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月千歡!」有人喊住月千歡。

不悅皺了皺眉。月千歡回頭看去,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滿身陽剛之氣。樣貌英俊狂野,充滿侵略性。

他直勾勾盯著月千歡。「果然是絕色。難怪北方盟要說你是武元界第一美人,我看也當得起。」

「龍野師兄。」女子咬牙的聲音。

月千歡目光挪了挪。看見了男人背後的紫秋。紫秋看見她,目光躲閃,臉上有恐懼之色。

頓時明白了什麼。月千歡冷冷看著男人。「青龍會,龍野?」

「不錯!是我。」龍野邁步走向月千歡。他身周煞氣縈繞,一雙眼眸如鷹犀利。被他盯著,不由心生恐懼和害怕。

龍野盯著月千歡。「你竟敢敢來武元學院。哼,月千歡。我青龍會的青龍令,沒有誰能逃得了!」

「可我覺得你們青龍會的人真沒用。」開口的,竟是霽華。

霽華一說話,頓時驚的所有人都瞪大眼。

這個小娃娃居然說青龍會的人沒用?他好大的膽子!

霽華接著說:「連我都打不過。還想殺我娘親?你們青龍會不會是靠白日做夢,說大話發家的吧?」

「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竟敢這麼跟我們龍野副會長說話!你找死!」龍野身後的啰啰們憤怒瞪著霽華。

霽華巍然不懼。小臉微抬,輕蔑鄙夷的看著這群人。

他身上有尊貴傲氣,眼眸中睥睨九天的氣勢。對視起來,竟是那群人最先撐不住的挪開了眼。

龍野見此,臉色又難看了幾分。他瞪向月千歡,「月千歡咱們走著瞧!到時候,就算你跪下來給我磕頭,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是嗎?」月千歡輕笑,不屑看著龍野。「那你還是回去繼續做夢吧。畢竟你只能在夢裡面想一想了。」

「你好大的口氣!月千歡你會後悔的!」

「喂。」一隻手搭在龍野肩膀上。暴虐的氣息,殺氣可怖。

在龍野背後,高大的男人一雙眼睛幽冷深邃。如同暗夜凶獸的豎瞳,噙著暴戾的殺意。被那雙獵食者的眼睛鎖定,龍野後背竄起寒毛。

「你,你是誰!」

「挑釁我妹妹,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模樣?就憑,還沒資格跟我妹妹做對。滾開!別擋著路。」

月瀾星扣住龍野肩膀一甩。武力暗涌,抓著龍野把他丟了出去,驚的眾人大喊瞪大眼。

絲毫不覺自己做了什麼。月瀾星抬頭看向月千歡,什麼暴虐,什麼殺氣,統統消失的一乾二淨。月瀾星勾唇,笑的像個溫暖的大哥哥。

月瀾星:「小歡,你們可終於來了!我等你們好久了。你們武靈院可真慢。」

又看向霽華。「霽華,想舅舅了嗎?」

周圍眾人直勾勾瞪著眼,一副活見鬼了表情! 「那是誰?」

「你不知道他?他可是東方盟帝聽學院的活閻王月瀾星!」

「什麼?帝聽學院的活閻王!就是那個半年前才進帝聽學院,結果直接一路從最底層殺到天榜。成為天榜第一的活閻王?」

「沒錯就是他!」眾說紛紜。

看向帝聽學院的學生。他們的表情更加驚恐。

月瀾星一度成為了他們心底的恐懼。那變態程度,簡直可怕到極點!

「你知道嗎?最後歷練的路上。他碰到武元學院王榜的龍王龍霸元。一拳頭就把龍霸元的骨頭打斷了。現在龍霸元都還在閉關養傷呢!」

「龍霸元,那不是龍野的大哥嗎?」

「沒錯就是他。想當年龍霸元多威風?結果還不是被月瀾星給打的爹媽都不認識。聽說兩個人只是半路碰到了。龍霸元擋到了月瀾星的路。就這麼給打起來了!」

聽聽,月瀾星在東方盟兇殘到了那種程度!

而就是這樣的月瀾星,在月千歡面前笑的跟個暖心大哥一樣。他們也不是沒見過月瀾星笑,但他笑時,都是殺人的時候。

所以你就得明白,眾人為什麼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霽華聽著眾人的議論。眨眨眼看向月瀾星,「舅舅好!」

「霽華真乖!長大了,更好看了。粉雕玉琢的,比女娃娃還好看。」月瀾星伸手就要來揉霽華,結果被霽華一巴掌拍開。

月瀾星樂呵呵的,又伸手去摸霽華的頭。這下摸到了,頓時一臉滿足。

見月千歡不說話,月瀾星挑眉。「小歡怎麼了?你怎麼一副這種表情。」

「只是覺得哥比我還會搞事。」

「這不一樣。 疆海之王 你可是早就進武靈院。我半年期才去的東方盟帝聽學院。不加油一點,把名聲傳出去。那還怎麼保護你跟霽華?」

月瀾星忽的看向雲夜,挑了挑眉揶揄道:「雲夜,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雲夜掃了眼他,沒回答。

那邊龍野從地上爬起來。推開紫秋的攙扶,惡狠狠瞪著月瀾星十分忌憚。能打敗他大哥的人,他想都不用想。打不過湊上去幹什麼?

但看著眾人盯著他的眼神。龍野臉色鐵青,冷哼一聲甩袖子走了。

紫秋想跟上去。但她還要走通天路,只能黯然留下。回到玄靈院的位置去。

「好了諸位。」一直站在邊上看著的紫陌雲開口:「人都齊了。準備進入通天路吧!」

「是!」

通天路,就是他們面前一條白色玉石鋪成的道路。走上去,隔著鞋子能感覺到玉石上冰冷的溫度。

月千歡有些意動,「這是寒玉石。」

「對。寒玉石。沒想到武元學院這麼壕,居然把寒玉石拿來鋪路。真有錢!」房宿開口感嘆。

寒玉石是修行所用的石頭。跟靈石差不多,但靈氣程度更加精純濃郁。鋪在地上一條路,抬頭看去。這條路好似銀河,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走過通天路,到達武元島。

眾人進入通天路,山巔雲層上的三人也收起了打量。其中一人開口:「這就是今回參加四院大比的。來下賭吧!」 「神宮澤,洛神仙子。你們都是武靈院出身,這肯定是選武靈院的弟子吧?」男人眯起桃花眼,打趣道。

「不會。我選那個月瀾星。」神宮澤淡淡開口。

「神宮澤,你這可是作弊。」洛神仙子極美。抿唇挑眉,羞惱的瞪著神宮澤。「你分明早就知道,這個月瀾星是鶴奉武主推薦過的人。他自然能封王,毫無疑問。」

「那你選誰?」神宮澤問洛神仙子。

「我當然選月千歡了。」

「嘖嘖嘖。不愧是結拜的兄妹。一個選哥哥,一個選妹妹。不過既然你們選了武靈院和帝聽學院的。那我就從其他兩個學院里選。」

聞言。洛神仙子看向男人。淡笑勾唇,「追風,你選誰?」

「我選百里摘星。」

「百里摘星?」神宮澤和洛神仙子異口同聲,紛紛感到詫異。

追風點頭。桃花眼眯起來,像只狐狸一樣狡猾。「雖然百里摘星沒什麼名氣,也沒多少人知曉他。但我曾碰見過她,她必封王。」

「既然咱們都賭的封王。不如再賭一賭,誰能獨佔鰲頭?」

「好!」

三人立下賭約,紛紛下注。

下面通天路上的人並不知。四院大比的主持者,已經開始下注打賭。

洛神仙子看了眼月千歡,嘆息搖頭。「這月千歡惹上青龍會,倒是有些麻煩。」

「無妨。」神宮澤開口:「青龍會無法插手四院大比,不會影響你的打賭結果。」

「我不是這個意思。神宮澤,月千歡好歹也是我們武靈院出來的。而且,她還是個這麼美麗的女人。要是被青龍會給禍害了,多可惜?」

「你是想幫她?」

「看情況吧。他們也快到了武元島。上了武元島,青龍會應該會給她們使絆子。」

武元島,名為島。

卻不是在海上的。而是漂浮在半空中,亭台樓閣,雲霧繚繞,如進入仙人宮闈。

紫陌雲同老者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他們。

紫陌雲開口:「四大學院,將分為不同的區域入住。開始四院大比前,你們可以借用武元島浮空塔修鍊。一個月後,開始四院大比。」

「現在,我會為你們四大學院分派管事。他們將負責未來一個月,你們所有的事情。他也會告訴你們,武元島的規矩。」

紫陌雲微微偏頭。她身後立馬有四個人走出來。分別站到四大學院隊伍面前。

眾人見此,紛紛行禮。

月千歡看了眼分派過來的管事,微微皺眉。雖然一把年紀,但看起來像是個中年版本的,弔兒郎當二世祖。十分不靠譜的樣子。

再看其他三大學院。各個身形挺拔,不怒自威,或是嚴厲古板。差異十分明顯。

其他人顯然這注意到了這安排。紛紛覺得疑惑,但誰也沒問。

紫陌云:「好了。諸位可以回去了!我就住在武元島的雲台。要找我的,遞上拜帖,我會考慮的。」

紫陌雲高傲的抬起下巴。她的身份,足夠她驕傲自得。看在紫秋眼底,妒忌和怨憎變得濃烈。

此時那個中年二世祖,轉身看向他們。不耐煩的擺擺手。「快跟上。我可沒功夫等你們。」 眾人面面相覷。浮蹤客皺眉,小聲道:「這管事是不是太那啥了。」

「不靠譜?」房宿說。

「我覺得是不太對勁。其他三院都是一樣的安排,就我們來了這麼個管事。」沁玉秀皺眉。

縹緲客看了眼月千歡,開口:「大家注意一點。」

等到了住處,眾人才發現。他們心底的不對勁完全是對的!

明越黑了臉,「這是住的地方?」

他們中誰不是天之驕子?從小到大,住的地方不說多麼奢華,那也是雅緻的。就算在外面住,也從不虧待自己。

可這兒,眼前的一座院子,簡陋,落魄,傢具也明顯古舊。

沁玉秀和崔盈一起進去把所有屋子門都推開瞧了瞧。其他人看她們的臉上,就知道這地方有多差勁。甚至,他們站在大門口,都聞到了裡面的霉味。

月千歡皺了皺眉。看向管事。「管事,我們就住這裡?」

「當然。你們還想住什麼地方?」中年二世祖高傲的抬著頭,眼角餘光掃了眼眾人。開口:「你們都給我老實規矩點。乖乖聽我的話,懂嗎?」

「可是管事,這種地方根本不能住人!」沁玉秀沉聲道。

「不能住了?這裡沒有床嗎?沒有屋頂嗎?我看都有啊!怎麼不能住人了?」

中年二世祖瞪著他們。一副他們不知好歹,他又說:「你們只能住這裡。還有,沒什麼事別來煩我。以後見了我,要叫我鄭管事大人!」

「鄭管事大人?」眾人嘴角一抽。

「沒錯!你們沒什麼事了吧。我要走了。我給你們講,誰也不許犯錯。未來一個月,你們最好都待在這兒。否則,犯了事我可不會幫你們。」

冷哼著,鄭管事轉身。一抬頭看見月千歡,眼底閃過貪婪和痴迷。

多漂亮的美人!

他活了這麼多年,還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美人!比那什麼洛神仙子還要美!

嘴角露出猥瑣的笑容。鄭管事嘿嘿笑道:「怎麼,你有問題嗎?」

「如果你覺得這兒不能住的話。你可以給本管事申請啊!本管事那裡還有房間,正好一個人住十分寂寞。你不如……哎呦!」

鄭管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膝蓋和地上碰撞的響聲,讓人聽著就覺得痛。

霽華一步閃身。一巴掌抽在鄭管事臉上,鮮血混著斷掉的牙齒飛出。痛的鄭管事慘叫不已。

瓷娃娃生氣了。粉雕玉琢的臉上,殺氣騰騰。「你是什麼東西?竟敢!你找死!」

邪魔之牛x仙妃 「霽華。」月千歡喊住他。

「娘親。讓我殺了他!」

「這裡是武元島。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讓他生不如死不好嗎?」聞言,霽華眼眸一亮。

眾人被這一出驚了驚。 劉備的日常 但誰也沒勸說,齊齊站在了月千歡身後。

鄭管事這種人,敢冒犯到他們頭上。要不是他是武元界的人,早就成了他們的刀下鬼!

捂住流血的嘴。鄭管事張嘴聲音模糊。「你們!你們好大的膽子!我要把你們趕出武元島去!我要……啊!」

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

霽華一腳踹過去,把鄭管事當球一樣。在地上滾了幾圈。 鄭管事只要一開口。不說霽華,沁玉秀他們都會出手整治他。

他們並不是只會殺人。折磨人,誰也不遜色誰。不一會兒功夫,鄭管事就只剩下哎呦哎呦的呻吟,翻滾在地上滿臉痛苦和恐懼。

他沒想到,月千歡這群人居然完全不顧他的身份!看著他們眼底的嫌惡鄙夷,還有殺意。鄭管事又怕又怒。

「現在可以好好說話了嗎?」月千歡勾唇冷笑。

她張開手,在虛空中一握。無形的大手掐著鄭管事的脖子,把他提起來。

月千歡冷冷道:「鄭管事。我們真的是該住這樣的地方嗎?其他三大學院,也是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