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等他們了嗎?」跟在身後的花子陌隱隱問道。

「我們先去開路,摸一下情況,到時候在出來與他們會合。」安雨蕁簡單的解釋了一下,突然發現前方不遠處有腳步聲傳來,雖然風月城被黑霧籠罩,但依舊有隱隱的月光照耀下來,借著月光,安雨蕁看到有幾道黑影在晃動。

趕緊拉著花子陌藏到小路邊上的一處枯草堆裡面,花子陌此時倒是對安雨蕁有些別樣的看法了,看來這女人並不笨啊。

他們分開倒是挺好的,也分散了敵人的注意力,如果是一起的話,目標太過明顯,難免會被發現,這樣容易打草驚蛇,不如趁著機會先摸摸情況也好。

花子陌在一愣神只見,那群人影已經快走到了跟前,安雨蕁將頭壓了在壓,只露出兩隻眼睛在外面,數了數,大概有快十來個的樣子,看不清他們的面容,都罩在黑罩子裡面,而他們的身後拖著三兩平板車,車上面用一些枯草鋪蓋著,似乎想隱藏什麼東西。

在經過安雨蕁他們隱藏的地方時,安雨蕁明顯聞到一股淡淡的腐臭味,不光是安雨蕁,身邊的花子陌更是特別敏感。

這車上到底掩蓋著什麼?安雨蕁猛的一驚,卻不敢亂動,陳沖說風月城被一夜之間屠了城,那這臭味?很像是屍體的臭味,但是這麼多天過去了,應該都爛的差不多了,但腐臭味卻沒想象中的那麼濃厚。

這些屍體看來極有可能便是風月城的百姓,只不過這些人拖這些屍體要去幹嗎?

「跟上他們。」花子陌低聲道,他現在也不能確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所以並未向安雨蕁說明,只有一路跟著,才能查明事情的真相。

安雨蕁花子陌兩人,一路小心翼翼的跟著,只見前面那群暗系魔法師七彎八拐的,不多時便到了一處比較偏遠的,類似一個大倉庫的地方,平板馬車從那大倉庫門口駛了進去。

那股之前比較淡的屍體腐臭味也比之前濃厚了許多,這些人,將這些屍體運到這裡來做什麼?

安雨蕁謹慎的閃身跟了進去,花子陌緊跟其後,根據現在所看到的情況,似乎一步步在印證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們在屍體上撒了一眾壓制屍體腐爛的藥粉,所以屍體的腐爛速度慢了下來。」似乎知道安雨蕁心中有疑惑,花子陌小聲道。

原來如此,安雨蕁瞬間明白了一些什麼,緊接著便看見剛剛拉馬車的那些人進入了一處房間呢,這個大倉庫分隔了不少小倉庫,似乎是專門用來儲藏屍體的,越是裡面,腐臭味越是濃厚。

這裡面並沒有什麼守衛的人員,還是只有之前那幾個拉平板馬車的魔法師,但現在還沒看清情況,安雨蕁也不會輕易出手。

跟隨著平板馬車進入到了那個房間,房間內空間很大,就先現代的一個大工廠一般,但眼前的場景卻是十足的讓安雨蕁震驚不已。

只見倉庫類,並排擺滿了屍體,足足擺滿了四行,每一行都有幾乎上百具面部被遮掩起來的屍體。

而剛剛運進來的那些屍體也被其中兩人抬著依次放到了案板上。

兩人躲在暗角處,安雨蕁心裡忍不住一陣唏噓,那屍體的腐臭味讓人有些反胃,但她還是強忍著,看了花子陌一眼,只見他那俊美的容顏此時也結上了一層濃厚的冰霜,冷的讓人不敢直視。 緊挨著安雨蕁的那隻手臂僵硬著,安雨蕁低頭去看,只見他拳頭緊握,這讓安雨蕁心中莫名的多了幾分放鬆,原來他並非無情之人,對於喜好殺戮一說,安雨蕁心中有幾分愧疚,自己倒是誤會他了。

對於眼前的狀況,安雨蕁並非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在進來之前並未得到證實,她和花子陌心裡想的一樣。

早在發現自己體內有暗系魔法能量的時候,安雨蕁就在五王府的藏書閣中查閱了關於暗系魔法師的各種資料。

暗系魔法中有一種十分恐怖的禁忌魔咒,已經消失了上百年,而書上所描述的便跟眼前的差不多,安雨蕁似乎也在這一刻明白了那幕後黑手屠殺掉整個風月城的背後陰謀。

禁忌魔咒中描述,暗系魔法師分為三種,一種是死亡術士,一種是靈魂導師,一種便是普通的暗系魔法師,其中死亡術士恐怕是最為恐怖的存在,實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隨意操縱死亡,但條件是對手比自己弱。

這種術士,就算是百年前的未曾出現過,也是曾經暗系派最為輝煌時候的存在,只可惜後面……

而靈魂導師,恐怕眼前的狀況來看,對方中間可能不下餘十名靈魂導師的存在,這麼多屍體,他們這是想要大量的製造靈魂戰兵。

天宇大陸上有一種說法,就是人死後,七天內,靈魂不會完全脫離人體,而靈魂導師的恐怖之處就是在於這裡,將其靈魂困在體內,更是剝奪了其意識,與之簽訂契約,而一個實力稍微高點的靈魂導師可以簽訂數百個甚至上千個靈魂戰兵。

也正因為如此,靈魂導師在暗系門派中的身份,僅僅次於死亡術士的存在,地位也比一般的暗系魔法師要高。

而這些屍體雖然肉身腐爛,但似乎在死後的那一刻,靈魂就已經被封印在了體內,只是這些靈魂導師級別並不高,無法保證其肉身不損,所以便在這些屍體上撒上了藥粉,以控制其腐爛的速度。

「哎,你說我們整理這些屍體,還要多久了,這些天都快要被熏暈了。」這時,其中一個搬弄屍體的暗系魔法師似乎有些累了,便忍不住抱怨起來。

「我也不知道啊,不過聽說這幾天阿爾導師他們就會回來,被召回去只是暫時的。」另一個介面道。

安雨蕁仔細聽著他們的對話,看樣子,這風月城被屠城之後便只剩下一座空殼了,留下的人數並不多,只有這些暗系魔法師作為搬運工,整理屍體,而其他的,似乎被那隻大黑手召了回去。

安雨蕁心中頓時暗喜,那正好,趁這個時機滅了眼前這些暗系魔法師,正準備動手,卻被花子陌一把拉住。

便聽到其中一個繼續說道:「你們還是好好乾活吧,雖然阿爾導師們都被召回去了,但不是還留下了一個布朗導師和司南統領嗎?你們在這抱怨,要是被聽了去,變成了這群屍體中的一員,可就不好了。」

竟然還留下了兩個!安雨蕁暗想,就知道沒那麼容易,按照這樣推測,留下的那兩個實力定然是不低的,足以和他們抗衡的存在。

安雨蕁和花子陌對視了一眼,暗中交流了一下,果斷決定先趁機滅掉眼前這幾個在說,至於他們口中所說的布朗和司南,似乎並未在這附近,安雨蕁沒有在這周圍感覺到來自強者的信息。

滅掉眼前的這幾個暗系魔法師,在毀掉這些屍體,便好。

一瞬間,兩人同時閃身出現在那幾名暗系魔法師的眼前,剛剛說話的那幾個就在那麼一愣時之間,安雨蕁已經到了跟前,手中的匕首和流星刀同時出手,直接割掉了那幾個暗系魔法師的腦袋。

花子陌的手段倒是看上去比安雨蕁利落許多,他可是個紳士,怎麼會用如此有失雅觀的手段呢?

只見花子陌輕輕一揮手之間,那剩下的幾個黑衣人瞬間變成了粉末,飄落在地上,不染一絲塵埃,安雨蕁看的目瞪口呆,嘖嘖,連殺人也能殺的如此的優雅絕倫。

突然門口邊上閃過一個黑色身影,想要衝出門外,安雨蕁嘴角微勾,凌厲的眼神掃了過去,還漏掉一個!

不等她出手,花子陌已經先她一步,身形如鬼魅一般直接飄到了那人跟前,下一秒那黑衣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安雨蕁的手愣在半空中,我靠,要不要這樣跟她搶啊,瞧著花子陌那雲淡風輕的樣子,心裡不知道有多膩歪呢,安雨蕁直接翻了個白眼,不在去理會他。

轉身走到那些屍體堆前面,這麼多屍體,該怎麼弄呢?還真是件比較麻煩的事情,若是鬧出的動靜大了,必定招惹來那兩個剛剛暗系魔法師口中所說的布朗和司南。

但動靜小了,必定毀不掉這些屍體!

安雨蕁還沒來得及想清楚,卻見身後一串巨大的火球直接從自己耳邊擦身而過,驚得安雨蕁慌忙閃身躲開,在看花子陌,憤怒的瞪著他,這傢伙搞什麼。

「女人就是婆婆媽媽的,這些屍體不這樣,是沒辦法解決的,我們現在先離開這裡,回去跟他們會合吧,這會估計他們也到了。」花子陌十分不看好安雨蕁的樣子,赤果果的鄙視安雨蕁的做事風格。

兩人在談話之間,整個倉庫房間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些屍體上面有藥粉,這些藥粉似乎遇見火,燃的更加旺盛一般。

安雨蕁看著燃起的熊熊火苗,轉身說道:「你這個燒法,恐怕他們的靈魂也無法在解救了,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了。」安雨蕁剛剛猶豫的正是這個。

「你覺得我不這樣做,他們就有解救的機會嗎?」花子陌直接轉身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也懶得和這個女人解釋那麼多,真是懷疑她的腦袋長著就是為了看上去高一點的嗎?

安雨蕁何曾不知道,這些屍體的靈魂早已經被禁錮,不這樣做,恐怕這些靈魂到時候還是會被那些靈魂導師利用,只不過沒了肉體的靈魂武力值稍微弱一點罷了。 這也是為什麼靈魂導師為什麼要保留其肉體的緣故,因為肉里消失,其生前的武力值都會消失不見,剩下的靈魂還得重新煉製,讓他們擁有武力值,這是個很麻煩的事情,也很浪費時間。

安雨蕁抬頭,卻發現花子陌不在朝前走了,心中暗道不好,追到門口,便看見門口一大片十分詭異的靈魂戰兵圍堵在大門口,而前面兩個,一個手中拿著魔法棒,一個穿著是這些人裡面最為奇特的,身上的暗黑氣息要更加濃重,幾乎感覺不到他身上還有人的氣息,恐怕這兩人就是先前那些人口中所說的布朗和司南吧。

只見兩人冷冷的笑著,看著安雨蕁和花子陌:「想走?可沒那麼容易。」隨後又掃視了兩人一眼:「嘖嘖,屬於強者的氣息,靈魂戰兵的最好肉身啊!」

「靈魂導師?布朗?」安雨蕁淡淡的笑了笑,看不出她在想什麼,但看得出她並沒有絲毫驚慌,想抓他們做靈魂戰兵?可笑!

「不錯,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還知道我是個靈魂導師。」布朗是越發的欣賞眼前這個絕美的女子了,她身後的那個男人也不差,甚至更為美麗,他只能用美麗來形容身後的花子陌,比女人還美的男人,不多見。

「呵,你不過是剛剛過了統領級別的靈魂導師而已,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厲害嘛,這個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呢!」安雨蕁的眸子里充滿了戲謔,眼前的這兩個她並不害怕,她擔心的是站在他們身後的那一大片虎視眈眈看著他們的靈魂戰兵。

一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這麼多……

而布朗只是覺得他們是強者,並看不出他們的真正實力,所以她決定先打擊打擊他們,給他們一點警告,以免他們輕舉妄動。

布朗聞言,目光隨後穿過安雨蕁的身側,看向倉庫裡面越燒越旺的熊熊大火,本就有些青黑的臉色更加的黑了黑,這兩人竟然殺掉了他們十多個人,而且還毀掉了整個倉庫。

那些個暗系魔法師實力並不是很弱,現在卻連屍體內未曾看到,殺人於無形,更是毀屍滅跡,這兩人難道就是主上說小心的那兩個人嗎?

那這個女娃娃,看來今日是一定要想辦法將她抓住帶回去了。

「我說衝出去吧!」花子陌看了看天色,天邊已經亮起了一絲魚肚白,在看看身後的火光,不在說多話,閃身便沖了出去。

安雨蕁心中明了,這片火光這麼大,想必莫夜他們來了,一定能看到的,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是該出擊的時候了!

熊熊火光,照耀著一大一小絕美的身姿,氣場尤為強大,布朗見兩人出手,陰冷的笑意掛在臉上,閃身退到後面,而他身邊的司南卻沒有退下,而是揮舞著魔法杖與花子陌戰成一團。

兩人的實力明顯有差距,只是那個司南似乎有意想牽制住花子陌一般,並不與其正面交鋒,他這是要為布朗爭取時間啊。

安雨蕁想的果然沒錯,只見退到後面的布朗此時已經開始念動了咒語,那些個靈魂戰兵此時似乎被賦予了生命一般,沖著兩人跑了過來,將兩人團團圍住,而司南也從戰圈中跳了出去。

安雨蕁本來想去圍堵布朗的,卻不想還是慢了一步,不一會兩人便被這一群靈魂戰兵給分開,圍城了兩個圈,雙方都顧及不到了對方。

安雨蕁在戰圈內上躥下跳,打出一道火魔法,形成一道保護圈,不讓其靠近,隨後大喝一聲:「小糰子,你還不出來!」

這傢伙吃飽喝足了,這關鍵時刻竟然還呆在戒指空間內睡大覺,可惡!

隨著安雨蕁大吼一聲,一個小小身影如同鬼魅般閃了出來,速度驚人,小糰子出來后,撓了撓小腦袋,一副昏昏欲睡的摸樣,嘴邊還掛著口水:「女人,你叫我幹嗎啊?」

安雨蕁果斷一巴掌拍了過去,總算是給小糰子醒了醒神,只見它渾身的毛髮都炸開了一般,尖叫一聲:「我靠,這是什麼情況?!」它不過是睡了一會,怎麼就出來這麼多妖魔鬼怪啊。

這密密麻麻的,看著還真是讓人滲的慌,安雨蕁正是對這蠢貨獸有點無語了,一腳踢開很快衝進火圈的其中一個靈魂戰兵,另一隻手拽過小糰子,直接扔了出去:「給我開道!」

這些靈魂戰兵的數量太過龐大了,讓她都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吃不消的樣子,現在必須重新與花子陌會合,不能走丟,布朗看上去是想將他們逐個擊破。

可外圍的布朗似乎看穿了安雨蕁的想法,開口命令道:「抓住那個女娃,我要活的!」

他身邊一直未曾說話的司南雙手環胸,低啞的嗓音聽著讓人十分的不舒服,彷彿就像鋸子鋸到了什麼鐵器上面一般,很刺耳:「那個女娃,你想抓回去獻給主上?」

「這些不是你該過問的!」布朗似乎很瞧不起司南一般,並不願意多說,而且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實力再高又有什麼用,不過是個暗系魔法師而已。

如果單打獨鬥,布朗確實不是司南的對手,但是若是他啟動了靈魂戰兵的咒語,那司南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他就是不喜歡司南這幅冷冰冰,陰狠的摸樣。

果然,司南還是和從前一樣,在聽到布朗毫不客氣的話語后,並沒有反抗,低著頭不在多說什麼,那雙和臉色一般黑的眸子卻陰冷無比,不急,總會有那麼一天,布朗連給他舔腳趾頭的資格都不會有。

在抬頭看向被包圍起來的安雨蕁時,眸子里多出了一絲一閃而過的陰狠笑意。

在布朗瞎打命令后,更多的靈魂戰兵朝著安雨蕁這邊圍了過來,這這些靈魂戰兵,似乎殺不死一般,每每安雨蕁一道下去都是致命的位置,可那些靈魂戰兵只是短短的動作緩了一緩,又重新站了起來加入了戰鬥。

那邊花子陌似乎情況也不太理想,畢竟這些可都是打不死的生物,後面實在沒辦法,便一掌劈向其中一個靈魂戰兵的腦袋,頓時那腦袋如同沙子一般,碎成粉末。 隨後那靈魂戰兵的整具身子都隨之粉碎,花子陌心中一喜,看向安雨蕁的方向,此時她身上已經被那靈魂戰兵鋒利且帶著毒液的爪子,抓了不少傷痕出來,傷口十分恐怖。

只是她身上似乎有著自動恢復傷口的功能一般,別人看不到,但花子陌能看得到那傷口正以肉眼看不見的緩慢速度復原,只是這樣的復原速度遠遠比不上那些製造傷口的禍害者靈魂戰兵。

「打它們的腦袋!」花子陌分出一縷精神力告訴安雨蕁道,它們是契約者,精神力隨時都是可以聯繫到的,只是現在這狀況十分的混亂,他要是說給她,她肯定聽不見。

在聽到花子陌傳來的消息后,幾乎快要奔潰的安雨蕁陡然來了精神,與小糰子配合的十分默契:「小糰子,你吸引它們的注意力,我來攻擊!」

一人一獸,上下攻擊,一路朝著花子陌的方向殺去!

眼看著就要殺出一條血路,一旁觀戰的布朗有些不淡定了,看了司南一眼:「你還不打算出手嗎?」這個低等的魔法師,竟然跟他一樣站在這看著不出手。

「布朗導師,別急啊!」司南陰測測的笑道,他也會有著急的時候啊,毀了他這麼多靈魂戰兵,他大概很是心疼了吧。

「你……」看著司南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布朗氣的直哆嗦,抬手指著司南,說不出話來。

「放心,在拖延一會,阿爾導師他們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你這些靈魂戰兵還是能撐到他們來的時候的,無需我出手!」司南淡淡的回道,看也不去看布朗一眼。

布朗不說話,眼神眯成一條線,這傢伙是想讓他的整個靈魂戰兵團陪葬啊,還真是好計謀啊,不過他絲毫沒有辦法說服司南出手,也不想去說服了。

看著不一會便被毀掉了一大半的靈魂戰兵,布朗那叫一個著急啊,不行,他不能眼睜睜這樣看著自己的心血被毀掉。

這也是阿爾他們的心血,要是全部被毀掉,到時候他如何交差,恐怕降罪是無法避免的。

她不得不使出殺手鐧了,布朗神情凝重,冷冷的看了司南一眼,上前一步,雙手抬起,一道黑色結印打出,口中默念著咒語,司南在一旁冷眼旁觀,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使出了自己的王牌。

不過正好,他要的就是要毀掉布朗的王牌,王牌被毀,那布朗不過就是紙老虎了,沒有任何威脅了,以後也不敢在他面前扯高氣揚的了。

那個小女娃,他可是很看好她的呢,這兩人恐怕都還沒有盡全力吧。

眼尖的安雨蕁早就看到了布朗此時的動作,他這是……?

下一秒便見布朗整個身子被一層層濃厚的黑色光芒籠罩著,隨後,只見從他身後突突冒出一個兩個三個……大概快是來個靈魂體!

安雨蕁心中一緊,這些可是高等級的靈魂戰兵啊!它們已經完全擁有了靈智,雖說沒有肉身的靈魂戰兵沒有任何武力值,但是經過靈魂導師的特別訓練后,那可是一比一百的存在,一個靈魂體的靈魂戰兵相當於她現在所面對的一百個靈魂戰兵。

而且靈魂體,完全是殺不死的,就算毀掉它的腦袋也沒用。

下一秒布朗一揮手,那十來個靈魂體的靈魂戰兵已經張牙舞爪的沖了上來,而現在在攻擊他們的不同靈魂戰兵都統一退出了包圍圈,然後在戰圈十米處,圍城了一道強大的防禦牆,虎視眈眈的看著中間的兩人,隨時準備必要時攻擊他們。

安雨蕁不得不佩服這個布朗,倒是挺有軍事才能的啊,指揮作戰,妥妥噹噹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