羞怒如狂,爆喝一聲,全身氣息激蕩,啪一聲,系著頭髮的發環崩斷,長發散落下來,看上去頗有幾分威勢。

他猶如離弦之箭一般,朝著趙崑崙彈射了過去。

蓬一聲,趙崑崙一拳擊了出去,結結實實打在錢自來胸口,頓時把他打得倒飛出去,身在半空口裡鮮血狂噴。

一拳,竟然只要一拳。

周圍的人已經忘記了驚嘆,忘記了議論,獃獃的看著趙崑崙,看著他那尚未收回的拳頭,腦里都想著:「這……這就是天才與普通人的區別么?」

倏然,遠遠的一個人影電射而至,原本看著還挺遠,眨眼間就出現在錢自來旁邊。

他輕輕探手就接下了錢自來,焦急喊道:「少爺,你有沒有事?老奴有事耽擱來遲,真是罪該萬死。」

錢自來勉強睜開眼睛,露出一絲狠毒的表情:「江叔,幫我殺了他!」

重生逆流崛起 來人是個身材廋矮,目光炯炯有神,面色陰霾的老者。

他稍微檢查了一下錢自來傷勢,片刻這才吁了口氣:「沒事少爺,斷了幾根骨頭,養一段時間就能好了。」

說完這一句,抬頭看了趙崑崙一眼:「少爺,您就看著吧,我不會讓他輕易死掉,我會打斷他的四肢,再一點一點剝掉他的皮,讓他在您面前哀嚎死去……」

把錢自來送到曾家人手裡,老者一步步朝著趙崑崙走過去。

邊走邊冷冷說道:「什麼玩意,居然敢打傷少爺,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么?」

「我們錢家,聯盟第二家族……若今日你家裡還有一隻活著的貓與狗,算我錢江沒本事!」

聽他的口氣,竟然是想要滅掉趙崑崙滿門,圍觀的有些人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但更多的人卻是發出了驚嘆聲,因為從老者瘦弱的身軀里,他們察覺到一股令人心悸的澎湃力量正在發酵。

「好強的氣勢,這……這到底是什麼境界?」

「恐怕……恐怕最少是淬體巔峰……」

「這等實力,青州只怕無人能及啊……」

「我想起來了,他就是……就是青魔手錢江……」

最後一句話讓眾人沉默了,青魔手大家沒有見過,但是聽過。

據說這人是錢家一個家奴,實力在錢家排不上號,卻有些名氣。

出名的原因是因為心狠手辣,每次出現,定然會血流成片。

當然,在錢家排不上號也僅僅相對錢家來說,他的實力,在青州這種小地方,已經是巔峰的存在了。

感受到錢江身體散發出來的凌厲的氣勢,趙崑崙臉上表情終於第一次變了變。

他心裡微微微微嘆息一聲:「時間還是短了,若是再給一點時間,淬體巔峰又算什麼?」

「此刻提升境界已經達到了臨界點,若再繼續強行提升倒也可以,只是將來的修鍊就會受到影響……」

心裡這麼想著,體內的氣息卻澎湃涌動起來。

今日之事無法善了,說不得,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了,先過了眼下一關再說。

錢江冷冷看著趙崑崙,臉上閃過一絲殘忍:「好好享受吧,我打賭,只要片刻時間,你就會知道,剛才你犯了多大的錯誤……」

說話間,雙手漸漸變成青色,這大概就是他青魔手外號的來由。

趙崑崙面色凝重,全身內息瘋狂運轉。

兩人的氣勢一觸即散。

趙崑崙面色一紅,勉力支持著身體不退,胸口間已是氣血翻騰,難受至極。

一道幻影在場中閃現。

錢江人突然在原地消失,直接出現在趙崑崙面前,青色的手掌朝著趙崑崙頭上拍去。

趙崑崙早就凝神以待,卻竟然看不清他出手的方位。

大驚失色之下,趙崑崙憑著感覺朝著前方全力擊出,啪一聲輕響,他的衣袖如同蝴蝶一般破碎飛舞而下。

幸好他在出手之後全力朝著後方急退,避開了最強的攻擊中心。

即便如此,他裸|露出來的手臂皮膚上血管如同一條條蚯蚓一般鼓出來,慢慢滲出血,胸口也是煩惡無比,一口氣差點就轉不過來。

心裡微微嘆息,趙崑崙心知雙方境界差距太大,若再不強行提升境界,只怕下一招絕難抵擋了。

錢江哈哈一笑:「小子,這只是我六層的功力,若是我全力擊出,你早就被打成肉泥了,哼,少爺不想讓你死那麼痛快,所以,你就繼續享受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