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忘了,他可是八方學院院長帝豪的傳人,甚至還可能學了帝豪絕學,若是這樣,你能隨便殺了?」青羽正宏說道。

「殺了就殺了,大能的弟子多了,若都不能殺,早就亂套了。」冀寒雲不屑,「再說我們是道境,大陸不成文規則,對付這些年輕精英,高一級都不算以大欺小,高很多才算,死了也是他無能,不夠重視,沒有底牌。」

「八方學院再厲害,也遠不及宇文家。」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青羽正宏說道,「你覺得宇文家會為我們撐腰,但若真發展太大,他們絕對會捨棄我們的,這些大勢力只講究利益。」

冀寒雲臉色一變,他最大依仗就是宇文家,宇文家是古老十大,宇文家少主和青羽靈兒青梅竹馬,他們就是幫對方看著青羽靈兒的。

也正是因此,他們得到很多好處,本來他們資質一般,如今都成就道境,在青羽族還是嫡系,身居高位,驕傲的很。

他們不知,不論是宇文少主,還是宇文家,所圖都不小。

自私自利,鼠目寸光,或許他們覺得加入宇文家也很好。

青羽族是大陸一流勢力,宇文家是十大,亘古不滅,他們自然想巴結宇文家,想成全這門親事。

一流勢力本身也很強,一般都最多和十大有聯繫,不會完全依附,而宇文家明顯有吞併他們的野心,青羽族巔峰高手如今也有分歧。

有的覺得應該繼續保持良好關係,任何一流勢力都得和十大級別有聯繫的,不然處境會很艱難,有的覺得應該防範,他們可以交好,甚至姿態低些,但不是做奴才。

這些都很複雜,一個家族一個勢力強大起來,地盤無邊,人數無數,存在無數年,有時候也很難說。

「還有靈兒,她很偏向千星的,我們不能讓她生出嫌隙。」青羽正宏說道。

「還以為她與眾不同,原來也是個賤人,白養她了。」冀寒雲哼道,「一個不知哪來的野小子,就算是八方學院弟子,學院而已,弟子在學院多的是,怎麼能跟宇文家相比,豐少哪裡對她不好了?年紀不大,找野男人倒是有一套。」

「小聲點你。」青羽正宏說道。

「這小賤人違逆我,我還不能說兩句了,若不是她還有用,早讓她去見她那死鬼父母了,養她有什麼用?」冀寒雲刻薄的很。

「你也知道她還有用,所以收些脾氣,將來她嫁入宇文家,我們還得巴結她呢。」青羽正宏笑道,「好了,一個小丫頭而已,以後還是多哄著點就是。」

「想起還是很不爽,我們這不是為她好嗎?還往家裡領野男人,你知道嗎,看到那個小子,當場我就想殺了他。」

「相比宇文家,相比豐少,他算個屁。」

「那小子怎麼辦,反正他不能活。」

「他確實不能活著。」青羽正宏說道,「但我們不能動手,至少不能在莊園內動手,宇文家不是有高手也在這邊嗎……」

客房內,千星無聊,修鍊起來。

他有草木視野查探過,但剛剛兩人房間隱秘,他並沒有感應到什麼。

剛開始修鍊,房門便被踢開了,青羽正宏兩人走來,一個個冷著臉,再也沒有之前的和氣。

千星淡然看去,早知道這兩人不懷好意。

「千星!」

「怎麼,要殺我?」千星哼道。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殺你又如何?」冀寒雲殺機出現。

「好了。」青羽正宏說道,淡漠看著千星,「你走吧,我饒你這一次。」

千星笑了,他是幫了大忙來的,感恩沒有,不殺他還成恩賜,一個冷漠一個刻薄的,殺機都不再掩飾,滿滿的厭惡。

他自己都懷疑,自己哪裡錯了,那就是這兩人有病。

「青羽知道嗎?」

「住口,再敢提她,殺無赦。」冀寒雲哼道,「滾,別讓我改變主意,我還是第一次沒有殺我討厭的人。」

千星深深看著兩人,這兩人真的對他無限殺機,不想多說什麼。目前他雖有進步,實力還是不如的。

嗖!千星閃走,他不是喜歡告狀的人,也不想青羽為難。

能夠感覺到,兩個普通道境而已,他早晚趕超。

這破地方,他還不想來呢。

剛到城外,兩道身影忽閃,青羽正宏和冀寒雲又攔過。

「放心,說不殺你就不殺你。」青羽正宏嗤笑,「一些事情在裡面不方便說,現在給你說清楚。」

「我青羽族早已超脫人族,乃人族王者,更與十大宇文家自古交好,靈兒與宇文少主青梅竹馬,你小小鄉野低等血脈,沒有資格,不配與我等相提並論,沒有任何機會。靈兒是人好,對誰都是,不要把施捨當成應當。」青羽正宏傲然說道,「但為了我們兩家關係,為了他們關係,小子,警告你,從此之後不準再見靈兒,不能有任何關係,不然下次我必親手殺你。」

「無知小子,聽到了嗎?宇文家可是十大,寰宇霸主,亘古不滅,你算什麼東西,就算整個八方學院都不夠看,不要惹人嫌,有些事有些人你惹不起,高攀不起。」冀寒雲刻薄的冷笑著,目中無人,優越感十足。

看著兩人的嘴臉,在他看來這都不是倨傲,這是小人得志,千星膩歪的很。

什麼高等血脈,天下同級的多了,比他們強的都有,強與弱最後都是看個人的。這兩人他只看到了素質低下,資質平平,發展到現在,幾人能傳承有初代至強血脈。

想起還真是風水輪流轉,做人得低調,之前他才剛借勢恩威並施,震懾了趙家還有白龍殿,轉頭他也被如此。

回想過往,別說他總覺得青羽是哥們,就算真有那種關係,他也不受威脅。

莫欺少年窮,他是替江憶起對趙家說的,他也一樣。

何況這兩個傢伙算是誰?真要單挑,未必比他強多少。

不知道修鍊多久才有的境界,千星能感應到兩人根基很不穩,很難再進的那種。

道境確實已經夠強悍,但那是對普通人的。

****** 「小子,聽到我說的話沒有。」冀寒雲見千星平淡,沒有被嚇住發抖,覺得威嚴受到挑釁,眼中迸射殺機。

「你們代表得了青羽父母?」千星看去。

「找死。」冀寒雲兩個大怒,最後青羽正宏城府深些,忍住還拉住冀寒雲。

「靈兒父母早不在,我們從小照看她到大,就和她父母一樣。」青羽正宏忍著厭惡說道,語氣冷漠,「與公與私,年輕人,珍惜活著的機會吧。」

木仙傳 「看在你救過我們族人的份上,雖然你沒出多少力,我們依然會算你功勞。但覬覦靈兒,本該直接殺你,現在功過抵消,饒你一命,從此我們兩不相欠。」青羽正宏冷笑,「下次不要出現我們視線中,不然不管何時何地,格殺勿論。」

千星嗤笑,什麼狗屁邏輯,不殺他還成極大的恩賜,這是多驕傲多張狂。

他懶得廢話,和白痴永遠說不明白。

冀寒雲滿臉刻薄之色,盛氣凌人,邁步上前,看著千星滿是鄙夷。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今日先給你個深刻教訓。」冀寒雲獰笑,抬掌便壓制前面,道境威勢冷冽,「什麼學院,什麼天才,不論你還是你們學院,給豐少給宇文家提鞋都不配,給我跪下。」

「你幹什麼?」青羽正宏皺眉,他不想親自動手。

「我改主意了,半廢了他,給他活路都是便宜他。」冀寒雲嗤笑。

青羽正宏不再多說,他也看千星不爽,想滅殺於此,但他城府較深,不想親自出手,現在又不殺,不在乎這點,漠然視之如螻蟻。

千星淡淡看著,心中冷冽,自始始終他懶得說,其實也是一句都插不上嘴,這兩人目空一切,驕傲自大,從未正眼看他,現在這惡毒女人還要廢他。

千星凝立,強橫的道境威壓,他連動都沒動,威壓下髮絲亂飛,充斥著冷酷。

「還敢這麼看我,跪下!」冀寒雲冷喝,還更怒了。

事已至此,青羽正宏發現不對,也出手了,前面虛空凝滯,似乎要塌陷。

呼!霎時間千星生死翼展出,一動便衝出凝滯,什麼都束縛不了。

羽翼遮天,孤冷天下。

「青羽族兩個白痴,我記住你們了!」千星冷聲傳來,「目光短淺鼠輩,你們惹不起的多了!下次再見,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殺我?」

他很想直接滅了兩人,但暫且做不到。

青羽正宏變色,冀寒雲大怒,竟然能掙脫他們聯手鎖定出擊,冀寒雲還冷冽追去,然而天空羽翼一動,人影已經消失,她鎖定都消失。

兩人落地,臉色都很不好看,憤怒過後,想起千星那孤冷毀滅氣息的羽翼,感官極其強烈,他們沉默了。

「什麼種族?難道是洪荒的……」

「洪荒羽翼強大的,要數金翅大鵬一族,其它都威脅不了宇文家。」冀寒雲哼道,「我看他根本也是不入流。」一口一個宇文家,不知道還以為她是宇文家的呢。

「我可是聽說,這鄉巴佬還得罪了小鵬皇,不知死活,早晚死無葬身之地。」冀寒雲冷笑。

說得再多,剛剛兩人一剎那都有些不安的感覺,這個人並非浪得虛名,真的能在星辰榜排在高位,這類人進入道境基本都不會有瓶頸,而星辰榜強者進入道境往往都是頗強的道境,他們兩個也算是普通道境。

「宇文少主可是星辰榜前百,現在還在閉關,出關肯定都能前十,到時候要殺他都是翻手之間。」冀寒雲說道。

青羽正宏也放下心去,沒錯,一個小子而已,他畏首畏尾什麼,剛剛他只是想教訓,又沒有全力出手,他不認為若全力出手,千星還能走掉。

「傳訊宇文長老,豐少在閉關,他作為護道者,前段時間風聲傳出,他不是正想尋找那小子滅了嗎……」青羽正宏說道。

「宇文長老掌握宇文家絕學,跟隨豐少,底牌也多,可比我們還強,那小賊死定了。」冀寒雲笑道。

房間內。

莫管事恭敬站在青羽正宏夫婦面前。

「莫管事,之前的事還得多謝你及時告知我們,現在那小子已經走了。」青羽正宏說道,「不管怎樣那小子也算幫了我們,我們不能恩將仇報,這不是我們青羽族做派。」

「不過他的罪過大了,宇文長老要殺他,你去帶個路。」

「可是小姐那邊……」

「放心,有我們給你撐腰,這事成了,給你個內門長老職位,到時候誰也不能隨便把你怎麼樣,一切都是講規則的。」青羽正宏說道,「這是宇文少主送的一件寶物,如今我們沒什麼用了,現在賜給你,能夠發揮出道境一擊,那些接近道境的都擋不住。」

「多謝大人。」莫管事大喜,恭敬的接了過去。

「去吧,在宇文長老面前好好做事,別讓那小子逃了。」青羽正宏道。

莫管事躬身離去,出了房門,腰板便挺了起來,眼中滿是恨意釋放的獰笑,「千星,看你還不死。」

她不敢怪罪青羽靈兒,那便把一切怨恨都算在千星頭上,相比其他人,千星哪怕入了星辰榜,也最沒有名聲。

星辰榜時而變動,一屆屆的人數多了,不入前百乃至前十,真正大勢力都不會在意,巔峰高手不會太注意,也就在年輕圈子內有些名氣,或者虛天圈子內。

千星若是星辰榜前十,她估計都不敢得罪了。

說到底她地位不夠高,若千星實力夠高,她自己都沒把握身後的勢力會為她如何,自己的分量自己清楚。

而現在偏偏覺得千星可欺。

遙遠的荒原,羽翼收攏,千星閃落下方小道。

他心情很不好,本來和青羽最默契,很好的哥們,後來發現是女孩,關係不減反進,他們都有遠大的武道目標,正值突飛猛進,一起練功比賽,沒有太多別的想法。

一路並肩作戰,修行進步,不羈江湖。

本來不想來這邊,青羽邀請的,他順便過來,什麼都沒有多想,隨便走走。

想來能教導出青羽這樣大氣性格的家族,人也都不會差,沒想到第一次遇到竟然這樣。

對他赤裸裸的羞辱,還有殺意,沒人會心情好。

他沒有去找青羽,他相信青羽不會這樣,但他沒有什麼證據,更不想做挑撥小人。

還有一些事情他確實不明白,就像他的事沒有多說,青羽的事他也沒多問。

青羽家的事情,青羽父母不在了?那兩個人又是什麼。

之前還以為青羽開玩笑,還真有個青梅竹馬,什麼宇文家少主宇文豐?

人族十大內確實有個宇文家,不過在十大中是排行墊底的兩三個其一,即便這樣,底蘊也絕度強大,超級巨無霸,高手無數。

搖了搖頭,大勢力的事太複雜,他本是過客,有著自己的事,有著自己的目標。

千星走在小道上,神色冷峻,再多都是虛的,還是努力提升實力。

他在這邊的時候,八方學院下一輪的比賽已經到白熱化,帝豪老頭髮現千星竟然跑了,還疑似拐跑另一個種子選手,氣的想揍人。

還有白龍殿妥協了,之前的道境長老出事,還來人前去賠禮道歉,賀蘭無影贏無雙他們幫千星接著了。

這便是實力的好處,實力為上,都是如此,千星早想到。

走在原野上,千星心情緩緩平復。

沒有必要與小人置氣,徒增煩惱,有了實力,下次再見,看看是誰跪著。

學院內。

大家經常還跑去千星的院子小聚,切磋交流,儼然把這裡當成小據點了,偏偏主人還不在。

有惡魔高手前去八方城,對上次的事依然耿耿於懷,想要找出兇手,然而魚龍混雜的八方城,各路人馬太多,時間越久越沒有任何線索。

他們沒有想到是千星,想不到是曾經他們侵略一方失敗的土著,不但來到這邊,還這麼強大了。

他們侵略殺戮的多了,奴役地盤無數,根本不在乎。

哪怕千星說過的話傳出一些,他們也不屑,他們殺的人多了,殺人沒錯,被殺就不行。

他們很痛恨千星,哪怕不知道他是誰,千星在萬重山殺他們的人,便足以讓他們仇恨,他們一族向來都是睚眥必報,何況敢殺他們的人。

對於惡魔,千星痛恨之餘,也有別的想法,這些惡魔是怎麼過去他們那邊的,證明這些惡魔知道回去的路?

來到這邊才知道,之前那些惡魔堡壘也就那樣,沒有多麼離譜,那些惡魔除了少數道境帶隊,大多也都是道境之下,不比他現在強。

這些人都能過去,想來是有特殊的路等等,不用非要聖者威能,才能穿梭星空間。

不過他也不急,他才剛來這邊沒多久,家鄉那邊沒什麼事,先磨礪己身,提升實力。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逍遙江湖,還有太多地方沒走過。

時間過去,學院第二輪比賽已經結束。

院長吹鬍子瞪眼的,十分不爽,千星兩個沒有回來,這次他們名次不如上次,但總體也排入了前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