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想要幹嘛?」

戚青駭然失色,他驚恐萬分的看著蕭戰,整個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剛剛的大戰並未波及到他,在第一時間他就出了第一帝城,本來等著手下大勝滅敵,可沒料戰況瞬間就急轉直下。

蕭戰淡然道:「聽說你要找我麻煩?」

戚青很快鎮定下來,他目光兇狠的盯著蕭戰道:「本少乃是血殺魔宗的少主,如果你今天殺了本少整個塵緣古星都沒有你的立足之地。」

「血殺魔宗?」

蕭戰的臉上浮現出了冷笑,看著一臉兇狠之色的戚青,他嘿嘿笑道:「本少最討厭的就是血殺魔宗的傢伙,雖然你們這個血殺魔宗非本少爺認識中的那個血殺魔宗,但誰叫你們好死不死的叫這個名字,從今往後,血殺魔宗在塵緣古星上除名了。」

戚青臉色一變,不過很快冷笑道:「想讓我們血殺魔宗出名,你以為你是誰啊」

蕭戰淡淡的看了一眼戚青,不屑道:「血殺魔宗算得了什麼,別說是塵緣古星上的,就算是來自紫微主星的本少爺也沒有放在眼中。嘿嘿嘿今天本少爺就將你掉在第一帝城上,倒要看一看你們血殺魔宗能耐本少如何。」

「你」

戚青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他眼中濃烈的殺氣怒熾,低吼一聲,一口血色的神刀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血腥的刀氣捲動,虛空頃刻間粉碎了,千分之一剎那間,戚青消失在原地,一刀斬向蕭戰的面門。

中階齋武非常的恐怖,虛空都能粉碎,但是一刀斬出的戚青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動作回歸了原點。這是時間在倒流,戚青驚駭欲絕,他可是中階巔峰境界的齋武,這人竟然能夠影響到他,其修為絕對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轟」

戚青最強的一擊反噬了,血色的神刀竟然斬中了他自己,恐怖到力量斬得他橫飛了出去,「轟隆」一聲撞到了城牆之上。

這一擊所造成的傷害異常的恐怖,戚青周身經脈盡斷,整個肉身都差點炸得粉碎。

蕭戰的臉上竟是冷笑,來自未來的他強大到超乎想象的地步,他伸手一抓時間再次倒流了,血肉模糊的戚青倒卷而回,被他抓在了手中。

(小說) 戚青恢復如初了,彷彿剛剛的反噬從未出現過一般,不錯此時的他根本沒有一絲高興得感覺,敵人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隨意的讓時間倒流,影響到一尊齋武,這人的力量絕對已達到了齋武圓滿境界。只是戚青仍然感到了困惑,先前的蕭戰雖然強大,但表現出來的力量也就相當於一尊上位齋武而已,跟圓滿境的齋武實在是相差太過遙遠。

「你……你……」

蕭戰沒有說話,他忽然抬頭,看向了帝城的方向,很快一尊上位齋武破空而至,她就是先前被那尊男子一拳轟飛了的岳妍。

「你殺了他?」

岳妍死死的盯著蕭戰,很快她的目光落在了蕭戰手掌中那枚懸浮的血劍之上,來自血脈的共鳴讓他頃刻間就判斷出,這枚血劍跟他的大哥岳繼天有著聯繫。

蕭戰冷冷的道:「你是誰?」

岳妍雙目如劍道:「我乃天闕帝城岳妍。」

蕭戰變色道:「天闕?這傢伙好像是血殺魔宗這位少主的奴隸,難道你們天闕跟血殺魔宗同流合污嗎?」

岳妍冷哼道:「我們天闕不跟任何人同流合污,你說我哥哥是這個血殺魔宗少主的奴隸是怎麼回事兒?」

蕭戰念頭一動,手中懸浮著的血劍,下一刻血劍掙脫了他的束縛,破空而去,飛到空中,血劍瘋狂震動,爆發出如龍吟般的劍鳴。數息過後血劍炸裂而開,化為了漫天晶瑩璀璨的晶粉,狂舞起來,不過很快,這些四散的晶粉像似活過來了一般,嗡嗡震動,憤怒的意志幾乎震碎了帝城巍峨的城牆。

四散的晶粉合而為一,男子的身影再度出現了,他的雙目怒視著蕭戰,巔峰境界的修為全然爆發,下一刻男子沖向了蕭戰,可是他沖的快,退得也快,時間的力量決定了一切。

男子的身體炸得粉碎,血色的晶粉璀璨晶瑩,很快他再度復原了,憤怒的殺意越來越盛,一雙眼睛內血紅一片,恐怖的怒焰滔天。巔峰境齋武的力量狂暴了,男子怒吼一聲,就連守護帝城的神陣都炸開了。

「哼」

蕭戰眉頭緊皺了起來,他的目光陡然化劍,這是毀滅的光波,咆哮中的男子頃刻間肉身粉碎了。

圓滿境的齋武恐怖無邊,武道的意志壓迫就算是極致境的齋武也難以抬起頭來,炸得粉碎的男子怒意如狂,他想要繼續攻擊蕭戰,那種瘋狂的意志連虛空都被震塌了。

蕭戰的臉上現出了冷笑,隨著他的心念一動,時間的規則全被調動了起來,霎時間過去的規則之力震蕩,炸裂的男子自主復原了,不過很快他有粉碎了,整個過程都是廣告發生時間的重演,時間在繼續飛退,原本達到了巔峰境界的男子竟然境界下跌了,重新回到了上位齋武巔峰境界的程度。

過去的時間越來越盛,一道道時間的本源規則震蕩。

千道、萬道、十萬道、……一億道……

時間的力量龐大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遠不是一般圓滿境齋武所能達到的極限,時間在倒退,一幕幕奇特的場景在帝城外上演。

對於這些蕭戰根本就不在意,不過一邊的岳妍卻是心情起伏不定,當最後一幕畫面定格之時,她的眼中儘是難掩的仇恨與怒火。

這場奇異的畫面靜止了,憤怒掙扎的男子突然停止了下來,不單如此,他臉上那個猙獰的奴字也消失了。男子臉上的神情顯得異常的茫然,他感覺時空彷彿錯亂了,不知身在何處,到底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大哥」

岳妍神情激動,眼角淚珠滑落。

男子原本茫然的神色在聽到岳妍的呼喚時清醒了過來,怔怔出神了片刻,看著岳妍道:「妹妹,你怎麼在這兒?」

「哥,你還好嗎?」

岳妍神情激動異常,幾乎無法自控了。

男子眉頭一皺,遲疑道:「具體的不記得了,只記得當初我被血殺魔宗的給擒住了,後來之事就不記得了。」

「大哥……」

岳妍想說些什麼,蕭戰不耐煩的打斷了她,他看了一眼男子后很快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回到了城中。

蕭戰換回了本體,將戚青交給了殷素娥,交代一番後者安排去了,至於她要怎麼做,他到不是很關心,對於血殺魔宗的報復更是沒有放在心上。當然了,雖然蕭戰並未將血殺魔宗放在心上,但他還是要準備一番的。

這次進入塵緣古星雖說是為了躲避麻煩,但真正的目的還是密切關注九大行星的變化,從剛剛召喚出未來體就可看出,在將來他的力量絕對達到了齋武大圓滿的程度。而要達到齋武大圓滿,並讓每種劍道達到神域之境,可不僅是補全天地一地大陣就行,這還必須要讓紫微主星同九大行星構建的陣圖成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具有九種神域。

齋武大圓滿,蕭戰想到不久后自己將成為這一等級的武者,心中的喜悅之情就難以言表。不過他心中同時也感到很是困惑,以眼下所布置大陣的規模與架勢,他的最終修為怎麼可能只有齋武圓滿之境。

九種劍道都練到神域境界這不出乎蕭戰的預料,由九星吸收規則,大成之境將由處於紫微主星中的分身全部獲得,按理怎個過程如果成功,沒有出現紕漏,就算他這個獲益者達不到至尊級聖武的程度,但要達到聖武境界應當有很大的成功幾率,難道事情發生了什麼意外不成?

九星加上紫微主星布下的可是至尊級聖陣,能夠破壞這一等級大陣的存在只有真正的至尊級聖武才可以做到。當然了相對於破掉大陣,只需干擾了大陣的運轉則要容易很多,以眼下的情況來看,最後時刻肯定是正一派、血摩族以及聖盟三方競爭,極有可能在地核中發生了一場驚世大戰。

這個猜測讓蕭戰陷入了沉思中,雖然僅僅是猜測,並未發生,一切都還做不得准,但是這種可能性是最高的,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謀划發生不可預知的後果,必須做些什麼才行。

想到這裡,蕭戰不由嘆了口氣,要做什麼談何容易,到時的大戰絕對是上位聖武間的大戰,自己這方最強的武力就是天譴,他的修為絕對恐怖,只是一切都要靠外人,讓蕭戰感到有些憋屈。

只是提升修為談何容易,蕭戰使盡一切手段正常情況之下也就達到了上位齋武的巔峰而已,就算動用「複製」技能,他的修為也最多達到齋武圓滿之境,聖武才是這場大戰的關鍵,可是要達到這一境界談何容易。「複製」的確強悍,可是以蕭戰的能力也僅僅做到模擬一擊而已,根本起不了太大的用處。

第一帝城大戰時蕭戰的表現堪稱耀眼,不過這還算不了什麼,圓滿境的齋武對於將來大戰的走勢已起不到主導作用了只有上位聖武才行。不久前的第一帝城大戰肯定無法引起正一派跟血摩族的關注,只有當他將血殺魔宗被連根拔起時,才會讓不斷的麻煩找上門來。

為何要將血殺魔宗給滅掉?

其實並不是蕭戰想要將這個血殺魔宗給滅掉,對於這個宗派他抱有的態度就是可有可無,不會僅僅因為一個名字的原因就要大開殺戒,只要對方不招惹自己,他根本就懶得去管對方。不過蕭戰心中的直覺告訴他,血殺魔宗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尤其是當他將那個戚青吊在第一帝城的城牆之上時,更是不可能放手的。

這場大戰讓第一帝城損失慘重,全城有將近一半的地方損壞了,看著滿目廢墟的場景,蕭戰不得不嘆了口氣。城市遭到破壞算不了什麼,真正讓他有些過意不去的是大齡人員的死亡,隨著男子那一聲巨吼,留在城中沒有進入試煉場的人幾乎死絕了,這樣人口數量驚人傷亡讓他心情很是惡劣。

城中原本蕭戰所住的客棧已經化為了烏有,不過他的女人早一步溜了,並未受到傷害,當他回到城中時她們也很快出現了。

蕭戰將戚青交給了殷素娥,一切讓她操辦,他坐等血殺魔宗前往,如果對方真的打算報復,他不介意大開殺戒。蕭戰心中非常清楚,塵緣古星上的大陣核心乃是殺戮劍道規則,只有不斷的殺戮才能收集殺戮規則,從而蛻變出殺戮劍道規則來。

既然要殺戮,不如讓殺戮最大化,超級宗派間的火拚,大戰絕對會波及到整個星球的每一個角落。

殷素娥的辦事效率很高,不出半天的時間戚青就被懸於第一帝城的城頭之上,身無寸縷不說,一身修為還全被廢掉了。當然了,對於齋境的武者來說,哪怕肉身粉身碎骨了,他們也能頃刻間復原,這等傷害對戚青來說算不了什麼。

但被人**裸的懸於第一帝城的城頭,這等奇恥大辱戚青一輩子洗清不了,可以說就算他事後真將蕭戰等人幹掉了,也無法洗清自己的已被玷污的名聲,哪怕他有一天當上了血殺魔宗的宗主在很多人眼中,這一幕仍將留在無數人的腦中,揮之不去。

九座帝城沸騰了,不久前發生的大戰震動實在是太大了,如今血殺魔宗少主被人懸於第一帝城的城頭,消息一旦傳出去,血殺魔宗絕對會瘋狂,一場大戰不可避免。所有人都在議論,到底是那個超級勢力如此大的手筆,竟然敢公然羞辱塵緣古星巨無霸般存在。

有人認為這是找死的行為,有人認為天闕帝城難以獨善其身,有人則認為這事天闕帝城脫不了干係,怕是他們暗中操控,其目的就是給日漸囂張的血殺魔宗敲山震虎。

不管外人如何議論,都影響不到蕭戰,第一帝城破壞嚴重,幾乎快四分五裂了,連試煉空間都受到了波及,蕭戰很快讓殷素娥安排,帶著百萬神女騎士進入到了第二帝城。

帝城中的氣氛顯得異常緊張,似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血殺魔宗已經大兵壓境了,頗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架勢。很快在殷素娥的安排下百萬神女騎士連帶天宓六女都進入到了試煉空間,就在蕭戰閑來無事,打算也跟著進去湊一湊熱鬧之極,第一帝城的城主跟第二帝城的城主找上了他。

這是兩尊巔峰境的齋武,見到蕭戰他們並未有天闕帝城的強勢,顯得還算恭敬,第一帝城的城主直接開門見山道:「公子跟血殺魔宗的恩怨我們天闕帝城並不想干預,還望公子帶著你的人馬上離開帝城。」

蕭戰若無其事的道:「這可不行,本公子這次進入帝城就是為了歷練來到,哪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第一帝城的城主眉頭一皺,緊盯著蕭戰道:「蕭公子此舉讓無異於是拉我們天闕帝城下水,血殺魔宗非同小可,塵緣古星上的雖不算什麼,但是在紫微主星上的卻是一個超級宗派,聽說還擁有著聖武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我們天闕帝城可以惹得起的。」

蕭戰淡然道:「擁有聖武又能如何,一個小小的血殺魔宗根本不足為慮,你們天闕帝城無需放在心上,這事絕對不會殃及你們。」

蕭戰這麼大的口氣,只讓兩位城主眼皮直跳,他們對視了一眼,第二帝城城主開口道:「看來蕭公子的身後的勢力定是絲毫不遜色於血殺魔宗,只是此番在帝城大戰對我們天闕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僅僅上位齋武的大戰就差點毀了第一帝城,到時圓滿境對戰,或者聖武出手,我們天闕怕是要徹底毀滅,只要蕭公子願意將大戰地點移開,我們天闕帝城願意付出相應的代價。」

蕭戰微微笑道:「九座帝城的試煉本公子非常期待,這次特意前來天闕目的就是為了藉助其淬鍊手中一直軍團,只要事情一切順利,本公子保證你們天闕的安危不說,還可以確保你們今後的安全。」

第二帝城的城主冷然道:「只要蕭公子不將我們天闕牽涉進去就行了,至於今後的安危,我們天闕帝城用不著蕭公子操心。」

蕭戰淡然道:「看來兩位城主還沒有弄清楚時下的形勢啊,要不要本公子提醒一下你們?」

第二帝城的城主臉色一冷,哼道:「這裡可是天闕帝城,蕭公子只不過是一尊中階齋武而已,還請注意自己的說辭。」

第一帝城的城主臉色一變,急忙道:「蕭公子不要誤會,我們絕對沒有威脅的意思。」

蕭戰冷笑道:「本公子可不是被嚇大的,就連紫微主星的聖盟都嚇不住本公子,何況一個小小的天闕。不妨跟你們將話題挑明了,眼下塵緣古星已淪為了至尊級聖陣一個組成部分,正一派跟血摩族已決定讓其成為一座殺場,促使古星早一日蓄滿勢,今後他們還會不斷從紫微主星運來充足的高手,挑起不斷的殺戮,沒有聖武坐鎮,你們天闕就是一個炮灰的角色,灰飛煙滅只是早晚的事情。」

兩位城主的臉色都是一變,蕭戰所說他們已隱有猜測,如果情況真是如此的話,就算他們天闕誕生了聖武要想在接下來的紛爭中保全下來很難。

第一城主沉聲道:「不知道蕭公子來自那一方勢力?」

蕭戰微微笑道:「不瞞兩位,本公子跟這次駕臨紫薇星域的正一派以及血摩族有著密切的關係,不然也不會知道這樣核心的機密。」

第一城主忽然道:「蕭公子真的只是想要藉助我們天闕帝城試煉而已?」

蕭戰淡然道:「那是自然了,你們不會認為本公子費盡心機是想要收服你們吧?」

第二城主冷哼了一聲,蕭戰話中的輕視之意表露無疑,這讓一直高高在上的他感到很不舒服。畢竟天闕帝城在塵緣古星上的地位非常特殊,沒有任何一方勢力敢於得罪他們,就算是血殺魔宗的強勢,一切對於天闕也是平輩論交。

對於第二城主的不快蕭戰根本就沒有在意,而是淡然道:「兩位可以將本公子的話轉述給天闕真正話事之人,只要你們天闕願意合作,本公子可以確保你們的安危。」

第二城主的臉色很不好,而第一城主猶豫了片刻后道:「不知道蕭公子是自己想要闖九座帝城,還是其他人。」

蕭戰微微笑道:「本公子的修為很是特殊,九座帝城的試煉雖然玄妙,但是對於本公子來說用處不大,這次藉助跪地試煉的只是本公子手下一直軍團而已。」

第一城主好奇道:「這支軍團應當都是齋武組成的,以前我早就聽聞在紫微主星上大的勢力都會組建強大的齋武軍團,不知道蕭公子這次軍團的實力如何?」

蕭戰嘆道:「她們的普片的實力都是初階齋武而已,不過勝在數量多,只要有她們出馬本公子敢保證,別說整個塵緣古星,就算是紫微主星上除卻聖盟外,任何勢力都要掂量一番得罪本公子的下場。」

第二城主冷笑道:「真是好大的口氣,本城主以前可是去過紫微主星,齋武軍團雖然強大,但是數量卻有限,最多也就千人左右,蕭公子難道還能聚集起十萬八萬不成。」

蕭戰冷笑道:「十萬八萬算得了什麼,本公子這次帶來九座帝城試煉的神女騎士團人數百萬,就算你們天闕有三位圓滿境齋武坐鎮又能如何,在她們的衝鋒下一切都將灰飛煙滅。」

「百萬齋武?」

兩位城主倒吸了口涼氣,雖然感覺蕭戰在吹牛,但是這事很容易就能揭穿,畢竟蕭戰可是要進入帝城試煉的,他們很容易就能得到確切的數字。

(小說) 塵緣古星山脈連綿,最富盛名的莫過於煉獄峰,它高聳入雲,道道殺戮神則垂落,方圓萬里之地化為了一片殺戮的世界。

血殺魔宗的駐地舉出在煉獄峰之下,作為塵緣古星魔道第一派,整個煉獄峰方圓萬里之地都成了他們的地盤。血殺魔宗的實力非常強大,雖然整個宗派只有掌教戚元是圓滿境的齋武,但是其他等級的齋武數量非常多,遠不是一般的超級門派可以比擬的。

不過血殺魔宗實力雖然強悍,但要一統整個塵緣古星卻遠遠不足,不過隨著大批的紫微主星高手降臨這顆古老的星辰,這一情況立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時血殺魔宗的權利完全發生了轉變,他們新的掌教已換為了戚月天。

來自紫微主星的血殺魔宗跟塵緣古星上的血殺魔宗在組成上十分相似,唯一的不同就是除了掌教至尊外,還有四位副教主。隨著遠在紫微主星上的血殺魔宗降臨,如今都已合併,原先的掌教戚元成了第五位副掌教。

這五位副掌教實力都很強大,最弱的修為都達到了巔峰齋武的境界,最強的比戚元還要更甚一籌。血殺魔宗是一個家族式的門派,掌控整個宗派的都是來自戚氏一族,戚元的實力很強,不過在合併后的血殺魔宗中他的輩分實在是太低了,門派內一大群長老之類的按輩分來說都是他的祖父一輩,這讓他極度的鬱悶。

當然了,門派中這輩分都是虛的,一切都還是要看自身的實力,這些傢伙雖然都是戚元的長輩,但也要對他敬上三分。只是從原來掌控一切的掌教至尊,淪為了一個副掌教,在門派中不管做什麼都需要請示,戚元心中的鬱悶之情可想而知。就拿這次派遣兒子進入天闕來說,已戚元的性格來說,他是不會讓自己最出色也是最疼愛的兒子去冒這一個險,可惜這一切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決定的。

戚月天是一尊圓滿境的齋武,作為紫微主星上血殺魔宗的掌教,他自然成了如今合併后的血殺魔宗掌教。戚月天的野心非常大,他一直窺視著塵緣古星上的天闕九座帝城,想要將其據為己有。

對於這九座帝城,戚月天非常清楚,只要他們血殺魔宗能夠將之據為己有,那麼整個宗派的實力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無法在短時間內成為紫微主星第一魔宗,但將來有一天絕對能夠做到。只是天闕九座帝城有無數人窺視,僅憑血殺魔宗的實力還無法將之據為己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