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因為這件事才與藥王長老關係並不融洽的么?」

詩語美眸一亮,看向秦風的眼神,浮現出非常強烈的好奇,這位在整個東南地界奉為神話般的人物,幾乎從未在人們的視線中出現過。所以關於他的一切,大多都是一些人杜撰的,各種版本都有,所以當秦風說到這些的時候,女人的好奇心是怎麼也擋不住的。

秦風回過頭,瞥了這少女一眼,道:「不是。」

詩語雙臂交叉,伏在身前的桌子上,就像一隻慵懶的小貓,睜著大眼睛看著秦風:「說說你小時候的故事好么,真的是很好奇,以你的天賦,竟然在仙域上寂寂無名,絕對不會是外界傳言的那樣,你是一個流浪兒,被藥王看中才被帶回東青玄宗的。」

「你想找死么?」秦風眼眸中閃爍起一抹戲謔,這女人膽子真大,什麼都敢打聽。

藥王為了他與穆颯村長一起執行的秘密,就連自己都下了狠心想要幹掉,當時貌似是牽扯到了神族呢,藥王可都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呢,更別說這個依附著東北趙家存活的人了。

秦風敢保證,消息泄漏的話,藥王肯定會不顧一切的讓這個女人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真小氣。」詩語撅了撅小嘴,氣鼓鼓的回應道。

秦風搖了搖頭,言道:「一個黑色恐怖,會吞噬掉所有想要接近它的人,看起來風光無限,說不定哪一天我也會因此而丟掉性命。這或許也是一種宿命吧,從我出生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無法擺脫這種宿命。尤其是這一年多來發生的事情,更是讓我感覺到,有一隻無形的黑手,在推動著一切,他就像一張大網,將越來越多的人困鎖在裡面…」

秦風不顧詩語已然變得慘白的小臉,一字一句的將這些殺氣騰騰的話語說出口來,不知何時,詩語直起身,嬌軀微微顫抖,而秦風也已經走到了詩語的面前,突然,秦風一拳砸在桌子上,聲音略有些嘶啞,卻寒氣逼人。

「然後某一天,將這一切,徹底毀滅!」

「對不起,我只是…」詩語抱著雙臂,蜷縮在椅子上,聲音也變得顫顫巍巍。

出生在東北地界,她怎麼會不清楚神族是何等的恐怖,在那裡,不要說是神族,哪怕是附屬於神族的勢力,就連靈聖強者都不敢得罪。

而這些年被列入神族追殺令的人,無論是靈聖強者還是元尊強者,甚至是實力達到靈皇境界的強者,都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存活在世。除非神族將他的名字從追殺令上面劃去,否則,這一生一世,都休想再像常人一般生活。

這個青澀的少年,也被神族列入必殺的行列,從某種意義上講,他的一生,就此畫上了一個句話。除非他強大到足以挑戰神族的地步,可是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千萬年來,又有幾人?

直到現在,詩語才真正了解到,這個瘦弱的少年身上,究竟承擔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擔子。

「我也只是想跟你說清楚而已,現在的我…太危險了。」秦風長嘆了口氣,勸道。

秦風感覺到,如果說在和趙潼他們結怨的那天起,自己與詩語之間算是曖昧的交易,那麼今天,那一吻,便已經表明她的心思了。可是秦風無法給她什麼承諾,更不可能將自己的身世告訴她,或許,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危險告訴她,希望她能夠就此打消那份心思。

無論是葉寒煙,還是詩語,她們都只是單純的好感,從某種意義上講,她們眼裡的秦風,與真實的秦風,根本就不是一個人。現在她們不知道秦風的秘密,這種好感還存在,那麼當秦風的秘密展現在她們面前的時候,無論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表現的多麼平靜。

危險就像是夜空里的黑洞,神秘莫測,在漆黑一片的世界里,根本無法探尋它的蹤跡,而當察覺到危險臨近的時候,近乎於毀滅的力量,會將他徹底吞噬。

秦風,本身就是一個危險的代名詞,不管是神族的追殺,還是隱藏在秦風背後的那隻黑手,都不是常人能夠接觸的,也包括她們兩個。

尤其是詩語知曉了暗影便是秦風之後,更是徹底卷進這個漩渦之中,秦風希望這一次,讓她認清這個噬人的漩渦,離開他,離他遠遠的,離這個危險的漩渦遠遠的…只有這樣,她才能保住性命。

「你也有親人,有些事情,不應該讓他們也卷進來。」看著俏臉已經埋進雙膝的詩語,秦風看得出她的嬌軀忍不住的劇烈顫抖,輕聲勸慰道。

雖然因為磨難,心性要比這個年紀的少女要強上不少,可是在這種恐懼面前,還是難以承受。當初的秦風也這恐懼無比的害怕,可是當他數次經歷過生死之後,也逐漸看開了,他的性命,早應該在十一年前的那個夜晚就應該消散。

他現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賺的,早死與晚死,也不是那麼重要了,最起碼,自己還有著對這種悲慘命運進行抗爭,而不是束以待斃。秦風堅信,給予他足夠的時間,他可以比任何人都做的更好!

秦風轉過身,望著窗外那廣闊的天空,雙眸,開始有些失神。

「終於來了啊…」 「嘎吱。」

房屋的木門被輕輕推開,一位下人模樣的少年站在門口,沒有踏進房屋半步。

只見少年沖著秦風微笑點頭,言道:「少俠,上位有請。」

「還真是沉不住氣呢。」

秦風微微一笑,距離悼燁老頭離開的時間不過一刻鐘而已,原本秦風估計會等上幾個時辰,這位神秘人物才會見他呢。

就在那位少年的話剛剛出口后,秦風的衣袖便被人拉住,一隻仍舊有些發抖的玉手,一滴帶著溫度的汗水,從玉手上面流淌下里,緩緩滴在秦風的手掌上面。

目光移向蜷縮在椅子上面的少女,秦風伸出手,攥住少女的玉手,輕聲言道:「放心吧,這裡還算安全,見過這家的主人,我便會回來。」

聲音落下,少女嬌軀上的顫抖開始減緩,她收回那隻被秦風攥住的玉手。看著這個仍舊故作堅強的女孩,微微搖了搖頭,手指抹了一下手指上面的空間之環,只見一枚指甲大小的赤紅色晶體,浮現在他的手掌上面。

這一枚晶體,是第一次與藥王見面的時候,藥王送給他的,那個時候,他每一天都在受著冰谷寒氣的侵蝕,尤其是每當到了夜晚,這股冰寒刺骨的侵蝕,都會讓他無法入眠。

所以,藥王將這枚寶貝送給了他,有著這個每時每刻都散發著溫暖溫度的晶體,那種刺骨的感覺被削弱不少。至於現在,冰谷寒氣進入蟄伏期之後,那種非人的折磨已經很少發生了,這枚晶體,也就派不上用場了。

「暫時放在你這裡,或許,對你能夠有所幫助。」秦風將它放在詩語玉手上面,旋即轉過身,再度沖著那位少年點了點頭,「抱歉,讓你久等了。」

「少俠客氣,請隨我來。」

說完,少年便先行一步,離開了房間。

就在秦風緩緩走到門口的時候,從他的身後,傳出來一道略有些沙啞的嬌柔聲音。

「小心一些…」

聽到詩語的聲音,秦風身體微微一頓,旋即會心一笑,跟著那位少年的腳步走了出去。

「請問一下,你口中的上位,究竟是誰?萬寶閣的閣主還是什麼人?」跟上了少年的腳步后,秦風急忙問道。

少年仍舊是沖著秦風微微一笑,語氣一如既往的平淡:「到了之後,你就會知道了,少俠,我只是傳話的下人而已,不應該知道的,我是不會主動去關注。」

「呵呵。」

秦風尷尬的撓了撓頭,丫的,讓一個下人給鄙視了。

接下來的路,兩個人沒有再有任何談話,就這樣沉默的繼續著,走了約么一刻鐘時間的路,終於在一處高大的大殿停了下來。

從外面看,萬寶閣雖然大,但也只是與單座的建築而言的,經過剛才走的路,秦風才發?才發現,這萬寶閣遠比他想象的要大,甚至他都懷疑,外面的裝潢都是掩人耳目,實際上,這片在這裡另有一片空間。

不過這種想法很快便被秦風掐滅了,另闢空間要是那麼容易,萬寶閣這幫人還至於在東南地界呆著?

「上位,人已帶到。」少年輕輕敲了敲門。

隨後,從裡面傳出來一道嬌媚的女聲:「帶進來吧。」

少年向後退了一步,側過身來,向秦風示意他不能進去。

秦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幫人怎麼這麼多規矩,旋即邁開大步,推開門,走了進去。

踏入大殿後,秦風才發現,自己在第一眼看到萬寶閣外景時候的驚訝,實在是有些太早了。

大殿內的裝飾,異常的奢華,無數珍奇寶石的鑲嵌,裝飾著四壁上懸挂著的近百件的九階靈器。地面上平鋪的地毯,是由縫製絲質韌甲的玄蠶絲…

這些東西放在外界,即便是以四大宗派的底蘊恐怕也拿不出來,更別說那些小勢力了,不說其他的,僅僅是九階靈器,拿到外界,恐怕也會讓東南地界的強者們趨之若鶩,就算是元尊級別的強者,怕是也無法倖免。

據說整個東南地界一共七件聖器,北海元府、東青玄宗和萬寶閣各佔一件,餘下的四件,西冥蛇谷與南蠻荒門一家兩件。

七件聖器皆是這些大宗派的鎮牌之寶,從不輕易動用,更是從未在外界露過面,所以,在整個東南地界,能夠交易到的品階最高的靈器,便是只有凡品九階。

不過,就算是以東青玄宗的底蘊,頂多也就十幾件而已,所以說,萬寶閣竟然一次性拿出來近百件,而且還是…裝飾!

「看夠了么?」

就在秦風為這大殿內的奢華而感嘆不已的時候,站在秦風左側不遠處的地方,一道銀鈴般的嬌媚聲音傳入秦風耳中。

秦風轉過頭,便瞧見一位身著紅色迷離繁花絲錦,將這紅衣女子的妖艷表現的淋漓盡致,窈窕有致的身材被這件略顯緊緻的衣裙,勾勒出誘人的弧度。

當見到這位紅衣女子的第一眼,秦風只覺得有一種驚艷的感覺如潮水一般沖向他的大腦。

這世間有一種女人,她們冷眼、高傲、神秘,她們如同深谷中的幽蘭,雪中的孤傲的梅花。在秦風接觸到人中,只有韓沐卿與顏月兮是這種冰山一般的女人,不過相對於顏月兮與他關係更好,所以在她身上,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有了那麼一點仙子食人間煙火的感覺,不過,那位韓沐卿可就沒有這種真實。

如果說,她們兩個算冰,那麼眼前的這個女子,就是一團火,一團能夠將所有男人都吞噬掉的火焰。

琉璃般的美眸裡面,媚彩流轉,猶如火紅的玫瑰一般,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誘惑的氣息。

「你在和我說話?」秦風咬了一下嘴唇,疼痛的感覺,讓他從這紅衣女子的誘惑之中脫離出來,再度看向這個女人的眼神,已經變得忌憚不已,這個紅衣女人實在是危險的很,尤其是剛剛自己失神的時候…

紅衣女子玉手捂著櫻唇,嫵媚一笑,胸前的兩峰輕輕晃動,看得秦風忍不住咽了口吐沫,緊身的衣裙緊緊的貼在她的皮膚上,或許會在某一刻,那兩座堪稱豪華的峰巒,便會撐爆這薄薄的絲質衣裙。

「我是應該叫你暗影呢,還是應該叫你…秦風呢?」

「鏹!」

紅衣女子的聲音剛剛道出,對面的秦風渾身上下的靈氣便如江河般急速運轉起來,雄渾的靈氣隨著秦風的略微急促的呼吸而上下浮動,而秦風的身體,也在此刻微微移動了一下。

電光火石般的時間裡,秦風便已經轉變到了最佳的戰鬥狀態,只要他願意,可以在第一時間衝到紅衣女子面前,親手幹掉她,當然了,如果在實力差距並不大的情況下。

紅衣女子媚眼如絲,看著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她玩味的笑道:「好有意思的小弟弟,姐姐只是詢問你的名字而已,幹嘛要打要殺的呢。」

「是你想要見我?」秦風眉毛微微一挑,問道。

紅衣女子蓮步微移,緩緩走到秦風的身前,如水一般的眸子看著秦風俊秀的臉頰,嬌笑道:「你認為呢?」

紅衣女子伸出玉手,想要搭在秦風的肩膀上,不過在秦風察覺到之後,眼眸猛地一縮,旋即,腳踩『寂滅九踏』,向著後面猛地一撤。

「真是個狠心的弟弟,姐姐只是想為你整理一下衣衫,何苦避之不及呢,姐姐還能吃了你不成。」

「姑娘好意,暗影心領了,若是沒有什麼事的話,在下告辭了。」

秦風若有深意的看了這女人一眼,剛才她的速度恰到好處,既不暴露自身實力,同時也令即便元丹境界的高手也躲閃不開,若非有著『寂滅九踏』,恐怕就連自己也躲閃不開。

「別呀,小弟弟初次來到萬寶閣,姐姐理應款待一番,不如去姐姐閨房,飲酒品茶…」

紅衣女子嬌軀一閃,速度極為迅猛,眨眼間,便已經來到秦風的身旁,而一直戒備著她的秦風,也再度施展『寂滅九踏』,接連兩道『瞬閃』過後,秦風便已經逃到大殿門口,手臂一舉,準備推門離開。

「狠心的小弟弟,你這樣躲來躲去,多傷姐姐的心呢。」

當秦風手掌剛剛觸碰到大門的時候,一隻宛若無骨的玉手,已經搭在他的肩膀上,那隻玉手的主人,嫵媚的聲音傳入秦風的耳中后,一股涼氣瞬間席捲秦風全身,秦風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汗毛炸立。

他已經覺得自己速度很快了,接連兩道『瞬閃』,就算當初的元尊強者的虞丘的攻擊,也可以躲閃過去,而這位神秘的紅衣女子,竟然是幾乎在同一時間,便來到了秦風所閃躲的地方。

如果她想要取自己的性命,恐怕是輕而易舉,擁有如此速度的強者,實力還會很低么?

而且,她的玉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自己體內的靈氣彷彿都被禁錮了一般,根本無法動用半分。

就在秦風打算動用靈魂之力做垂死掙扎的時候,紅衣女子的玉手便脫離的秦風的肩膀。

「你的實力…就只有這麼一點么?」 「你的實力…就只有這麼一點么?」

紅衣女子的聲音中的誘人嫵媚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清冷之聲。

只見那位紅衣女子俏臉上閃現出來失望的神色,黛眉微蹙,整個人的神情與先前那副妖媚纖柔截然不同。

「你真的是秦風?」紅衣女子嬌軀一晃,轉瞬間便回到大殿上的那座高大黃金座椅上面,居高臨下的模樣,儼然一副女王風範。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秦風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這位實力神秘莫測的紅衣女子,迄今為止,除了陰煞、瞑骨這樣的強者外,還從未在其他人身上體會到這種無法抗拒的感覺。當然,對於赤霄神皇這一類的牛人,他們對於氣息的控制根本不是自己這種小嘍啰能察覺到的,那一日,就好似站在天空上的是一個普通人一樣。

失去了冰谷寒氣的這幾個月以來,所遇到的強者中,只有這位紅衣女子實力最為恐怖,當初對上虞丘的時候,也還有著背水一戰的勇氣。

可是對上這個女人,自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她那雙眸子,彷彿能夠看透自己所有的招式,並且能夠以最為迅猛的速度尋到弱點,並且施以雷霆一擊。

「是的話,雖然我會很失望,但不會把你怎麼著,若不是的話…」玉手拄著下巴,紅衣女子偏過頭,美眸狡黠的眯了起來,說道,「姑奶奶會把你剁了喂狗!」

「…」

紅衣女子的聲音入耳,秦風渾身汗毛都炸了起來,嗖嗖的涼氣瞬間席捲了全身。

瞧見秦風如臨大敵的模樣,紅衣女子收回籠罩在秦風身上的殺氣,玉手輕捂著小嘴,嬌笑道:「放心吧,要是把你殺了,玄心那丫頭恐怕就要跑來跟我拚命了。」

「就是你想要見我?」秦風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問道。

紅衣女子白了秦風一眼:「這裡還別人么?真是的,真不知道玄心是瞧上你哪點好了。」

「你就是萬寶閣的主人?真想不到竟然是個女人。」

秦風沒有把紅衣女子的話放在心上,他和玄心的事情,既然別人不知道,秦風也不會大嘴巴的把這些都說出去,關係到小命的事情,秦風一向都很謹慎。

「我只是這座城市的主管而已,今天你和秦家的小子打架,我看到了你手指上的空間之環,雖然你把顏色改變了,不過,外形還是可以辨認的。」

紅衣女子伸了個懶腰,她窈窕有致的身材此刻被表現的淋漓盡致,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個慵懶的小貓,極具誘惑。

「妖精。」

秦風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唇,雙眸盯著紅衣女子那對聳立的乳峰,略有些失神。

「眼睛不想要了么?」紅衣女子瞪了秦風一眼,嬌喝道。

<。

秦風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今天可是在這女人面前徹底把臉丟夠了,估計這事讓顏月兮她們知道了,得把自己笑死。

「說實話,我對你挺失望的,原本在我的印象里,能夠獲得仙域紅玉令的人,都是天賦異稟的青年俊傑,至少也是心性甚佳的人,剛才的試探,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性,都不是很合格。」紅衣女子把玩著玉指,莫不在意的評判著剛剛對秦風試探的結果。

秦風無奈的聳了聳肩,自己有那麼差么…

「我知道你的靈魂修為還算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十五歲的年紀,達到鑄靈中期,這種天賦放在東南地界不錯,不過在中央大陸,可還遠遠不夠看。」

似乎是看出了秦風心有不甘,紅衣女子毫不留情的繼續打擊道,「靈魂力量在對敵時,不比靈氣,消耗乾淨的話,恢復起來會異常費勁,而且一旦你的靈魂力量消耗過多,那麼便是你的對手重創你靈魂的時候。」

相對比靈氣在戰鬥可以充分恢復不同,靈魂力量只能依靠丹藥來恢復,而且恢復的速度極為緩慢,再加上恢復靈魂的丹藥極難煉製,所以除了一些底蘊頗豐的靈符師,很少有人能夠享用這種珍貴的丹藥。

靈魂力量消耗一空之後,那麼對於靈魂的保護就異常脆弱,一旦遭到重創,那可是終生的,甚至有可能會被摧毀靈識,從此成為一具行屍走肉。

「你把我叫來,就是為了試探我的虛實的?」秦風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關於這個問題,他已經問了很多遍,可是每一次都被這個女人轉移開話題,他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哪有心情在這裡聽她挖苦自己。

「可以將仙域紅玉令拿出來么?」紅衣女子俏臉上滿是肅穆的樣子,緩緩走下高椅,聲音輕柔,「我只是想看一眼,它對我有著特殊的意義。」

秦風眉毛一挑:「你究竟是誰?怎麼會知道紅玉令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