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通關的大門,我們全部藏起來了。他們找不到的!剩下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他們一個個殺掉,清除乾淨!」陶爾接過話說。

「不過那個叫月千歡的人類的確挺好。她沒有吃掉陶烏你,還救了你。看在這件事上,我們可以不殺她。把她留下來給你當玩物把玩,但你必須回來幫我們解決掉其他人!」

陶斯走到陶烏面前,直勾勾盯著她說道。

要是有人通關了世界迷宮,她們就會被抹殺的!在她們之前還有無數個陶藝到陶烏,她們都是失敗了,被世界迷宮抹殺。然後再次誕生新的世界迷宮之靈。

看起來她們好像永遠無限輪迴。但實際上,每一個世界迷宮之靈都是不同的。

一旦被抹殺,她們就是真的死了!

她們不想被抹殺,就必須殺了所有闖入者!

陶叄看向湖裡的觸手怪物,也就是她們口中的大章魚。陶叄嘴角咧開邪惡危險的笑,「讓大章魚出發吧,把他們統統吃掉!」

「還有打開迷宮通道,讓九族怪物都出動。見者全殺!」陶藝語氣血腥殘暴。

她們跟闖入者,必須要斗個你死我活!

又見最小的陶烏一臉不願意的表情,陶叄捏捏她的臉,笑道:「知道你擔心那個人類。你可以先把她帶到咱們家裡去,這樣她就不會被誤殺啦。」 陶烏沒有說話。她靜靜看著自己的姐姐們,朝石岐走過去。

斗破之再世炎帝 她們的雙手長出三根鋒利的指甲,然後一擁而上將石岐撕裂食。陶烏看到都覺得疼!她想到了自己背上的傷。就是被捕獵的姐姐們無意抓傷的。

她們嫌棄她笨,讓她滾回去養傷。也就是這時候,陶烏在路上碰到了月千歡……

她低下頭,伸手摸了摸自己穿著的過大的裙子。她該怎麼做呢?

……

第三日的夜晚,月千歡到達了湖邊。她沒有上去,而是躲在湖底等待白日來臨。

回頭看向湖中靜謐的環境,月千歡眼底閃過困惑之色。自從觸手怪物將陶烏和石岐抓走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月千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心底一直有股不妙的預感。

耐心煎熬的等待太陽出來,月千歡立馬出了水下迷宮。

一走出水面,月千歡就聞到了空氣中濃烈的血腥味。不僅如此,月千歡還看到了令人驚悚的場景。所有迷宮的牆,都變成了血紅色。

血紅的不僅僅是牆面,還有上面的藤蔓也變成了血紅色。

月千歡走過去,她看到牆面上留下的一處處痕迹。是被攻擊后留下的!有怪物的抓痕,也有各種武器攻擊留下的痕迹。

世界迷宮的迷宮牆不是很難留下痕迹的嗎?這是爆發了怎樣的大戰,才會留下這種痕迹?

月千歡不知道,也不清楚。

她警覺,繃緊了神經。幽光月隨時握在手心中,準備任何時刻都能爆發出精準強大的攻擊力。哪怕她什麼都沒有看見,也不能放鬆警惕。

就這樣走了半天,月千歡發現了不同尋常的地方。

她皺起眉頭,走到迷宮牆面前撥開了幾根被風吹過來遮擋住牆面的藤蔓。撥開藤蔓,月千歡看到牆面上用刀刻下來的一幅地圖。

地圖非常簡易,但也夠清楚告訴看到它的人,往哪兒走。在地圖邊上還有一行因為匆忙而顯得扭曲難認的字,月千歡辨別了一會才明白是什麼意思。

她詫異開口:「不想死,就到這兒會和。」

這是發生了什麼?

這地圖還有字,像是在通知所有封神戰場的闖關者。月千歡直覺,這個通知跟世界迷宮的變化息息相關。

而且一定是發生了極其危險的事,才會讓人留下訊息,聚集所有本該互相是競爭對手和敵人的闖關者。月千歡很快做出決定,她要過去看看!

月千歡又看了眼天色。

天黑之前,她應該能趕到地圖上的位置。做好決定,月千歡立馬出發。

路上,月千歡碰到了兩隻兔子怪物。全力以赴,月千歡花費了一個時辰擊殺了這些怪物。但也因此錯過了趕到目的地。

天黑了,她只能暫時留下來。第二天再趕過去!

藤蔓編織的網球,讓月千歡平安度過了一晚上。但這個晚上,明顯和月千歡進入水下迷宮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她聽到了一晚上的廝殺聲,轟隆震天裂地的動靜。要不是外面一直有怪物成群結隊的衝過去,月千歡都忍不住出來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薩拉斯若有所思的看著唐三,從台上唐三他們的表現能看得出來,他們的隊伍應該已經有了奪冠的實力。

寧風致應該就是看好這支隊伍了。

沒多久,林辰就聽到了司儀通知自己小隊上場。

「預選賽第一輪第四場,史萊克學院二隊對戰天星學院。五分鐘后開始比賽,請各位選手做好準備。」

聽到史萊克學院的人對戰天星學院的人,台下的人都沸騰了。

剛才第一場的時候,史萊克學院一隊的人一分鐘就解決了比賽,讓台下的眾人還記憶猶新,也不知道第二隊能不能也有這個實力團滅對手了。

林辰起身帶著眾人走上了比賽台。

他們一上台,場上的觀眾頓時炸開鍋了。

「哇,這史萊克學院的美女怎麼這麼多啊。」

「我看到了什麼,幾個天仙一樣的女人。」

「那不是『彼岸花萬界店分店』的店主嗎?」

「天哪,史萊克學院在哪兒報名,我要去求學。」

………………..

寶寶很可愛:爹地太殘酷 台上的人大多數都是在討論幾女的樣貌,還有幾個人是在討論林辰的身份。

而台上的白金教主薩拉斯看到隊伍中的千仞雪的時候,他的眼神凝固了起來。

千仞雪他好像在武魂山見過一面,身份不凡,怎麼會和史萊克學院的人混在一起了。在對面上場的是五男兩女,從配備上來看,林辰他們這邊要弱一點。

因為他們這邊有五個女的,只有兩個男的。

在大眾的心目中,女人永遠是弱勢群體。

甚至林辰還聽到對面天星學院的人取笑自己道:「你們史萊克學院是沒有男人了嗎?居然讓這麼多的女人上場。」

林辰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對面就是一群菜雞而已。

對面的七個魂師釋放出來的武魂,也就是三個魂宗而已,還有四個人是大魂師而已。

別看他們的魂宗比七怪的魂宗多,但是你要看年紀啊,七怪最大的人呢沒有超過十七歲。

而對面的這些人最小的應該都是十九歲以上了。

就這種級別的隊伍,居然來算是整個學院最為年輕有為的隊伍,簡直就是來丟臉的。

魂環配備的話倒還算是最佳魂環配備。

林辰他們都沒有釋放武魂。

首先蕭炎他們根本就沒有武魂的存在,其次林辰他們打這幫菜雞根本就不用武魂。

林辰看著蕭炎道:「咳咳,蕭炎啊,這次他們就交給你了,剛好你可以試試鬥技和魂技的差距。」

神醫嫡女 蕭炎點了點頭,沒有說其他的,慢慢的走到隊伍前面。

蕭薰兒有點兒擔心的看著蕭炎道:「蕭炎哥哥。」

蕭炎對著他笑了笑,拉著蕭薰兒的小手安慰了她一下。

台上的人看到一個人走到台中間的蕭炎,都有點兒懵逼了。

「史萊克學院二隊是怎麼回事啊?」

「難道他們打算讓一個人去單挑整個天星學院?」

「不會吧,一個人對付一個隊伍,這也太狂了吧。」

台上的人都在瘋狂的討論林辰他們的目的。

就連台上的雪夜和寧風致都蠻有興趣的看著站在台中間的蕭炎。

白金主教薩拉斯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台上的蕭炎。

林辰他倒是認識,因為林辰在天斗城可謂是人盡皆知。

走到台中間的蕭炎在萬眾矚目之下對著天星學院的人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斗王蕭炎,請指教。」

一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懵逼了,就連林辰都懵逼了。

這居然直接報出你的實力等級,你覺得這個大陸上面的人有幾個知道斗王是什麼級別的強者啊?

不過在一陣歡呼聲以後,也沒有人去在意這個問題了,他們都以為是林辰說錯了,應該是魂王。

天星學院的隊伍的人也收起了他們的輕視之心,畢竟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魂王強者的話,還真的保不準自己這七個人能不能贏過他。

司儀也在擴音魂導器裡面說道:「看來我們史萊克學院二隊的人很有信心啊,就派了一個人上場。那麼現在比賽開始,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隨著司儀的話音落下,台下的人都安靜了下來,都一臉期待的看著台上的參賽選手。

而天星學院的人都運轉魂技朝著蕭炎衝來。

蕭炎沒有動作,靜靜的看著對他衝過來的幾人。

台下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開始討論了起來:「這人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他不會是打算讓對方把他打死,然後讓對方犯規吧?」

寧風致滿臉有趣的看著不以為然的林辰,心裡微微的詫異了一下:「難道這人真有一打七的實力?」

他知道林辰是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的,既然讓一個人去對戰,肯定有他的長處。

只見幾人衝過來的時候,只見蕭炎渾身鬥氣運轉,使用一個林辰不知道的身法技能就直接跳出了七人的包圍圈。

然後來到一個男生的身邊,雙手鬥氣運轉喊道:「風推式。」

只見那個男性魂師直接被蕭炎一掌給拍下了比賽台。

不僅台下的人驚呆了,就連林辰都驚呆了。

這尼瑪風推式不是雲韻的技能嗎?難不成蕭炎遇到雲韻了?不應該啊,沒有葯老的存在,蕭炎應該不會去魔獸山脈才對啊。

不行,一會兒得好好的問問蕭炎這個風推式是從哪兒學來的。

反觀台上,蕭炎隨手解決了一個人以後,其他的六個人都是一驚。

只見天星戰隊的隊長喊道:「小心點兒,他是一個敏捷型的魂師。」

聽到這話林辰不由得笑了笑,敏捷型的魂師,這哥們兒的想法很貼切。

幾人滿臉凝重的看著一臉平靜的蕭炎。

那個隊長吩咐道:「控制系魂師注意控制,其他人注意他的身法。」

迅速的調整了一下站位以後,就繼續朝著蕭炎衝過去,其中一個人站在原地開始使用魂技騷擾。

只見密密麻麻的藤蔓從他的腳下朝著蕭炎延伸過去。

蕭炎看到那些藤蔓和朝著自己衝過來的人,不屑的笑了笑。

要知道這些藤蔓或許對兮兮她們來說還有點麻煩,不過對於林辰,蕭炎他們來說都不是事情,一把火的事情而已。

果然,只見蕭炎的手上出現了一團青色的火焰,這火焰林辰認識,是青蓮地心火。

這是蕭炎花費五萬兌換點在萬界店兌換的,只要林辰花費兌換點就能夠複製異火,簡單的一批。

軍色誘惑 當青蓮地心火出現的瞬間,整個斗魂場裡面的溫度急劇的升高起來。

在貴賓席上的好幾個魂師臉色一變,急忙站起身來到了比賽台的四周,開啟了斗魂場的禁制。

只見一個圓形的透明禁制從距離比賽台還有幾米的地方伸了起來,把整個比賽籠罩在了裡面。頓時台下的普通觀眾鬆了一口氣,剛才那個火焰太過恐怖了,離得這麼遠還能有如此高的溫度。

而薩拉斯眼神凝固了起來,剛才的那個神秘的火焰居然讓他感受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看到這一幕他大致知道寧風致所說的冠軍隊是哪一隊了,多半就是林辰他們的這一個小隊。

只見蕭炎手上的異火一甩,剛才衝過來的藤蔓開始燃燒了起來,而且還是順著藤蔓朝著那個魂師燒去。

那個控制系的魂師看到這一幕可謂是亡魂皆冒,剛才這個火焰出來的瞬間,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感覺,現在順著他的藤蔓燒了過來,直接把他給嚇呆了。

他們的隊長看到了這一幕喊道:「李印,小心。」

眼看著火焰就要燒到了那個魂師,林辰搖了搖頭:「溫室裡面的花朵啊,居然被嚇到連藤蔓都忘記收回來了。」

就在悲劇要發生的時候,林辰來到那個魂師的身邊,。

看到這一幕的薩拉斯放在腿上的手直接捏緊了起來,剛才林辰是怎麼來到李印身邊的,就連他都沒有看清楚。也就是書如果林辰突然間偷襲他的話,他也反應不過來。

伸手運轉魂力把燒過來的青蓮地心火給滅了,林辰轉身對著那個魂師說道:「唉,沒想到你居然被嚇得還手之力都沒有,這次回去以後你還是多多的去練習一下實戰吧。」

說著林辰提著那個控制系的魂師來到比賽台的旁邊就給扔了下去。

雖然自己救了他,但是比賽還是蕭炎的主場,反正蕭炎打這幾個人完全無壓力,因為就連林辰都不知道蕭炎現在會多少鬥技,連雲韻的風推式他都會,所以林辰不知道他的鬥技有多少。

那個魂師落地回過神來以後已經被林辰給扔下台去了,不過他還是感激的看了林辰一眼,要是沒有林辰,他現在估計已經被那個神秘的火焰給燒成灰了。

看到隊友沒有事情以後,台上的其他人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開始和台上的蕭炎動手。

蕭炎似乎是沒有了什麼興趣,因為這隊人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壓力。

蕭炎的速度猛增,比賽台上多出了一道道的幻影,當幻影停下以後,台上已經沒有天星學院的人的身影了。

只見蕭炎拍了拍手,看著台下的天星學院的人搖了搖頭,本來還說試一下魂師的手段,沒想到這些人這麼弱。

負責播報的司儀都被驚呆了,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七怪他們都已經回到自己的休息區了。

只見司儀猛的反應過來用擴音魂導器說道:「預選賽第一輪第四場,勝利屬於—-史萊克學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