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密修會的成員。」鄧恩先是說了句,接著對著茫然的克萊恩解釋道:「密修會是一個建立於第四紀,與所羅門帝國,與當初部分墮落貴族有關的古老組織。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正來自於他們,因為一個成員的疏忽,才流入了古物市場,被韋爾奇得到,讓他們不得不到處派人尋找。」

「我們對密修會的成員知道的很少,這一次既然因為眷者閣下您的能力「策反」了一個,所以我想試一試能不能通過他得到更多有關於密修會的線索,試著反向抓捕他們的其他成員。」這句話是鄧恩對著林若說的。

「雖然這可能得不到太好的結果,畢竟那些傢伙像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樣擅長躲藏,但值得嘗試。」

鄧恩接著對克萊恩笑了下,道:「而且不管行動能不能成功,這一次之後,他們也會明白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大概已經被我們獲得,或者掌握了關鍵線索。這樣一來只要那本筆記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他們一般都會放棄,這是他們的生存哲學。」顯然鄧恩這既是在向克萊恩解釋,也是在安撫對方。

「那如果那本筆記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呢?」克萊恩忍不住有些擔憂的問道,同時下意識的往林若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雖然他什麼都看不到,但因為林若這兩天在神秘學知識上對他的教導,看來已經產生了一個林若知道很多東西的基本印象,這個時候自然想要向對方尋求答案。

鄧恩頓時笑而不語,只是同樣向著林若看了一眼。畢竟他清楚比,比起作為普通值夜者隊長的他,林若這個神眷者,知道的東西肯定更多一些。

林若面對兩人的目光則挑了挑眉,隨後也沒有隱瞞的笑著道:「不用考慮了,那本筆記確實非常非常重要。據我所知,它曾經是蒸汽教會的一級封印物。」

「所以如果拿到了那本筆記,我建議你們不要翻看,因為那可能導致你們遭受你們自己都察覺不到的隱秘污染。雖然這種污染是可以去除的,但到底是個隱患。」

林若這是在給鄧恩打預防針,畢竟在原著里,鄧恩就是因為翻開了這本筆記才初步遭遇了污染。

雖然林若已經打算在開局就搞定因斯那個狗東西,不給他搞事的機會,但是能少點隱患還是少一點好。

聽到這句話,在場的兩人都是一驚。

不過比起對於污染還不是很了解的,一知半解的克萊恩,鄧恩顯然更明白林若這話的重量。

他點點頭,道:「多謝提醒,我記住了。」

嗯,雖然鄧恩的記性不好,但是這種重要的問題他應該不會忘吧……林若一邊在心裡想著,一邊又道:「對了,關於這件事情上我的功勞全都算在克萊恩身上就好。以這件事情的功勞,再考慮到可能的,潛藏的危險,以及克萊恩靈感提高后對尋找筆記的幫助,我想他應該能獲得一次選擇的機會了,對吧?」

林若之所以主動提出這一點,主要還是怕自己參與這件事後,會對克萊恩成為占卜家這件事情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畢竟他可還等著把克萊恩培養成詭秘之主呢!

鄧恩愣了一下,隨後點點頭,道:「確實,以這次事件的功勞,再加上尋找筆記的需求,克萊恩,你已經能獲得一次選擇的機會了。」

「選擇的機會?」克萊恩隱約猜到了什麼,一下子有些緊張起來。

鄧恩則收斂笑容,表情變得嚴肅又莊重,道:「你希望成為一名非凡者嗎?只能從不完整序列里挑選起始序列的非凡者。」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積累功勛,直到能夠選擇成為不眠者,以你現在的情況,那應該也不會太久。」

果然……克萊恩心頭一喜,因為之前已經做過了決心自然沒有出現猶豫的情緒,問道:「那我能從那些序列9里挑選呢?」

總得有詳細的情報,才能決定是放棄還是接受,以及具體選擇哪條序列。

盡職盡責的鄧恩立刻就給克萊恩解釋起來,林若也在一旁旁聽。

聽到的結果自然也與原著中無異,克萊恩能選擇的序列9有三條。

分別是在魔法、巫術、占星術等神秘學知識上有著全面但初步的了解,懂不少儀式魔法的「窺秘人」。

服用后,會被無智慧的亡靈誤認為同類而免遭襲擊,能忍耐寒冷、腐爛和死亡氣息的侵蝕,能直接看見部分惡靈,了解諸多不死生物的特點和弱點,以及獲得一些身體素質上的提高的「收屍人」。

以及在神秘學知識上比窺秘人更博學,更專業,但缺乏直接對敵手段的「占卜家」。

面對這三種選擇,克萊恩毫無意外的猶豫了。對於他這種表現,鄧恩也很理解,安撫克萊恩不用急著選擇,只要周一告訴他答案就好。而且無論對方選擇什麼,他都支持。

「那眷者閣下,我先告辭了!」安撫完克萊恩,又告訴對方今天已經沒事了,他可以回家休息的鄧恩轉而看向林若,先是簡單的行了一禮,就接著就拎起旁邊還處於昏睡的密修會男子離開了。

林若目送他的離去,接著看向克萊恩,道:「你想好了嗎?打算選擇哪一條途徑了?」 「咕咚,咕咚……」

楊冠光口水泛濫成河。

他嘴角不斷的滴落口水,而且他還在不斷的吞咽著口水。

現在他的理智,正在走向崩塌。

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吃上一口。

「老楊同志,你是不是餓了,你要不要也嘗一口啊。」

葉天傾使壞說道。

說着他將自己面前的黃金蛋炒飯,直接送到楊冠光面前。

「啊,姓葉的你別想害我。」

楊冠光下意識的驚叫起來。

但是他並沒有躲開,他就看着自己眼前的黃金蛋炒飯,眼珠子都瞪直了。

他死死的看着這份黃金蛋炒飯。

口水不斷的流出。

他拳頭緊握,不斷的嘶吼著,告訴自己不能吃。

他的心裏則是在不斷的告訴自己,自己應該立即躲開,絕對不可以吃上一口,但他的身體卻無比誠實的坐在這裏一動都不動,完全沒有要躲開的也意思。

他死死的握住拳頭。

讓自己不要去碰勺子,一口都不要吃。

他強忍着,忍得身體都劇烈的哆嗦起來。

「楊冠光,你要是饞的話就吃一口嗎,反正你輸了又不用給我磕頭,你怕什麼嗎。」

葉天傾繼續使壞說道。

楊冠光沒有說話。

他已經沒心思搭理葉天傾了,現在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這黃金蛋炒飯上。

「水晶豆腐,製作完成!」

黃楓的聲音響起。

水晶豆腐,乃是現成的,剛剛才給秦無爭製作過,現在還剩下不少的原材料。

所以在簡單加工一下,就可以直接上桌,比較節省時間。

黃楓喊完,便是端著水晶豆腐送到桌上。

「啊,這,這……水晶豆腐,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我,我可以吃嗎?」

此刻,李子涵已經顧不上形象了。

她狼吞虎咽的將半分黃金蛋炒飯,都已經吃到肚子裏,看到水晶豆腐送上來后,她眼睛放光迫不及待的喊著問道。

「當然可以了,這就是給你準備的。」

葉天傾微笑着道。

「啊,我,我扛不住了,我扛不住了,這是我的……我的。」

然而!

就在李子涵拿起筷子,準備吃這水晶豆腐的時候。

楊冠光卻是猛地大喊一聲。

他額頭青筋暴起,滿臉都是猙獰。

「啪!」

他一把打開李子涵的筷子,然後不管不顧,雙手端起水晶豆腐,直接不用任何工具,將自己的臉直接湊到盤子上面,直接開吃。

「啊,這……」

李子涵懵了。

葉楓嘴角狂抽,倒是沒想到楊冠光竟然這般生猛。

「好吃,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

「人間美味啊,死都值了。」

「好吃,好吃,我一輩子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寧死無悔啊。」

楊冠光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品頭論足。

放下盤子,直接用手抓着水晶豆腐就忘嘴裏送,平日裏比較注重形象的他也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這傢伙,餓死鬼投胎的吧?」秦無爭鄙視道:「我吃的時候都沒像他這樣,他上輩子絕對是餓死的。」

「我也這麼覺得。」

葉天傾道。

很快,這盤水晶豆腐就被楊冠光消滅乾淨,他朝着葉天傾放在他身前的那盤蛋炒飯下手。

「這是我的,你沒資格吃!」

但在關鍵時刻,葉天傾忽然將蛋炒飯搶了回來,讓楊冠光撲了個空。

「給我!」

楊冠光眼珠子都紅了,撲上去搶奪,可他哪裏能搶得過葉天傾啊。

葉天傾一個眼神過去。

轟隆隆!

楊冠光如遭雷擊,險些被嚇得尿褲子,重重的癱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楊冠光,你剛剛吃的挺歡快的嗎,所以按照咱們打賭的內容,你現在已經輸了,你願賭服輸嗎?」

葉天傾看着他,面無表情的說道。。 世間是一個大苦海。

人在海中,肉身是船,魂兒是船里的人,船載着人,一直向彼岸行駛。

是修鍊肉身,堅固船身,直至苦海的彼岸?

還是修鍊魂兒,使船里的人熟悉水性呢?

修武道成人仙。

修仙道成神仙。

你要選哪一種呢?

陽神世界,武道與道術並存於世。

武學之道,乃是堅固肉身,脫生死之道。

信奉世間如苦海,肉身如渡海之筏,若肉身堅強,便能載人直達苦海彼岸。

武道修行的基礎,共分為七個境界:

武生,武徒,武士,武師,先天武師,大宗師,武聖,分別對應着練肉,練筋,練膜,練骨,練臟,練髓,換血,以求最大限度的將肉身淬鍊到極限。

之後開闢周身的穴竅,就能舉手投足間有無窮威力,是為人仙。

人仙,為一竅通百竅,修得肉身神通,長生不死,能夠飛天遁地,暢遊虛空亂流,拳意可以突破無限空間,自天外天打入大千世界。

人仙之上的修行分為,武道真意,拳意實質、血肉衍生、千變萬化、粉碎真空。

拳意實質能夠干涉物質與時間、締造空間,與道術元神之力一般無二。

血肉衍生,微塵不朽,化身億萬,滴血重生,近乎不死不滅。

千變萬化,肉身至境,身體聚散隨心,能變化一切東西,只有陽神才能看破。

粉碎真空,真是真實,空是虛幻,粉碎真空就是打破真實與虛幻之間的界限,粉碎一切概念,超脫而出。可以轟破大千世界,消滅鴻蒙宇宙。

道術修行則認為世間如苦海,人之肉身如渡海之筏,然苦海無邊,筏終腐朽,唯有神魂堅固,則可捨棄舟筏,以自身之力,游至苦海彼岸。

道術境界分為定神,出殼,夜遊,日游,驅物,顯形,附體,鬼仙等境界。

之後渡九重雷劫,成就元神純陽,是為陽神。

陽神境界,為天地之間,靈魂修鍊的最高境界。

純陽法體,無上之身,渾圓如神,至高無上,先天太極大圓滿,念有四億八千萬,每一念都是一個完美的世界,神通廣大,不可思議。

而之後的所謂彼岸境界,有些不可捉摸。

登臨彼岸=超越陽神和粉碎真空+完成大宏願。

若是大宏願不能完成,還要永生永世的困擾在這方世界不能脫。

即使結局陽神的天命之子,洪易壽命突破一元之數,也只是接近彼岸,並未真正到達。

「陽神世界神魂與肉身修鍊之法大行於世,太玄心印妙經也走的是神魂與肉身的路子。」

王語嫣微微思索了一會兒,便決定來此界的目標了。

那便是掠奪此界一切神通絕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