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賀勛他們倆不過來?」

「休息日,大姐和姐夫回賀家老宅一起吃飯了,他們得晚飯後才能回來。」姜瑜不在乎這個,姜煙是賀家的兒媳婦,可她只是姜煙的妹妹,即便是賀家上下對她和姜川都很好,可也沒有經常往那邊跑的道理,自己和弟弟在家裡吃也不錯。

剛開始飯桌上少了一個人可能會很寂寞,沒多久就能適應過來。

習慣是一種可怕的東西,它會潛移默化的侵入到你的生活里。

等突然之間這個「習慣」消失了,會有一種悵然若失,甚至撕心裂肺的感覺。

面對大姐的結婚如此,若是面對愛情,姜瑜不敢想象。

還未發生,就已經產生了恐懼。

在人的一生中,除了時間,沒有任何事情是無法改變的。

她只能小心試探,緩慢前行在感情的世界中。

包完餃子,兩人在客廳喝茶看看電視,等姜川回來就下水餃開飯。

可六點左右,家裡的電話響了。

姜瑜起身接起來,那邊是姜川的聲音,「二姐,我今天能在張軍家裡吃飯嗎?」

「張軍媽媽要留你吃飯嗎?」姜瑜問道。

「嗯,我們幾個都在這裡,可以嗎?」不可以的話,他現在就跑回來,反正也不遠。

姜瑜還能在這上面為難一個孩子嘛。

「當然可以,不過要注意禮貌。」

「好,二姐我掛了,吃完飯我和張軍他們玩一會兒,九點之前就回家。」

掛斷電話,姜瑜回頭看著宴策。

「咱們開飯吧,小川要在同學家家裡吃飯。」

「好!」

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宴策還是很好相處的,和他聊天至少不會覺得枯燥,總感覺能把話題不斷的延伸下去。

這不是宴策第一次吃薑瑜做的飯菜,桌上擺放著兩盤小巧的水餃,還有一份熱菜和兩份冷盤,還做了簡單的擺盤,瞧著就很可口精緻。

口感自不必提,她做飯自來就不差,不然賀勛也不會整日在這裡蹭飯吃了。

「下個禮拜我教你去開車吧。」

「……」姜瑜差點脫口而出說自己會開車,「好啊,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休息日也沒工作,帶你去郊外學車。」

「謝謝。」

程教授辦公室內,姜瑜敲門進來。

「老師,您在忙嗎?」

程錦盛看到她,停下手中的筆,笑呵呵的招呼姜瑜坐下,「過來找我有事?」

「也沒多大事,之前我和您提起過那兩樣小發明的事情,已經賣給了眾邦家電。」姜瑜遞給他兩個包裝的很漂亮的盒子,「您和宴教授幫了我很多,我就給您二人分別買了一塊手錶和一支鋼筆,請您務必手下。」

雖說程錦盛真的不需要,可這是學生的一番心意,他自然高興。

「你這丫頭,我們倆能幫你多少,都是你自己的能力。」

話雖如此,可還是收下了姜瑜遞過來的禮物,「破費了吧?」

「那倒沒有,我請宴先生幫我買的,他懂得比我多。」

程錦盛點點頭,「那小子的確會過日子,雖說日子過得精緻些,可也沒見什麼浪費。」

「……」給自己買了六輛車,那還不叫浪費啊?

「怎麼,那筆錢你要拿來做什麼?」

「我買了一輛車。」姜瑜倒也沒瞞著,「您會不會說我不懂得過日子呀?」

「那是你憑自己的能力賺的,怎麼花錢是你的自由,我說你做什麼。」程錦盛嗔怪的瞪了自己這個學生一眼,「有輛車也方便,你經常在實驗室待到很晚,騎自行車到底不是不方便,開車倒是輕省很多。」

姜瑜露出上下八顆雪白的貝齒,「我沒想這麼多,就是上次冒著大雨被堵在圖書館里,就想買輛車了,風吹雨打的也能舒服一點,至少不用擔心生病耽誤學業嘛。」

「借口!」老爺子向來性格洒脫自由,再加上姜瑜的確是個刻苦且上進的好學生,買輛車怎麼了,小事情。

三日後,宴策過去提車。

王昊已經在他辦公室等著了。

看到是他一個人進來,頓時蹙眉,「怎麼就你自己?」

「姜瑜還是學生,今天要上課,我來給她提。」

「好吧。」王昊原本還想近距離看看那個小丫頭呢。

經過一連串手續,宴策開走了這輛車,不得不說,手感和性能都比之前的更有優勢,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油耗比起之前的車子都低。

沒有理會王昊在後面手舞足蹈的要求請客,他直接揚長而去。

下午回到家裡,姜瑜一眼就看到停在家門口的那輛白色的越野車,車身不如後世的那麼流暢,反而透著一股子銳利感,猶如一柄利刃般,氣勢十足。

「咦,瞧著很不錯啊。」她靠近車子,就知道這肯定是自己的,嶄新嶄新的。

原想去隔壁謝謝宴策的,可按了門鈴並無人回應,只能回到自己家。

進門后,看到宴策與賀勛正在喝茶聊天。

「姜瑜,想買車和我說嘛,幹嘛第一時間就找宴策。」賀勛覺得自己這個姐夫做的還不到位。

姜瑜笑道:「是宴先生幫我談成了合作,順勢就開了口,以後我會找姐夫的。」 繁星將人打倒在地。

森染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就被繁星一腳踩在地上,掙扎不得,難以動彈。

「剛才,你想殺我。現在,輪到我了哦。」小魔星一本正經的將邏輯關係,理得清清楚楚。

表示這是一個回合制的遊戲,可不是我小星星,故意欺負人嗷。

沒能殺掉我小星星,是你不行。

被我小星星殺掉,還是因為你不行的哦。

「繁星,能不能…能不能放過我娘?」麒麟在發現他娘無法動彈時,終於意識到,他娘不是繁星的對手。

他以為……

以為憑藉著這兩年跟小公主之間的感情……

即便她眼下因為對他失望至極,甚至都不願看他。可念在兩年的情分上,她心中即便惱怒,也會手下留情的。

然而事實是,小魔星用實際行動證明——

有啥感情鴨?

腦子有毛病,憨逼。

在麒麟還在躊躇猶豫著求情的時候,繁星已經乾淨利落的將女人的頭給擰了下來。

瞬間,鮮紅的血噴涌而出,染紅了水潭邊一大塊地方。

「哦,她頭已經斷了。」繁星拎著女人的頭,歪了歪自己的小腦袋。

乖巧、矜持、安靜.jpg

反派,死於話多。

幹壞事,不能多說話。

少說,多做,不出錯。

咦,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於是趕緊從心裡拖出小紅本來,將自己剛總結出來,新鮮出爐的經驗給登記上去。

與此同時,麒麟發出一聲悲愴的痛哭:「娘!」

緊接著便撲在他母親的屍身上,嚎啕大哭,猛地仰頭怒視著繁星,「你殺了我娘!」

雖然因為父不詳的緣故,他娘對他素來算不上多好。要不然,也不會利用他刻意接近繁星。但無論如何,這到底是他母親。

他甚至沒有一點點防備,就親眼見著自己的娘親,以如此慘烈的方式死在自己面前!

何其殘忍!

何其惡毒!

繁星半點不慌的點了點頭:「嗯吶,我殺了她。」

小魔星心中,是真一點兒都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有毛病嗎?

沒毛病鴨!

「她是我娘!」麒麟言辭凄厲地強調道。

繁星歪了歪頭。

她知道鴨。

所以呢?

搜神號都有種忍不住想要為年輕人掬一把同情淚的感覺……

他太把自己太當回事兒了,然而熊崽子是個莫得感情的王八蛋。

這也就使得兩個人之間的交流,完全停留在雞同鴨講的局面。

這個悲痛欲絕,覺得那個不近人情,竟然對他娘,說殺就殺!

那個莫得感情的,表示黑人問號臉:???

你哪位鴨?

你說啥鴨?

簡直渣得明明白白,透透徹徹!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麒麟幾乎一字一頓說道,「從今往後,我們之間就算恩斷義絕了。以後我若再見到你,不會顧念舊情!」

絕不會為了之前兩年的情分,而心慈手軟!

橋歸橋!路歸路!

此後,再不相干!

「不……」繁星話說到一半,若有所思的抬頭看了一下。

好像……有一隻小老鼠,在偷偷看她小星星。等她解決完現在的事情,就把小老鼠給抓過來玩,嘻嘻嘻……

「不用等以後……」

這個憨逼,傻兮兮的。

他竟然覺得,她小星星,今天會放過他嗎?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這話,又他媽是從哪裡學的???

搜神號發現這隻熊崽子自己學的東西,真他媽越來越可怕得一匹。

繁星動手的時候,風馳電掣,不帶絲毫猶豫。

相比於麒麟還要頗有儀式感地表示,在下次如何如何。

小魔星已經以雷厲風行之勢,一把扣住他的手腕,然後往回一折。將兩隻手腕骨折斷之後,又將人踢得跪倒在地上。

在麒麟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毫不猶豫一拳打碎他的胸腔。

然後將胸腔中還活蹦亂跳的心,給挖了出來。

死不瞑目!

當真是死不瞑目!

麒麟哪怕是到死,都沒有想到過死亡竟然會來得如此迅速,而且他竟然會死在繁星手裡!

她真的……

半點青梅竹馬的情分……都不念。

Leave a Comment