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抱歉,本神突破失敗了,所以,你們自己坐牢吧,哈哈哈……」

何凡站在門口,叉著腰大笑出聲:「可把本神流弊壞了,叉會腰先,你們羨慕,對,就是這眼神,這表情。」

兩人:「……」

「搞的本神之前就跟赴死一樣,這下好了。」何凡扭了扭屁股,隨手幫他們關上門:「再見!」

兩人:「……」

尼瑪,你是怎麼跑出去的?你隱藏實力,媧祖沒發現?我特么為什麼不行?

「媧祖進化法,很可能與此有關!」玄均道人激動地道。

「你出的去么?他都跑了。」炎神道麵皮直抽,這個賤人。

玄均道人一滯,何凡,你特么回來,你回來啊,把我們也帶出去!

何凡也沒想到,自己的隱匿之法,能夠隔絕媧祖禁制,既然有用,何凡肯定不會在特殊空間窩著,坐牢?不存在的!

成就天人,何凡只知道自己飯量又漲了,東方聯盟養不起自己,還是要靠自己。

「去哪呢?嗯,就去空間裂縫。」何凡思索著,打算將柳清緣他們也帶過去,江河市這點低級凶獸,沒什麼可殺的了,直接去空間裂縫那裡,正好和媧祖一脈交流。

「小凡凡去哪了?他的研究所都空了。」秦薇翻轉著烤肉,情緒有些低落。

「成神去了吧。」柳清緣嘆道:「以後,我們去看他。」

「凡哥以後就要窩在特殊空間了。」林胖子說道。

「火神,也見不到了。」炎小倩和煉陽炎黯然道。

「火神你們確實見不到了,但能見到偉大的廚神。」何凡御空而下,看著幾人,內心為什麼有些說不出的高興?

「小凡凡(何凡)?」五人愣了愣,驚喜道:「你沒去特殊空間突破?」

「突破失敗了,哎,天賦差那麼一點。」何凡輕嘆一聲,道:「趕緊收拾東西。」

「你不會是拆了特殊空間,要帶我們跑路吧?」五人面色大變,按照何凡尿性,這很有可能。

「胡說什麼,帶你們去空間裂縫那裡,這裡凶獸太弱了。」何凡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道:「我只會拆南北聯盟的特殊空間。」

「那就去特殊空間?」柳清緣和秦薇騎著凶獸說道,頓了頓,又道:「小凡凡,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揚名啊?」

「再等等,你們太弱了,不要因為本神的偉大事迹,就覺得南北聯盟都是菜雞。」何凡沉聲道,這幾個傢伙,有了點實力就想出去浪。

這也不怪他們,何凡有實力也想浪。

這次,就先鑽個空間裂縫。 凶獸地盤深處,莽莽群山,凶獸無窮無盡,一個巨大的空間裂縫,無數道紋繚繞,封鎖裂縫,限制裂縫擴大。



一頭頭凶獸嘶吼,從空間裂縫衝出,肆虐地球。

一道金色屏障隔絕外界一切,一尊金色佛像盤坐虛空,這屏障就是金色佛像擴散出來的,在這屏障內,生活著媧祖一脈進化者。

「七年過去了,也不知道那傢伙會不會來頂替老僧。」一名老和尚盤坐在石台上,看著空間裂縫,眼中閃過一絲憧憬。

多少年了,一位位天人從這裡走出,沒有再回來,也不知道情況如何,是更強了,還是死在外面,或者迷路了?



金色屏障忽然震動,六道人影沖入屏障之內。

「嗯?直接過來的?沒有將特殊空間轉移過來?」老和尚面露失望之色,天人想要過來,只能轉移特殊空間,可不能這樣大搖大擺過來。

「這裡就是空間裂縫所在?」何凡帶著柳清緣五人到來,看著下面七八位媧祖進化者,詫異道:「媧祖一脈這麼少?」

「這只是其中一個。」老和尚從石台上下來,走向何凡,微微皺眉:「老僧智空,廚神還未成就天人?」

「沒有。」何凡搖頭嘆道:「這次將她們帶來,是想讓真佛照料一二,她們安全,本神才能放心突破。」

「那就留在此地,一起參悟,不可亂出去。」 惡魔乖女友 智空和尚微微點頭,道:「那廚神是否要準備成就天人?」

「是的,有勞真佛照料了。」何凡感激地道。

「老僧還未成真佛,廚神切勿折煞老僧。」智空一臉慚愧地道。

「天人不就是神佛么,雖然最低級,但也是神佛。」何凡正色道:「請認清自己定位,神佛就是神佛。」

智空搖搖頭,不再多說,繼續道:「廚神,這幾位施主就由老僧照料了,廚神放心去突破吧。」

你快去成天人吧,只要你成天人,就輪到老僧走了,等待這麼多年,終於要出去了!

「真佛,地球有幾個空間裂縫?」何凡問道。

「不清楚。」智空搖頭道。

「不清楚?」何凡微微一呆:「很多?那怎麼守?」

「有的空間裂縫比較小,可以輕鬆限制,而且,不知道什麼原因,其餘地方也有可能會出現空間裂縫,像外面這個這麼大的,東方有三個。」智空說道。

「這麼說來,地球真是千瘡百孔。」何凡面色凝重地道:「一旦空間裂縫吞噬,地球就完蛋了。」

智空沒有接話,面色很沉重。

「廚神去成就天人吧,到時為地球出一份力。」智空催促道,你快成天人啊,成了天人,老僧就能放下重擔,去外面看看了。

「好。」何凡看著焦急的智空,不再多言,轉身離開金色屏障。

「幾位施主,在這裡好生修鍊,要不了多久,廚神成就天人,就會過來接替老僧,你們很快就會再見面。」智空微笑著道。

五人猶豫了下,沒有告訴智空,何凡突破失敗的事情,她們怕這個老和尚承受不了這個打擊。

何凡離開金色屏障,看著空間裂縫,時刻都有凶獸從裡面衝出來,無窮無盡,繞了個方向,何凡來到空間裂縫不遠處,身形閃爍,化作一道符文包裹的青光,沒入空間裂縫之中。

老和尚,你還是乖乖在這蹲著吧,鑽空間裂縫這種事情,廚神來就好了。

成就天人,以身載道,何凡不僅能化身入風,還能與火,水,融入各種力量之中,以後風族和火族,在他面前,將再無優勢。

空間裂縫,一條漆黑的通道,無窮無盡的凶獸,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這裡都有。

踏入空間裂縫,一股極大壓力襲來,還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好似要將他扭曲,抹殺,阻止他出去。

「這力量,足以重創之前的我。」何凡感受了一下,自己雙十級圓滿來了也扛不住,除非激發基因,但這空間通道很長,他激發基因可無法持久。

天人氣息再無保留,雄渾氣浪席捲,各種刀芒交織,何凡一步踏出,所過之處,凶獸盡皆熟透,烤肉,爆炒,熟透的凶獸,被其餘凶獸吞食。

何凡看著衝進地球的凶獸,調轉了下方向,他發現,自己回歸地球,沒有絲毫影響,這空間裂縫,只是阻止人出去!

「一般天人,想要通過這條空間通道,怕也要遭受重創。」何凡悠閑前進,廚神護體氣罩開啟,那股無形阻力完全傷不了他。

半個小時后,何凡來到空間裂縫盡頭,看著外面的亮光,不由加快了腳步。

「這就是另一個世界?」

踏出空間裂縫,無窮無盡的凶獸正在趕來,何凡沒有放下太極貢丹,這裡凶獸太多了,太極貢丹也無法承受,最終不是被踏滅,就是撐爆,除非他時刻在這裡掌控著。

至於地球另一邊,一樣如此,無窮無盡的凶獸,任何陣法也扛不住,而且天人要限制空間裂縫,也沒太多精力獵殺凶獸。

何凡感應之力擴散,方圓五千米內,皆是湧來的凶獸。

御空而去,何凡遠離空間裂縫,打算先在這個世界看看,至於去宇宙星空,他暫時不會去的,怕迷路,而且也不知道去哪。

一念之間,跨越萬水千山,來到一座山巔之上,無數凶獸倒下,化作熟透的烤肉。

看著烤肉,何凡決定吃飽了再去看看,而且,他看見一頭金鵬鳥,別的凶獸可以放過,但金鵬鳥必須吃!

連續吃了幾個小時,何凡將一些凶獸化入酒中,這個世界,資源很豐富,何凡仔細找了找,發現不少頂級藥材。

「這就是個未開發的世界啊。」何凡心中感嘆,雖然這些對自己沒什麼幫助了,但可以用來釀酒,帶回去給柳清緣她們。

打定主意,何凡繼續在這個世界晃悠,出來一次不容易,多留一段時間,把這裡搜刮一邊再回去。

一邊吃凶獸,一邊找藥材,何凡不在乎時間流逝,一點點搜集,哪怕低級的也不放過,不然將來哪天有人來了,就便宜別人了。

這一晃悠,就是半個月時間,何凡來到一座山下,看著腳下東西,一時發愣:「這是?神話遺留?」

神秘的符文交織,斷裂的石板,基因數據+1! 「何凡去哪了?」徐承來到智空老和尚這裡,凝重詢問。

「回去突破天人了。」智空老和尚回道。

「他早就突破了。」徐承面色沉重地道:「他來過這裡了?」

「早就突破了?」智空獃滯:「那他是怎麼跑過來的?」

媧祖是瞎了么?這一個天人,到處晃悠,禁制居然沒劈死他?

「何凡突破失敗了,他這麼和我們說的。」柳清緣五人回道,眼中閃過一絲茫然,說好的天人不能亂跑呢?結果你告訴我,何凡突破成功了?

「他的情況很特殊,能隱匿自己氣息,媧祖禁制也無法發現,想來是和媧祖進化法有關。」徐承悶聲道:「火神和玄均真人告訴我的,聯盟都找遍了,最終才在這裡找到你們。」

「若何凡真成了天人,那他很可能已經過去了。」柳清緣指了指外面的空間裂縫,說道:「半個月前,我們就來了。」

徐承:「……」

何凡在半個月前,就跑出地球了?

「跑了也好,至少不會再禍害了。」徐承嘆道。

「跑了?他怎麼就跑了?應該輪到老僧了啊。」智空老和尚悲嘆一聲,為什麼輪到自己,就等到一個不靠譜的何凡?

「沒事,還有炎神道。」徐承說道。

「炎神道會來么?」智空老和尚希冀地看著他。

「應該會吧,我回去問問。」徐承不確定地道。

智空:「……」

「小凡凡走了?不會再回來了?」柳清緣五人有些難受,居然就這麼丟下她們跑路了。

……

另一邊。

何凡拿起石板,看著上面的符文,研究了不少神通道符,神話遺留的符文,何凡雖然認不出這符文代表著什麼,卻能看出來,這是哪一脈的符文。

狻猊一脈的符文!

感應之力擴張,何凡在附近搜尋著,這個世界出現神話遺留,是不是意味著,和地球有關聯?

「嗯?這座山,內部有什麼東西?」

何凡感應之力中,內部有什麼東西,隔絕了他的探查,感應之力一片空白。

心念一動,大地動蕩,大地之力閃耀,山峰自動分開,露出一條通道。

走入山腹之中,一尊金色雕像,絲絲金光繚繞,道符纏繞雕像,何凡思索了一下,一股進化之力沖盪,湧入狻猊雕像之內,順著道符軌跡運轉。



道符被激發,一股浩蕩氣息散發而出,雕像轟然炸裂,道紋交織,形成一扇金色門戶。

青春如此 「這是,秘境?」

何凡沒有猶豫,直接進入門戶之內。



一聲聲嘶吼傳來,一隻只狻猊咆哮,嘶吼著看向闖入的何凡。

「全是狻猊?」何凡看著這個秘境空間,草木茂盛,和外面沒什麼區別,這裡也有一座山峰,數十隻狻猊雙目血紅,兇殘的眸子鎖定何凡。



嘶吼一聲,狻猊直接沖向何凡,何凡並未動手,悠閑向前走去,狻猊衝來,廚神氣罩之下,盡皆熟透。

「這狻猊體內,還有佛骨?」

一頭第三變後期的狻猊隕落,體內一絲佛意引起何凡注意,是一根金燦燦的骨頭,散發著一絲佛意,天人之骨!



一聲巨大嘶吼從山峰上傳來,響徹整個秘境。

「那吼聲,遠超第三變,不亞於聖火明殘軀了。」何凡御空而起,直衝山峰之上。



吼聲再起,卻是秘境空間,草木之中,一頭頭狻猊回應。

「人……類,該死!」

山峰之上,道紋繚繞,狻猊兇殘的眸子閃過一絲靈性,接著又是兇殘。

「你有神智?」何凡落在山峰之上,看著狻猊,帶著一絲驚訝:「你的實力,當初絕不低於聖火明。」

「人類,該死。」

狻猊再起吼嘯,山峰開裂,一尊巨大的狻猊出現,同時,又是兩頭狻猊狂奔而來,同樣有道紋繚繞,低聲嘶吼:「人類,該死!」

「只會這一句?」何凡眉頭一皺,看著巨大的狻猊,比當初聖火明殘軀還大,而在這巨大的狻猊腳下,還踩著一尊佛意濃郁的骷髏。

「裡面全是佛門之人?」何凡看了眼山峰,發現山峰內部,居然藏著不少屍骨,全都散發著佛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